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自从南木离世后,碧有槐带着她来到这个世界,她就觉得这世间不会有什么人或者事能让她满怀期待了。但后来事实证明,因为她的心还在跳动,那期待还是会存在的,例如她七年前期待了能再次和帝何相遇,又例如此时期待着老鼠精怀里的东西。

    随着那只老鼠精将怀里的东西一点儿点儿掏出,他的身体周围就开始凝聚出了层层魔气。

    在看到那些魔气时,躲在万年青后的两个人,脸上却是出现了相反的表情。

    南何是两眼放光,满脸兴奋,帝何则是眉头紧皱,一脸忧愁。

    因为隐身术的缘故,那老鼠精根本没有感觉到他们两个的存在,自然也不会有什么顾忌,随着双手将怀里的东西拿出,只见他笑的越发奸诈。

    “帝何,我跟你商量个事呗!”在那东西快要显露出真身之际,南何压低声音凑到帝何耳边说道。

    帝何闻言将视线从老鼠精身上移开,停在了她一脸讨好之意的脸上,心中顿时觉得她接下来说的不会是什么吃力讨好的事,于是便重新将视线移走,根本没有要理会她的意思。

    见他如此,南何咬了咬牙,皱着眉头说道:“我想让你帮我个忙,你若是帮了,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帝何对于她说的感了兴趣,但面上依旧云淡风轻,他回过头来,看着她笑道:“虽然你说的这个交换条件很不错,但我好像没有什么想知道的了。”

    你是故意的!你一定是故意的!!

    南何眯了眯眼,心里顿时一团怒火升起,但因为此时有求于人的是她,那怒火便被强行压了下去:“你之前不是想知道我为何会来到鬼界,还有为何会叫你小公子吗?只要你帮我,我就一五一十的告诉你,绝不隐瞒!”

    她挑了下右边的眉毛,唇角含笑的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很划算?”

    原本她不提小公子这三个字还好,这一提之下,帝何原本心里那抹感兴趣之意彻底没有了。

    见他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南何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但为时已晚,那老鼠精已经将怀里的东西,彻底拿了出来。

    与此同时,南何体内的魔气瞬间脱体而出,与老鼠精周围的魔气混合在一起,然后一点儿点儿涌进他手里的那个东西里面。

    因为魔气的缘故,根本看不清楚拿东西的原型,但南何却是一眼就知道那是什么了。

    老鼠精的修为不高,根本驾驭不了那样的东西,魔气缠绕在他手腕上,吸取着他的修为,但他却还是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

    南何其实完全可以等到老鼠精的修为被吸收完之后再出来,但她担心那东西此时神智不清,会错认老鼠精为主,便狠了狠心,看向帝何最后问了次:“你真

    的不帮我吗?”

    帝何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拿东西吸引了过去,根本没有听到她说的话。

    时间紧急,她也根本没有等下去,抬手咬破了食指,在眉心的黑印上点了一下,随后直接起身跑了出去。

    “南何,你干什么!回来!”帝何在她站起来的瞬间喊出了声来,他猛的抬手想要拉住她的手腕,却是晚了一步,就连她的衣袖都没有碰到。

    在她从万年青后出来时,帝何施下的隐身术就没了作用,身影显现出来,那正与魔气对抗的老鼠精顿时将视线转了过来。

    “你是谁!?”原本除了他之外空无一人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还是在这紧要的关头,怎么都让他提防的很。

    在看清她的样貌以及穿着时,老鼠精的戒备心瞬间消失不见了,他已经恢复了人形的模样,一脸嘲笑的看着她:“原来是一个人类邪修啊!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人来了,害我白担心一场!小姑娘,长到这么大,还没见过这样的阵仗吧!”

    南何一脸漠然的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等着那些还没有进入他手里那东西中的魔气往她这边涌来。

    但她此时的表情,到了老鼠精的眼里就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

    因为眉心黑印的缘故,她脸色看起来比平常人要白上很多,所以那老鼠精便以为她是被吓得白了脸:“小姑娘,趁我现在还没有生气,快些离开这里吧!”

    南何勾起唇角笑了笑,看着他反问道:“那我要是不离开呢?你能拿我怎么样啊?”

    老鼠精眯了眯眼,眼中精光一闪而过:“个头不大,胆子倒是不小!狂妄自大的小姑娘,正好我需要一个……”

    在他说到这里时,南何已经没有了听下去的意思,就在此时,她感觉到了帝何的气息。

    心中顿时一喜,想着他肯定是走了过来,于是底气便更足了。

    “好!我答应你!你要我怎么帮你?”帝何在她耳边咬牙启齿的开了口。

    因为依旧施着隐身术的缘故,所以那老鼠精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一会儿帮我拦住那只老鼠精就行了!”南何往后看了眼,笑着说道。

    帝何闻言皱紧了眉头,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之意:“你要做什么?”

    但南何却并没有要回答他的意思,她只笑了笑,然后重新回过了头去。

    那老鼠精在听到她方才的那句话时,看向她时的脸色就已经很不善了,此时更是面目狰狞,横眉怒视着她。

    “你在跟谁说话!?”他厉声喊了一句。

    南何面上笑意更深,在那魔气涌进她眉心的那一刻,一边往前走去,一边说道:“不属于你的东西,再努力都拿不到!放弃吧!留着你的修为好好修

    炼,百年之后说不定还会有一番作为呢!”

    瞬间反应过来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原本就用尽了全力捏着拿东西的手,此时更是又咬牙捏紧了些:“你要做什么?!停下来!不要以为我此时奈何不了你!你给我站住!站住!!”

    南何哪里会听他的话就此站住,她脚下步子丝毫没有放慢,甚至还加快了些。

    在离他只剩下一步之遥时,她道:“你现在就是奈何不了我!”

    然后她停顿了下,有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若是你现在松手,我便饶你一命,否则,你就等着祭它吧!”

    在她说完这句话之后,那些原本都已经涌进那东西中的魔气重新散了出来,然后往她眉心涌来。

    已经只剩下最后一步了,那老鼠精怎么可能会放弃,眼看着到嘴的肥肉没了,他眼中一抹红光闪过,下一刻松了一只手,指尖聚起术法,往她身上招呼而来。

    还没等她周身的魔气萦绕上来,腰间一紧,下一瞬她便被带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一招落空,那老鼠精勃然大怒,将维持人形的修为撤出,显现出的尾巴将拿东西紧紧卷住,然后腾出了手来目光狠厉的看着南何。

    “南何,你到底要做什么?!”帝何停了下来,视线紧紧盯着那只老鼠精,以免他会突然发难。

    “我要做什么现在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南何挣开他的手,笑了起来,“帮我困住他,谢了!”

    她现在的语气根本不是他之前认识的南何会说出来的,但此时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因为在说出那句话之后,南何就已经脱离了他的保护范围,径直往那只老鼠精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南何!”帝何朝她的背影吼了一声。

    真是疯了!居然会想着从一只修行了千年的老鼠精手里抢东西!活的不耐烦了吗?!

    虽然心里这样想着,但他还是在南何走过去的同一时间施法赶了上去,在那老鼠精再次出手时,挡在了她面前。

    “原来如此啊!这里还有一个人!”在他挡下那一个杀招之际,老鼠精就看透了他的存在。

    老鼠修成精容易,但从精修炼成妖却是很难,所以眼前的这只尽管已经修炼了一千年,但却还只是一只鼠精。

    对于千年的妖怪帝何可能会有些忌惮,但对于他来说,却是没有。

    那老鼠精只以为他是一个和南何一样的如同邪修,所以并没有多在意他,只将注意力更多的移到了一旁站着的南何身上。

    在他看来,这个小姑娘要更难对付的多!

    见他的注意力转到了南何身上,帝何皱了皱眉头,将那隐身术撤去,直接开口道:“尽快将注意力从她身上转过来吧!毕竟你的对手……是我!”

    听见他开口,老鼠精倒是瞥了他一眼,但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他勾起唇角,嘲讽的笑了起来:“你……根本不值一提!”

    说完这话,他直接将体内的修为全部调动了起来,掌心聚集起强大的灵力,化作杀招,猛的朝帝何打去。

    看着那灵力越来越接近帝何,他笑的更是开怀:“受死吧!”

    “砰——”

    巨响在三人之间响起,地上的尘土随之而起,遮住了那老鼠精的视线。

    “真弱啊!”那老鼠精以为已经将帝何给消灭了,便笑着将视线转到了南何身上,“小姑娘,接下来该轮到你了!”

    南何周身已经萦绕了一层魔气,那些原本从她体内涌出的魔气也都回来了,甚至还将那东西身上带的也带了回去,所以她此时完全可以对付他,但眼下却是根本不需要她出手。

    见她面不改色,那老鼠精心生怀疑,动作停顿了下,皱着眉头看着她问道:“你为何不躲?你就不怕吗?”

    说实话,因为她周身那魔气的缘故,他对于她也是有所忌惮的,但尽管心里如此,面上却是丝毫都没有表现出来,要不然今日他可就真的要折在这里了!

    南何见他停了下来,便瞥了眼他身后,然后一边往他所在的地方走去,一边笑道:“放弃吧!你知道你赢不了的!乖乖把它交出来,我就让你身后的那位放你一条生路!如何?”

    身后的那位?什么身后的那位?他瞬间慌了起来:“你在胡说些什么?!乖乖受死吧!”

    “既然你已经做出了这样的选择,那就不要怪我们心狠了!”

    话落,她往旁边躲了些,下一瞬,一把长剑直接穿透了那老鼠精的右肩。

    惨叫声顿时响起,她揉了揉耳朵,看着帝何从尘土中走了出来。

    “你……你没死!”见他的身影重新出现,那老鼠精顿时睁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看着他。

    其实在南何说出那句话时,他就已经知道帝何没事了,但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狼狈,他只有装作自己不知道,好营造出一种他是被偷袭的感觉。

    帝何却是丝毫都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他走到南何面前,一脸怒意:“你完了南何!”

    南何抬手在他肩膀上拍了几下,笑道:“放心,等我将它拿到手,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听见她这话,他脸上的怒意却是丝毫未减,见她已经从他身边走过,便转过身来,将视线冷冷的落在那边的老鼠精身上。

    长剑上施下了定身术,所以此时的他除了能说话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南何已经走到了他面前,瞥了眼他尾巴卷着的那满是魔气的东西,伸手在它上面的虚空之处点了一下:“好久不见啊!老朋友!”

    那老鼠精见到她走过来,如临大敌的将眼球硬生生转了过去:“你干嘛?你要干嘛!?”

    南何好笑的看了他一眼:“我还能干嘛啊?小老鼠,早就跟你说了,不是你的东西强求不得,你怎么就是这么不听话呢!”

    在说完这句话后,她直接伸手拂去了那东西身上萦绕的魔气:“原本我是打算放过你的,但你没有乖乖听话,在加上和老朋友重新见面的缘故,总是要送他些礼物的,所以……”

    她弯下了些身子,将脸往他面前凑了些:“你去祭了他如何?”

    那老鼠精这下完全慌了,他眼中尽是惊恐:“姑奶奶!求求你放过我吧!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放过我吧!这东西你拿去,你尽管拿去!”

    见他瞬间怂了,南何心情格外舒畅,自从在看清这东西是什么的那一刻开始,她就不打算再装下去了,毕竟要是还像之前那样,她的这个老朋友,可能就不会再认她了。

    魔气散去,老鼠精尾巴卷着的东西慢慢显现了出来。

    南何的身影将那东西完全遮住了,所以帝何根本看不清是什么,他心里的怒意更甚,见南何还丝毫没有要走过来的意思,他便快步走了过去。

    感受到帝何的气息越来越近,南何将那东西从老鼠精的尾巴里拿了出来,然后转身等着他走近。

    那老鼠精还在她身后小声说道:“姑奶奶,既然东西你都已经拿到了,那就放了我吧!求求你了!”

    在拿到那东西的瞬间,澎湃的魔气涌进体内,那之前被封印的修为蠢蠢欲动,颇有一种要冲破封印的感觉,但因为她现在用的不是自己的身体,便又将那封印给加固了一遍。

    做完这个后,帝何已经走到了她面前,所以她根本没有去理会那老鼠精,而是将手里的东西拿起,在帝何眼前晃了晃:“诺,这就是我想要的东西。”

    帝何将视线下移,落在了她手里的东西身上,顿时那怒意降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满面疑惑:“这什么啊?一面……旗子?”

    南何的手里拿着一面只有手掌大小的旗子,上面什么东西都没有,一眼看去就是那种街上卖的,最普通不过的旗子。

    听见他这话,南何心中生疑,惊讶的问道:“你师父没有跟你说过吗?”

    帝何不解的看着她:“什么?说过什么?”

    这下她相信帝何是真的不知道了,她回头看了一眼那只老鼠精,现在并没有要跟他解释的意思:“这是等下我们再说,现在先说说这只老鼠精的事吧!”

    南何见到那青衫道长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

    在这一个时辰里,她将那面旗子炼化进了魂魄里,然后问了他很多关于旗子的事。

    “姑奶奶,我真的是在林

    子深处里的一个山洞里找到它的,我也不知道这究竟这个什么东西,只知道得到了它,我就能变得更厉害!你放了我吧!除了这些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说的话还有待考究。”她回头看了眼帝何,问他,“你有收妖的东西吗?先将他收了吧!”

    “嗯。好。”帝何应了一声,按她所说,将那只老鼠精给收了起来。

    在往帝何之前见到那青衫道人的地方走去时,帝何还是没忍住,将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那面旗子到底是什么东西?”

    南何看了他一眼,语气已经再次恢复成了和他相处时的那种:“如你所见,它就是一面旗子,不过并不是一面普通的旗子。”

    “……”帝何一眼漠然的看着她。

    他自然是知道那不是一面普通的旗子,要不然怎么可能会问她!

    见他明显是对自己的话感到无语了,南何笑了笑,然后一本正经的问了句:“帝何,你有没有听说过术魂旗?”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