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离魂山依旧是他们离开时的那副模样,山中如以往那般滋生出淡淡地灵气,生长在山里的那些草木花精虽然躲了起来,但还是在吸收着这些灵气,想着等到开春时破土而出,继续为离魂山增添一片色彩。

    两人来到封印着那些东西的山洞外,南何的气息穿过封印阵法,传进山洞里,那些东西顿时兴奋了起来,接连不断地发出“咯咯——”声来。

    “闭嘴!”南何在心里吼了一声,山洞里的那些东西立马安静了下来。

    已经可以命令高级一些的僵尸了,再对他们施令,自然是简单无比,一点儿难度都没有。

    “怎么着?要把浅川的这些也封印到这里吗?”南何看了眼身后的那些东西,最后将视线落在了帝何眉头紧皱的脸上。

    浅川的那些之前会有攻击能力是因为体内被送了一道魔气的缘故,在帝何封印他们时,那魔气突然散了,所以现在的他们和离魂山里的这些没有任何区别。

    “嗯。先封印在这里。”帝何点了点头。

    刚说完,没有丝毫犹豫,指尖捏诀,在阵法上开了一道裂缝,随着那裂缝渐渐变大,他对南何说道:“送他们进去。”

    早在他开口之前,南何已经做好了准备,此时闻言,直接施令,将那些东西送了进去。

    半刻钟之后,裂缝缩小愈合,帝何在阵法外围加了一道结界,最后又打上了几道防御术法,这才作罢。

    眼下所剩的就只有那几只僵尸了。

    僵尸这种东西单单将他们封印起来根本没用,必须要有一个可以镇压他们的东西才行,鬼界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出现过僵尸,所以根本也没人去找可以镇压僵尸的东西。

    南何倒是能镇压的住他们,但总不能让她留在这里吧!

    “这……一,二,三……七,这七只怎么办啊?能封印的了吗?”南何将那些僵尸数了一遍,然后开口问道。

    帝何转过身来,将视线落在那些僵尸身上。

    “吼——吼——”

    对于他,他们是存在敌意的,一见他转过身来,立马吼了起来,若不是被捆仙绳捆着,行动不得,他们怕是就要扑过来了。

    “吼什么吼!闭嘴!”南何回头瞪了他们一眼。

    这些僵尸还是很听她的话得,闻言瞬间安静了下来。

    就在她打算回过头来时,颈间一凉,一把长剑出现在那里。

    南何惊了一下,很快就又恢复如常,她回过头来看着帝何,问他:“你要干嘛?!”

    帝何没有开口,回答她的是颈间加重力度的长剑。

    剑身很锋利,几乎是瞬间就割破了南何的皮肤。

    “你……”感受到疼痛,南何皱紧了眉头。

    鲜红的血珠从割破的皮肤中渗出,然后连成一线,往下

    流去。

    “吼——”

    被捆仙绳捆着的僵尸突然暴动,他们眸子发红,周身散发出魔气,没几下就挣开了束缚,怒吼着往帝何所在的地方跑去。

    见状,帝何笑了笑,他将长剑移开,用另一只手圈着南何的肩膀,指尖捏诀,带着她往后退去。

    “你在干嘛!?”南何又问了一遍。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这下帝何倒是回答她了,但并没有照她问的回答她。

    南何也不生气,她“嗯”了一声,抬手准备去摸颈间的那道伤口。

    “别碰。”

    手还没伸到,就被抓住了:“先忍忍,一会儿给你上药。”

    南何并不是觉得疼,而是怕血流到衣服上,听见帝何这样说,她想要解释,但最后却并没有说出口,只“嗯”了一声。

    “吼——吼——”

    他们在往后退,那些僵尸也在往前追,而且速度越来越快,眼看着就要追上他们了,帝何五指弯曲成爪,避开南何的伤口,扣在了她脖子上。

    “停下!要不然我立马掐断她的脖子!”

    这话是对那些僵尸说的。

    南何回头看着他,一脸打量的意味,然后压低声音问道:“你这是在……试探他们?”

    帝何笑了笑,没有说话。

    但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她说的。

    “吼——”

    在南何和他说话的期间,那些僵尸并没有停下来。

    “怎么回事?”南何对此有些难以置信,“他们这是不管我的死活吗?”

    帝何并没有开口,而是传音给她:“若是他们不管你的死活,最开始就不会挣开捆仙绳了。你不要再和我说话了,我们之间的关系过于亲密了,我现在可是要杀你啊!”

    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南何的脸顿时沉了下来,她将视线转回去,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些僵尸。

    帝何加重了些力气,扣着她脖子的手上移,将她的脸抬了起来:“停下来!事不过三,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

    他语气冰冷,丝毫没有了方才和南何说话时的温度。

    他是真的用了力气,南何一时间有些呼吸不畅,难受的皱了皱眉。

    在知道帝何的用意后,她完全没有要对那些僵尸施令的意思,但也是在时刻准备着,若是他们没有停下来,她好开口勒令,省的他们伤到帝何,甚至是她。

    林中风起吹着树枝相撞,“呼啦呼啦——”作响,南何紧张的屏住了呼吸,视线死死跟在那些还在往这边来的僵尸身上。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们好像放慢了速度,南何眨了眨眼,复又看向他们,这下确定了他们是真的放慢了速度。

    这是成功了吗?

    见状,帝何显然也松了口气,在他们完全停下来时,松开了南何的脖子。

    从储物袋中拿出伤药来,打开盖子往手指上倒了些,然后轻轻抚上南何脖劲处的伤口,给她上起了药。

    “帝何,你心里在打什么算盘啊?”南何歪着脖子,方便他上药,原本不想问的,想让他先开口,但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以前好像听谁说过僵尸可以驯化,反正我们对他们也束手无策,既然如此,那何不尝试一下啊!”

    南何闻言一怔,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些许零碎的画面,但帝何的声音再一次传来,将那画面彻底打碎了。

    “他们听你的话,你要不要试着将他们给驯化了?”

    药已经上好,南何回过头来,一脸好笑的看着他:“怎么驯化?”

    这下倒是问住帝何了,他会知道僵尸可以驯化,还是突然想起来的,就那么一句话,记不清是谁告诉他的,也记不得是在哪儿,什么情况下告诉他的,所以关于这个问题,他没有办法回答。

    “近来和大师父传音时,没有听他说起哪儿又出现了这些东西,想必那人还没有动作,反正有的是时间,要不你慢慢摸索吧!”

    “……”

    南何将牙齿磨得“嘎嘣嘎嘣——”响,颇有一种要吃了他的意思。

    帝何将视线转到一旁,看了眼天:“我要回央胥宫去,你要不要跟我回去?”

    南何现在已经不是央胥宫的弟子了,所以根本没有回去这么一说,就算是之前有所误会维元子才赶她下山的,但一开始会收她为徒,也是因为误会,原本就应该没有任何瓜葛的,所以她现在也不想再和他们发生什么瓜葛。

    想到这里,她摇了摇头:“不了吧!”

    虽然想到了她会拒绝,但听到时还是想多问一句:“为何?你现在还有其他可以去的地方吗?”

    鬼界原本就不是她的家,她哪里有可以去的地方啊!

    “没有。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我哪里都可以去。”

    因为没有家,所以哪里都可以是家。

    帝何看了眼她身后的那些僵尸,在成为僵尸状态时,身体就不会腐烂了,只不过皮肤会变得惨白,眸子发红,身上青筋外露,一眼看去就和寻常人不同。

    “话虽然说这样说的,但你带着他们能去哪里啊?”

    “所以在临走之前,还是需要你帮忙。”

    “帮忙?什么忙?”

    ……

    夜幽镇上突然多出来了七个奇怪的“人”,他们整日穿着一件宽大的斗篷,将身体都藏在其中,就连脸都看不见。

    不过要说奇怪,还有一个人更为奇怪,这人就是走在他们前面的那个姑娘。

    那姑娘一身修者的打扮,胳膊上挽了一个拂尘,看着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但眉心却生了一抹黑色印记,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她不是

    个好人。

    说起来世人真的是奇怪的很,总是单凭外貌来判断一个人是好是坏,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先做了解。

    “你们看前面那姑娘是不是修仙之人啊?”

    “看她那副样子是修仙之人没跑了,但……”

    “你们见过哪个道长眉心有那样可怕的印记啊!不是说修仙之人也有心术不正的邪修吗?我看她就是个邪修吧!”

    “听你这么一说,倒是有些道理!没错,她就是个邪修!这邪修为何会来我们镇上?不会是想害人吧!?”

    ……

    越来越多的猜测声响起,街道上三三两两扎堆的人,压低声音小声讨论着她,那声音传进她耳中,她只是瞥了一眼,并没有再多加理会。

    南何已经在夜幽镇待了整整两日了,这两日里她时不时就会带着那些已经乔装打扮过的僵尸,在街道上来回走动。

    对于新鲜的事物,人们总是好奇的,再加上她又一副修仙之人的打扮,自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南何要的就是这样,她要暂时居住在夜幽镇,以后免不了和镇上的人碰面,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就想了这么一出。

    帝何临走前留给她了一只小妖盏,那妖盏原本是用来收妖的,现在给她是让她在必要时将那些僵尸给收起来,省的吓到什么人,或者引来哪个修为高深的修仙之人,招来杀身之祸。

    原本南何也是这样的想法,但她后来又觉得,总是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便想了这么个办法。

    用从帝何那里拿来的银子买了七件宽大的斗篷外加一身看起来像是修仙之人衣着的衣服。

    据她了解,仙修和邪修虽然最后的目的都是为了成仙的,但他们向来和邪修井水不犯河水,你修你的仙,我修我的邪,所以若是她有了这么一个身份,以后若是碰到哪个仙修,也不会招来什么麻烦!

    除此之外,寻常人类对于邪修也是有些胆怯之意的,每每哪里出现邪修,那里的人都会躲得远远的,根本不会靠近,如此一来,便不会有人打扰她,自然也不会被人发现她带的这几个究竟是什么。

    日头西斜,南何在之前她和帝何喝过酒的那家酒楼门口停了下来。

    浓郁的酒香从里面传出,南何掂了掂帝何给她的钱袋,然后让那些僵尸在门口等着,自己进去买了几坛酒,随后让店小二搬到门口,交给了他们。

    她暂住的地方是一处废弃已久的荒宅,早在刚来的那一日,她就命令着他们将宅子打扫了一番,现在那宅子已经焕然一新,丝毫没有是被废弃的感觉。

    原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跟这么几只僵尸待在一处,她有些无奈,搬来一把椅子,坐在院中一边和他们说着话,一边等着天黑。

    这么几日相处下来,她已经可以命令他们做一些特别细小的事了,就像是打扫院落。

    起初他们的身体僵硬,会像常人一样走路已经是极限了,所以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驯化他们,直到来到夜幽镇,打算住下时,她才想到该怎么做。

    他们会在她遇到危险不施令给他们的情况下冲上来,是因为消散的意识重新生出,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就是保护她。

    没有了之前的记忆,就像是还未开智的孩童一样,如果你不跟他说你该怎么怎么做,他就什么也不会做。

    驯化的目的是为了带在身边,让他们保护自己的安全,在自己没有足够强大的能力之前,他们就不能像现在这副模样待在身边,为了他们能好好待着,就只有让他们像人一样才行。

    “舌头还处于僵硬的状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们才能跟我说话!”南何趴在桌上,看着在她面前一字排开的僵尸,叹了口气。

    “说起来帝何之前好像说要教我术法来着!他这都回央胥宫去了,也没有教我分毫!真是不讲信用!”

    “……”

    “也不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在央胥宫?有没有如愿以偿的见瑶兮一面啊?”

    “……”

    “唉!算了算了!不想他了!”

    “……”

    至始至终都是她一个人在自言自语,根本没有人回上她一句话。

    “你!”手指指着最边上的那只僵尸,“你去给我拿坛酒来!”

    话音刚落,那僵尸酒行动了起来,很快将一坛酒放到她面前。

    天已经渐渐黑了,一轮弯月出现在天上,柔柔的月光洒落下来,南何就被那些月光包裹在其中。

    她抬手开了酒封,直接就着坛子喝了起来。

    一坛酒下肚,虽然没有感觉到头晕,但她却是有些犯困,今日跑了一整日,到了现在自然是累的很,原本是想回房间睡觉的,但不知怎的还没等她起身,眼皮就越来越重,最后直接闭上了。

    意识昏昏沉沉之际,好像听见了谁在说话,那声音她熟悉的很,但还没等她分辨出来,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央胥宫中忘尘峰上,帝何坐在闭关地门口,等着维元子出关。

    他一回来就直接来这里了,并没有往别的地方去。

    这几日来,他曾试着和维元子传过音,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次都没有成功过,直到他见到宇枫,才知道近来都发生了什么。

    之前出现了很多体内生出魔气的人,维元子派了宇枫去调查情况,这一查之下才发现,那些人体内的魔气都是被人特意打进去的。

    “可有查到那人是谁?”帝何当时问了这么一句,他心里隐隐约约觉得,这人就是往离魂山以及浅川附近,李家村里的人身上投毒

    的人。

    宇枫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因为他也不知道那人是谁,原本他是想查的,但就在他打算从那些人的身上下手时,央胥宫就出事了。

    浓郁的魔气弥漫在央胥宫上空,在那魔气中还夹杂了些许妖气,因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时间人心惶惶。

    那魔气在央胥宫上空待了好几日,但却是什么人都没有伤,维元子那时正在推演,所以那几日并没有出现。

    随着魔气在央胥宫上空待的越来越久,宫中弟子都快要忘了它的存在了,这日他们刚上完早课,准备去食阁吃饭,那魔气突然翻腾了起来。

    “怎么回事?它怎么动了?”

    “你们看!那魔气中央是不是有个人影啊!”

    “啊!好像真的是!那是谁?怎么回事?”

    “宫主呢?快些去找宫主!”

    不知是谁想到了维元子,顿时便有人跑去寻找维元子,想让他来看看这是怎么一回事。

    那时候的宇枫并没有守在维元子门前,所以那弟子自然是见到了维元子的面。

    好在那个时候维元子已经从推演中回过了神来,那弟子将外面的情况跟他说了下,刚听到这件事时,他还有些发愣,但当他反应过来后,忙起身快步走了出去。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