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六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子清扬已经在祁阵身边站了半个时辰了,但她的唇角却是怎么压都压不下去。

    半个时辰之前,祁阵离开了一趟,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冷泉边上,那些被他嫌弃的寒玉石,尽数换成了新的。

    这些出自幽冥的寒玉石质地通透,周身散发着丝丝寒气,放在冷泉边上,更是相得益彰,对于修为稳固,有着很大的作用。

    当初建冷泉时,她有想到过幽冥的寒玉石,但因为很小的时候就从那里离开的缘故,她已经不记得回去的路了,所以就放弃了那个想法,用人界还算是上等的寒玉石,还有些她从妖怪们手里抢来的极品作为了替补。

    现在全部被祁阵一换,她真真是从心里开心到了脸上,然后那开心劲止不住的往外散,祁阵也就那样在她身边感受了半个时辰。

    “子清扬,我说你差不多得了吧!这都半个时辰了,你是想笑死在这里吗!”祁阵闭着眼,在将一口长叹吐出之际同时开口说道。

    尽管他闭着眼,眼神中的情绪没有外露,但子清扬还是能从他身上感觉到极大的怒气。

    “好了好了,我不笑了,还请哥哥息怒。”怕他气急了会将那些寒玉石重新换回去,子清扬忙将自己先前那副爱答不理的态度收起来,以一种极其狗腿,尽是讨好地语气看着他说道。

    对于她的这些话,祁阵其实还挺受用的,原本心中的怒火都要熄灭了,谁承想子清扬又紧接着来了句:“一会儿我请哥哥吃灵鱼。”

    “……”祁阵看着她,眼神冷到了极致。

    她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就让祁阵想起了方才的事。

    前一秒他还不屑地说她一定钓不到鱼,结果下一秒子清扬就用那根没有鱼钩的竿,钓上来了一条个头不小的灵鱼。

    他还记得当时的自己说了一句她是靠运气的话,谁承想紧接着她又钓了七八条上来。

    祁阵的脸啊,真是被打的“啪啪——”作响。

    以至于直到现在,那种尴尬的感觉都没有散去。

    南何跟着薄言禾来到冷泉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场景。

    子清扬强忍着笑意站在满脸怒气,一头黑线地祁阵身边,她的嘴巴一张一合,好像还在说什么话,但在她的嘴巴停下来的那一刻,祁阵脸上的怒意,更重了。

    “那边情况好像不怎么好啊!”薄言禾在她旁边开口说道。

    一路走来,她已经从初时听到南何的想法而生出的震惊中回过了神来,原本她是想在来到冷泉之前在和她好好谈谈的,但谁承想等她抬头一看,两人已经来到冷泉口了,这下不进都不行。

    这不刚进来,就又看到了这幅画面。

    薄言禾觉得自己今日可能命里犯冲,诸事不顺。

    “要不……我们还是先走吧?”没等南何开口,她就又问了一句。

    这一个月来,起初子清扬还对她很好,但随着她学习的术法越多,她就越严厉了起来,每日都板着一张脸,眉头紧皱,给薄言禾的感觉,就是她对自己特别不满意,特别是昨日她们两个还吵上了一架,以至于现在看到她,心里就生出了强烈的胆怯。

    想着想着,她还忍不住颤抖了下,也不管南何同不同意了,直接伸手拉着她的胳膊,就要将她往外面拉去。

    但还没等她将南何拉的转过身去,南何的声音就先一步响了起来。

    “祁阵。”声音不高不低,刚好供那边的两个人听到。

    “你疯了!”薄言禾在一旁咬着牙低声喝道,她可是一点儿都不想面对子清扬。

    “怕什么,我不会将你供出去的,你姨娘也不会知道你其实是个小“叛徒”。”在那边的两人回过头来之前,南何扭头看着薄言禾,笑的一脸狡诈。

    听到她这话,薄言禾满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什么就不会将我供出去啊!这管我什么事!是你自己……”

    话没说完,就被近处传来的衣料摩擦声打断了。

    余光瞥到一抹青色的身影,只这一眼,薄言禾就知道来人是谁了。

    自觉的往后推了一步,将位置让了出来。

    来人根本没有看她,甚至连注意她都没有,他的视线至始至终都落在她边上,落在南何身上。

    “你是来找我的?”满面惊喜。

    对于祁阵的这副表情,南何很不想看到,每次只要想到他在面对自己时,所表现出来的样子,其实都是将自己当做了另一个人,她就浑身不舒服。

    所以南何并没有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我想偷个东西,你能不能帮我拦一下子清扬。”

    “偷东西?”祁阵好笑地看着她,“你是看上了这谷里什么东西吗?若是如此,你就尽管开口,我去将那东西给你讨来就是了。”

    南何当即摇了摇头:“不,我只需要你帮我拦一下子清扬,其他的什么都不需要。”

    这两者的性质完全不一样,若是她将那只兔子偷走,祁阵帮她拦一下,那责任就全部都是她的,祁阵就只能算是“助纣为虐”,不算他的个人行为,但若是后者,那就完全是祁阵的个人行为了。

    子清扬那边由他挡了下来,南何想要的东西,他又拿了过来。

    那时兔子就成了祁阵的所有物,她就要记住祁阵这个人情。要知道,她可是一点儿都不想这样的。

    “你宁愿背上一个偷盗的名声,都不想我帮你吗?”一眼就看出了她的用意,祁阵并没有当做不知道的意思。

    “你已经帮了我,帮我拦住了子清扬。”南何一

    脸认真地看着他,而后又加了一句,“我打不过她。”

    那一刻,在她的眼神里,祁阵看到了祈求和渴望他帮忙的意思,更重要的是,他看到了一片柔光。

    一下子心就软了下来,像是被灌了迷魂汤一般,等他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应下了。

    几句话的功夫,子清扬也随之来到了他们面前,薄言禾的视线和她对视了一眼,当即低下头去,不安地扣着手指头。

    “今日的事情都做完了吗?”她突然发问,是针对薄言禾的。

    听见她声音响起的那一刻,薄言禾的心就强烈地跳动了起来,一股不祥的预感随之而来,然后她就听到了她的这句话。

    昨日她们吵完架之后,子清扬盯着她看了许久,她就也同样看着她,丝毫不示弱。

    结果她那位算是师父的姨娘,眼神就越来越冰冷,看的她心里直发毛,就在她快要忍不住将视线移开时,子清扬的声音响了起来。

    “明日将我给你的古籍上所有的阵法都练一遍,再将以往教给你的心法术法都重温一遍,最后老老实实地待在生灵池水中,直到第二日太阳升起,再回去休息。”

    这就是子清扬口中她今日的事情。

    薄言禾原本都要回答做完了,但在开口之际,她又突然想到子清扬说的最后一句话,舌头像是打劫了一样,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若是提前离开,就老老实实去兔子房里待上三日,好好长长记性。”

    子清扬口中的兔子房,就是南何之前遇到的那只让她生出贪婪之意的兔子以及它同类地屋子。

    那里的每一只兔子都会引魂术,将人脑海中全部或者特定的一段记性引出来,让你重复地回想,重复地感受着那时的心情,这在谷里算是一大酷刑了。

    薄言禾以前就感受过记忆被引出又重复回想的煎熬过程,所以对于这件事她完全是排斥的。

    因此在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后,就立马转身往生灵池水的方向走去。

    速度快的还没等南何开口,身影就消失了。

    看着她突然离去,南何一脸迷茫,她缓了一会儿,直接传音给薄言禾,问她是怎么回事。

    等她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后,马上安慰起了薄言禾。

    “等我将那只最重要的兔子偷走,你姨娘就不会将矛头继续停留在你身上了。”

    薄言禾怨气满满:“我也倒希望如此,但事情往往总是不能如人愿,所以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待着吧!”

    南何笑话了她一句:“真怂!”

    之后就掐断了两人直接传音的媒介。

    虽然她现在修为并不怎么厉害,但对于方才她和薄言禾传音一事,在场地两位修为高深,阅历丰富的大妖怪都不会感觉出来。

    因为共

    用过一副身体的缘故,她们两个之间就生出了一种类似于心灵感应的东西,只需要一点点儿灵力,就能催动。所以不管是谁,都不能感应出来,最多会察觉到她用了些灵力,但不会知道她干了什么。

    注意力回到面前的祁阵身上,冲他挑了下眉头。

    “子清妹妹。”祁阵当即开口,“有一件事还要麻烦你。”

    因为此前他帮自己换了寒玉石的缘故,子清扬心里的开心劲依旧没有散去,所以在听到她这话事,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就连他想要麻烦的事情是什么,她都没有问。

    于是乎,祁阵和南何晚上就留在了谷里。

    依旧是上次他们住的那个地方,院里依旧是那棵开着小花的藤树,等两人进去的时候,才发现这没多久的功夫,那藤树就又恢复成了他们第一次见的模样。

    南何进来后,就径直往院里的石桌边上走去,祁阵则是走到了那棵藤树边上。

    “呦!这恢复能力可以啊!这才多久,竟然已经复原了!”说着指尖就要落在树干上。

    “讨厌鬼,不许你再碰老藤!”

    尖锐地声音突然响起,南何离得那么远,都刺的她耳膜不舒服了起来,更别说就站在面前的祁阵的。

    无名火骤起,手掌就要再次落下,一道道哭声顿时响了起来。

    “你不许碰老藤,老藤都已经被你害的很惨了!”

    “呜呜呜,我的老藤,我最好的朋友,你可一定要挺住啊!”

    “坏家伙,你要伤害就伤害我吧!放过老藤!”

    “……”

    ……

    花精藤蔓的声音此起彼伏,吵闹的程度,完全赶得上鸡圈里面的鸡抢食了。

    南何着实受不了那股吵闹劲,她直接捏诀设了个结界,隔去了那边所有声音。

    作为被那声音围攻的中心人物,祁阵的感觉更是不好受。

    原本可能还能忍得过去,现在完全不能了。

    术法骤起,毫不犹豫地往树干上拍去。

    “砰——”

    灰尘顿时四起,妖力波动推得祁阵往后退了好几步,他用了很大的力,但那声音却并不是那藤树断裂的声音。

    等着那灰尘慢慢散去,祁阵就看清了那边的情况。

    一身淡紫色衣裙地子清扬,不知从何处瞬移到了这里,抬手挡下了他方才的那一掌。

    祁阵会被推的往后退去,就是因为她同时施法,两道强劲的妖力碰撞,产生了强大的波动的缘故。

    他只是被推得往后退了几步,相比于他,那边子清扬的情况就不是很好了。

    眉头紧皱,脸色苍白,唇角一抹血迹还在顺着下巴延伸下去,子清扬一手捂着心口,背脊微微弯曲,靠在身后地藤树上。

    “主人!是主人!主人救了我们!”

    “主人受伤了!主人受伤了!!”

    “那个讨厌鬼伤到了主人!他居然敢伤主人!!”

    “我们要给主人报仇!打倒那个讨厌鬼!!!”

    “报仇!报仇!!报仇!!!”

    吵闹的声音再次响起,祁阵原本在看见子清扬的那刻,散去的怒意,此时再次生了起来。

    “闭嘴!”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祁阵冷冷地看着那些挥舞着身体的花精藤蔓,唇角一抹笑意,嘲笑着他们的不自量力。

    声音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停下来,反而更加吵闹了起来。

    “子清妹妹,这可不是作为哥哥的不讲道理,你看看你的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真是吵死了!”视线紧紧盯着稍微缓解了一些之后,往他这边走来的子清扬,唇角寒意更甚,指尖生出一抹幽暗地幽冥妖火。

    火焰在他指尖跳动着,仿佛下一秒就会跳出去。

    “闭嘴。”这一声是子清扬说的。

    在看到那抹妖火的瞬间,她眼神变了变,快速回过头去,对着那些依旧在义愤填膺地花精藤蔓们说道。

    声音并不大,但却比祁阵的话有威慑力,几乎是在话落的同时,那些声音就停了下来。

    “早这样不是好了嘛!也省的我们伤了和气!”指尖妖火熄灭,祁阵笑了起来。

    “他们是因为你上次伤了这棵藤树的缘故,所以才会对你敌意这么大的。”此时子清扬已经走到他面前,但并没有停下,而是绕过他,往南何所在的方向走去。

    祁阵丝毫都不在意愿意是什么,他只知道让他不如意,惹他生气,扰他清静地,他一样都不会放过。

    若是方才子清扬没有赶来,她这谷里的花精藤蔓,怕是这次就全部消失了。

    那边子清扬已经在南何面前停下,询问了她的意思后,在她边上坐下。

    见状,祁阵也没有再和那些不知死活的花精树藤一般见识,转身也往那边走去。

    早在声音消失的那一刻,结界就被南何撤去了,她坐在桌边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刚将茶杯送到嘴边,子清扬就走了过来。

    在她坐下之后,南何伸手给她也倒了一杯,然后又怕等下再麻烦,连同祁阵的也倒上了。

    将茶接过,但子清扬却是并没有开口,知道祁阵走过去坐下,她都依旧没有开口。

    没有办法,南何着实不想这样耗着,就先一步开了口。

    “妖神大人。”寻了个现在看来最为合适的称呼,“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她的意思很明显,是来找南何的,只是刚巧碰上了方才的那一幕。

    此时见她先开了口,子清扬也不再犹豫下去,将茶杯放到桌上,看着她说道:“这次来找你,是想请你帮一个忙。”

    帮忙?

    南

    何着实想不到她有什么忙需要自己帮的,但转念一想,她就想到了薄言禾,一时之间,觉得那个忙是和她有关的可能性非常大。

    于是,她就问道:“是关于薄言禾的?”

    虽然是问句,但语气却格外肯定。

    对于她能猜出来,子清扬并没有觉得有多惊讶,毕竟这件事并不难猜,只要认真想一想,就能知道了。

    “嗯。”她轻轻点了点头。

    从腰间的储物袋中取出来一个小一些的储物袋,将它放在桌上,推到了南何面前:“这里面装着我这些年搜集来的各种古籍,还有很多魔器,以及有助于修为提升的东西,我希望你可以帮我转交给她。”

    明明人就在她眼皮子低底下,她却是并不自己去给,偏偏要让南何去,说起来还是挺奇怪的。

    “她就在生灵池水那里,你为何不自己去送?”

    “我就要闭关了,这些东西怕是不能亲自送到她手里了,况且……”况且她并不想做那般煽情的事。

    现在的子清扬已经对情感的表达不擅长了,心里也对那些和情感有关的事相当排斥,自然也就不喜欢那种感觉。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