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二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日上三竿,在这个季节里,太阳的光照并不会让人觉得有多舒服,南何抬手遮在额头上,指尖捏诀变出一把扇子来,轻轻晃着。

    余光瞥见她这个举动,帝何设了个降温的结界,将三人都包裹在其中。

    太阳的光照突然消失,南何本以为是流云遮住了,还没感慨流云的好,就感觉到自己头顶那个结界的存在了。

    她扭头看了眼帝何,将扇子放在了桌上。

    孟裔鸩始终皱着眉头,他心里复杂,思绪乱做一团麻,只沉浸在帝何的那句话中,除此之外,再感觉不到其他。

    看他那情况,一时半会儿可能根本想不明白,虽然帝何可以在这里陪他耗下去,但南何完全没有必要。

    “肚子饿吗?要不要出去吃东西?”帝何扭头将视线落在她脸上,眉眼弯弯地看着她。

    在最开始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南何以为他这是要和她一起出去吃东西,但等她转念一想,就知道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回事了。

    扭头看了眼仍皱着眉头,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孟裔鸩,她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饿倒是并不饿,只是……你能给我点儿钱吗?”

    她并不想去吃东西,但也不想拂了他的意,于是就想了一个比起吃东西,她比较想去的地方。

    帝何知道她明白自己是何意,从腰间解下钱袋,递到她面前的桌上,然后又往她体内送了好多灵力。

    “注意安全。”

    “放心吧。”

    南何在起身的同时,将钱袋系到腰间,指尖并拢,轻柔的在上面拍了几下后,最后看了眼孟裔鸩。

    许是感觉到了她的视线,许是想明白了那个问题,此时的孟裔鸩已经回过神来,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南何见他这副模样,鬼使神差地在他肩膀上拍了几下,僵硬的感觉从手心传来,随后恢复正常。

    “谢谢。”孟裔鸩抬头看着她,弯了弯唇角。

    南何也跟着笑了起来,她回头看了眼帝何,冲他说了句:“走了。”

    帝何点了下头,看着她施法离开,然后将视线转到孟裔鸩脸上,说道:“现在我们继续方才的话题吧!”

    一个人在街上走着感觉挺怪异的,南何便散去了维持实体的术法,变回虚空的魂魄状态。

    经过糕点铺子,走过面摊,在途径小巷口的那处茶摊时,几句故意压低着声音的话飘进了她耳中。

    “我昨日也遇到了,说起来那女鬼还长得挺不错的,就是气场可怕了些,浑身都透露着生人勿进,让人想过去说句话都不敢!”

    “疯了吧你!就算再有姿色,那也是一只女鬼,你一个一点儿道行都没有的人,能镇得住她的阴气吗?!不怕短命啊!”

    “不就是一只女鬼嘛!怕她做甚!老子也是

    鬼,气场也足的很!还就不信镇不住她!”

    “你是鬼?什么鬼?色鬼吗?”

    “老子穷鬼一个,什么都不怕!刚好不是有句话叫什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我若是被她害死了,就变得和她一样了,到时候岂不更好!”

    原本南何并没有什么在意的,但就因为那人这最后一句,没忍住扭头看了一眼。

    小方桌边上围着三个人,一眼看去,便能看见一个贼眉鼠眼,长得一脸阴险的人,正是说出来那句话的,在他旁边是一个一脸鄙夷,根本看不起他的男人,看扮相像是一个富家公子。

    对于这两个人,南何都只是瞥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但对于那个坐在一旁,至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的男人,视线却是逗留了好久。

    一直都知道江离在浅川,但她从来都没有见过他,原本以为在薄言禾没有回来之前,她不会见到江离,谁承想今日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见到了。

    “诶!你们找我到底是什么事啊!这都从早上坐到现在了,说还是不说了!”那个一脸阴险的男人看着旁边的人问道。

    虽然等的烦躁,但他并不敢去问江离,对他来说后者周身萦绕着的灵力,就好比那女鬼的气场,同样的生人勿进。

    “老孙,今日找你的其实是我这位朋友,他是从帝都来的,来此的目的是为了找人。在这方面你路子广,帮忙给找找?”

    找人?

    南何瞬间就想到他要找的人是谁了,她不免又看了江离一眼,摇了摇头,朝前面继续走去。

    薄言禾现在并不在浅川,只要她还待在子清扬身边,就算江离他挖地三尺也不会找到。因此南何就不怎么想去理会他,顺带着对他们说的话也没了兴趣。

    殊不知就在她刚往前走了几步之际,江离的视线突然扫过她方才站的地方,眉头微皱,瞬间变了脸色。

    猛的站起身来的同时,带翻了坐的长凳。身后一道响亮的声音传来,南何并没有回头看去,自顾自的往十里巷的茶楼走去。

    “哎呦我去!吓老子一跳!”老孙身子往边上躲去,生怕江离会伤了他。

    “怎么了?可是发生什么事了?”那个富家公子白了一眼老孙,将视线落在江离身上,一脸紧张。

    “陆行,我刚才好像感觉到她的气息了。”声音很平淡,但他那隐在袖中的手,却是颤抖了起来。

    江离已经在浅川待了多日,甚至在刚进来时就遭受到了僵尸的袭击,若不是这位故友感觉到他的气息,前来搭救,他怕是当时就没命了。

    来浅川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薄言禾,没承想不仅人没有找到,反而还弄丢了琉璃珠,无奈之下,他才托陆行帮忙。

    今日是他养好伤后第一次出来,

    在这街头坐了足足半日,原本心里对于能找到薄言禾的几率已经降低了很多,没想到方才突然感觉到薄言禾的气息。

    这真的是多日以来,最让他欣喜若狂的消息了,尽管那气息很快就消失了,但也足以证明,他要找的人就在浅川,他也一定能找到。

    十里巷的那家茶楼,是南何无意间发现的,因为建的地方比较偏僻,平日里根本没有什么人来。又正是因为偏僻,总有一些非人会出现在这里,扎堆地说自己遇到的各种新鲜奇怪的事。

    原本去茶楼就是为了听故事的,平常茶楼的那些都是俗套又老掉牙的往事,一点儿都勾不起南何想听下去的想法,所以后来她就很少去茶楼了。

    前些日子,在他们还没有去无妄崖的时候,她偶然间发现了这个茶楼,进去溜达了一圈之后,虽然没有听到什么故事,但却对这里上了心。

    在无妄崖谷底的时候,她就想过回来以后要拉着帝何一起来此坐坐,但回来之后还没有那个机会,她便自己先来了。

    南何并不知道,这茶楼的老板实际上是一只妖怪,所以这茶楼的位置才会这般偏僻。

    刚刚走到茶楼门口,就感觉到里面浓烈的妖族气息,她想着此时一定有很多妖怪在里面,便隐去了身上的灵力,将体内的魔气释放了出来,又施法改变了自己的模样,而后变出一件斗篷来,将自己裹了进去。

    一番操作之后,她这才走进去。

    “就是就是,我都很久没见过老板了,你们说他是遇到了什么事,还是故意躲我们啊!”

    刚进门就有一道极具魅惑力的声音传进耳中,南何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便见一群衣着暴露,肤白貌美的姑娘围坐了一桌,此时正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轻蹙眉头抱怨着。

    “老板虽然生的俊俏,但不过是顶着一张皮而已,那皮囊之下是什么模样,你知道吗?若是丑陋无比,你还能下的去手吗?”

    老板?顶着一张皮?

    南何的视线在整个茶楼扫了一遍,这一看之下才发现,这里的人身上散出的都是妖气,又联想起方才听到的话,她不免怀疑起,这茶楼老板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了。

    茶楼一共四层,一楼人满为患,二楼还剩几张空桌,但那里是整个茶楼妖族气息最浓郁的地方,南何便没有在二楼坐下。

    偌大的茶楼里,每个人都散发着妖族的气息,但其中有几个却并非完全是妖族,他们有的是妖修,还有以妖身修魔的,所以南何浑身魔气走进来时,并没有谁觉得奇怪。

    毕竟这几年妖族修魔的不在少数,尽管他们成了魔,但仍还算是妖族的人,同族之间便没有什么好怀疑的。

    三楼只有不几个人,在南何上来时,他

    们都抬头看了一眼,但很快就又低下了头去,没有再多加理会。

    原本在刚上来时,她是打算在这里坐下的,但不知为何她觉得三楼的那些人之间有一股莫名的低气压存在。

    南何在楼梯口站了一会儿,大脑飞速运转,本着不去掺和别人事的理念,又想着她来此的目的,只是为了听故事,她便从楼上退了下来,回到了二楼去。

    反正碎嘴的人都在一楼二楼,那三楼本就没有留着的必要。

    在二楼一处较为偏僻的地方刚刚坐下,一道声音就出现在她边上。

    “客官,您需要点儿什么?上至宫廷桃酥下到小米糕,本店应有尽有。”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南何并没有答他的话,那声音便再次响了起了。

    “客官是第一次来吧!您往下看,我就在您腿边!”

    南何闻言将视线下移,当她看见腿边站着一只人立的松鼠时,着实惊了一惊。

    那惊并没有表现出来,她面上依旧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等着松鼠再次开口。

    “这样吧!我给客官您上几盘其他客人最爱点的糕点,以及一壶茉莉花茶,如何?”

    南何点了点头,那松鼠就瞬间在她腿边消失了。

    因为这只松鼠的出现,她就更加深了自己的那个想法。

    这茶楼老板一定是个妖怪!

    怪不得来这里的都是非人,原来这茶楼本就不做人的生意啊!

    南何现在极其庆幸她在进来之前,将灵力收了起来,要知道妖族和修仙门派向来不合,若是她以一身灵力进来,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的。

    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南何将视线透过斗篷在二楼的那些妖族身上扫去。

    这里的妖族都没有过多的防备,只要用神识一查看,就能看出他们的真身是什么。一会儿的功夫,南何就见了七只鸡妖,十只狐妖,以及三只猫妖。

    他们虽然没有一楼的那些妖怪说的厉害,但却也在满脸笑意的讲着自己近来遇到的事。

    南何施法在那些话里排除了一下,挑出一个最为感兴趣的,撑着脑袋竖起耳朵跟着听了起来。

    “所以说啊!我劝你们最近还是老实一些为好,免得被抓去剖丹!”

    鼠妖的消息算是比较灵通的,所以其他妖怪有事没事都喜欢和他待在一起,因此就造就了那个家伙牛气哄哄的模样,就连和他们说话都有一副高他们一等的意思。

    南何看着那只小老鼠,人形模样的他昂着脖子,将头高高抬起,他的真身模样便是一只小老鼠仰着头,傻气十足。

    南何没忍住笑了几声,对于他们说的话更感兴趣了些。

    “前几日我听说雀儿被杀了,死相极其平静,就是少了一样东西而已,那东西说的就是妖丹吧?”和她

    嘴里的雀儿一样,同属鸟族的百灵怯生生地问道。

    鼠妖瞥了她一眼,见她一副害怕的模样,伸手从盘子里拿了一块儿糯米糕给她,安慰她道:“不要怕,我们这么多人都在,不会有人能伤害到你的。”

    一旁的蛇妖闻言打趣他道:“呦!灰周,你这是区别对待啊!在座这么多人,你怎么就独独对百灵这么好啊!”

    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南何居然听出了三角恋的感觉,她顿时摇了摇头,对于自己的想象力很是佩服。

    灰周白了那蛇妖一眼,将离她最近的那盘瓜子又往她面前推了些:“多吃。”

    蛇妖:“……”

    桌上其他的人对他们之间的事并不感兴趣,他们在意的是突然出现的剖妖丹的人。

    “灰周,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个消息?”

    “是啊!灰周,现在妖族都还没有传开,你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莫不是……”

    灰周听到自己被怀疑了,当即反驳道:“哪来的那么多猜疑!我现在都是一方地仙了,要那妖丹有什么用!再说了,那个人如果是我,我还会跟你们说吗?!也不好好动脑子想想!真是蠢得可以了!”

    那人被他吼了几句,立马红了眼,他拿起一旁的大刀就要往灰周身上砍去:“老子操你大爷!不就是当了个什么狗屁地仙嘛!拽什么拽啊!老子这一刀下去,直接就将你这是臭老鼠劈成两半,看你到时候还怎么嚣张!”

    他旁边的人立马去拦,拉着他的胳膊将他往回拉:“行了!木威!你好好坐这儿!!”

    灰周冷眼看着木威,而后讥讽道:“有本事你也做一个地仙,你也拽啊!我早就说过了,你这只蠢牛,这辈子就只有耕地的份!不要再妄想其他了!”

    灰周说话向来过分,平常和他经常来往的人都知道,木威也是这些人中的一个,但偏偏每次都能被一两句话激起怒火来,周而复始,死性不改。

    眼看着拉木威的那个人就要拉不住了,那把大刀就要朝灰周迎面砍去,南何当即捏诀,魔气萦绕着术法而出,将木威按在了位置上。

    凡是能修成妖的都不傻,在她出手的瞬间,就感觉到了她的气息,灰周扭头朝她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他们坐的位置不远,于是他便笑着喊了句:“多谢这位仁兄!今日你的茶水我请了!”

    南何整张脸都隐在斗篷里,那些人都看不见她的模样,再加上魔气遮挡,就连性别都很难辨别出来。

    她故意变了声音,朝灰周喊道:“不必了,我只想知道关于你说的那剖丹人的事,说下去。”

    难得会对一件事感兴趣,南何就想知道的透彻,在她喊了这么一句后,那边灰周笑了笑,继续开口说道:“剖丹那人最早是在半月

    前出现的,百灵说的雀儿就是他第一个动手的目标。”

    “那人出没于夜晚,本人有幸见过一面,但并没有看清他的样貌,只看见他这里……”灰周指着自己心口前方一指的位置,“……有一个月牙形的伤疤。”

    “既然是要妖丹,那他为何没有杀你?”

    南何微微抬起了些头,光滑的下颌显露出来,让人对她的样貌更好奇了些。

    “原因有二。一是我已经成了地仙,妖丹处于净化状态,上面残留着仙气,按照他以往只剖妖丹来看,我的他拿了没有用。”

    灰周的笑意慢慢加深,身边的人没忍住问道:“那第二个原因呢?”

    “至于这第二个原因……”灰周看着南何,指尖术法骤起,在说话的同时,朝南何打了过去,“是因为他并没有看见我。”

    就在他术法脱离指尖的那一刻,南何就察觉到了,但她并没有阻挡,任凭那道术法打来,然后放任那抹席卷而来的妖气,将她的斗篷震落。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