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从碧有槐的小院离开时,南何激动的浑身发抖,弯起的唇角怎么压也压不下去。

    回去之后,她依旧兴奋了很久,但为了不让别人看出来,不管心里如何,面上都保持着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像是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似得。

    施法给南木传了音,问了他什么时候回来,然后她就躺在院里一边乘凉,一边等着南木的回复。

    她会的术法并不多,因为错过了最好的修炼时机,她体内只有一点儿供她施法的仙气,所以南木只教了她一些简单的术法,其中就包括传音。

    到了晚饭的时间,南木还是没有给她回复。

    “小主子,吃饭了。”

    她正想着南木是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回复她,身后突然响起一道沉闷的声音。

    这小院里伺候她的人很多,其中与她最亲近的就是这声音的主人了。

    “秋娘,南木都出去好几日了,怎么还不回来呢?”

    秋娘并不是一个半老的妇人,而是一个貌美的年轻姑娘,她在南何很小的时候就伺候她了,所以南何对她很是信任,什么话都跟她说。

    因为小时候喉咙受过伤的缘故,秋娘的声音听起来总是闷闷的,所以她并不怎么喜欢说话,但只要南何问她,她都会回答。

    “公子要独立出去了,对于自己以后要生活的地方自然是得认真挑选。晚江大大小小的仙域有上百个,挑选起来会废些时间。小主子不用担心,公子忙完了,很快就会回来的。”

    南何听见她这话后撇了撇嘴,心道不就是一个幌子嘛,用得着选这么长时间嘛!

    虽然心里这样想了,但她知道,那不仅仅只是一个幌子,还是确保他们能顺利离开的一大关键,她只是太长时间没见南木,有些想他罢了。

    “我才没有担心他呢!”她站起身来,往秋娘所在的地方走去。

    秋娘闻言笑了笑,打趣她道:“不是担心,那小主子莫不是想公子了?”

    以往她说这个时,南何都会毫不犹豫的否认掉,但这次她却并没有,她点了点头,挤出来了一个笑脸,朝她嘟囔了句:“是有些想他了。”

    “什么?”秋娘一度认为是自己耳朵不好使听错了。

    南何已经走到她面前,但却没有停下,依旧往前面走着,去往吃饭的地方。

    秋娘跟在她身后,见她没有回答,以为她不会再说了,谁承想还没走几步,南何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这次格外清晰。

    她一字一句的说道:“嗯。是有些想他了。”

    吃过晚饭后,她原本是想继续去院里等着的,但由于吃的太饱了,便有些犯困,强撑着睡意在院里溜达了几圈后,忍不住回房直接躺在了床上。

    睡意还未散去,躺到床上没多久,她就睡着了。

    当晚南何做了一个梦。

    她梦到碧有槐带着她和南木去了另一个世界,那里和晚江不同,除了人类之外,还有妖,有鬼,也有魔。

    碧有槐在那里给他们买了一处小院,让他们安安心心的住下,从此天蓝水清,日子安宁。

    醒来时,天还没亮,南何睁着眼躺在床上回想着她做的梦,心里对于离开的期待更是大了。

    “秋娘。”

    虽然很想再在床上躺一会儿,但她更想将自己收拾干净后,坐在院里等南木回来。

    秋娘的房间在她隔壁,她的修为很好,耳力同样惊人,有时她特别小声的说一句话,她都能听到。

    以往叫了她之后,用不了不久她就会敲门出现,这次却是并没有。

    心中生疑,南何又喊了一声:“秋娘?”

    “……”

    然后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等到秋娘来敲门。

    怎么回事?她皱起了眉头,掀开被子,坐起身来穿好鞋,往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时,她停了下来,施法在耳垂上点了一下,然后贴着门缝,听着外面的声音。

    “呼——呼——”

    除了风声之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正当她打算开门时,突然愣住了。

    自古以来,夜半之后到天亮之前的这段时间里,晚江都不会起风,但方才她却是听到了风声,而且那声音还很近,近的就像是就在门口一样。

    晚江每家每户的房门上都有阵法,那阵法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只要不是屋里的人开了门,不管是什么东西,修为有多厉害,都进不来。

    南何的心快速跳动了起来,还好方才反应的及时,没有将门打开,却是她再晚反应一会儿,怕是现在已经不会这样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了。

    她耳朵上的术法已经散去,但门外的风声她却还是能听得到。

    那声音最初很平缓,慢慢的就变得急促了起来,像是一直发怒的野兽在吼叫一样,瘆人的很。

    南何往后退了一步,她记得自己以前好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这样的声音,好像是谁的佩剑出鞘后发出的声音。

    大脑飞速运转,南何皱紧了眉头。

    在哪儿?到底是在哪儿听过?那是谁的佩剑?谁的……

    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的瞳孔瞬间放大,看向门口的眼神也变得害怕了起来。

    聂灵汐!

    那是聂灵汐的佩剑!整个晚江中,只有她的剑出鞘后还会有声音!

    南何一脸见鬼的表情,她想要再往后退些,但腿却是软了,别说后退了,就连抬脚都抬不起来。

    “秋娘!秋娘!”慌乱之中,她传音给了秋娘,希望秋娘能出现,就算她的修为没有聂灵汐高,但好歹可以和她一起面对,而不是只有她一个人。

    希望

    只是希望,等了许久,还是什么都没有等到。

    门外的风声已经加剧到震耳欲聋的程度了,就算是知道聂灵汐进不来,但此时的她也不敢在门口多待,腿上突然有了力气,南何快速转身,跑回了床上,然后抓起被子,将自己紧紧裹了进去。

    “南南,哥哥今日已经选好了仙域,等你吃了早饭,我差不多就能到家了!”

    恰逢此时,南木的声音传进了她耳中。

    南何只觉得乌云遍布的天突然出现了一丝阳光,她忙施法连上了和南木传音的媒介。

    “哥……哥哥?”试探性的喊了一句。

    她的修为不高,体内能生出的仙气也不足以让她传很久音,因为从来都没有试过这样直接通话的方式,一时间她有些不确定。

    “嗯。怎么了?突然叫我哥哥,是又打什么坏主意了吗?”南木的包含笑意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听见他的声音,南何鼻头发软,强忍着眼泪,声音哽咽:“哥哥,你……你快回来!那个女人……聂……聂灵汐来找我了!她要杀我!她要杀我啊!”

    她浑身颤抖,将自己缩成了一团,眼角突然疼了起来,然后是脖子,接着肩膀,最后心口。

    “南南别怕!哥哥马上回去!你现在在哪儿?在房间吗?”南木语气变得急促了起来。

    “在。我在房间。”勉强应了一声,体内的仙气飞快消散,眼看着就要到弹尽粮绝的时候了。

    “好好待着,别开门!我马上回去!我马上回去!”

    伴随着他的声音而来的,还有呼啸的风声,想到他此时应该正匆忙的施法回来,南何松了口气。

    心还没有放下多久,突然有想到了什么,她忙慌张的说道:“不不不!我没事!你别回来!你别回来!我只要躲在房间里不出来,她就没有办法伤害到我,时间一长,那些看守她的人就会发现她,然后将她带走!你别回来了!别回来!”

    南木的修为在晚江还算上成,但到了聂灵汐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原本聂灵汐就恨他们,等不到她出来,正好南木赶到,根本不用想她接下来会做什么。

    南何想要阻止他回来,她宁愿自己受伤都不愿意让南木受伤,殊不知南木也是同样的想法。

    “好好待着,等我回来。”

    南木的声音响起,只说了些八个字。

    “别回来!南木你给我待在那里!不许回来!!”

    南何想要继续阻止他,但此时仙气已经用到了极限,那个连接着南木媒介的联系突然断裂,任凭她再怎么喊,南木都听不见了。

    门外的风声依旧存在,南何从被子里露出一双眼睛,偷偷往门口看了一眼。

    这一看之下,她顿时哆嗦了起来,身子也忍不住快速后退,直到

    后背贴上墙,她才停了下来。

    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只见那原本什么都没有的房门上突然出现了很多血手印,那些血手印组在一起,像极了一个身影。

    防止自己一时没忍住发出尖叫声来,她紧紧地捂住嘴,不让一丝声音传出。

    时间一点儿点儿过去,门上的血手印就越来许多,空气中更是出现了血腥味,那味道浓郁的很,其中还夹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槐花香味。

    那香味让她更加确认了,门外站着的人,就是聂灵汐。

    “南南,你好好在屋里待着,不要害怕,哥哥这就回去了!”

    南木的声音有一次在她耳边响起,但她却只能听听,根本不能回答。

    她一点儿都不想让南木回来,但却是阻止不了,只能将自己裹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的风声突然小了起来,南何从床上走了下来,想要走过去看上一眼,但却只走了一步,便听到了一声更为让她胆怯的声音。

    “砰——”门板被撞响,发出响亮的声音。

    南何愣在原地,一脸惊恐的看着门口。

    “砰——砰——”

    “砰——”

    “……”

    声音不断响起,一声比一声大,门板上的阵法亮起的光,也渐渐暗了下来,眼看着就要散去。

    “南南别怕!哥哥回来了!哥哥回来了!”

    南木的声音响起的同时,门上的阵法彻底暗了下去。

    南何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那些害怕之意,竟然突然散去了,剩下的只有紧张,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

    她甚至都已经做好了那人破门而入的准备,但自那阵法没了之后,外面却是安静了下来。

    南木回来的时候,聂灵汐已经不见了,院子里是横七竖八的尸体,他们身下的血流淌到一起,铺满了整个院子。

    只看了一眼,他就连忙跑到了南何门前,见那门上的阵法没有了,心里更是担心了。

    “砰——”房门被人用力推开。

    在看见南木的一瞬间,南何的眼眶瞬间红了。

    “南南别怕,哥哥回来了!哥哥回来了!”南木快步走过去将浑身发抖的南何抱进了怀里,一手揉着她的头发轻声安慰着她,一手在她背上轻轻拍着。

    南何的神经一直紧绷着,随着他的手一下一下在她背上拍着,她慢慢地放松了下来。

    眼泪在眼眶中一直打转,最终却是没有落下来。

    “好了!不怕了!不怕了!”

    “嗯。”

    门开了之后,外面的血腥味更是浓郁了,南何的视线穿过他的肩膀,看向了门外。

    此时天边已经亮了起来,外面隐隐约约可以看清了,但却并不是很清楚。

    “秋娘……在外面吗?”

    南木在听到她这

    句话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南何却是又问了一遍:“院子里的那些人里,有秋娘吗?”

    此时的她已经停止了颤抖,南木便松开了她:“没有。”

    那些人里不仅没有秋娘,就连那些秋娘带出来伺候南何的人都没有,死的那些全部都是南衡派来的眼线。

    “南南,我先带你去有槐姑姑那里吧!”

    虽然不知道聂灵汐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但她十有八九还是想要对付他们,这次她能悄无声息的来,下次也一样能来,所以为今之计,只有让南何先躲起来,免得受到伤害。

    “那你呢?”南何盯着他的眼问道。

    南木在说完那句话的时候,已经在拉着她往门口走了,趁着天还没彻底亮,南何还看不清外面的情景,他要快些带她出去。

    “我要去找父亲一趟,给他说移居仙域的事,我们要尽快离开!”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出了房门。

    “啪嗒——”

    一脚踩进那些血泊中,南何只听那声音,就能感觉的到,此时她的小院里是怎样一副情景。

    “呼——呼——”

    一声细小的风声突然在她耳边响起,南何猛的停了下来,几乎是在同时,南木回过身来,将她抱进了怀里。

    “想跑啊!你们能跑到哪里啊!你们就不应该活在这世上!去死吧!去死吧!”

    聂灵汐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南何被南木紧紧抱在怀里,等她反应过来时,耳边响起了一声长剑刺入皮肉的声音。

    “唔……”南木闷哼了一声。

    “哐当——”长剑落地。

    聂灵汐发疯似得尖叫了起来:“你怎么不躲!?你为何不躲!?明明可以躲过去的!你为何不躲!?为何不躲!?”

    南木挡在南何面前是出自本能反应,他比南何要早一步听到长剑的风声,原本是想带着南何躲过去的,但那声音已经逼近,眼看着就要冲着南何而去,于是他便挡了上去。

    南木的手紧紧扣着南何的后脑,让她的脸埋在自己肩膀上,所以南何根本看不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哥?”她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看不清并不代表听不见。

    南木的身子已经颤抖了起来,南何挣扎着想要脱离他的怀抱,但却根本不能。

    “哥,你松开让我看看你!你松开让我看看你啊!”声音带着哭腔。

    南木并没有松手的意思,犹如他方才赶回来时的那般,另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语气温柔却坚定:“南南别怕,有哥哥在,哥哥保护你!”

    聂灵汐的长剑是一把魔器,威力强大,只要被刺到一点儿,那人的修为就会慢慢消散,最后魂飞魄散。

    这件事南木知道,南何也同样知道,尽管如此,他还是不想让南何看

    到他离开的模样。

    可随着修为散去,他就已经站不住了。

    “哥!!!”

    身上的禁锢突然消失,还没等南何反应过来,南木就笔直的往地上倒入。

    她忙跪在地上,接住了他,将他抱进了怀里:“谁让你挡在我面前的!?谁让你护着我的!?我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保护自己!那把剑原本就是冲着我来的,谁让你替我挡的!?”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紧接着一颗掉落在南木脸上,他想要抬手却是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就连话都说不了。

    “傻妹妹,我是哥哥,在哥哥眼里不管什么时候你都还是个孩子,哥哥不护你谁护你啊!”南木在心里想道。

    眼皮越来越重,重的南木想要闭上眼,他知道这是极限到了。

    正当他要闭上眼时,一只手突然落下,将他的眼皮撑了起来。

    “不许睡!你不许睡!我们去找碧姑姑,去找碧姑姑,她一定会有办法的!对!她一定会有办法的!”

    说着她就要拉着南木起身,但南木的身体已经接近透明,根本碰不到了。

    南何眼神慌乱,她的手从南木脸上穿过,怀里的温暖也在一点点儿消失。

    “不!回来!你回来!!”

    南木的身体在她的喊声中,彻底消散,只留下星星光点儿,向四周散去。

    南何站起身来伸手去抓:“不许走!你给我回来!南木!南木!!”

    直到那光点儿尽数散去,她都没能抓到丝毫。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