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九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从小院出来往河对面去的路上,南何扭头看了眼街道上那些已经摆好摊子的小贩,香喷喷地味道从锅里、蒸笼里传来,萦绕在她鼻尖。南何撇了撇嘴,很是怀疑他们昨晚有没有收摊。

    她本想吃点东西的,但奈何身上一文钱都没有,盯着还在蒸笼里的小笼包看了好一会儿,将口水咽下去后,毅然决然收回视线,往那棵花树所在的地方走去。

    她不能确认齐鹞是否在花树里,若是她还有灵力的话,直接施法查找下她的气息就可以了,但现在她除了维持实体的灵力之外,没有一点儿多出的。

    没有什么烦心的事,脚下步子不免就跟着轻快了许多,没多大会儿,她就看到了那棵花树。

    藤蔓低垂,紫色的小花争相开放,淡淡地灵气萦绕在周围,衬托着花树像极了仙界来物,一时间让人移不开视线。

    南何快步走到树下,盯着那些花藤看了许久,而后试探性伸手在其中一朵小花上摸了一下。

    充沛的灵气萦绕在指尖,那是这些小花在向她示威。

    在这个过程中,那些灵气或多或少还进入了南何体内,因为她原本就不是需要灵气的缘故,那些灵气的出现,更是加速了她体内灵力的流逝。

    南何连忙将那些灵气逼出体内,随即往后退了几步,避免再有灵气朝她而来。

    “齐鹞?”声音不大,但若是齐鹞在的话,一定能听的到。

    “……”话已经落下许久,都没有丝毫声音传来。

    不在吗?

    南何微微皱起眉头,疑惑地看着那些垂在不远处的花藤。

    “齐鹞?”声音比刚才要大上一些。

    依旧有些不死心的希望能听到齐鹞的声音,或者是看到她出现在自己面前,但事实总是不如人愿,不管声音还是人,和刚才一样,她既没有听见也没有看到。

    想要施法去感知一下,但若是将体内那些灵力用了,她就维持不了实体了,这样一来办起事来会更不方便的。

    如此一想,她就放弃了那个念头。

    视线还是停留在那些花藤上,但脑海里想的已经不再是和齐鹞有关的事了。

    太阳刚刚露出个头,时辰尚早。

    南何回头看了眼自己来时的方向,咬着下唇,眉头紧皱。

    现在这个时辰,小院里其他人肯定都起来了,她若是回去会特别尴尬的,但她又身无分文,没有地方可去,想着想着,一声长叹出口。

    既然哪里都去不得,那就死马当活马医吧!

    撤去维持实体的灵力,红眸紧闭,找寻着齐鹞的下落。

    先是花树里面。

    神识刚刚进入其中,花藤上的灵气就顿时朝她席卷而来。

    变故只是在一瞬间,速度极快,待她将神识收回,反应过来之时,那些

    灵气已经来到她面前了。

    没有躲避的可能,大脑飞速运转,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只能以那最后的灵力将它们给化去了。

    “……”

    灵气被打散的那一刻,南何心里郁闷的很,想要笑又笑不出来,最后只是扯了扯嘴角,一口长叹代替了所有情绪。

    帝何是在南何出门的同时起来的,他听到了开门声,也感觉到了南何的气息,原本她是想和她一起出去的,但今日他还有事必须要做,只能强忍着开门出去的冲动,直到感觉到她的气息慢慢远去,他才开门走了出来。

    孟裔鸩在厨房做早饭,他径直走去,然后在门口方才南何停留的地方停下。

    孟裔鸩正拿着勺子搅着锅里刚刚泛泡的粥,帝何看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方才她都和你说了什么?”

    因为隐匿了气息的缘故,直到他的声音响起,他才察觉到身后站了一个人。

    猛地回过神,转身看来,在看见来人时,他就意识到帝何在说什么了。

    “南姑娘询问了青衡的事,然后说了句祝愿的话,就出去了。”孟裔鸩说完后,直接将视线收了回去。

    他本是想留南何吃早饭的,但就犹豫了那么一小会儿,等他要开口时,她已经走远了。

    孟裔鸩的视线一直追随着她到门口,期间她连个头,都没有回。

    “我出去一趟,不用等我吃早饭了。”最后还是没能抵的过内心,“晚会儿师父出来时,帮我跟她说一声,午后……不,正午,最迟正午,我就回来了。”

    就算心里面再怎么想要和南何多待一会儿,但以后可以待在一起的时间还很多,他现在要抓紧时间把没有完成的事做完,只有这样,他才能真的一直待在南何身边。

    从小院出来,南何留下的气息已经快要散去了。

    帝何没有施法刻意去找她现在所在的地方,而是直接往花树的方向走去。

    他知道她一定会去那里。

    事实证明,他没有错,南何的确在那里,不过已经打算走了。

    最后剩下的那一点儿灵力也没有了,她低着头一脸哀怨。

    对于这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行为,感到极其无奈,又没有办法。

    “这下好了,什么都做不到了!”南何深深叹了口气,抬手在脸上拂了一把,烦躁地转身,将视线从花树上移开。

    现在还能去哪里呢?

    在没有银子的情况下,还真是寸步难行啊!

    想到自己还欠了帝何很多钱,她就更是烦躁了。

    “快些将这件事解决吧!到时候去一趟无妄崖,看看薄言禾的情况如何,若是可以了,就再占用占用她的身体,等我赚些钱,将钱还了,然后就将身体彻底还给她!”南何在心里想道。

    她不能再继续占

    用薄言禾的身体了,毕竟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人生,她不应该剥夺薄言禾的。

    以前虽然也明白这些,但那时是迫不得已,现在她已经完全融合到这个世界了,不用她再帮自己掩护了。再着她可以借用何鱼渊的灵力,来保证自己魂魄不散,并且维持实体。

    就算没有身体,她也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出现在其他人面前了。

    想好打算之后,她就要考虑自己接下来要去哪里了。

    “唉——”

    说到底她现在还是没地方去。

    街道上行人慢慢多了起来,南何看着他们往各个地方走去,心里一片迷茫。

    往前走了一步,复又重新停下。

    已经舒展的眉头再次紧皱,南何疑惑的回头看去。

    方才就在她抬脚的那一刻,身后有什么东西突然袭来,直朝她后心而去。

    她现在已经是魂魄状态了,按理说不应该有东西能打到她的,但那感觉格外明显,让她根本忽视不得。

    那些花藤还保持着原来的模样,到小花周围萦绕的灵气却是没有了。

    在看到这些的那一瞬间,她突然神色巨变,眉头皱的更紧,心里也开始出现将慌张之意。

    那么多灵气,若是到了她的体内,如果没有修为压制的话,会将她的魂魄一点儿点儿撑爆的。

    原本就算没有修为,她也根本不担心这个,因为那时体内现有的魔气完全可以压制住它们,但在何鱼渊闭关之时,将那些魔气都尽数带进术魂旗里了,所以她现在丝毫没有可以压制那些灵气,或者将它们逼出身体的能力。

    “何鱼渊!你快点儿出关啊!我要死了!!”她在心里咆哮着。

    奈何何鱼渊依旧在闭关的状态,就算她一直这样下去,他也还是什么都听不到。

    现在没有人可以帮她,她就只能自己想办法。

    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以红眸查看自己的身体。

    方才那东西入体的感觉很明显,若是灵气的话,她自然是能察觉到的,想到这里,就更是冷静了。

    毕竟事情还不确定,进入她体内的也不一定就是灵气。

    帝何来到河边的时候,南何刚好将眼睛睁开,但她是背对着他的,所以并没有看见。

    随着红眸探入体内,一股燥热的感觉慢慢席卷全身,与之同来的还有膨胀感,那感觉越来越强烈,她突然生出魂魄会爆炸的念头,原本才平静下来的心,此时再次慌乱了。

    身子下意识颤抖起来,视线下垂,泄气般的低下头来,一股无力的感觉瞬间冲上头顶,压迫的她背脊都弯了下去。

    从帝何的角度看,她像极了是在隐忍着痛哭。

    一时间心念一动,他快步走了上去。

    “南何?”语气紧张。

    身形僵硬

    了那么一瞬,复又继续颤抖起来。

    南何听到了他的声音,但想着他现在应该是在吃早饭才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就将那当做是自己幻听了。

    “南何!”又是一声。

    这次声音特别近,南何猛地回过神来,她用尽全力止住颤抖的身子,眉头舒散又紧皱,反复几次后,不可思议地转过了身来。

    在看到帝何的瞬间,她没来由地抖了下,而后扯了扯嘴角,问他道:“你……怎么在这儿!?”

    “来找你。”帝何盯着她的脸看了许久,丝毫未曾见到泪痕,他便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体内那股膨胀感依旧存在,额头上已经有细汗冒出,她强忍着不适,再次问道:“那你找我有事吗?”

    帝何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会没有!

    “我想和你一起吃早饭。”

    没有丝毫犹豫,也没有任何迟疑,帝何直接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在听到这话的那一瞬间,南何想要笑笑,但体内那道不适的感觉已经爆发到极致,她忍不住抬手,艰难的捂住心口,身体摇摇欲坠。

    见她不对劲,帝何神情骤变,忙快步上前,在她即将倒下时,将她拉进了怀里。

    “怎么回事?”嘴上问着,手已经扣住她的手腕,施法查探了起来。

    南何已经没有力气来回答他了,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往下滴落,她脸色煞白,浑身疼痛难忍,但却只是紧咬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怎么会这样!”帝何喃喃道。

    在有身体的情况下,灵气对于南何来说,根本不会有什么影响,但现在她是魂魄的状态,什么都没有,自然是承受不住那些灵气的。

    没有丝毫犹豫,帝何直接往她体内送了一成修为。在这过程中,他还施法将那些灵气往外逼出,没多大会儿的功夫,南何的脸色就恢复正常了。

    随着源源不断的灵力往体内送去,南何恢复成实体的状态,她睁开眼来,看着满脸担忧,神情紧张的帝何,冲他笑了笑。

    “还好你出现了,要不然……我可能就死了!”

    “不许胡说!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你只需要待在我的身边,好好待着就行!”

    “小孩子脾气!长不大的小公子!人固有一死,以后……”

    根本没有要听她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他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正因为我长不大的缘故,所以就更需要南姐姐你的存在了!”

    玩笑的语气,说的却是心里话。

    南何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她笑了笑,没有再开口。

    虽然心里对他喜欢得紧,但她还是觉得他没有弄明白自己的感情。

    帝何的修为虽然并不是央胥宫里最厉害的,但和寻常修炼之人相比

    ,还是要比他们高上很多的。

    一成的修为,包含众多灵力,足够南何做好多事了。

    “多谢!”感觉到体内再次充满灵力,她浑身都舒服。

    “我说过了,不用跟我道谢,这样显得太客套了!”帝何松开手,让她从自己的怀抱中离开。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心里面空空的,但那感觉还没有存在多久,他的注意力就被南何的话给打断了。

    “孟裔鸩和青衡的事,不是打算在今日开始吗?你怎么就出来了?”

    之前他有跟她说过一次,于是她便记住了。

    “原本是要今日开始的,但这不是我师父来了嘛,所以就打算再商量商量。”帝何跟她解释道。

    “这样啊!”南何点了点头。

    帝何将脸凑近,近距离看了她一眼,然后扯着袖子将她额头上的汗珠擦去。

    动作轻柔,眼神温柔,南何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柔柔的,她抬眼看着帝何,打量着他的脸。

    棱角分明的下巴,高挺的鼻梁,一双如画的眉眼,每次看向自己时,那双如同包含着星辰的眸子,总是满目温柔。南何见过很多长的好看的男子,但只有帝何的脸,是属于那种每每看到,都会让人觉得惊艳万分的。

    回想最初,自己还未恢复记忆时,因为他刺伤了自己的缘故,所以在面对他时,总会有害怕的意思,哪里有胆子去看他长的如何,以至于后来恢复记忆时,已经对他的脸没有什么感觉了。

    “我喜欢你这样看着我。”帝何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

    南何猛地回过神来,连忙往后退了一步。

    对于她这样的行为,帝何却是不以为然。

    唇角的笑意散去,他扭头看了眼另一边热闹的街道,然后将手收回,放在了肚子上。

    “好饿啊!”此时正是转移话题,不让南何觉得尴尬的时候。

    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肚子,又叹了口气,之后抬眼看着南何,问她道:“要不我们去吃点儿东西?”

    “不……”南何态度并不好,她冷着一张脸,怒视着他,帝何当即转做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嘴唇紧抿,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南何:“……”

    南何:“我可以说不吗?”

    态度已经不如方才那般恶劣,甚至还有些开玩笑的意味。

    “不可以!”帝何态度坚决,伸手拉着她的手腕就往对面走去。

    南何并没有拒绝他的这个行为,只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而后就收回视线,直视着眼前的路。

    两碗米线,各种蒸笼中刚刚取出的东西,大半个桌子都被摆满,南何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些,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这……太多了!”她咽了下口水,“我们吃不完的!”

    帝何拿了双筷子给

    她,然后将桌上的东西尽数往她面前推去:“我们可以慢慢吃。”

    南何:“……”

    她紧紧捏着筷子,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见他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当即问道:“你出来时有跟你师父说吗?”

    帝何点头:“我跟孟裔鸩说了,他会告诉师父的。”

    南何将身子往前伸去,拉进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后,继续问道:“今日没有什么事要做吗?”

    “有。”他夹了个灌汤包,送到嘴边吹了吹,“我正午之前得回去。”

    知道了他的时间,南何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所以你是打算和我一直吃到正午吗?”

    “如果我们吃的快一些,我其实还可以陪你去找齐鹞。”

    “……”

    南何看着面前那些吃食,抬手无奈地捂住了脸。

    “问题不是这个啊!问题是你点了这么多东西,我们根本吃不完啊!”

    “我们可以慢慢吃。”

    “啪——”南何直接将筷子拍在了桌上。

    得!

    又回去了!

    南何有想掀桌的冲动了,她按耐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冷静下来,就在快要成功的那一刻,帝何将他刚才夹过的灌汤包笼子推到了她面前,还和她的碗碰了一下。

    “??”视线上移,南何朝他挑了下眉,而后一脸不解。

    “这个好吃。”帝何咬断嘴里的米线,抬头一脸认真的说道。

    南何:“……”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