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在听他说完那句话之后,南何愣住了,这一愣,一直到长离从房间离开,她都没有回过神来。

    第二日长离出现时,脸色阴沉,浑身散发着很重的戾气,他将装有丹药的瓶子直接扔到了南何手边,又给了她一袋苹果。

    “小侄女儿,我出去几日,你好好待在这里不要乱跑,等我回来的时候给你买肉吃。”

    南何可以看得出他现在很不开心,但他对她说话的语气还算是温柔。

    “你去哪儿?我现在还不能动,你走了万一那些修士找到这里,那我可就只有受死的份了!”

    她也并不是害怕,只是没有安全感而已,碧有槐不在,如今这个世界她能靠得住的就只有长离一个人,若是他一去不回,南何不敢继续想下去。

    长离闻言却是冷哼了一声,他将视线移向了某处,脸上杀气尽现:“就是因为那些臭修士,我才要出去的!”

    南何眉头微皱,胳膊使力让自己半坐了起来,她靠在床头看着他问道:“是长廊那里的修士怎么了吗?还是又进来新的修士了?”

    在她和长离相处的第三日,后者就跟她说了关于她看到的那些被挂起来的修士,是怎么一回事,她也就知道那日碧有槐带她经过的地方,是一节长廊,一节连通着鬼渊和长离以修为制造出来的这个地方的长廊。

    “我就奇怪了,那些老不死的到底是怎么想的!我都已经避世不出了,还让他们门下的弟子来打扰我的清净!”长离说着从一旁搬了一个凳子过来,坐在床边看着她,“小侄女儿你说,他们这么过分,我将他们挂起来是理所应当的吧?”

    对于长离的过往,她还不是很清楚,所以并不知道他和他口中的那些老不死的是怎么回事,因为不知道,所以并没有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她从袋子里拿出来了一个苹果,擦了两下送到嘴边咬了一口,正嚼的起劲时,余光瞥到长离,便又取了一个出来,递到他面前:“诺!先吃个苹果消消气!”

    长离接过那苹果,但还是很生气:“之前明明说的很清楚了,以后他们修他们的仙,我修我的魔,井水不犯河水,现在却又派人来打扰我的清净,该死!!”

    他将苹果送到嘴边,“咔嚓——”一声咬下了一大口。

    南何听的后颈一凉,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听你这意思当初是他们求和的?”

    “那是自然。本君那么厉害,你觉得本君有可能说出那样的话吗?”长离微微抬起了些下巴,一脸不屑。

    自从她点明了长离的身份之后,他就没有再自称过本君,除了……他在夸奖自己的时候。

    南何对于他这副模样已经见怪不怪了,前几日他在告诉她,是如何制服长廊上挂着的那

    些修士时,就是这副模样。

    “不跟你说了,我出去看看,那些人中有一个厉害的小鬼,目前为止已经破了好几处我当初设下的结界了。”见她不说话了,长离没耐心的站起了身来,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南何在他转身之际,直接伸手拉住了他的衣服:“我也想去!”

    长离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直接拍掉了她的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去干什么!空有一身魔气,毫无用武之地,去送死吗?再说了,你现在别说走路了,就连站起来都不行,你要怎么跟我去啊?!”

    他唇角勾起了一抹戏谑的笑:“好好躺着吧!要不然等有槐回来了,我没法交代!”

    南何见他就要施法离开,忙出声喊道:“姑父!”

    长离脚下的步子顿了一下,他皱了皱眉头,回过头来一脸惊讶的问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南何却是没有再叫他一次的意思了,她掀开身上害的那床薄被,伸手拿过鞋子,快速穿好,然后起身走到了他面前。

    “你看我站起来了,也可以走路,之前碧姑姑和我哥教过我几招,虽然当时运用的仙气,但现在用魔气也差不多,我能保护好自己,到时候你不用管我!”

    南何一脸期待的看着他:“所以,我现在可以跟着你一起去吗?”

    长离低头看了一眼她的下半身,疑惑的问道:“你什么时候好的?”

    听见这个问题,南何不好意思的抬手摸了摸嘴唇,并没有回答。

    “好啊你!好了还浪费我的丹药!你个死丫头,等有槐回来了,我非让她好好教训教训你!将你扔到长廊上陪那些修士!”

    长离作为一介魔君,怎么可能会心疼那些丹药,他这样说这不过是逗南何玩罢了。

    南何也同样没有被他唬住,她抬起头直视着他的脸,理直气壮的说道:“哎呀,我吃你几颗丹药怎么了!姑父你怎么这么小气啊!也不知道姑姑怎么会喜欢……”

    声音戛然而止,她的手里被强行塞了一个储物袋,南何低头看了一眼,还未打开,便听长离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拿走拿走,不就是丹药嘛,想要都给你!”

    在他说这些话时,南何将储物袋打开,凑过去看了一下,里面数不尽的被魔气环绕着的丹药,以及各种满是魔气的宝贝,甚至还有一只蜷缩在角落里的小兽。

    南何没忍住笑了一声,还没等她开口问道,长离就已经转身出了门。

    听见开门声的那一刻,她回过了神来,将储物袋系到腰间,快步追了上去。

    因为有长离在,她这一次并没有过那节长廊,直接出现在了鬼渊中。

    “这里是鬼渊中心位置,前面是我千年前的宫

    殿,现在那里面应该还住着几个我以前的手下,他们不知道我还在鬼渊,所以就不带你过去参观了。”

    长离双手背在身后,一边往西南方走去,一边跟她说道。

    到了鬼渊之后,她体内的魔气没了压制,尽数倾体而出,就连她眉心的黑印也暗了些。

    魔气属于她身体的一部分,在它们从她体内散出时,南何顿时就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取了,她两腿发软,踉跄了一下,差点儿摔倒在地。

    长离回头看了一眼,在看到她的状态时,抬手在她眉心点了一下,那些魔气就老老实实地回到了她体内,只有一少部分还留在外面。

    长离的神情有些不悦:“真麻烦!回去之后我教你些术法,等你体内有了些修为,修出魔灵,能自己生出魔气时,就不会再受魔气离体的影响了!”

    他的不悦只存在了一会儿,很快就又笑了起来:“不过,你若是再叫我一声姑父,我可以考虑帮帮你,让你现在就生出魔灵!”

    南何方才苍白的脸色缓和了些,她揉了揉心口,抬眼看着他正欲开口,一旁就响起了长剑碰撞到一起的声音,随之而起的还有一道愤怒的声音。

    “你们青山派的当真是好不要脸,净做些背后偷袭的不光彩行为!”

    “陈艾,我劝你不要胡说八道,否则这长剑不长眼,伤了你可就不是我的本意了!”

    “哼!不要脸!”

    “尧邢,不要和他废话了,师兄让你尽快解决掉,别耽误了行程。”

    原本两个正怒视的对方的修士停了下来,同时往一旁的男子身上看去。

    在听到那个陈艾开口时,长离就拉着南何飞身站在了一旁枝繁叶茂的高树上。

    站了一会儿,南何就蹲下了身去,她低头看着下面的三人,微微皱起了眉头。

    怎么觉得那个陈艾看起来有些要求呢!

    一旁抱臂靠在树干上的在长离,在听到后来的那个男子说的话时,摇了摇头:“啧啧——,可真是心狠啊!”

    南何闻言抬头瞥了他一眼,在他将视线移来时,冲他挑了下眉头。

    那意思很明显,你一个为害一方,杀人如麻的大魔头,居然有脸说别人残忍!

    当然这些话,她是不会对着长离说出来的,毕竟她还是很惜命的!

    见她重新低下了头去,长离冲她翻了个白眼,一点儿要和她计较的意思都没有,只不过心里想让碧有槐快些回来的想法又加重了几分。

    “看我做什么!”那男子冲两人吼了一句,然后将视线移到尧邢身上,“尧邢我告诉你,这可是师兄的命令,我知道你和他是同乡,但你今日不杀了他,那就等着师兄处罚吧!”

    说完之后,他冷哼了一声,没有再看他们一眼,直接转身

    走了。

    “原来是同乡啊!怪不得看着两人挺熟悉对方的!”长离再次开了口,见南何没有丝毫理会他的意思,便走到她边上,向她那样蹲下了身来,“小侄女儿,你说青山派的那个修士会杀他的同乡吗?”

    南何摇了摇头。

    长离撇了撇嘴:“真无趣。”

    南何:“……”

    树下的两人那只拿着长剑的手依旧正对着对方,剑尖相向,谁都没有要放下的意思。

    “你发什么呆,要杀就杀,墨迹什么呢!”陈艾往前走了一步,手腕一抖,在尧邢的剑上碰了一下。

    “砰——”长剑直接掉落在地上。

    “你……”陈艾疑惑的看着面前的那人。

    尧邢收回了方才拿剑的那只手,看着陈艾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你什么你!还不快滚!”

    “我……”陈艾丝毫没有要有的意思,他倒是收了长剑,但依旧皱着眉头不解的看着尧邢。

    “我什么我!滚蛋!要么滚回你们的央胥宫去,要么滚去找帝何,这么大的人了,跟着那么多人走,还能走丢!陈艾,你可真丢人啊!”

    丢人的陈艾:“……”

    南何看着在她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摇了摇头。

    人啊!还真是奇怪的很!前一刻还凶巴巴的想要杀了对方,下一刻就自己扔了剑,宁愿自己受罚,也义无反顾的放对方离开了!

    “这世间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们这样,你没有见过人心的险恶,不要太天真了。”长离在一旁泼了她一盆冷水。

    南何对此只笑了一声,长离没有跟她说过关于他以前的事,她也没有跟长离说过自己的事,所以他并不知道,她其实见过人心的险恶,尽管那人已经是仙了,但那颗心却依旧丑陋!让人恶心至极!

    “你不是说那些修士里有一个厉害的小鬼吗?不去找他吗?”

    想起之前还在床上躺着时,长离跟她说的话。

    尧邢此时已经离开了,只留下陈艾一个人站在那里。

    长离便指着他跟南何说道:“别急,那小鬼是他所在的修仙门派中的人,我们只要跟着他,就能见到了。”

    南何“嗯”了一声,很快反应过来,满脸不解的问道:“你修为高深,不能直接找到那小鬼所在的地方吗?”

    “能啊!”长离不假思索的回了一句,随后笑了笑,“但是我并不想。”

    南何:“……”

    堂堂一介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君大人,居然是这样一副性子,若是被那些害怕他的人知道了,一定会瞠目结舌,打死都不会相信的。

    但是他们并不会知道,永远都不可能知道,毕竟这副性子的魔君大人,只有在亲近的人面前,才会这样。

    许久过后,陈艾还傻站在那里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南何有些看不下去,回头拉了拉一旁已经百无聊赖的闭目养神的长离。

    “下面的这个就是一个傻子!那个尧邢都放他走了,他还站在这里,是在等那个什么青山派的人再来抓他吗!?”

    长离睁开眼低头看了他一眼,随后吹了一口气下去。

    陈艾顿时打了个哆嗦,然后回过了身来,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摸了摸心口,一脸奇怪的环视了下四周,这才转身离开。

    南何看出了他的异样之处,在长离带着她从树上下来时,她问道:“刚才那修士怎么回事啊?”

    “哦。忘了跟你说,鬼渊里还有很多我以前手下的手下,他们在暗中守护着鬼渊,因为得了自家主子的命令,只能待在暗处,不能明目张胆的出来,所以动手也就只能使一些,让人不会察觉到的术法。”

    他停顿了下,看了眼陈艾离去的方向,然后继续说道:“方才那修士不是在发呆傻站着,而是中了失魂术,若不是本君刚才施法唤醒了他,那他今日怕是就要长眠在这里了。”

    南何听见他话里出现了“本君”这两个字,忙道:“那魔君大人可真是厉害啊!”

    长离抬手在她肩膀上重重拍了几下,然后捏着她其中一个肩膀,带着她往陈艾离开的方向走去。

    “小侄女儿,你记好了,以后可要叫我姑父啊!”

    陈艾最后停下的地方,是在一处看起来像是谷口的地方。

    鬼渊从入口处开始,分了好几重,每一重都有些不同的阵法,结界,以及各种考验,这里像是没有边缘一样,只有过了那些考验,才能进入下一重。

    他们现在所在的是在第二重,这里的阵法结界什么的,对于长离无效,对于跟着长离的她来说,也不起什么作用,所以两人基本算得上横冲直撞,十分嚣张。

    在那谷口等了一会儿,里面隐隐约约走出来了两个人,在看清他们的身形时,陈艾喊了一声。

    “师兄!师姐!”

    那两人闻言加快了脚步,快速出现在了陈艾面前。

    “师弟你怎么回事,让你好好看着师妹,结果师妹跟着我们进了谷,你却丢了!”

    “我……”

    “行了师妹,有什么话进去再说吧!帝何是让我们来接师弟的,我们还是赶快带着他进去吧!”

    三两句话之后,那一男一女就带着陈艾走了进去。

    南何将视线从一眼看去满是浓雾的山谷,转到了一旁打哈欠的长离身上。

    “长离姑父,这是哪儿啊?我们要进去吗?”

    虽然她叫起姑父的时候带上了他的名字,但长离还是很开心,他满脸含笑的看了她一眼,提着她后衣领,带着她往面前的山谷里走去。

    “这是其中一个通往第三重的考验。之前不是

    跟你说过那小鬼很厉害嘛,他带着那些人过了第一重,毁去了很多我以前设下的结界阵法,在这第二重中也同样毁了很多,然后来到了这里。他想去第三重,不过应该不太容易。”

    “为何?”

    “因为我来了!你觉得他还能过去吗?”

    “……”

    长离又笑了起来:“其实是那小鬼体力不支了而已,他现在在休息,我们可以趁机去见见他。”

    好久都没有遇见过这般厉害的小鬼了!那些修了半辈子的老头儿,怕是都没有那小鬼一半儿厉害!

    长离抬手摸了摸下巴,唇角的笑变得诡异了起来。

    这样的人怎么能任他继续成长下去呢!应该尽快毁了才是!!

    在听到吵闹的声音时,两人停了下来。

    有长离在,他们两个的气息都隐藏的很好,根本不会被人发现。

    “陈艾!你真是猪啊!这么多人都跟上了,就你一个没跟上!”

    那陈艾刚一回去,与他拜师同一峰主的师兄就嘲讽了起来。

    “下次出来历练我看你还是不要和我们一起了!省的丢了央胥宫的脸!”

    陈艾一直站在一旁,低着头没有说话。

    正当那师兄要再次开口时,一道微怒地女声响起:“代师兄,请你不要再说了!”

    紧接着一个背上背着一把长剑的姑娘走了出来,然后停在了陈艾身边。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