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约摸着半炷香的功夫,祁阵就带着她来到了无妄崖,这里和他们上次来时一模一样,巨石立于靠近悬崖边的地方,南何走过去在巨石旁边站了会儿,视线不经意一瞥,突然发现石身上刻着的字,发生了变化。

    原本在“无妄崖”三个大字下面刻着“入世三苦,情爱为首,入崖一禁,无妄莫提。”这十六个字,但现在却是只剩下前面的八个字了。

    祁阵自然也看到了,见她视线往自己这边转来,朝她摇了摇头:“你们离开之后,我也很快就离开了,所以关于后来的事,丝毫不知晓。”

    知道她看向自己是因为什么,祁阵直接跟她解释道。

    虽然后来他有和子清扬联系过,但问的只是关于她身体修为的话,除此之外,再没有说其他。

    南何原本心里也不抱什么希望,她只是下意识就将视线转到了祁阵身上,那时心里并没有多少询问的意思,还是在看到祁阵的脸时,才略微生出了怀疑的念头。

    此时听见他这个回答,她便直接将视线收回,又看了眼石身上的那排小字后,直接转身往崖边走去。

    “我们下去吧。”声音被风吹到祁阵耳中。

    继续在这里待着也只是待着,况且她这次来不过是为了看看薄言禾而已,对于巨石上的字变了一事,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她在悬崖边上停下,等着祁阵走过来后,和她一起跳了下去。

    祁阵原本是想带着她的,但被南何拒绝了。

    若是放在以前,她或许会接受,但现在她体内有灵力修为,完全可以自己下去。

    并不想和祁阵有过多的接触,毕竟她一个姑娘家,就算心里并不怎么在意这个,但还是要顾及外人的看法,最重要的是她不想让祁阵有什么误会。

    眨眼的功夫,两人就来到了谷底。

    “又来了!又来了!我闻到了讨厌鬼的气息!”

    刚一站稳,那些聒噪的花精就吆喝了起来。

    “讨厌鬼讨厌鬼!没错!就是他!”

    藤蔓精也加入了其中。

    因为下来时的风声,南何一时之间有些耳鸣,等她稍微恢复了些后,便认真听了几句。

    等听清楚他们说的是什么后,南何偷偷将视线偏转,看了祁阵一眼。

    对于那个他们一直在说的讨厌鬼,让她在自己和祁阵之间有些举棋不定。

    但当她回想了下之前来到这里之后的事,就觉得那个讨厌鬼是祁阵的可能性,远远超过了她。

    虽然自己有时候可能挺让人讨厌的,但好像也并没有做出什么事了,反观祁阵,上次他可是直接拍断了一棵藤树。

    如此一想,她觉得是祁阵的那个可能性,更大了!

    这里的花精藤蔓精都是很要好的关系,祁阵无缘无故伤了他们

    的朋友,被他们叫几声讨厌鬼,说起来,好像还挺理所应当的。

    “讨厌鬼还带来一个姑娘了!哇呀呀!怎么感觉那姑娘好熟悉啊!”

    伴随着花精的声音再次响起,彻底坐实了她心中的想法。

    那个讨厌鬼,还真的就是祁阵啊!

    “快去禀告主人,主人在冷泉!”一只大些的花精脱离那些吵闹的声音大声朝那些藤蔓喊道。

    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他们现在知道子清扬的位置了。

    只不过,南何要来找的人不是子清扬,而是在她这里学习术法的薄言禾,因此在听到这个消息时,她除了被那傻乎乎地花精逗笑之外,再没有其他情绪。

    祁阵自是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于是在她的笑意停下来之前,放出神识在谷底找了一圈。

    “我们往哪儿去?”尽管知道,但他还是想再确认一下。

    “……”南何并没有立马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原本她早就在心里想好了,但突然又想到现在他们这是进入了别人的地盘,怎么着都应该去拜访一下主人,就犹豫了起来。

    脑海中还回荡着上次见子清扬时尴尬的场面,所以她这次并没有再见她的意思。

    虽然她没有说话,但面上的表情已经很明显了,她在排斥这件事。

    “我去见见子清扬,你去找薄言禾吧,她在生灵池水那里。”没有再继续等下去,也没有让她再继续为难,祁阵直接做了决定,将薄言禾现在的位置告诉了她。

    “好。那我去找薄言禾。”南何欣然接受了他帮她做的这个决定。

    祁阵微微点了下头:“好。想离开的时候传音给我。”

    在南何“嗯”了一声之后,他又说了句:“注意安全。”

    南何这次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朝他笑了笑,然后直接转身往生灵池水的方向走去。

    这无妄崖谷底安全的很,南何并不觉得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在往生灵池水走去的路上,她看见了几只兔子,毛茸茸地甚是可爱。

    原本只是瞥了一眼,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但其中有一只突然跑到了她脚边,甚至前爪一伸,趴在了她鞋子上。

    没有办法,南何只能停了下来。

    等了许久,没有见它要离开的意思,她便蹲下了身来,抱着膝盖盯着那只兔子看了许久,然后伸手在它小小地鼻子上,轻柔地点了一下。

    手指快速收回,她怕自己吓到它,又怕它不离开。

    那只兔子并没有什么过大的反应,只是抽了抽鼻子。

    见她方才的动作兔子并没有排斥,索性就伸手摸起了它的耳朵。

    “小兔子,快些让开了,要不然我一脚就把你踢飞了。”虽然手上动作轻柔,但说话的语气并没有很温柔。

    绯红的小嘴一

    张一张,小脑袋跟着点了起来,南何见它依旧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指尖前移,在它脑袋上略带重力的点了一下。

    “你要是再不离开,我这第二下下去,你的脑袋就被戳爆了!”语气比放在更恶劣了,甚至还对它呲了呲牙,一副恶狠狠地模样。

    但那兔子的头是低着的,哪里会看见她此时的表情,也没有因为她的动作和话离开,甚至还伸长了身子,直挺挺地趴在她鞋子上。

    “你你你!”南何伸出食指颤抖地指着它,像是被气到了一样。

    实际上她的心里并没有这样的想法。

    “好啊!那你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南何邪恶地“哼哼”笑道。

    话落,不待那兔子有什么反应,她就直接伸手抓着它的后脖颈,将它给提了起来。

    突然腾空,兔子挣扎了起来,但时间并没有持续很久,没几下就停了下来,老老实实地待在南何手中。

    它一动不动的样子,完全不像是一只活物。

    南何伸出另一只手去,揪着它的耳朵,换了个姿势提着。

    这一揪,小短腿又扑腾了几下。

    “你说你,好好在那儿待着吃草不好吗?非得跑出来招惹我干嘛!”南何一副嫌弃的样子,手上用力晃了它几下。

    往前走了几步,见它依旧很老实的待着,当即看向它的眼神都不正常了。

    这兔子该不是脑子有问题吧!

    疑惑地将它重新放到地上。

    “哦!还算正常!”

    见它蹦蹦哒哒往回跳去,南何回过头来,继续往前面走去。

    原本这个时候,她都已经快要到生灵池水那里了,但被它这么一打扰,耽误了些时间。

    脚下步子稍微加快了些,就在她想着散去维持实体的修为时,脚上又是一重。

    ??

    怎么回事?她的错觉吗??

    一定是错觉!一定是错觉!!

    南何自我催眠,想要继续抬脚走去,但脚上明显的重量,让她根本忽视不得。

    僵硬着脖子将视线慢慢往下移去。

    一寸、两寸……视线落至小腿的位置,便有一抹白色映入眼帘。

    “……”

    这什么情况啊!!

    冷泉是无妄崖谷底一处与生灵池水差不多的地方,泉水中尽是灵鱼,有着提升修为,强魂固丹的作用,子清扬只要不是在修炼或是闭关,很大一部分时间都是在这里钓鱼。

    祁阵出现在她身后时,她当即就感觉到了,视线微微后移,直接朝他传音道:“不要说话,你的声音会惊扰了我的鱼儿。”

    祁阵闻言无声地笑了起来,视线偏转瞥了眼她放在一旁的鱼篓,很安静,应该一条鱼都没有。

    子清扬卷着裤管,赤脚坐在水边,一根足够长的鱼竿直接伸到泉水中央,他

    在那儿站了会儿,始终都没有见鱼竿有什么动静。

    又站了一会儿,见情况依旧如此,他怎么也按耐不住了。

    “别钓了,这都多大会儿了,鱼饵怕是早就被吃光了!”祁阵也不管她方才警告自己的话,直接上前蹲在她面前说了起来。

    子清扬幽怨地白了他一眼,又低头看了眼他的脚:“我这寒玉石岂是容你这么糟蹋的!快给我下去!”

    子清扬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只要生起气来,就丝毫没有害怕可言了。

    祁阵闻言低头看去,指尖在脚下的石头上摸了一下:“还寒玉石呢!就你这样子的寒玉石,扔在冥界连鬼都不稀罕要!”

    子清扬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此时更是不好了,眼中迸射出寒意来,其中还夹杂着一抹杀意,但那杀意在触及到祁阵的脸时,就瞬间消失不见了。

    再怎么对他不满,她心里还是知道自己打不过他的,所以并没有想要将事情做的特别绝,不为自己留丝毫余地。

    她的眼神被祁阵尽收眼底,但他却是并没有很在意,毕竟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常在犯傻的妹妹,实际上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她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会做出以卵击石的蠢行为。

    “冥界的寒玉石是挺多的,但我也没见哥哥你有给妹妹送过一块儿啊!”

    虽然祁阵一直在自诩自己是子清扬的哥哥,但后者很少会这样承认。

    “呦!今日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呀!子清妹妹你居然会主动叫我哥哥!”祁阵说着还夸张地捂着心口,一脸满足,“为兄的心甚慰啊!”

    子清扬:“……”

    不过是想要他不注意到自己方才的眼神,谁料这人竟然如此不要脸。

    子清扬生生地将头转回去,待视线落在水面上时,手上用力,将鱼竿拉了回来。

    “哗啦——”鱼竿出水,带起了一片涟漪。

    听见水声,祁阵立马将视线转了过去,当他看清楚子清扬手里的那根鱼竿时,面色当即不正常了。

    金柄细长的鱼竿,却只是一根竿而已。

    “你是在拿着棍子玩水吗?”祁阵一脸菜色的看着她。

    “你看清楚好不好,它是有鱼线的!”子清扬将鱼线拉过来,递到了他面前。

    祁阵低头看去,方才他只是瞥了一眼,并没有细看,现在一看,的确是有鱼线的,但是……

    视线顺着鱼线下移,来到末端,祁阵觉得子清扬是在把他当傻子玩:“鱼线是有了,但你的鱼钩呢!?”

    子清扬将鱼线收起,把竿放在将一边:“钓鱼要什么鱼钩!”

    “???”祁阵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你再说一遍。”

    语气还算平缓,面上也没有过大的情绪波动。

    “钓鱼要什么鱼钩啊!”

    子清扬将方才的话重复将一遍。

    这应该是祁阵认识她的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觉得她脑子有病。

    “你都说了钓鱼呢!没有鱼钩你怎么钓啊!”祁阵被气的反而笑了起来。

    子清扬觉得他是在笑话她,脸色当即冷了下来:“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不是……”祁阵冲她摆了摆手,“我活了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见过向你这样的……”

    “那是你见识短浅!不过就是比别人活的久一些而已,这世上还是有很多你不知道的!”

    “!”祁阵再次被她的话给惊到了,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人说过他见识短浅,“你可真是……”

    原本还在笑的眼睛,此时瞬间冷了下来,眸中似有薄冰,寒气丝丝往外散出:“……不怕死啊!”

    祁阵的手段她自然是见过的,见他这副模样,子清扬当即解释道:“不是!你没听过一个词叫愿者上钩嘛!想要被我钓上来的鱼,就算没有钩子,它也会咬着鱼线上来的。”

    咬着鱼线?祁阵觉得子清扬真是傻的没救了!

    “也不知到底是鱼傻还是你傻!”心里的怒意已经慢慢散去,祁阵觉得自己跟一个傻子计较,是一件完全不划算的事。

    他这句话子清扬自然是听到的了,于是乎她并没有机会祁阵,而是将刚才才收回来不久的鱼竿,再次甩进了水中。

    祁阵在一旁看着,随着时间一点儿点儿过去,他唇角的笑意就更深。

    感觉到那道嘲讽的笑,子清扬并没有在意,只专心的盯着自己手里的鱼竿。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就在祁阵不打算继续在这里和她耗下去,正欲起身离去之时,鱼竿突然动了。

    “噗通——噗通——”水面泛起泡泡,涟漪大面积显现出来,当祁阵将视线转去时,“哗啦——”一声,鱼竿带着一个黑影,破水而出。

    “……”谁能告诉他,现在在他面前发生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生灵池水中,一个浑身赤裸的身影从水中走了出来,待她从池水边缘走出来时,一只白皙的小手伸到池边整整齐齐地衣服上,将它们尽数拿了起来。

    南何来到生灵池水的范围内时,那身影回过头来,朝着唯一可以往这边而来的路上看去。

    看了许久,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于是她便将视线收了回去,专心系着衣服上的带子。

    随着南何一点点儿靠近,视线里就一点点儿显现出池水边上那抹倩影。

    “谁?!”美人微微含怒的声音响起。

    南何对于那道声音很是熟悉,还没等她开口,那边的美人就已经快速整理好衣服,拿起一旁的长剑朝她刺了过来。

    南何并没有丝毫慌乱,她站在那里,看着转身拿剑

    往她这边刺来的薄言禾。

    剑尖在离她心口还有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

    薄言禾看着面前这张眉眼弯弯,唇角含笑,丝毫没有一点儿慌张的脸,当即皱起了眉头来。

    “南……何?”不管是面上还是语气中,都是一副难以置信。

    见她这副模样,南何笑得更深了:“嗯。是我。”

    “……”

    在薄言禾的认知里,南何的魂魄现在还在她的体内,所以对于面前这个身影来说,她一时间有些晃神。

    她疑惑,南何就给了她疑惑到时间,等到她回过神来时,面上那副惊讶,震惊,以及难以置信得模样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略带开心的笑意。

    只是她并不是因为见到南何而开心,她甚至都不知道南何已经从她身体里离开了,她是在为现在她终于能完全地重新拥有自己的身体而开心。

    南何自然是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她认真想了想,发现自己好像不用再用她的身体了,但面上却并没有打算和她实话实说的意思。

    视线在面前那个衣衫还有些凌乱,三千青丝披散在肩上的美人身上扫了一眼,当即就察觉到了她体内还算蓬勃的灵力。

    “我来看看你修炼的怎么样了。”心里揣着明白装糊涂,面上尽是笑意,“若是可以的话,这次就带你一起离开了。”

    “离开?”薄言禾微微皱起了眉头,“去哪里?”

    现在这样的情况,她不是应该说出将她的身体主导权完全归还给她的话吗?

    怎么和想象的有些不一样啊!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