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七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子清扬很想再问他一句,关于自己没有想明白的那个问题,但祁阵却是根本就不给她问的机会,自顾自的说完之后,直接转移了话题。

    “你和那死秃驴最后是怎么回事?怎么就成了现在这副局面?”

    祁阵难得会八卦一次,若是放到以前,他绝对不会问这种问题,毕竟他是一个从来都不担心别人情感的人。

    子清扬很是不喜欢他对自己心上人的称呼,但又纠正不得,也不能不回答,便只能强忍着不爽,和他说着话。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脑袋死板的很,成日里就只想着他的佛,除此之外什么都不在意。我总是在他身后追逐着,到最后却是一点儿结果都没有。”子清扬闷闷不乐的垂着睫毛,视线盯着桌上的茶杯,眸光闪烁,最后如同往常那样暗淡了下去。

    “他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让我称心的话,也没有给过我什么态度,一直单方面的付出,时间一长是会累的。”

    后来心灰意冷,她和白华彻底一刀两断,再也没有联系过。

    “他现在已经得道了,说起来当初可能真的是我一厢情愿了吧!”子清扬勾起唇角,自嘲般地笑了笑。

    祁阵看了眼她面上的神情,起初极为淡然,在将杯中所剩的茶都喝下之后,看着她笑了起来:“其实他对你也是有感情的,只是太过于怂包,怂的这么多年来,连一句承认都不敢。”

    子清扬从鼻腔冷哼了一声,其中尽是不屑和苦涩之意。

    他哪里只是连一句承认都不敢,他简直怂的要死,至始至终就连她的名字都没有叫出口过。

    “算了,都过去了,不提了。”

    再次想起以前的事,子清扬心里闷的很,又难受的紧。

    此事已经过去千年,若不是今日祁阵说起,她根本不会再想起。

    “说起来你的那位是怎么回事?”怕他会再次说起关于她以前的事,她便提前将话题再次转到了他身上。

    “她的事你不是全部都知道,为何还要再问我?”知道她是在转移话题,祁阵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你知道我在问什么,不想回答就算了。”子清扬扭头看了眼窗外,此时天边已经暗了下来,“你在我这里已经待了很长时间了,还不打算回去吗?”

    祁阵同样扭头看了眼窗外,随后笑道:“首先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是你将我带来的,不是我自己要来的。其次,你说我回去他们要是问起我,我该怎么回答?”

    子清扬直接抬脚走到门口,指尖微动,将门打开之后,看着他一脸假笑的说道:“祁阵大人能说会道,这点小事应该难不住你吧!”

    想让他走的意思很明确,祁阵也没有要继续逗留的想法,起身走到门口,

    在她面前停下来说了句:“子清妹妹一如既往地会说话啊!这么一个可人儿,你说那死秃驴为何就是无动于衷呢!”

    对他的忍耐度已经达到极限,术法骤起,体内妖气四散,强大的妖力夹杂着以风化作的刀刃,直朝他面门而去。

    祁阵耳边的碎发被吹动,他轻笑着,眨眼消失在竹屋内。

    “砰——”一面竹壁瞬间四分五裂,竹屋不堪重负,摇摇欲坠。

    在它倒塌的那一刻,子清扬捏诀瞬移到了屋外。

    “祁阵你个大烂人,成了今天这样完全就是你活该!活该!!”

    这儿哪里还有祁阵的身影,她不过是对着虚空过一时嘴瘾而已,若真的面对祁阵,这话还不一定能说得出口。

    唉!

    子清扬低头皱眉叹了口气。

    原以为自己已经很强了,如今看来,真弱啊!

    其实说起来,也并不是子清扬弱,只是因为祁阵活的更久一些罢了。

    回到那个暂时让他们居住的小院时,帝何刚好从角落里的那个房间出来,几乎是在他关上门的瞬间,祁阵就瞬移到了他边上。

    感觉到一道杀气扑来,帝何连连往后退去,直到背靠护栏,才堪勘避过。

    不用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帝何直起身来,整理好因为闪躲而变得有些凌乱的衣服,这才将视线往身边的那人身上移去。

    屋内的南何自然是感受到了那道骇人的力量,但此时正处于她的魂魄和薄言禾身体分离之际,便没有出去看。

    “要我出去看看吗?”

    术魂旗被引出,此时正悬空在她面前,源源不断的魔气从中散去,助她能更好的隐匿自己的气息。

    “不用了。你好好看着结界就行,别让我的气息散出去了。”

    南何此时不能开口说话,但她和何鱼渊心意相通,不依靠任何媒介就能传音给对方。

    “那好吧!”何鱼渊闷闷地回了一句,而后老老实实地将注意力全部都转移到那结界上面。

    屋里的人都没有再注意外面的情况,但这并不代表外面那两位就会息事宁人。

    视线碰撞到一起的那刻,无形的火花在两人之间生出,然后被怒意灌溉,越烧越旺。

    “这么晚了,归云道长还不回去休息吗?”

    先开口的那人是帝何,他心情很不好,特别是在被他一道术法丢来之后。

    对面那人也依旧如此,但面上的神情却只显露了那么一瞬,很快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和以往相同的笑意。

    “你还太小,心智不成熟,我不和你计较,但请你明白一个道理,不是自己的东西就不要妄想了,否则到了最后等来一场空,我怕你到时会受不了。”

    “归云道长多虑了,不会有那种情况出现的。”

    帝何

    此前有调查过归云这个人,虽然面貌是二十五六的模样,但他入世已经上百年了,所以他有资格说出那句“你还太小”的话。

    正因如此,帝何才没有多计较这句话,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事实并非如此,他也不会计较,毕竟他在意的是他后面的话。

    归云的意思无非是对自己胸有成竹,帝何偏偏就不想让他如愿。

    “是吗?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希望到时候你可不要哭的太惨!”祁阵完全没有和他这个小屁孩多说下去的意思,他撂下这句话后,就直接推门进了旁边的房间。

    突然被招惹出怒火,又被随意撂下的帝何:“……”

    魂魄和身体分离的过程持续了好久,彻底完成的那刻,南何松了口气,来到薄言禾魂魄所在的地方,将她推了出去。

    “记住我们之前说的话,你若是敢反悔,那这琉璃珠的另一个主人可能就会消失在这世间了。”

    她将琉璃珠还给了薄言禾,在她接住的那刻,笑着将手里最后的底牌亮了出来。

    薄言禾听清她说的话了,但还没来得及问,魂魄就重新回到了身体里去。

    久违的真实感顿时传遍她身体的每一处,薄言禾呆愣地低头看了一眼,她抬起手在眼前动了几下,随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身体已经还回,南何的气息也慢慢散去,何鱼渊进入术魂旗中,带着它重新回到南何的魂魄中去。

    此时的南何还在想着自己的魂魄没有被子清扬发现,等薄言禾跟着她学习几日术法看看效果之后,她再让薄言禾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

    殊不知子清扬已经知道自己的存在了,虽然是以误会的方式知道的。

    天边微亮之时,云容容送来了几身换洗衣服以及一些生活用品,等薄言禾梳洗完毕之后,她带着薄言禾离开小院,在路上边走边和她说道:“师父此时也已经起身,她让我先带你去吃早饭,吃过之后再去找她。”

    薄言禾安静地听她说着,在她说完时,道了句“有劳了”。

    昨夜重归身体的兴奋劲过去之后,她想起在归体的那刻,南何和她说的话,忙问她那话是什么意思,但南何并没有理会她,直到她睡意来袭,渐渐睡去都没有跟她说那是怎么回事。

    琉璃珠之前是在江离手上的,南何会拿到它,完全是因为她手下的那几只僵尸的缘故。

    江离的修为比常人厉害一截儿,但也并不是特别厉害,在刚进入浅川不久,他就遇到了一大批僵尸。

    说起来也挺奇怪的,那些僵尸谁都没有攻击,偏偏就攻击了他。

    等她的那几只僵尸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因为受重伤的缘故,昏迷不醒了。

    那颗琉璃珠,当时就是被他紧紧握在手里的。

    江离会出现在浅川,这是南何完全没有想到的,她原以为之前在夜幽镇她说了那么重的话,他就不会再对薄言禾念念不忘了,谁承想竟然能一路从那里追到浅川来。

    那颗琉璃珠有着薄言禾的气息,所以他要找起薄言禾并不难,但南何却丝毫不能感觉到他的存在。

    不过也正是因为琉璃珠上有薄言禾气息的缘故,那几只僵尸才会将它拿回来交给南何。

    至于江离,她其实并没有见到,自然也就没有让他消失在这世间的那一说了。

    她呀,不过是怕薄言禾不配合,联合子清扬一起来对付她,却不知就算她不威胁薄言禾,让她去和子清扬联合起来,后者也不会做出那样的事的。

    毕竟她现在可是占了一个祁阵心上人的位置,小小的一只修炼不过几千年的妖怪,怎么可能会去招惹存世万年的大妖怪?

    除非是她活够了。

    不过很显然,她并没有。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