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昨日夜里,南何睡得并不安稳,她梦到了以前的事,结果又是哭又是笑的,早上被叫醒时,发现枕头上都是眼泪的痕迹。

    今夜她却是什么都没有梦到,也许是太困了,回到房间后摸到枕头就睡着了,再睁眼时,天已经亮了。

    客栈的小二早早的就起来了,厨房每日都会熬粥,一锅甜粥,一锅无味的白粥,南何在床上躺了一会儿,闻到了那甜粥的味道,抬手遮住了眼睛。

    自她将那道魔气送进术魂旗之后,就一直没有管过它,正好现在想起了这件事,她就将术魂旗引了出来。

    原本睡得正香,被人吵醒时态度都不会怎么好,此时的何鱼渊就是这样的情况。

    因此在南何问他关于那道魔气的事时,他烦躁的回了句:“不就是一道魔气嘛!有什么好在意的!”

    南何强忍着心里的怒气,勾起唇角,态度还算和善的说了句:“你睁开眼好好看看,看过之后再和我说话。”

    自从上次从旗子里醒来后,他就不再是沉睡状态了,完全可以从旗子里出来,但他却并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他也并不需要睡觉,南何找他的时候他在睡觉,不过是为了不跟她说话罢了。

    听见她这句话,何鱼渊顿时乐了起来,他随后睁开了眼睛,却是并没有看那道魔气,而是将视线落在了旗子外的南何身上。

    “我若是不看,你是不是就不和我说话了?”

    南何被他问的一愣,看向他的眼神有些不解,但感受到他的窃喜时,当即就明白过来了。

    通常情况下,她和何鱼渊的相处模式都不怎么平和,往往三两句不是她生气就是何鱼渊生气。

    透过术魂旗看了眼里面的何鱼渊,在看见他眼中的期待时,南何勾起一边唇角,冷笑了一声,然后保持着那笑意,开口道:“你怕是在做梦。虽然你修为不错,活了千年,但别想着我现在没有修为,你就能为所欲为了。何鱼渊,你的识魂和我相连,只要我想,下一瞬你就会消失。”

    她脸上笑意尽失,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怎么着?要试试吗?”

    此时的何鱼渊哪里还有一点儿睡意,他睁大眼睛往前走了几步,走到术魂旗里空间的边缘,然后皱起了眉头,有些委屈的说道:“作为我的主人,你可真是偏心的过分啊!醒来之后不先找我这件事就不说了,现在我在你身边了,你也没想着要拿回你的身体和修为,就这样藏在一个人类的身体里,还做什么事都畏手畏脚的,若是被魔君大人知道了,肯定会笑话你没用的!”

    因为他知道南何说的那些话都是逗他的,所以根本没有一点儿害怕的意思,毕竟他们心魂相连,他还是了解南何的。

    若是他现在在南何面前,南

    何一定会抬手摸摸他额头,问他一句是不是病了,要不然怎么可能会生出那副委屈的模样,就像是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似得。

    奈何他现在并不在,所以她就只有冷哼了一声,然后一脸不屑的说道:“那家伙有什么好笑话我的,他都不知道躲哪里去了,从我醒来到现在,连他的影子都没有看见。”

    何鱼渊刚醒过来没多久,南何也从来没有跟他说过这件事,今日是他第一次听到关于长离的消息,顿时愣在了原地。

    他面上委屈的神情还没有散去,再加上难以置信的模样,看上去有些招笑。

    饭食的香味从楼下飘到楼上,然后顺着门缝窜进南何鼻腔中,此时的她饥肠辘辘,哪里还有和他说下去的意思。

    根本不管他有没有回过神来,她直接将术魂旗收了回去,顺带着还断了两人之间的联系。

    身上的衣服已经穿了好几日了,虽然现在天气才刚刚热起来,再加上帝何时不时就会给她施道净身术,她这身衣服依旧干净如新,但穿久了还是觉得很不舒服。

    于是,她便先行下楼找小二给她提了几桶水。

    洗过澡,换了身新衣,然后才去敲帝何的房门。

    敲门声响起又消失,她站在门口一句话都没说,帝何有修为,若是他听到,自然能知道门外是谁。

    但等了许久,屋里都没有一丝声音响起。

    正当她打算再敲一次门时,尽头那扇房门却是“吱呀——”一声打开了。

    青衫道人出现在门口时,南何正好抬头看去。

    视线碰撞到一起,归云弯了弯唇角。

    “什么时候回来的?”

    等他走到她身边时,南何先一步开了口。

    “昨日夜里。”归云如实说道。

    南何点了点头,便听他问了句:“要一起吃个早饭吗?”

    视线再次落到他脸上时,还是那张含笑的脸,但不同于以往,这次他是真的在笑。

    南何扭头看了眼旁边依旧紧闭的房门,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两碗甜粥,一笼荤素各半的包子,一屉肉粽,一屉甜粽,外加一盘小菜,两碟蘸料。

    归云递了双筷子给她,接过筷子,她便直接夹了一个甜粽,拿到手里后,将筷子放在了碗边。

    “昨日之行还顺利吗?遇到的那些僵尸可有什么异样之处?”一边剥着粽子,一边看着归云问道。

    不同于她,归云夹了一个包子,然后拿过一碟蘸料,吃起了包子。

    听见她问的问题时,他先是怔了下,随后将嘴里所剩的包子咽下,看着她说道:“与之前遇到的那些一样,没有攻击人的行为,但也有些不一样,其中有一只好像有意识似的,看见我出现时,还跑到一边躲了起来。”

    南

    何闻言心里“咯噔——”了一声,她心道不会那么巧吧!

    正想着,归云再次开了口:“话说回来,那只僵尸在消散之际,好像还说了句话,至于说的是什么,我却没有听清多少,只听见他好像说了个……猪字。”

    南何拿着甜粽的手顿时停了下来,就连嘴里的那些也忘了嚼。

    见她神情突然呆滞,归云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的问了句:“怎么了?”

    “没……没什么。”南何摇了摇头,看着手里的甜粽,眼中一闪而过一抹心疼之意。

    她好不容易唤醒意识,可以供她使唤的僵尸啊!就这么少了一只!

    归云却是没有多疑,他点了点头,舀了勺甜粥送进嘴里。

    “关于我问你的那些问题,你想好要回答我了吗?”

    两人都吃的差不多时,归云放下汤勺,将视线再次移到了对面那人身上。

    南何现在没有一点儿想和他说话的意思,她极力调整了下心态,以一副还算平静的样子,点了点头,然后将她和帝何商量好的话,说了出来。

    “有一件事还是要跟你说一下,关于你方才说的那只像是有意识的僵尸,是我的!”

    “……”

    没有修为在身,体内的魔气就那么多,用一点儿少一点儿,她好不容易将他们的意识唤了回来,让他们嗑嗑巴巴说了话,现在突然少了一只,着实让她有些不高兴。

    虽然说她现在有术魂旗在手,魔气用之不竭,但怎么说那僵尸都是她最开始能完全控制的,一时间没有了,还是很心疼的啊!

    “你之前不是只将他们封印起来吗?怎么改换直接让他们消失了?”

    “之前是那样的没错,但我发现留着他们没有什么用,就……”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他抬眼小心翼翼的看了南何一眼,脸上生出了些歉意,“对不起,我不知道那只僵尸是你的。”

    他是真的不知道,若是知道了,怎么可能会不手下留情啊!

    南何自然知道,她叹了口气,低头将碗里那些所剩无几的甜粥尽数喝掉,再抬头时,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算了。也是我之前没有跟你说过,若是跟你说了,可能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了。”

    “其实我可以补偿的。”归云想都没多想,直接说了这么一句。

    “你要怎样补偿?”

    还没等南何开口,身后就响起了一道冷冰冰的声音。

    南何顿时回头看去,在看见帝何时,冲他笑了笑:“你今日怎么还赖床了!我们早饭都快吃完了!”

    帝何一出现,她的视线里就没有了归云的存在,后者自然也注意到了这点儿,他将没有说完的话咽了下去,面无表情的低头继续喝着自己的粥。

    “早就醒了,只不过没有理你而

    已。”

    帝何走过来站在她旁边,瞥了眼桌上的东西,很快就将视线移到了对面的归云身上。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要怎么补偿她呢!”

    归云丝毫没有抬头的意思,就那样接受着他的视线在自己身上游走:“那这就要看她怎么想了。”

    将原本想说的话彻底压了下去,模棱两可的答了这么一句。

    帝何自然是不相信的,但却没有再说什么,他将手落在南何肩膀上,在她抬头看过来时,问道:“吃饱了吗?”

    南何被他这问题问的一脸莫名其妙,然后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

    “既然吃饱了,那我们就先出去吧!”

    说完强行将南何拉了起来,然后看着归云说道:“慢用,我们先去找剩下的僵尸了。”

    归云笑着点了点头,一直看着他们两个出了门,才将视线收了回来。

    “说起来,我好像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吧!”

    “归云啊!你不知道吗?我可是金夫人从青山派请来的归云道长啊!”

    “……”

    “俗话说事不过三,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便告诉你我叫什么。”

    耳边响起两人对话的声音,归云垂下了睫毛,看着自己紧握的手,苦涩的笑了起来。

    再次见面,关于这件事她却是只字未提,对于他的态度也不如上次那般上心,归云想着想着就叹了口气,许久之后他将那只紧握的手松开,回头看了眼刚刚二人离开的方向。

    南何和他说的那些话,虽然其中有一些他有所怀疑,但却还是选择相信她,他后来什么都没有再问,也没有主动说起关于名字的那件事。

    毕竟当初想要知道他名字的是她,现在若她还有那样的想法,便也应该再由她开口。

    将最后一勺粥送进嘴里,归云拿起放在一旁的长剑,起身出了门。

    七只僵尸少了一只,南何感应了一下,将剩下的那六只召了回来。

    和他们一同前来的,还有他们找到的十几只僵尸。

    寻了处偏僻的地方,南何让他们寻了过来。

    “昨夜梦到了有关于你那术魂旗的事。”

    在等他们过来的期间,帝何的声音突然从她身边传来,进了她的耳中。

    “你是梦到了术魂旗,还是梦到了何鱼渊?”她扭头看着他,问了一句。

    “都有。”他答道。

    十三岁那年,他跟着同门的师兄弟们一同去鬼渊历练,那一年他遇到了南何,一个浑身都是魔气的魔族。

    她在天雷过后将他掳走,这一掳就是一年。

    相处的那一年里,他经历了十三年都没有经历过的事,陪着她修炼,看着她修出魔灵,从一个半仙身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魔,然后又看着她炼出了一件魔器,那魔器便是术魂旗。

    说起来,术魂旗的最初状态要比现在复杂些,不过那复杂并没有让它厉害多少,只是让它好看了些而已。

    所以他将那些复杂的地方,简化了好多,最后变成了现在这样,和那些普通的旗子一样的外观,但旗杆上却是不同。

    至于那不同之处,他并没有跟她说,现在想来,她怕是还没有发现。

    术魂旗炼成之后,他们两人去了鬼渊靠近中心位置的地方,在那里遇到了何鱼渊,一只被封印在水中千年的僵尸。

    那水里有着食肉的鱼类,水又有着肉白骨的能力,所以何鱼渊便承受着鱼食千年,虽然现在他是一只僵尸,但千年前却不是。

    那时的何鱼渊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长离从来没有带南何去过那里,也没有跟她过多的说过关于鬼渊的事。他每日除了缠着碧有槐外,就是在教她术法,阵法。

    那些都是他自创,其中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其中就包括炼魔器,甚至是制魔毒,以及操控中了魔毒的人。

    所以南何并不知道这里的水里有食肉鱼,和一个被封印至此受了千年的罪,变成僵尸的人。

    因为术魂旗样子的事,她和帝何怄气,虽然和他一起出来了,但却没有理他的意思。

    这里的水虽然奇怪,但却是鬼渊中难得会生出灵气的地方,帝何便在一旁练剑,她坐在水边玩水。

    被食肉鱼咬伤的那刻,她立马朝水面打了一掌,巨大的波动,将食肉鱼震退,然后她快速收回了手。

    帝何听到声响从一边跑过来时,她手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

    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一滴血被水中的灵气包裹着,来到了何鱼渊面前,然后进入了他的眉心。

    以血为契,她就这样成了何鱼渊的主人。

    “昨夜梦到他拿着术魂旗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说要一旗杆戳死我。”

    当帝何将他梦到的事说出来后,南何强忍着笑意,抬手摸了摸额头,然后遮住了脸。

    片刻之后,她放下了手,看着他问道:“他为何要……戳你?”

    “说是他的主人总是偏心于我,将我戳死了,主人就不偏心了。”

    作为何鱼渊主人的南何:“……”

    帝何的视线紧紧盯着她,他脸上满是笑意,那笑意直达眼中,就连眼尾也弯了起来。

    但那笑意里却有着一抹打趣的意味,他是要看看南何有什么反应。

    “那你有没有跟他说什么啊?”南何现在很想知道他当时是什么反应。

    “我说他的主人偏心,他不应该戳死我,应该戳死他的主人,然后他点了点头,以一副了然的模样从我的梦里离开了。”

    应该被戳死的主人:“……”

    南何脸上笑容僵硬,她连

    上了和何鱼渊之间的联系,咬牙切齿的跟他说了句:“何鱼渊你给我等着!你死定了!”

    何鱼渊被她这话说的一脸茫然,还没等他开口问,那联系便又断了。

    心情大好。

    帝何将视线从南何身上移来,落在了远处那些正在往这边而来的僵尸身上。

    南何自然也注意到了,将原本想和帝何说的话咽了回去,等着他们过来。

    “主……主人,有修……有修士。”最前面的那只僵尸,在南何看了他一眼时,跟她说了这么一句。

    现在帝何恢复了记忆,所以关于僵尸可以说话的事,就不再隐瞒他了。

    “打算将他们怎么办?你能像之前一样看到他们经历的事吗?”

    早在那些僵尸过来时,帝何就拿着长剑,站在了她面前。

    南何看了他一眼,越过他走到了那些僵尸面前,然后朝其中一只没有被她驯化过的僵尸,伸出了手。

    帝何是相信她的实力的,所以并没有去拦,而是将视线移去,紧紧跟着南何的手。

    “吼——吼——”

    还没等她伸过去,尸吼声突然响起。

    帝何往前走了几步,将长剑也往前伸了些。

    南何丝毫不受那尸吼声的影响,她继续将手往前伸去,然后慢慢落在了面前那只没了眼珠的僵尸头上。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