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夜幕落下,月色撩人,一直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帝何从墙边走到她面前,看着她缓缓睁开了眼。

    “怎么样?”帝何紧盯着她问道。

    南何刚睁开眼,入目便是一张满怀期待的脸,这个模样的帝何她以前见过很多次,但从这次醒来到现在,却是为数不多的一次。

    想着想着她便忍不住想要逗逗他,于是便再次皱紧了眉头,咬着下唇一脸为难的看着他:“抱歉!我……”

    故意欲言又止,营造出了一种心中有愧的感觉。

    帝何当时就信以为真了,见她这副模样,抬手拍了拍她的肩:“没事,我只是突然想到了这个方法而已,不成就不成吧,我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见他一脸认真的说出这些话,南何强忍着笑意,正欲跟他说实话,但却是晚了一步。

    “天黑了,从早上到现在还滴水未进,粒米未食,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帝何说着指尖捏诀再次隐去了那几个僵尸的身影,然后拉着她的衣袖,将她往热闹的街道上拉去。

    南何很自然的就跟着他走了,但为了不让自己表现的太明显,她还是问了句:“那那些东西怎……”

    “咕噜——咕噜噜——”话只说了一半,肚子就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帝何瞥了她一眼,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民以食为天,先吃饭,其他的事等吃完饭再说。”

    就这样,帝何拉着她走到了街道上。

    “想吃什么?你上次也见过了,这里什么好吃的都有,你自己挑吧!”

    “吃什么可以由我来决定吗?”

    帝何白了她一眼,快速往前走了几步,故意将她甩在了身后:“你这话说的真是够背良心的!南何,你好好想想,哪一次吃什么不是你决定的!”

    南何快步追了上去,拉住他的衣袖拽了拽,然后满脸笑意的凑到了他面前:“这不是银子都在小公子手里嘛!我自然是要问问小公子您了!”

    原本在听到银子时,他心里就生了一股无名火,这人真是够不要脸的,刚从他这里拿走一袋银子,现在却又想着让他掏钱!当他再听到“小公子”这个称呼时,那火顿时熄灭,然后又生起一股大火,将他整个人都点燃了!

    帝何突然停了下来,南何在拽他衣袖是走到了他身后,又一直低着头,所以便直接撞在了他后背上。

    “好端端的怎么就停……”

    帝何直接打断了她的话,语气森然的开了口:“既然你说到这个了,那我就来问问你,这个称呼……到底是怎么回事!?”

    最后那几个字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南何听出了他现在很生气,但还是装傻充愣的问了句:“什么怎么回事?”

    帝何回过头来,冰冷的

    视线落在了她脸上:“别装蒜!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知道吗?”南何冲他挤了挤眼,随即往后退去,“我应该不知道吧!”

    早在她往后退的前一瞬,帝何就看穿了她的动作,直接伸手扣住了她的肩膀:“已经过去许久了,你还没有决定好要吃什么,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去喝酒吧!”

    南何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她强行扣住后颈,往前走去。

    没走几步就出现了一个酒坊,走到门口时,南何挣扎了下:“小……大哥!大哥!我们去吃饭吧!现在我不想喝酒,只想吃饭!”

    帝何放在她后颈的手又紧了几分,看着她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一会儿我给你多点几道下酒菜!”

    见他这般模样,南何在听到他说喝酒的那一刻,心里生出的不祥感又加重了几分,在被他强推着进门的那一刻,她抓住门框,将身子死死扑在了上面:“我能不进去吗?”

    帝何看都没有看她一眼,指尖捏诀,让她老老实实地“走”了进去。

    待她坐下后,帝何跟着坐在了她旁边,然后招手叫来了酒坊伙计。

    在那小伙计走过来之前,南何趴在桌上,看着他撇了撇嘴,然后小声嘟囔了句:“我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声音很小,但帝何却是听到的,而且一清二楚。

    “为了不让你的预感落空,所以我决定要满足一下你。”

    刚好说完,小伙计走了过来。

    “两位要喝点儿什么?”说着递过来了一张酒单。

    帝何并没有去接那张酒单,他瞥了一眼依旧趴在桌上一脸不解的看着他的南何,勾了勾唇角:“你们这里有沉梦酒吗?”

    “公子你说笑了,这沉梦酒是帝都特有的,我们这里怎么可能会有啊!”

    在听到他说沉梦的时候,南何脑海中闪过了一丝什么,她好像猜到帝何是什么意思了,但又不确定。

    直到听到他接下来说的这句,她才终于确定了。

    “那就把你们这里最烈的酒全拿来,随带着多上几道下酒菜。”

    南何顿时睁大了眼睛,愣在原地,就连那小伙计也被惊到了,满脸不敢置信的问道:“全……全部吗?”

    帝何直接将钱袋扔在了桌上,然后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对!全部!”

    在那小伙计走了之后,他满脸含笑的将视线落在了她依旧惊讶的脸上:“既然清醒的时候你不想跟我说时候,那就醉了之后再说吧!”

    说完之后,他又加了一句:“寻常的酒喝不醉你,那我们就来试试烈酒吧!”

    此时南何已经反应了过来,她哭丧着脸看着他,又一脸讨好的问道:“不要等到醉的时候了,我现在就跟你说好不好?”

    帝何冷笑了一声

    ,淡淡地说道:“晚了!”

    南何:“……”

    啊啊啊!总是管不住这张嘴!南何我告诉你,迟早有一日你会死在这张嘴上!!

    她在心里咆哮着,面上却强忍着一脸云淡风轻:“好啊!你既然想喝,那我陪你便是了!”

    而后,又恶狠狠地说道:“看谁先醉!”

    帝何闻言笑了笑,然后说道:“好啊!”

    放狠话这件事她还是可以做到的,但……

    千杯不醉只限于寻常的酒,对于烈酒这种东西,她根本没有碰过几次,不说一坛了,就连半坛都是个问题!

    “唉!”南何在心里叹了一声,随即瞥了一眼将视线一道窗外的帝何,忍不住腹诽了起来,“这小鬼怎么回事!那个称呼他小时候明明很受用的,怎么现在反而成了这样啊!真是奇怪!”

    先上桌的是几道下酒菜,南何只是瞥了一眼,依旧兴致恹恹的趴在桌上。

    见状,帝何抽了一双筷子递到她面前:“空腹喝酒对胃不好,先吃点儿东西吧!”

    南何视线上移最后停在了他脸上:“你知道对胃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吗?”

    “……”帝何并没有要回答她的意思。

    南何猛的坐直了身子,自顾自的说道:“对胃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喝酒!师兄,我们不喝酒了行不行!”

    “……”帝何拿着筷子的手一顿,看着她皱起了眉头,“你这又是哪儿来的称呼?我怎么就成你师兄了?!”

    南何嘿嘿笑了起来,然后贱贱的问道:“你想知道吗?不如我们不……”

    知道她后面要说什么,帝何直截了当的回了句:“不想知道。”

    南何:“……”

    这下她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帝都的最有标志性的烈酒便是沉梦了,但浅川有标志性的烈酒却不止一种。

    没多久的功夫,那小伙计便带人陆陆续续地抱来了十来坛。

    在看到那些酒的瞬间,南何心里顿时生出了欲哭无泪的感觉,为了不让自己酒后多说,在喝酒之前,特意引魔气围绕在心脉处,若是她真的说了什么,那魔气便会瞬间收缩,让她心脉受损,在痛觉中清醒过来。

    这样的办法是很伤身体和修为的,南何只期盼着不会有这样的时候。

    正想着,一坛开了酒封的酒坛被一指骨节分明的手推到了她面前。

    “开始吧!我们来比比看,到底是谁的酒量更大一些!”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了,南何只有硬着头皮,将那坛酒拿了过来。

    “喝就喝,谁怕谁啊!谁不喝谁就是承认了自己不行!哼!”

    在将酒坛送到嘴边的那一刻,她还是没忍住又放了句狠话。

    帝何闻言笑了笑,看着她直接就着酒坛喝了起来。

    原

    本根本没有想着要和她一起喝酒的,只想着快些吃了饭,休息一晚,然后继续去找浅川的那些僵尸的。谁承想,她居然又叫了那个称呼,然后他便忍不住了。

    之前问孟裔鸩的时候,将孟裔鸩问的一头雾水,很显然他也并不知道,那就说明这个称呼在鬼界根本没有出现过,这么说来最开始这样称呼他的就是南何了。

    说来奇怪,不过就是一个称呼而已,他确实有些分外的在意,心里总隐隐约约的有种感觉,觉得这个称呼不能被别人叫。

    对于这样的感觉,他觉得有些烦躁,但又摆脱不掉,所以就有了现在拼酒的一幕。

    其实帝何喝过的烈酒也并不多,他只是在赌而已,赌他和南何到底谁能喝到最后!

    半个时辰之后,一半的酒坛空了,南何趴在桌子上,头晕眼花的厉害,坐在她旁边的帝何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但算起来还是要比她好一点儿的,至少尚有一丝清明。

    他瞥了南何一眼,然后伸手在胳膊上戳了几下:“怎么着?还喝吗?”

    南何摆了摆手:“不……不喝了!不喝了!我有点儿想……想……”

    想了半天都没有说出来想什么,帝何便问道:“你想什么?”

    “呕~”胃里一阵翻腾,南何连忙捂住了嘴,起身跑了出去。

    见她这副模样,帝何脑海中的清明又多了一分,他起身从酒坊掌柜的那里拿来了他的钱袋,然后寻着南何离开的方向走了出去。

    在路过卖茶水的小摊时,顺带着还买了一小竹筒白水。

    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南何已经跑到了他们之前待过的那处偏僻的小巷子边上。

    在他走过来时,她正背靠着墙,仰着头盯着月亮。

    “难受吗?”一开口就是一个没有丝毫水准的问题。

    南何意识不清,堪堪分辨出眼前的人是谁,然后白了他一眼:“你觉得……我……现在好受吗?”

    不仅意识不清,说话也开始口齿不清了,帝何有些艰难的辨别出她说的是什么,然后将装满白水的竹筒送到了她面前:“喝点儿水吧!”

    南何伸手去拿了好几次,都没有拿到,最后还是帝何拉着她的手,将竹筒放进了她手里。

    先是漱了漱口,而后又喝了几口,但那难受的感觉丝毫都没有减少半分。

    天边有风吹来,南何仰头感受着那风吹在身上的感觉,渐渐的,意识更加模糊了起来。

    “南何?南何?”见她突然没了动静,帝何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南何吹了风彻底醉了,他吹了风却是更加清醒,盯着她看了许久,同时也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开了口。

    “南何,你……看看我是谁!”

    耳边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南何便扭头看去,

    但视线模糊的很,她什么都看不清。

    为了能看清楚一点儿,她便摇摇晃晃地走到了那人面前。

    “啪——”两只手同时落在帝何的脸上,力气不大,但还是发出了响亮的声音。

    “……你这是做什么!?”

    帝何想要扒开她的手,但在手指碰到她手背的那一刻,听她开了口。

    “好久不见啊!臭小鬼!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不明不白的一句话,让他愣了许久,南何此时说话的语气让他有些熟悉,但却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

    “你在说什么啊?”他问了一句。

    这次南何却是不说话了,她盯着他,醉眼朦胧。

    那眼中一时出现了很多情绪,有开心,有失落,有知足,也有不满。

    许久之后,就在他打算再问她一句时,一个柔软的触觉突然出现在他脸上。

    帝何顿时瞪大了眼睛。

    南何却是已经支撑不住了,她身子一软,扑进了他怀里,在意识消散的最后一刻,小声在他耳边嘟囔了句:“小公子,这次是我错了,不要生气了!乖!”

    帝何浑身僵硬,心中大骇,只来得及在她滑倒时,将她牢牢地抱进了怀里。

    青山绿林,羊肠小道,素白的花在小道两旁开的格外好看,沿着那小道往前走,行至尽头,一块石碑便出现在了眼前。

    已经很久都没有再来过这个地方了,南何一时间有些恍惚。

    她在石碑前站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在旁边坐了下来,身子侧倾,倚在那石碑上。

    “碧姑姑,七年了,南何又来看你了。”声音很低,低的几乎听不见。

    但就在她说完这句话后,一抹微弱的光点从石碑内飘了出来,南何瞥了一眼,唇角勾起笑了笑:“好久不见啊!这次来看你的只有我,那家伙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刚醒来没多久,原本是想去找他的,但是又遇上那小鬼了,所以便没有去。”

    看着越来越多的光点从石碑内飘出,然后聚集在一起,她红着眼眶问了句:“你会怪我吗?”

    一个人影渐渐凝聚,南何就那样仰着头泪光闪烁的看着,直到那人的样貌重新出现在她面前,她才抬手胡乱抹了把脸,扶着石碑站起了身来。

    用了好大的力气才走到那人面前,一站定,南何就浑身颤抖了起来,下一瞬,一只温暖的手落在了她头顶:“傻孩子,姑姑怎么可能会怪你呢!”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的那刻,刚止住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南何低着头,紧咬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来。

    “阿何,这几年你一定过得很辛苦吧!封印了修为藏在一个凡人体内,身边还没有一个照应的人!”看着眼前这个样貌依旧停留在十五岁的姑娘,碧有槐

    心疼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南何在她的掌心里摇了摇头:“并不辛苦。七年前那家伙在封印我修为的同时,还施法让我陷入了沉睡,若不是薄言禾心如死灰不想继续再活下去了,我现在可能还在沉睡,那今日就见不到姑姑了。”

    碧有槐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了些两人之间的距离,看着她笑了笑:“还算那家伙有良心,知道对你好一点儿!要不然我可饶不了他!”

    南何见她如此模样,便也跟着她笑了起来:“姑姑,那家伙坏的很,往往三两句话的功夫,就将你哄得消了气,你这饶不了他,是要怎样饶不了他呀?”

    碧有槐闻言伸出食指在她眉心点了一下:“你啊!就知道打趣我!”

    南何笑的更是欢了。

    许久之后,那笑声散去,碧有槐看着她说道:“原本我在北鸢还要待上很久,才能回来见你们一面的,但察觉到鬼界近来有些不对劲,而且那不对劲的事还是冲着你来的,所以我便提前回来了!”

    她眉头微蹙,一脸正色的问道:“阿何,自你醒来之后,这鬼界中可曾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