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此后的几日,南何并没有回城主府,也没有继续待在碧有槐这里,她去了自己亲手为南木立下的衣冠冢所在的那片墓地。

    原本那里并不是一片墓地,但因为某一日,那里突然生出了地灵,那地灵可以保身死之人尸体不腐,所以就慢慢成了一片墓地,不过也就只有那些没了仙身的普通人会葬在这里。

    神仙就算是身死了,魂魄也有能力凝聚出一个新的身体来,所以根本不需要墓地,再加上对于他们来说,真正的死亡是魂飞烟灭,那时候都已经消散在这世间了,就更不需要墓地了。

    第一次来这个地方时,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

    那日是南木的生辰,她陪着他去食宣坊吃了一碗长寿面,又喝了甜汤,还在门口的肉串摊子上吃了烤肉。回家的时候,南木突然想到了小时候的事,非要背着她走,拗不过他,南何便妥协了。

    “妹妹,一眨眼你都已经这么大了,再过几年就可以嫁人了。”

    冷不丁听到这句话,南何翻了个白眼,将下巴放到他头顶,轻轻地一下接着一下点着:“嫁什么人啊!我才不要呢!”

    南木扭头看了她一眼,笑道:“不嫁人你想干嘛啊?当个老姑娘?”

    南何一脸嫌弃的抬手在他脸上拧了下:“你在哪儿听得这个词?还老姑娘!南木你都这么大了,不是还没有娶妻吗?怎么?想当老……”

    她停顿了会儿,皱着眉头想了想,试探性的问道:“老男人?”

    南木:“……”

    他的脸瞬间黑了下来,手一松,直接将她扔在了地上。

    南何:“……”

    等她从地上站起来后,两人都没有再开口。

    那片墓地正巧在他们回去的路上,在走到那里时,南木拉住了她的手腕,让她停了下来。

    “干什么!?”南何屁股还疼着,所以并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

    南木低下了头去,看着自己抓着她手腕的那只手,语气有些低沉:“南南,哥哥这辈子应该都不会娶妻了。”

    南何问他为何时,他却只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两人在那片墓地边上站了许久,宜人的风将他们包裹在其中,南何却没有觉得有多舒服,南木的话她很在意,很想知道原因,但他并没有想跟她说的意思,无奈之下,她只能不再询问。

    太阳完全消失时,南木扭头看了她一眼:“以后等哥哥走了,就带哥哥来这里吧!”

    “嗯?”她并没有听明白,“什么?”

    南木抬手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然后带她施法离开了那里。

    衣冠冢前的墓碑上只刻了两个字。

    南木。

    南何抬手摸上了那个木字,许久之后将额头贴了上去:“哥哥,我又来看你了。”

    泪水顺着眼角流淌而下,她没有去理会,任凭它们滴落在地上。

    “南衡失踪了,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那个女人疯了似的找寻着他的踪迹,在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原本以为这段时间,能过得好受一些,但……”

    “这里到处都是哥哥曾经存在过的痕迹,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会受不了的!”

    “哥,这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了,我要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碧有槐一手刀将她砍晕过去时,她体内的魔气也同时被压制,那些萦绕在她周身的慢慢散去,但她的样貌却是并没有再变回去。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那些魔气可以供她随意使用。

    “轰隆——”

    一掌之后,墓碑粉碎。

    南何离开的时候,将碧有槐之前送到她体内的仙气散了出来,遮盖住了她遗留下来的魔气。

    回去时,碧有槐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在院里等她。

    城主府那边已经乱了套,南衡失踪后,聂灵汐也跟着失踪了,南何一点儿都不想知道关于那里的消息,但碧有槐给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关于那里的。

    “公子离世,城主失踪,夫人跟着一起没了踪迹,现在就只剩你一个人了,按理说他们应该找你才对,但他们并没有,你知道为什么吗?”

    “……”南何面无表情的走到石桌边坐下,颇为自然的从面前的砂糖橘堆中拿起了一个。

    碧有槐看了眼她的手,继续着方才的话说道:“其实也不难猜,你心里是知道的对吧!”

    南何已经将橘子剥开,掰了一半给她,自己吃着另一半。

    还是没有开口。

    “真是的!”碧有槐白了她一眼,“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既然你不想开口,那就听我跟你说吧!”

    “橘子是你的。”

    南何开了口,但说的却是别的。

    碧有槐伸手将她手里的橘子拿了过来,然后塞进了她嘴里:“那你吃了我的,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得听我说话。”

    南何:“……”

    碧有槐笑着将桌上的橘子尽数推到了她面前。

    “城主府出现了新的掌事人。”

    “那个人你应该已经知道猜到是谁了。”

    南何面无表情的吃着自己的橘子。

    “秋娘。那个一直照顾着你的秋娘,就是新的掌事人。”

    碧有槐看着她,等着她的反应。

    察觉到她已经停下来很久了,南何将视线移到她脸上,含着一瓣儿橘子问道:“姑姑说完了?”

    问完之后,不等碧有槐开口,她又说道:“那我们这便走吧!”

    碧有槐:“……”

    丝毫都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南何站起身来,将她放在一旁的行李拿了起来,又往怀里装了几个橘子,然后现在她面前等着

    她施法。

    见她一点儿都没有对晚江的留恋,碧有槐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同样的站起了身来。

    “你真的决定好要离开了吗?”

    “嗯。决定好了。”

    “离开之后可就永远回不来了!”

    “姑姑施法吧!”

    从晚江离开的那一刻,南何是闭着眼的,她没有再去看晚江最后一眼,同样也没有回头。

    从一个世界去往另一个世界,对于碧有槐来说是很容易的,但对于南何却是难上加难。

    刚走进界门里,她就开始浑身疼,原本苍白的脸色变得惨败,唇上没有丝毫血色,那些原本被压制着的魔气也再次从她眉心散了出来,眼看着就要将她整个包裹起来时,碧有槐一掌拍在了她心口。

    “碧姑姑?”

    只来得及看了碧有槐一眼,她的那一掌让南何浑身的疼痛加剧,撕心裂肺。

    意识渐渐模糊,在彻底失去意识前,她看见碧有槐看向自己的眼神中,满满都是担忧之意。

    “轰隆——”

    界门之后的通道上空瞬间响起了雷鸣,碧有槐抬头看了一眼,不再浪费时间,快速伸手放在南何心口,将她的魂魄拉了出来。

    “阿何?阿何?你醒醒!醒醒!!”

    魂魄离体的那一刻,南何是有感觉的,所以在碧有槐喊她名字的瞬间,她就睁开了眼。

    无法形容眼前的一切,南何盯着地上躺着的自己,满脸惊恐。

    “别怕,你没有死,只是魂魄离体了而已。”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脚,顿时松了口气,脸色也缓和了些。

    “这是怎么回事啊?”她将视线落在了一旁的碧有槐脸上,但她此时的脸色却并不是很好。

    碧有槐瞥了眼上空已经显现出来的劫云,将南何的身体收进了储物袋中,然后看着南何的魂魄,正色道:“阿何,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眼下最重要的,是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

    “带着一个活人进入界门通道是要受雷刑的,现在劫云已经出现了,过不了多久天雷就会降下。我将你的魂魄和身体分离,暂时可以骗过守界人,让他们以为我带的是一具尸体,但并不能撑多长时间,毕竟在守界人之上还有上世的始神。”

    “所以,我们要赶紧离开。”

    虽然她说的话里有一些她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确实听明白了她想要表达的意思,忙走到她身边,跟着她往前走去。

    第一次违背始神的命令时,是遇见那个让她心动的人,第二次违背始神的命令,就是现在了。

    第一次时她被上世驱逐,始神罚她流转于各个世界之间十万年,才给她真正的自由之身,这一次她知道惩罚肯定会更重,但她依旧义无反顾的带南何走进了界门,并且用尽全

    力,施法带着她奔跑在通道中。

    “轰——轰隆——”

    雷声再次响起,南何想要抬头看去,被碧有槐按住了头。

    “不要看。劫云里有着始神的眼睛,你看了会被发现的。”

    南何当即低下了头,碧有槐的手重新抓住她的手腕,施法加快了速度。

    “碧姑姑,这个通道是只有像你这样的神仙才能通过吗?”

    南何知道碧有槐带着她很吃力,所以便想要知道有没有别的办法。

    “并不是。界门通道虽然是始神创造的,但那时他们只是普通的神而已,还不是世间最厉害的始神,所以这通道除了像我这样的仙使之外,真神也可以通过。”

    施法是用手施的,并不妨碍说话。

    虽然不知道南何为何会这样问,但她还是如实回答了。

    在听到她最后那句话时,南何眼中亮起了一抹光,她抬头看着她问道:“那如果我身上有真神的气息,可不可以暂时骗过始神,让我们从这里通过?”

    南何的眸子很亮,碧有槐一时愣住,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始神哪里是那么好骗的!”

    一句话浇灭了她刚燃起不久的希望,南何眼中的光暗了下去。

    “不过……”碧有槐再次开了口。

    南何期待的看着她问道:“不过什么?”

    碧有槐将术法撤去,暂时停了下来。

    “不过上世的那些老家伙们现在应该在睡觉,虽然神识在外,但也只是会看一眼而已。”

    “真的?姑姑的意思是我说的可以?”

    “嗯。可以。”碧有槐点了点头,但随即又皱起了眉头,“可以是可以,但你哪里有真神的气息啊?”

    南何笑了起来,在她的怀疑中,抬手将腰间腰封上系的那块血佩解了下来。

    要说南衡做的最对得起她的事,就是给了她这块血佩。

    盯着那血佩看了会儿,南何咬破手指将血滴了上去,霎时从她那些血佩的那只手开始,她的全身都被金光萦绕在其中。

    浓郁的仙气爆棚,从那些金光中散出,充斥了整个界门通道。

    “我也不知道着血佩中为何会有真仙的血,这是那个人给我的,那时我还小,并不知道原因。”

    南何看着碧有槐,在她问之前,先将这件事说了出来。

    碧有槐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什么,这下有了真仙的气息,她们就不用再急匆匆的赶往另一个界门了。

    两人往前走了一段之后,南何没有按耐住自己的心,她扭头看了眼碧有槐,低声叫了句:“碧姑姑。”

    碧有槐应了一声,她知道她是有话想说,便同往扭过头去,将视线停在了她脸上。

    之前她有跟她说过,要带她去的世界,是一个叫做鬼界的地方,那里和晚江不同

    ,那里的人生来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并没有仙身,要想成仙就只有修仙。

    但修仙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的,有的人生下来家庭条件不好,他们不能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只能留在家里赚钱养家。也有些人是因为天生体质不适合修仙,就算他们用尽一生的时光,修为也不会有多少。

    除了人之外,那里还有妖怪,又鬼,有魔,就像她之前做过的那个梦一样。

    而南何一直压在心里想要问的,便是关于魔的。

    “碧姑姑,我的体质不适合修仙,适合修魔对吧?”

    之前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因为错过了修炼最适合的时候,但自从上次发生那样的事后,她慢慢就不那样觉得了。

    相比于那些生不出多少的仙气来说,现在她体内的那些魔气让她更为觉得亲近。

    碧有槐没有丝毫隐瞒她的意思,在她的注视下,点了点头。

    她没有解释她体内魔气的原因,因为她直到,南何不会想听的。

    “那姑姑在带我去鬼界之后,我要修魔吗?”

    对于面前的路,南何一片迷茫,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走。

    碧有槐问她:“你想修魔吗?”

    南何摇了摇头,一脸迷茫:“我不知道。”

    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那时她以为南木一直都会在她身边,她可以安心的躲在他身后,永远不用考虑未来。

    现在南木离开了她,她就不得不自己面对了。

    但眼下,她对此并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想要变得强大起来,强大到可以自己保护自己,强大到可以保护身边的人,强大到不让他们离开自己。

    “阿何,到了鬼界之后,你还不能回到自己体内。”

    南何暂时没有去考虑那件事,她看着碧有槐,听着她继续往下面说。

    “对于鬼界而言你是一个外来者,一个根本不应该出现的人。仙使的任务是帮着上世的始神们,维持世间的平衡与清明,你的出现已经算是打破了平衡,会被其他仙使发现的。”

    “所以为今之计,只有将你的魂魄藏在鬼界其中一个人的体内,伴随着她在鬼界待上几年,等你的魂魄上沾染了鬼界的气息,就可以回到自己体内了。”

    “那我的身体要怎么办?”

    “鬼界有一个地方叫做鬼渊,那里是魔的地盘,你的身体藏在那里很安全。”

    虽然南何是完全相信碧有槐的,但此时见她耳尖可疑的红了起来,却是有些不解了。

    “碧姑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原本的模样应该不是这样的吧!”

    “……”碧有槐闻言怔了下,显然没有想到她会说这个。

    但都到了这个时候,她觉得已经没有要瞒她的必要了,指尖在南何脸上点了一下

    ,笑道:“你猜的可真准啊!”

    闻言南何笑了起来,她避开了碧有槐的手,接着问道:“姑姑方才说要将我的身体藏在鬼渊,那鬼渊之中是不是有对姑姑很重要的人?”

    如果说方才碧有槐只是怔了下,这次她便是完全愣住了。

    见她此时脸上的模样,南何便知道自己又说对了。

    “除此之外,我好像还隐隐约约知道了,你为何会出现在晚江。”

    碧有槐以前跟她说过关于仙使的事,从她的话中,她知道每个仙使都有特定的自己需要管辖的世界,那些世界最多不超过三个,但据她所知,碧有槐去过的世界,已经不下十个了。

    “那个对姑姑很重要的人是姑姑的心上人吧!姑姑是神仙,那人是魔,在除了晚江以外的地方,都有门当户对这一说吧!那个什么叫做上世的地方,里面的什么神一定不会同意姑姑和那人相爱,所以姑姑会受到惩罚吧!”

    “会出现在晚江,就是在受罚吧!”

    南何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肯定的语气,丝毫都没有要问她的意思。

    碧有槐已经回过了神来,在惊讶于她异于常人的神智的同时,问道:“你就这般肯定?”

    南何笑了笑:“起初是不太肯定的,但就在姑姑问出这句话时,我就肯定了。”

    碧有槐脸上顿时出现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她将南何上下打量了一遍,随后无奈的说道:“恭喜你!全都说对了!”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