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碧有槐从晚江回来时,南何还在她的身体里,施法感受了一下,见她还待在茶楼,便没有再多加理会。

    她现在要做的是尽快找到适合南何藏身的身体。

    南何身上的那些真神气息已经快要消散了,最多还能维持到明日午时,如果在那之前,还没找到合适的身体,南何身上真正的气息就会显露出来,到时候不管是对于她还是对于碧有槐都不会是一件好事。

    此时茶楼中。

    自从那道冰冷的视线落在她身上之后,南何就觉得浑身不舒服,她拿起桌上的茉莉茶喝了一口,趁机将视线移到了别处。

    楼下顿时响起了一阵喝彩的声音,南何被这声音吸引,将视线往边上移去,但因为坐的地方靠窗,离护栏那边还有些距离,所以她只能听见声音,什么都看不见。

    “末先生,今日要说什么啊?”楼下一道稚嫩含羞的声音响起。

    南何只听那声音,便知道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

    果不其然,在她刚想完,紧接着响起了一道微弱的声音,像是紧贴着那小姑娘耳边说的。

    “小姐,你矜持点儿!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

    “阿娘说了,喜欢就要表达出来,要不然那个人怎么可能会知道你的心意呢!”

    “可是那也不能……”

    “细柳,你若是再这样说,下次就不要和我一起来茶楼了!”

    细柳被自家小姐呵斥了一句,顿时面红耳赤了起来,原本就低下的头低的更低了。

    南何已经挪到了护栏边上,看着下面那一对主仆,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听说过魔君长离?”

    台上的末先生一开口就将茶楼里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那谁没有听说过啊!危害一方的大魔头呗!”

    “我之前听说这魔头可是厉害的很,当初那些修仙门派可是折损了好多人,才将他封印住!”

    “封印住了吗?我怎么听说是死了呢?”

    坐在最靠近台子的那几位兴致大起,眼看着讨论的越来越兴奋,那个最开始说话的小姑娘愤愤地站了起来,插着腰看着他们吼道:“你们闭嘴!先生只问你们有没有听过,所以你们只需要说听过还是没有听过就行了!”

    “呦!我当是谁啊!原来是曾老爷家的小千金啊!怎么?今日又来犯花痴来了?”

    在离那小姑娘不远的地方,一个样貌周正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大的公子,正一脸打趣的看着她。

    不用看脸就知道说话的人是谁,小姑娘吸了口气,一脸嫌弃的将视线转到了那公子身上:“雪寒夜,你怎么也在这里!?我要回家告诉你爹!”

    “曾千金!你敢!你要是跟我爹说了,我就跟你爹说你总是往茶楼跑,还不是

    为了听先生说书!!”

    眼看着两人剑拔弩张,马上就要打起来了,台上的末先生忙出声打断了他们。

    茶楼里很多人在看到没了乐子时,脸上都出现了不乐意的表情,便都将视线转到了末先生身上。

    其中有个人更甚,别人只是看着末先生而已,他是直接开了口。

    “末先生,你到底开不开始啊!我们都来了这么久了,你是想让我们给你讲吗?!”

    那人说话语气很不善,在加上凶神恶煞的表情,不说曾千金了,就连楼上的南何都皱起了眉头。

    好在末先生是个好脾气,闻言只是笑了笑:“那若是这样,我可就得将赚的银两给大人了。不过说起来大人才识过人,见多识广,应该根本不在意这一星半点儿银两吧!”

    那人自是粗人一个,第一次被人这样夸,虽然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但一时间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他抬手摸了摸头,嘿嘿笑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还是先生讲吧!”

    末先生将视线转到了一边站着的茶楼跑堂身上,眯着眼睛说道:“给这位大人上一壶最好的茶。”

    那人顿时急了起来,忙道:“不……不用……”

    跑堂的都是机灵的人,在他说完整句话之前,直接跑去拿了一壶茶来,放在了他面前的桌上,顺带着还给他倒了一杯:“大人,你的茶,请慢用。”

    众多视线都停在他身上,那人只能尴尬的笑道:“好……谢谢。”

    “好了,不耽误大家时间了,这次要说的就是关于那魔君长离的事。”

    “魔君长离?他有什么事值得先生说啊?”曾千金趴在桌上,一脸花痴的看着台上的末先生。

    经过方才的那个小插曲之后,南何对于这位末先生的好感就多了一分,她将东西移到了护栏边的桌上,坐在那儿趴在护栏上看着楼下,等着末先生开口。

    不知是感觉到了她的视线还是怎么着,末先生突然抬起了头,视线停留的地方刚好是她所在的地方。

    南何莫名其妙的回视着他,他却是对着她笑着点了下头。

    要知道楼下那些人的视线都在末先生身上,见他如此动作,便纷纷抬头看去。

    南何忙在他们看来之前趴到了桌上,顺带着还捂住了脸。

    “大家可能不知道,那位魔君大人其实是个有家室的人,他的夫人可是这世间最漂亮的女子。”

    南何脑海中突然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再加上末先生方才的那个点头和唇角的笑意,她不禁怀疑起来碧有槐的心上人就是那位魔君大人了!

    “有先生说的那么夸张吗?那位夫人可是美若天仙?可是倾国倾城?可是回眸一笑让世间所有人都为之倾倒?”

    末先生笑着摇了摇头:“夫

    人自不是天仙可以比的,在那位魔君大人心里,她的夫人谁都不能比!”

    “听先生这么说,那个大魔头一定很爱他的夫人吧!”

    “那是自然。”

    南何听末先生说了这么几句,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称呼魔君长离为魔君大人,称呼她的夫人为夫人,像是长离的手下一样。

    如此一想,南何便皱起了眉头,她现在很确定碧有槐的心上人就是魔君长离了。

    因为就在她想到这些时,碧有槐的手,不受她控制的紧握了起来。

    “碧姑姑,你在哪儿呢?”

    南何没有问她关于她猜到的这些事,她知道时机成熟时碧有槐会跟她说的,所以开口时问的便是这一句。

    这次碧有槐并没有回答她。

    “魔君大人第一次见夫人时,是在一个冬日,天上下着鹅毛大雪,地上落了厚厚的一层,夫人穿着一件红衣,出现在那片雪白之中,一点殷红瞬间闯入了魔君大人的眼中。”

    “夫人并不是一个寻常女子,魔君大人知道,同时也知道她出现的目的是什么,但他并没有在意,他将夫人留在魔域中,想方设法的逗夫人开心,满足夫人的所有要求。”

    “最开始夫人根本不为所动,她的目的是为了杀掉那个祸害人间的大魔头,还世间一个清明,所以在魔君大人一次重伤时,将长剑刺进了他的心口。”

    茶楼里的听客解释一阵唏嘘,他们都在感叹那女人的心狠,却是并没有听出末先生对于故事里两个人的称呼。

    南何抓了把瓜子,背靠护栏嗑了起来。

    光听他说的前面这些,看来那魔君长离对于碧有槐是真的挺不错的,但这不错并不代表他不是一时见色起意。

    狐族自古以来都有一副好皮囊,碧有槐的容貌更是一绝,这世间找不出几个不会因为她的容貌而着迷的男人,所以南何并不相信最开始的长离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对碧有槐好的。

    “夫人到底还是心软了,她的那把长剑最后刺入的地方,偏离了心脏,剑也只是一把普通的剑,像魔君大人那样的人,根本不会被伤到,说到底他还是为了让夫人开心,才心甘情愿被她刺伤的。”

    “什么嘛!”南何忍不住嘟囔了一声,她瞥了眼楼下台子上的末先生,道了声无趣,然后便不再听了。

    在她重新坐会原来的位置时,最开始那道冰冷的视线有一次落到了她身上。

    南何有些不耐烦,心道自己不就是没忍住笑了一声嘛,又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这小孩儿为何要一直盯着她不放。

    想着她就抬头看了过去,这一看之下,倒是愣住了。

    那不久之前还坐在那里的小孩儿,不知何时就不见了,明明方才她还清清楚楚的感受

    到了那道冰冷的眼神,若不是碧有槐的感知能力强悍,她怕是就要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了。

    将视线收回来时,她撇了撇嘴:“真是个奇怪的小孩儿!”

    碧有槐回来的时候,南何已经从她的身体中脱离了出来,她趴在桌上想着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的以后。

    魂魄进入身体的那一刻,南何感觉到她的气息,忙抬头看去。

    “身体找到了,不过有一点儿你得提前知道。”

    还没等她开口,碧有槐就先一步说了出来。

    “什么事?”她问了一句。

    “我将这鬼界都找了一遍,最后只找到两个和你魂魄比较契合的身体,一男一女,都是两个小孩子,其中那个男孩子今年只有五岁,他的身体和你的契合度更高,但八年后命里注定有一劫,不一定能渡的过去。”

    “你的魂魄要沾染上鬼界的气息大概需要十年的时间,若是藏在他体内,可能会有些危险,到时候若是他出了事,说不定会前功尽弃。”

    南何总觉得不仅这个男孩子有问题,那个女孩子可能也有点儿什么问题,所以便问道:“那那个女孩子呢?”

    “那个女孩子今年只有两岁,你能接受封印在一个两岁的孩子身体内,跟着她再长一遍吗?”

    “……”

    “我什么都不能做吗?是只能看着她长吗?”南何已经长过一遍了,所以根本没有要再长一遍,还是看着别人长一遍的想法。

    “因为你只是暂时藏在她的体内,她自己有属于自己的魂魄,你相当于一个客人,去了主人的家里,你觉得你可以在不属于自己的家里为所欲为吗?”

    “……”

    楼下的末先生依旧在说关于那魔君长离和他夫人的事,楼上的两人都没有听。

    南何是在考虑着接受这件事,而碧有槐则是再想别的。

    回了一趟晚江,她听到了一些传闻,那些传闻是关于聂灵汐的,也是关于现在的掌权者秋娘的。

    回来的时候因为急着给南何找身体,所以并没有多想,现在想来,却是觉得有些心烦。

    趁着南何这阵心平气和的,碧有槐试探性的开口说道:“阿何,我这次回晚江时,听到了一个传闻,是关于……”

    “碧姑姑,在我的魂魄进入那个小姑娘的体内时,你能不能施法让我陷入沉睡?”

    她是听到了碧有槐说的话的,但并没有要理会的意思,碧有槐也同样知道。

    于是她便顺着她的话问道:“可以是可以,不过这样一来,你就要与世隔绝十年了。到时候可就要重新适应鬼界的环境了。”

    “现在也不怎么熟悉。而且若是我不这样的话,还真有些怕那小姑娘的性子什么的,会影响到我。”

    南何说着笑了起来,她最害怕

    的事,就是有人潜移默化的改变她的性格了。原本小的时候,她的性子还是很开朗的,但在经过聂灵汐的事后,她变得沉闷了起来,又因为南木整日将心血花在她身上,她的性子有慢慢恢复了些。

    后来因为碧有槐的关系,她也会说笑,也会和南木打闹,原本往后的性子应该一直都保持那样的,但因为南木得离开,她又变了。

    所以,她是真的很害怕自己的性子会被别人影响到,然后跟着改变。

    碧有槐对此也没有再说什么,她点了点头,算是表示她知道了。

    距离她身上的真神气息散去还有一段时间,她揉了揉肚子,看着碧有槐笑道:“姑姑,我们去吃饭吧!”

    碧有槐应了一声,在招来跑堂的结账时,问她道:“你想吃什么?”

    南何想了想,跟着她往楼下走去,在走到门口时,开口道:“来的时候跟着姑姑吃了一碗酸辣面,那今日我们再去吃一碗吧!”

    说完最后一个字时,她还问了一句:“可以吗?”

    碧有槐笑道:“自然可以。为何要这样问?显得怪生分的!”

    南何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因为觉得已经麻烦姑姑很多了。”

    “在你决定要帮我和哥哥的那一刻,应该下定了很大的决心吧!虽然我不知道被发现了后,你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但我知道那惩罚一定很重,而且没有丝毫人性可言。”

    “碧姑姑,说起来我们无亲无故,你根本没有帮我们的那个必要,但你还是帮了,所以我很感谢你!非常非常感谢!”

    碧有槐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面上有些无奈之意:“傻孩子,说的什么话啊!什么叫无亲无故!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你和小木叫了我十几年的姑姑,也陪我了十几年,也许这十几年对于你们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但对于我来说,却是很大的一件事!”

    “你们的出现在我最为难过的时期给了我最大的帮助!让我开心快乐的渡了过来!你们将我当做最亲近的人,将我当做朋友,什么都会跟我说,单凭这一点,你觉得我有可能不帮你们吗?”

    南何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低着头任凭碧有槐揽着她往卖酸辣面的小摊走去。

    走了一段,还不见她开口,碧有槐便伸出手指在她眉心点了一下:“傻子!你若是觉得亏欠了我,那就好好活下去,以后补偿我吧!”

    南何这次终于是抬起了头来,一扫之前的模样,她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说了句:“好!一言为定!”

    碧有槐笑道:“一言为定。”

    在两人快要来到酸辣面的小摊时,碧有槐施法让她暂时显露出了身形,和她一起走过去,和上次一样要了两碗面,和几只卤过

    的鸡翅,鸡腿,然后坐在木桌边上,等着摊主将面做好端来。

    “今日都在茶楼里听到了些什么?”

    南何正在吃鸡翅,突然听见碧有槐问了这么一句。

    她将鸡翅暂时放下,看着她说道:“茶楼里的末先生讲了魔君长离和他夫人的故事。”

    “哦?他是怎么说的?”碧有槐面上的表情丝毫未变。

    南何原本不打算主动说这件事的,但既然现在是她先说起的,那就不是她自己要说的了。

    “碧姑姑,说起来有一件事,我挺好奇的!那茶楼里的末先生是认识姑姑吗?”

    “为何要这样问?”

    “因为他在我借用姑姑身体的时候,抬头看了姑姑一眼,还对着姑姑笑着点了点头。”

    见她唇角有一抹压制不住的笑意,碧有槐白了她一眼,嗔怒道:“死丫头!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聪明呢!”

    南何笑道:“因为以前有哥哥在。我们两个人中只有一个聪明就行了。”

    “你可真行!说话说的挺气人的!”

    “这是实话。”

    “所以更气人!”

    南何继续笑着,没有再说话。

    正逢此时,摊主做好了面,将面端了过来,她们便都没有再说话,各自抽了双筷子,低头吃了起来。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