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一百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街道上的吵闹声仿佛都消失不见了,余光能看见的东西也没有了。细腻的晚风将两人包裹在其中,南何看着帝何,她觉得自己现在整颗心都是在为他跳动的。

    纵使已经心跳如鼓响,但面上却依旧是那副平静的模样,就算对于他还未说完的话很期待,南何都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来。

    “南何,其实我喜欢……”

    声音毫无征兆中断,帝何突然皱起眉头,一脸惊讶和难以置信的样子,就连放在她下巴上的手也松开了。

    见他整个人的状态突然变了,南何抬手轻轻放在他肩膀上,在安抚他情绪的同时,问道:“你这是怎……”

    还没来得及将完整地问题问出来,面前那人就直接站起了身来。

    南何抬头看着他,视线触及衣袖里那只因为紧握而颤抖地手,跟着站起身来:“帝何,你怎么了!?”

    “我感觉到一道熟悉的气息在我们附近。”帝何视线来回转动,找寻着那个已经许久未见的身影。

    南何清楚地看见帝何此时慌乱又带着几分期待的眼神,他迫切地想要找到那人,根本没有再将视线落到她身上。

    记忆中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他这副模样,那样的神情也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南何连想都没有想,就知道他期待的那个人是谁了。

    那颗狂乱的心瞬间恢复,寒凉涌上心头,然后席卷全身,南何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巨大的失落感充斥在她每一个细胞中,那双看向帝何的眼,不知怎么就红了起来,鼻头跟着酸酸的,她忙低下了头来。

    只是帝何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不对劲之处,他依旧在找着那个人。

    南何深呼吸着让自己冷静了下来,最后看了眼依旧专心致志找人的帝何,闷闷不乐地坐回台阶上。

    “我的天啊!南何,你这是吃醋了!?”

    何鱼渊兴奋的声音顿时在她耳边响起,南何丝毫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就那样晾着他。

    “阿何呀,承认喜欢一个人其实没有那么难。”何鱼渊用一种苦口婆心地语气和她说道。

    “……”南何兴致恹恹,她并拢双腿,将胳膊搭在上面抱着腿,然后过了一会儿又将下巴放在上面。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阿何,事到如今,你还不确定自己的感情吗?”这是何鱼渊问的最后一句了,因为在他最后一个字说出口时,南何直接断了两人之间的联系。

    南何扭头看了眼还在卖力找着那人的帝何,一道无声地长叹出口,她将脸埋进了胳膊里。

    心里对于帝何的感情好像又变了,那些萦绕在心头阻挡她知道自己内心想法的浓雾渐渐散去,她一点儿点儿向着那答案走近。

    足足半刻钟,帝何才停下,他满脸失望,扭头看了一

    眼,没见南何的身影,瞬间低头,在看见她蹲坐在地上,埋头的模样时,也蹲下了身来。

    “对不起。”帝何伸手落在她头上,揉了揉她的头发。

    感觉到头上的动作,她微微抬头,露出一双眼来:“为何突然道歉?”

    她眼中尽是疑惑不解,好像一点儿都不明白他为何会这么说。

    帝何虽然知道她明白自己是什么意思,但还是想跟她解释。

    “其实我方才是想告诉你,我喜欢……”

    “你刚才是在找谁吗?”

    方才没有说完的话,这次也依旧没能说完,帝何不解的看着她,却见她丝毫都没有在乎那件事的意思。

    他皱起眉头,眼中闪过一丝受伤的眼神,他很想将那个没有说出来的字说出来,但……

    南何凑近了他些,神情有些着急,见他依旧没有回答的意思,便又问了一遍:“你刚才是在找谁吗?”

    帝何没有再在这件事上继续停留,他顺着南何问的那个问题,回答道:“嗯。我感觉到了……师父的气息。”

    瑶兮?

    还真是她啊!

    南何苦笑了一声,看向帝何的眼神里流露出一抹伤怀,刚好被后者看见。

    帝何顿时欣喜若狂,他激动地抓住南何的手腕,将她拉到离自己只剩一点儿距离的地方:“南何,你这是……吃醋了吗?”

    “……”

    青鸟入林,停留在树枝上,安静地看着树下的两人,突然一道声音响起,将它惊的扇动翅膀,朝别的地方飞去。

    “主子,都藏了这么久了,根本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什么模样,万一……”

    那个站在他面前,一身青衫的男人瞬间转过身来,打断了他没有说完的话。

    “不管他们变成什么模样,都只是凡人一个。”上前一步,在面前那个对他颇为恭敬地男人肩膀上拍了几下,“秦尤,以你的修为,我相信你可以处理好这件事的。”

    秦尤惶恐地弯下腰去:“属下定当竭尽全力。”

    青衫男人满意地点了点头,重新转过身去,盯着面前那个几人怀抱都抱不住的树,神识渐渐飘远而后又拉回。

    秦尤盯着他看了许久,突然想起一件事,忙开口问道:“主子,那些东西怎么办?毁了还是放回浅川?”

    他指的那些东西就是那些莫名出现在浅川的僵尸,而面前这个青衫男人,则是从无妄崖谷里上来没多久的祁阵。

    “他们现在都回浅川去了,原本那些东西存在的目的就只是为了引他们去那里而已,既然目的已经达到,放他们回去还有什么意义?”

    “……”秦尤没能答出来。

    “那些东西已经没有用了,你看着处理吧。”祁阵将视线从那棵巨树上移开,看向浅川所在的方向,微微皱起了

    些眉头。

    关于僵尸的这件事,他们迟早会知道是怎么回事的,虽然做那些都是为了清默,但他知道没人会理解他,就算是现在的南何都不会,所以,他需要一个替罪羊,一个完美地替罪羊。

    视线落在秦尤身上时,他勾起唇角对着他笑了笑。

    感觉到一抹瘆人的视线,秦尤当即朝着那视线传来的地方看去,却只见他的那个主子,盯着浅川的地方愣神。

    疑惑的抬手挠了挠头,秦尤觉得是自己太敏感了,亏心事做的太多,总是想着别人会突然出现杀了他。

    殊不知,他的感觉并没有错,就在感受到那抹瘆人的视线时,他一直恭敬地主子就为他想好了归处。

    月上中天,街道上来往的行人渐渐离去,吵闹声跟着小了下来,有些小贩都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睡觉了,但河面上的那些花灯却依旧在亮着,丝毫没有要熄灭的意思。

    河边的两人互相看着对方,但并没有谁先开口,打破那份沉默。

    帝何问的那个问题,何鱼渊也问过她,同样的,她谁都没有回答。

    原本见她那个样子,帝何以为她是对自己上心了的,但谁承想好像并不是那么回事。

    又各自沉默了会儿,两人的声音同时不轻不重响起。

    “南何。”

    “帝何。”

    他们在互相叫对方的名字。

    “你先说吧。”南何先他一步,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帝何也没有推脱的意思,他叹了口气,直接伸手将她拉进了怀里。

    两只手紧紧环绕着她,他将嘴巴贴在南何耳边,低沉的嗓音直接传进她脑海伸出。

    “南何,我喜欢你。”抱着她的手又紧了紧。“心心念念之人一直是你,若你不封印我的记忆,再见时我一定能一眼认出你。”

    南何就像是被一道重力击中了心脏,紧跟着不知何来的电流席卷全身,她身子抖了下,在帝何怀中目瞪口呆。

    何曾认真的想过这件事,南何觉得自己对帝何并没有多大的感觉,但现在她突然发现,好像并不是那么回事。

    她可能,也是喜欢他的。

    怀里的人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帝何一时间觉得心凉了一大截儿,他低垂着眼,慢慢松开了她。

    就在彻底将她松开的那一刻,南何突然抬手捧着他的脸,拉进两人之间的距离,然后吻了上去。

    温热的感觉出现在嘴唇上的那一刻,帝何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心脏快速跳动起来,直到她的唇离开,都没能反应过来。

    南何看着他,一脸别扭:“虽然我不知道自己的感情是来自于何处,但我想我是喜欢你的。”

    若是这个时候他再确定不了南何的心意,那就不配说出那样的话了。

    唇角的笑意怎么

    也压不下去,甚至渐渐笑出了声来,帝何满眼柔情地看着南何,抬手扣住她后脖颈,将她拉了过来。

    晚风习习,对岸花树上的紫色小花藤摇晃了起来,朵朵小花被风吹起,有的落在河面的花灯上,有的随着风吹来,落在河边拥吻的两人身上。

    鬼渊一年相处,被封印记忆后,脑海中总会出现一道模糊的身影,后来不知为何他竟慢慢将那人当做了瑶兮。

    感情来的莫名,他却并不自知,一直坚持了许久,还好他反应过来了,而且时候还不算晚,甚至可以说是刚刚好。

    那个吻是在南何支撑不住精力的损耗,变回虚空时结束的。

    她微微低下头,原本还能看出泛红的脸颊和耳尖现在都看不出了,帝何一脸哀怨地看着她,施法将自己的修为往她体内送去。

    “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到你的身体里去?”待她再次凝聚出实体来,帝何拉起她的手放在自己脸上,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见他如此模样,又想起方才的事,南何没忍住笑了起来。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