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孟裔鸩并不知道她在冷哼些什么,他盯着她看了许久,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些什么,但除了怒意之外,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青衡,你这到底是怎么了?”他又问了一遍。

    一听见他这话,青衡原本心里那个已经点燃了的火药彻底炸了:“怎么了!怎么了!你就只会问我怎么了!我现在的情绪这么明显,你看不出来吗?!”

    孟裔鸩被她吼得一愣,看着她一脸狰狞的怒样,皱紧了眉头:“青衡,对于公子你到底是将他当作主人,还是……心上人?”

    他虽然反应有些迟钝,但却并不蠢笨,看见她如今这副神情,再回想起之前她说过的话,以及对南何的种种不喜的变现,他怎么可能还看不出来啊!

    青衡没有想到他会突然问上这么一句,一时之间竟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她的愣神在此时的孟裔鸩眼中却是变成了犹豫。

    她在听到这个问题是犹豫了!她才想着怎么回答!她是……她是喜欢帝何的!她将帝何当作了心上人,一直以来都是帝何,他的公子,她的主人!

    “嗯。我知道了。”孟裔鸩勾了勾唇角,他想要笑一下,但重复了好几遍,却发现自己现在连强扯起一个笑都不能。

    没头没脑听他又说了这么一句,青衡顿时回过了身来,她看着孟裔鸩,皱了皱眉头:“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有些听不懂啊?”

    孟裔鸩却是没有了要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他抬手揉了揉有些发酸的双眼,直接转身往帝渊府的方向走去。

    “不是要回府吗?还不走?”

    走了好长一段路,身后都没有响起那人的脚步,他又停了下来,回过头来看着依旧站在原地的她笑了笑。

    这次他笑出来了,那笑容和之前一样,没有丝毫变化,但若是青衡此时注意看了,便能发现,他眼中的星芒……不见了!

    只是青衡此时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他身上,尽管已经走了好远,她的注意力依旧在那处食楼上,在二楼包间里的那人身上。

    “回去做什么?修炼吗?”她问了他一句。

    说起来好奇怪,明明之前是她要回府的,现在竟然会问他为什么要回去,孟裔鸩心口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他想要抬手去揉一揉,但又觉得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便强忍着那难受的感觉,闭上眼深深叹了口气。

    是啊!的确是名不正言不顺!自己与她不过是跟着同一个人而已!堪堪算得上朋友,就连关心她的理由都没有!而且她呀肯定还特别讨厌自己!

    这样想着,孟裔鸩更是不愿在她面前多待了,他慢慢睁开眼来,见她的视线都打算移到别处了,忙开口道:“待在这里也左右无事,既然你还不想回去,那就多在这儿逛

    逛吧!我先……我先回去了!”

    说完之后,没等青衡说什么,他直接转身快步消失在了她面前,那感觉像极了是在逃跑。

    青衡的视线还停留在他方才站的地方:“什么嘛!莫名其妙的!”

    吃过糖人之后,南何和帝何一起坐在一个卖茶的小摊上,两人各自发着呆,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桌上的茶已经有些凉了,虽然现在还在冬日里,但今日暖阳正好,还是勉强喝的下去的。

    两人又都合怀心事,想的出神,对于杯中的茶便都没有过多的要求。

    许久过去,那茶彻底凉透了。

    南何最先回过神来,她瞥了眼坐在她对面的帝何,犹豫着要不要跟他说关于岚鹤的事,她方才一直都在想着这件事,直到现在都没有想清楚。

    “帝何?”她试着叫了一声。

    “嗯。”帝何很快就应了一声,他皱了皱眉,将视线落在她身上,“怎么了?要回去了吗?”

    南何并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甚至根本就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

    她看着依旧眉头紧皱的帝何,对于他方才发呆的原因非常好奇。

    “你刚才在想什么啊?”

    好奇着好奇着她便问了出来。

    帝何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在听到之后愣了下,很快又恢复了过来,他向南何的视线并没有丝毫闪躲的意思:“这次回央胥宫时,从大师父口中得知了一件事,所以近日来总是有些魂不守舍。”

    在听到“央胥宫”这三个字时,她有那么一瞬间是排斥的,但在听到他后面的话时,那感觉被更加浓烈的好奇压了下去,她问道:“是关于瑶兮的?”

    虽然她是在询问,但那语气听起来却更像是在肯定,比起除此被她猜到时的难以置信,这次他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只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你在担心她?”南何这次是真的不确定了,瑶兮修为那么高深的一个人,按理说应该不会受到什么伤害,但能让帝何魂不守舍的事,除了这个之外,还……

    南何突然变得有些激动,她觉得自己好像已经知道原因了。

    “突然兴奋个什么劲啊?我都还没说什么呢!”

    她现在哪里还会在意他回不回答她方才问的那个问题,她在意的是她接下来问的他会怎么回答!

    “帝何,你师父她是不是……”一时有些紧张,后面的那几个字便没能问出来。

    “什么?”帝何眉头皱的更紧了,街道上来往的行人原本就多,吵闹的很,南何的声音一小,他听起来就有些费力了,因为不想用到术法,他便无奈的长出了口气,“你说话的声音,能不能稍微大一些啊?我有些听不清楚!”

    南何“嗯”了一声,视线紧紧落在他的脸上

    ,她不想错过帝何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甚至眼中的情绪。

    “帝何。”她又叫了一声,这次的声音比上次要大上很多,稳稳的落在帝何耳中,“你师父她是不是要历劫了?”

    说完之后,她觉得有些不够具体,便又加了句:“情劫?”

    历劫是每个修仙者在飞升之前都要经历的事情,所以根本没有什么让人担心的,但由于每个人的要历的劫都不一样,难度也就不一样,在那些劫数中,难度最大的便是情劫了。

    毕竟情之一字,不是所有人都能过得去的。

    南何好像总能猜到很多事,对此帝何都已经见怪不怪了,他“嗯”了一声,将维元子跟他说的话尽数说给了南何听。

    “那你可知道瑶兮的情劫是谁吗?”南何一脸平静的听他说完了那些话,然后问了这么一句。

    帝何却是抬手揉了揉眉心,随即扭头看向了央胥宫的方向,眼神有些空洞,他说:“离开的时候我曾想要去问她一句,问她的情劫是谁,但我在云水峰上那些冰美人边站了很久,都没有去敲响那扇紧闭的房门。”

    “她曾跟我说过,我们之间的师徒缘分已尽,我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她才这样说的,所以并不相信她的这句话。但她想让我相信,我便就在她面前相信了,也在别人面前相信了。让他们都以为我已经确信了她不要我了。可是……”

    “可是我心里并不是这样想的,你知道吗?”

    像是溺水的人要抓住最后的那根稻草,帝何想有一个人能知道他的心意,知道他其实并不相信瑶兮真的不要他了。

    南何根本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因为她知道帝何并没有要让她说话,只是让她好好听着他这些从未跟别人讲过的话而已。

    “其实我知道在历情劫的过程中,没有人会知道自己情劫的对象是谁的,我只是……我只是……”他深吸了一口气,眉头皱的更紧了,“我只是心里有些不甘心罢了!”

    听见他这话,南何一时有些惊讶,她问道:“你不喜欢她了?”

    帝何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喜欢一个人哪有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的!我只是知道师父的两人并不是我,而且也不可能是我罢了!”

    南何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他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了,说到底,他还是打算放弃了。

    在他说完那些话后,南何没有开口,他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两人都沉默了良久。

    岚鹤离开宅子时,南何还没有回去,他本就是打算悄无声息的离开的,所以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在跟那些回来的僵尸说了几句话之后,就离开了。

    在他出门不久,一个黑袍男人在他身后出现。

    “主人,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有什

    么不能做的!如今这个身份她已经不相信了,再这样待下去,不仅丝毫信任都获取不了,说不定还会让她越来越讨厌!”

    “那既然如此,这旧物便重新交给主人吧!”

    岚鹤回头瞥了他一眼,从他手里接过了一枚戒指。

    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这个东西了,一时之间,他竟有些发愣。

    记忆中那个永远穿着一身墨色衣裙的姑娘好像再次出现了,她就站在他面前的不远处,一脸漠然的看着他。

    他往前走了一步,想要去牵她的手,手刚伸过去,眼看着就要碰到她的之间了,下一瞬,那姑娘突然消失,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我已经好久都没有见过她了。”他笑了起来,“上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啊?”

    他回头看着身后的黑袍男子,问道:“秦尤,你还记得吗?”

    这个名为秦尤的男子闻言将头低的更低了:“属下不……属下不知!”

    原本应该回答不记得的,但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她,所以这样回答才更为妥帖。

    “算了算了,你不记得了,我还记得就行。”岚鹤摆了摆手,将那枚戒指戴在了食指上。

    “走吧!我们去准备准备,让他们休息了这么久,也是时候再忙起来了!”

    心里依旧记得自己早上出来时还说要给岚鹤捎上几个包子的话,所以在回去之前,南何在帝都的小摊上买了几个包子,给有其他一些吃食,甚至还有帝都的烈酒,那酒是真的烈,就连她这样平日里喝多了酒的人,都喝不了多少。

    帝何原本等在那个卖茶的小摊边上,远远看见了她的身影,便快步迎了上去。

    “为何要买这么多东西?你一个人吃的完吗?”说着说着,视线落在她怀里抱着的那坛酒上,眉头当即皱了起来,“怎么还买了沉梦酒?这酒一般人可是喝不得的!”

    南何将手里的东西一股脑都放进了腰间的储物袋中,看着他深思熟虑了许久,最后开口说起了岚鹤。

    “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岚鹤吧?”

    “嗯。救过你的那个。”

    “其实关于他的事,我并没有告诉你。”

    “我也没有问你啊!所以你没告诉我很正常啊!”

    南何忍不住笑了起来,帝何总是喜欢这样说,笑过之后,她便将关于岚鹤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

    说完之后,他们最后的话题便停留在了养魂石上面。

    “虽然他对我挺好的,但我总感觉他是带着目的接近我的,再加上后面发生的那些,现在对于他说的话已经不怎么相信了。”

    “这个他的确没有骗你,鬼渊确实有养魂石这种东西。”

    “嗯。在他刚跟我说的时候,我还觉得有些熟悉呢!想来是真的有吧!但是他前

    不久去了鬼渊,那刚生出的一颗应该已经被拿走了!”

    帝何知道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想了想,安慰她道:“其实有些东西忘了也没什么的。”

    其实南何最开始也不觉得有什么,她现在过的挺好的,就不想再去深究在离魂山中时,到底发生过什么,但体内的那股魔气总是得不到平息,除了魔气外还有更多零零碎碎的记忆跃出,但还没等她捕捉到就又消失不见,再加上岚鹤再次出现,她就更想知道在离魂山中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算了,不说这件事了,顺其自然吧!”南何叹了口气。

    在送她回夜幽镇的路上,帝何问她:“你有没有怀疑过,那个岚鹤可能就是那个下毒之人?”

    南何丝毫没有要骗他的意思,她点了点头:“有。但因为他是一只妖怪的缘故,我就不怀疑了。”

    “怎么说?”

    “这件事我也是最近刚想起来。”南何抬手摸了摸下唇,“之前我们见过的那些人中的毒是魔君长离制出来的,所以也可以称之为魔毒,这魔毒只有魔族中人或者身有魔气者才能使用,他一个妖怪,是用不了的!”

    “妖怪虽然不可能是魔族的,但他可能身有魔气啊!你为何会这般笃定他用不了?”

    南何丝毫术法都不会,那道曾经在央胥宫中学过的御寒术也已经忘了个干净,所以她便算得上是一个没有丝毫修为的人。

    对于感知一个人的气息,都是要有修为基础的,她没有,也就感知不见,那她这般笃定就有些奇怪了!

    帝何也并不是不相信她,他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显然是想到了帝何为何会这样说,她犹豫了下,最后闭上了眼,等她重新睁开时,那双黑眸突然变成了红眸,那抹红中甚至还带了些金光。

    “这又是怎么回事?你的眼睛这是?”帝何觉得自己的脑容量完全不够了,他觉得南何身上一定还有很多事是他所不知道的。

    对于他的这个问题,南何没有办法回答他,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变成这样,她只知道在某一日的午时,她在院中午睡醒来,觉得眼睛有些刺痛,便拿出小镜子照了下,谁承想竟看见自己的眼睛变了样!

    “我是在发现我眼睛变成这样之后,紧接着发现我能感受到你们的气息的。至于你问我这是什么原因,我也没有办法回答你,毕竟我自己也不知道。”

    她说的这话,帝何并没有怀疑,他盯着她的眸子看了许久,最后移开了视线。

    回到夜幽镇的时候,太阳已经偏斜了,帝何并没有直接回去,而是跟着她来到了她暂住的那处宅子。

    刚一进门,便感觉到一阵阴风扑面而来,帝何皱了皱眉头,抬手在两人周围设了个结界。

    “这风是因为那些僵尸的缘故,没事的。”

    注意到他的动作,南何回头看了他一眼。

    她的眼睛已经恢复正常了,但每当帝何看过去时,都还是觉得是刚才的样子,索性便不去看她的脸。

    “小时候曾听师父说过,这世上有训尸仙,他们可以训练尸体,让他们像常人一样继续“活”着,然后给他们“卖命”。”他停顿了下,视线在她身上扫了一遍,“我觉得你现在就挺像训尸仙的。”

    南何白了他一眼,随即说道:“我哪有他们的本领高啊!说到底能控制那些东西,还是因为他们中了毒的缘故,要不然没有任何可以拿捏的地方,他们怎么可能会听话!”

    帝何笑了笑,跟着他往宅子更里面走去,走着走着,便看见了七个身着黑斗篷的“人”,站在院中的石桌边上。

    因为回到了宅子里,所以他们并没有戴帽子,远远看去,帝何觉得他们看起来好像更像人了!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