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冬日的天气在白日里开始慢慢变暖,走在街道上,风也变得温和了起来,没有了夜间的冷冽。

    自从在茶摊上听到那人说的话之后,她就一直保持着不骄不躁的状态。

    见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帝何忍不住停了下来,回过头来看着她问道:“他们刚才说的那青衫道人,你是不是认得?”

    她是从听了那些人说的话之后才变成这样的,所以肯定和他们口中的那青衫道人有关,想到这里,帝何便也就问了出来。

    南何脸上的笑意丝毫未减,就那样让他盯着自己看了许久,然后她才点了点头:“嗯。认识。”

    她之前和岚鹤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总觉得他的行为动作以及说话的语气很熟悉,那时她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到熟悉在哪里,现在想来他和归云倒是挺相像的。

    只不过因为她和归云并不熟识,便没有多想,只安慰自己说世间相似的人很多,没有什么奇怪的,殊不知直到最后,她才知道这世间其实并没有那么多想象的人。

    “帝何,你知道青山派吧?”从回想中脱离出来之后,南何抬头看着他的脸问道。

    “知道是知道,但只限于表面,派中的人或者事就不知道了。”帝何如实答了一句,原本并不觉得她问的问题有什么奇怪的,但在见她听到自己这话的那瞬间,眼中闪过了一丝失落的意思,他就不那样觉得了,“怎么了?你问这个干嘛?”

    方才他们是在说青衫道人的事,怎么就突然扯到了青山派,难不成那道人是青山派的?

    帝何心下疑问,正欲再问一句,南何就先他一步开了口。

    “没什么。原本是想向你打听个人,但既然你不了解青山派中的人和事,那就不问了。”

    她这话让帝何心里的疑惑得到了答案,见她脸上已经没有了笑意,他便问道:“怎么了?你不是认识他吗?怎么还问这些问题?难不成你是怀疑……”

    南何再次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也不是怀疑,只是有些不相信。他出现的时间都太过巧妙了,很难让人相信他的身份。”

    帝何好笑的嘟囔了句:“你这不还是怀疑他吗?”

    南何闻言也笑了起来,有些无奈的说道:“他这人很难不让人怀疑。我们认识是认识,但也只限于见过两次面而已,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真正的名字是什么。”

    说起来,她其实只能算是见过一次。

    那时江离还没有娶薄雅若,这副身体还是属于薄言禾,他给了她一颗长生丹。第二次见面,才是她见的,他那时又帮她解决了她制造出来的烂摊子,让她彻底摆脱了薄吕府。

    两次见面,都是在帮她,但却是都没有告诉过她,他真正的名字是什么。

    做好

    事不留名吗?这她可不怎么相信!

    “麻烦借过一下!”

    正想的出神,身后突然想起一个稚嫩的声音。

    帝何拉了她一下,她忙回过了神来。

    “怎么回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问了帝何一句。

    帝何并没有回答她,而是指了指她身后。

    一头雾水的回过头去,在看清身后刚才跟她说话的是什么后,她当即抓紧了帝何的胳膊。

    “什……什么东西啊!帝何,你你你……你打我一下,看看我是不是眼花了!”

    帝何显然没想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忍不住笑出了声来:“怎么?你不是不怕这东西吗?之前还说的信誓旦旦,如今怎么连看都不敢看一眼了?”

    南何强忍着没有双眼紧闭,但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帝何身后,丝毫都没有要回过头去,再看一眼的意思。

    “我……我有说过这样的话吗?”听见自己被调侃了,依旧嘴硬着不承认。

    她之前是真的说过不怕的话,但现在也是真的害怕,毕竟在那之前,她还并没有真正见过这种东西。

    鬼是魂魄生长而成的东西,魂魄不具有杀伤力,从身体里脱出的那刻,会老老实实的跟着鬼差走,但鬼却不会。

    他们因为生前有心愿未了,所以留在世上,三年之内若是那心愿了了,便会前往冥界投胎转世,若是未了便会变成一只厉鬼,他们吸收怨气,然后慢慢变强,甚至还能凝聚出实体。

    此时站在他们面前的那只,便是一直凝聚出了实体的鬼,但她的修为还不到家,只凝聚出了一半,膝盖以下还是虚化着的。

    鬼的样貌是可以变化的,但有很多都保留着离开人世时的样貌,很不巧,他们面前的这只是是被重物砸死的,已经面目全非了。

    好在那鬼并没有要害人的意思,她会停下来,只是因为南何挡住了她的路而已。

    因为害怕的缘故,南何不仅没有让路,反而还拉紧了帝何的袖子,转过了身去。

    “好了,既然你觉得自己没说过,那我就当你没说过吧!”帝何抬手在她肩膀上拍了几下,随后强行扒着她的肩膀,将她转了过来,“你挡住了她的路,她现在要你让路,你是让还是不让啊?”

    “嗯?什么意思?”南何被他问的有点儿茫然,“挡路了自然是要让的,你为何还要问我一遍?”

    原本不觉得有什么,但被他这么一问,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南何虽然被他强行板了过来,但视线却是停在他脸上,并没有往那女鬼身上看去。

    见她这副模样,帝何忍了许久才没让自己笑出声来:“我给你重复一遍,你方才不是没有听见她的话吗?”

    南何的视线一直停留在一个地方,一段时间下来

    便觉得眼睛酸困,她抬手揉了揉,没有再理会帝何,待眼睛舒服了些后,她往后退了几步,避开了那女鬼。

    为了不让她害怕,帝何并没有告诉她,这街道这么宽,那女鬼为何要走到她身后。

    这世间有一种借路鬼,她会突然飘到你身后,说你挡住了她的路,让你让开,这时候若你让开了,就什么事都不会有,但若你没有让开,她便会将你的魂魄赶出去,用你的身体,继续走完你这辈子没有走完的路。

    按照这个说法来说,只要在听到时避开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但重要的是,她的话很少有人听见,既然听不见就没有避开这一说了。

    在那女鬼飘远之后,南何才重新走了回来,她偷偷瞥了眼那女鬼的背影,随后抬手在心口处轻轻拍了几下:“我的妈呀!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东西!”

    帝何闻言一怔,看着她皱了皱眉头:“你第一次看见这种东西?”

    怪不得之前说的那么信誓旦旦,原来是从来都没有见过啊!

    南何拍心口的手已经放下,她点了点头,说道:“对啊!第一次见!”

    她之前倒是也见过一次,不过那时候她还是薄言禾,这是在作为南何时第一次见,所以也并不算是骗他。

    知道了她是真的害怕这种东西后,帝何便没有了再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他了然的点了点头。

    在抬头看了一眼之后,他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去这镇子附近接连的小村子看看吧!”

    之前那些茶摊上的人说过,镇子接连的小村子里出现过僵尸,而且还出现了一个青衫道人,虽然不确定这个青衫道人就是归云,但她还是很有兴趣去的:“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赶紧走吧!”

    一路往就近的小村子去的时候,南何看见了好几只类似于刚才她见到过的鬼,但都只是匆匆瞥了一眼,并没有看清他们的样子。

    对于僵尸那些东西,因为她控制的了,所以并没有什么害怕的意思,但对于鬼这种东西,她见的少,又控制不了,所以才会害怕。

    想起自己之前跟帝何说过的话,她就觉得方才的行为很是打脸,所以就只能嘴硬的不承认,她想着反正见得不多,脸也不是打的很疼,殊不知自这只鬼之后,她就开启了日常见鬼的生活,脸也就被打的肿胖了起来,到最后感觉不到脸的存在了,索性还就那样不要了。

    只不过这时她还并没有想到,心里只想着要尽快见到那青衫道人,好确定他是不是归云。

    最近的小村子叫做长青村,村中长满了青竹,但这村子的名字却并不是因为青竹的缘故起的,而是因为一种叫做万年青的植物。

    两人刚走到长青村村口,便同时感觉到了一股浓郁的魔气,相视一

    眼之后,帝何指尖捏诀,带着南何快步往那个魔气传来的方向瞬移而去。

    “吼——吼——”

    还没有靠近,南何就听到了格外熟悉的尸吼声。

    她颇为兴奋的拍了拍帝何的胳膊:“你听见了吗?”

    帝何正专心施着法,被她这么一拍,脚下步子一顿,差点儿将拉着她的手松开:“听见什么?除了风声什么都没有!”

    他的语气有些不善,南何却是并没有感觉出来,她突然想起之前被帝何施了隐身术的那几个僵尸,忙感觉了下他们的位置,让他们顺着长青村的方向,找寻其他僵尸所在的位置。

    在做完这件事后,她刚回过神来,就感觉到手腕上的手比方才紧了很多。

    “怎么……”她皱着眉头扭头看去,这一看之下却是愣住了,“你的眼睛怎么回事?”

    不知何时,帝何黑白分明的眸子已经全部被黑色铺满,在看清那黑色的东西是什么后,她皱了下眉头,当即将手指伸去,指尖停在了他眼角。

    “怎么回事?你怎么还中了魔气?”一时间紧张了起来,她也顾不得隐藏自己的实力了,指尖在他眼尾轻点了下,直接将那魔气引了出来。

    魔气离体的瞬间,帝何回过了神来,而南何也同样恢复了一开始看向他时的模样,顺带着将那抹魔气藏了起来。

    “我……”

    “你刚才是怎么回事?”没等帝何先问出来,她先一步问道。

    帝何抬手揉了揉眉心,只觉得方才那一瞬间头疼难忍,头像是要裂开一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回答你那句话的时候,心里突然变得急躁了起来,头也跟着疼了起来,然后就没印象了。”

    现在想来方才他在回答自己那个问题时,语气的确有些不友善,她再次将眉头皱起,满脸疑惑的说道:“刚才我看向你的时候,你眼中闪过了一抹黑气,现在想来应该是魔气没跑了,但就是不知为何它会出现在你体内!你方才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吗?”

    帝何认真回想了下,随即又认真的摇了摇头:“等我感觉到的时候,只觉的心里格外烦躁,甚至出现了头疼欲裂的情况,不过那情况只存在了一会儿,然后当我回过神来时,就听见你问了我那么一句。”

    “不过话说回来,都已经进入我体内了,那魔气是怎么散去的?”在说话那些话后,他又加了这么一句。

    南何心里一惊,面上却是丝毫情绪都没有:“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会回事。仔细想来,好像是刚看见你眼里有了魔气不久,那魔气就又突然消失了。”

    “突然消失了?”帝何神情古怪的挑了下眉头,随后又皱了起来,“什么征兆都没有吗?”

    南何没有立马回答他,而是停顿了好一会儿

    ,这才摇了摇头:“没有。什么征兆都没有。”

    这事继续再讨论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帝何止住了再问下去的欲望,他点了点头,强迫自己继续往前走去。

    见他瞬间恢复如初,南何松了口气,在他转身之际将那抹魔气送到了体内。

    不知是不是错觉,那魔气对于他来说有些熟悉的感觉,但因为有帝何在的缘故,她不能立马去感受,便先暂且将它收了起来。

    没几步两人就到了方才感觉到魔气传来的地方,但此时这里却是什么都没有了。

    长青村和镇子上一样,都十足十的热闹,帝何带着她往前走了一段,然后拉住一个人,跟他打听了许久。

    南何百无聊赖的站在他身后等着,时不时还能听见一两句,其中最让她感兴趣,就是有关于那个青衫道人的话了。

    “嗯。我们村前几日倒是真出现了一个道长,但他只待了一会儿,就朝着后山去了,然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再也没有见过?那是不是说他进了后山就没有出来?

    想到这里,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催促下帝何,但好在理智最后占了上风,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在跟那人打听完了之后,帝何从钱袋中拿了银子给他,并且向他道了谢,在他离开之后,他这才回过头来,将视线落在了她脸上。

    “刚才的话你应该我听到了些吧!”丝毫没有在问她的意思。

    南何也没有要骗他的意思,她点了点头,将自己听到的内容简略的说了一遍,然后问道:“我们要去后山吗?”

    “去。听他方才说,那道人会去后山,正是因为那里出现了僵尸的缘故。我们就是为了那些僵尸而来了,自然是要去看看的。”

    南何还很是奇怪,他们是怎么知道后山出现了僵尸了的,帝何就开口解决了她的疑惑。

    前几日山里一直有吼叫声响起,村民们只以为是什么野兽在乱叫,知道近来有一个老汉去后山放牛,结果有只僵尸突然跑出来扑上了他的牛,慌乱之中,他趁机跑了出来,这才让村民们知道山里出现了僵尸。

    “在你被魔气入体时,我就听到了一声尸吼,当时说给你听,你没有多大反应,甚至还说了我几句。”

    其实帝何并没有说她,她这样说不过是为了缓解一下气氛而已。

    “我还说了你几句?!”帝何显然很不相信,但最后还是跟她报了声歉,“那时我神志不清,你不要跟我一般见识啊!”

    他这道歉的行为,倒是显得她方才话有些小气了。

    南何没有再说话,一路沉默无言的跟在帝何身后往那后山的地界走去。

    半个时辰后,两人在一片有些明显烧焦痕迹的地方停了下来。

    “谁在这里纵

    火了?”南何只看了一眼,就开口问了出来,当她仔细看了看之后,才发现好像并不是那么一会儿事,“这……他是在这里干了什么啊?”

    地上有些很明显的脚印,但那脚印杂乱无章,让人看的根本摸不着头脑。

    除了那脚印在,空气中还残留着若有若无的灵力,那灵力波动,南何曾经见过,所以才会问了那么一句。

    帝何现在还不能回答她这个问题,他在这片烧焦的地方看了许久,脑海中一个念头一闪而过,他惊讶了下,随后将视线落在南何身上。

    “看这痕迹不久前这里应该发生过大火,对吧?”

    南何被他问的愣了下,在反应过来后,点了点头:“嗯。看样子是这样的。”

    帝何见她认同了自己的想法,唇角勾起笑了下,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僵尸这种东西只有一种消灭的可能,那就是将他们的肉身毁灭掉!这里不久前应该就是发生了这样的事,也就是有人将僵尸聚集在这里,然后,烧了他们!”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