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南何仍然记得那时她的魂魄刚刚苏醒时,她继承了薄言禾的记忆,在面对薄雅若,面对那些令她厌恶的人时,她是那般冷静,那般毫无畏惧,甚至可以做出那些事来!

    但怎么……恢复了记忆后,就没了那样的性子了呢!?

    南何有些想不明白。

    此时的她还未曾将那段没有恢复记忆,以为自己就是薄言禾的日子从“南何”的名下分开。在她过着薄言禾的生活时,的确能够强大起来,但当她变成了南何,却是依旧困在过往中,困在那个胆小怕事,一直躲在南木身后的躯壳里。

    就算那个挡在她身前的人没有了,她也依旧将自己藏在别人身后,根本逃不出困着她的壳子。

    帝何盯着她看了许久,见她再次眼神发愣,神情恍惚了起来,一瞬间兴致全无,他收了鞭子,离她远了些。

    “总是在想些什么啊!”

    他轻叹出口,声音并不大,但南何却是听见了。

    “想着过去的事,想着如何才能……”变得强大起来。

    后面的话她并没有说出口。

    “才能什么?”

    在帝何的注视下,她拍了拍肚子,笑道:“才能不问你要吃食,也能填饱肚子。”

    帝何本是想问她怎么又饿了的,但当他抬头看了眼快要暗下去的天,心中就有了答案。

    作为一个人,平日里都是要食三餐,她今日只吃了一餐,怎么会不饿!

    想清楚这件事后,倒是有些犯难了。

    他倒是有一大堆灵果可以给她吃,但那灵果现在对于她来说已经没有多大的效果了,几颗吃进肚子里,不但感觉不到饱腹,还会越吃越饿。

    “离开夜幽镇时忘了买些吃食路上充饥,这天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彻底黑下来,既然你饿了,那我们就进去吧!”

    南何是真的饿了,之前没说出口时感觉还不怎么明显,现在她却是感觉胃里空落落的,难受的很。

    尽管如此,但在听到他最后说的那句话时,还是被惊了下。

    “你之前不是说不进浅川吗?怎么……”

    “我之前还说不让你召唤那些东西呢!结果呢!不还是让你召唤了!”说完之后,他觉得有些不到位,便又加了句,“对于这种临时做的决定,我向来都不怎么能做到!”

    “……”

    哪有人会直接这样说自己的!南何看向他的眼神,除了惊讶之外,还多出了些哭笑不得的意味。

    但他并没有多加注意,说话期间他已经站起了身,转身开始判断浅川入口处的方向。

    南何晃了会儿神,也跟着站了起来,帝何感觉到身后的动静,便直接抬腿往前走去。

    南何跟在他身后,走了几步,突然神色一变,像是想到了什么。

    她再一次伸手拉住了帝

    何的衣袖。

    不过这一次,她只是用力拉了一下,然后快速收回了手。

    等帝何侧过头来看她时,她问道:“那些东西呢?他们怎么没有跟过来?你将他们封印了?”

    一连问了三个问题,但这些问题最后想表达的意思都差不多,所以一个答案也就够了。

    “免得他们再去破坏浅川入口处那处薄弱的阵法,我设了阵法,阵法上自带封印,临走前不放心,还打了个结界。”

    南何听他说完最后一个字,回头看了一眼她不久前唤那些东西前来的地方:“有必要这么麻烦吗?”

    南何不知,在封印他们的时候,帝何看到了什么,但帝何却是没有要告诉她的意思,他伸手提了下她的衣领,将她拉了过来:“保险起见。不要再说这些了,再说下去天就黑了。”

    说着他的手下移,放在她背上,推着她往前走。

    两人相处的久了,对于他这样的动作,南何已经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了,她“嗯”了一声,抬脚和他并肩往浅川的入口处走去。

    在他们走后不久,不远处缓缓走出来一人,他停在南何方才靠过的槐树旁,抬手抚上了树干,动作轻的仿佛面前之物并不是粗糙坚挺的槐树,而是精致脆弱的泡沫,生怕自己这一碰,会将泡沫碰碎。

    他低着头,眼神柔和的看着面前:“对不起,没有早些得知真相,将你带走,让你受了那么多苦。”

    “就算你不原谅我,也没关系的。你放心,今后我会好好保护你的!绝不让你再受伤害,哪怕一丁点儿都不会!”

    明明眼前什么都没有,但他却依旧继续柔声将自己做好的决定说出来,仿佛那人面前,此时正听着他说话。

    这些话除了他,再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他想着既然已经做好了要保护那人的决定,那往后保护就行了,说这些话给她听根本没有什么意思,殊不知,就算他真的将这些话说出口,最后听到这些话的也不是他心中之人。

    每一个滋生出灵气钟灵毓秀的好地方,都会随着时间的变迁而生出辟邪阵法,为的是阻挡那些除人之外的邪物,不过它只能挡住些刚开灵智,修为低微的东西,对于那些已经活的像人的东西来说,根本没有什么作用。

    两人来到浅川入口处时,那泛着金光的阵法已经暗淡了下去,若是他们再来完些,那些东西怕是就要闯进去了。

    说起来被帝何施法封印的那些东西,不知是不是因为体内有些魔气的缘故,与离魂山见到的那些完全不同,他们并不痴傻,甚至还有些自己的意识,知道攻击人。若是给他们几十年的时间,怕是能变成行动自如,神智清晰的僵尸,但没有人会给他们这个时间的。

    这附近还有几个

    没有完全失去意识的人,虽然说他们进浅川只是为了吃个东西,用不了多长时间,但以防万一帝何还是将阵法给加固了一遍。

    南何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但话都已经说出口了,帝何也说了带她进去吃饭,现在已经没有不去的理由了,于是乎她便暗暗盘算着,进去买几个烧饼或者包子就出来,但真的进去了之后,她却还买了一大堆糕点。

    两人从浅川出来时,天已经黑了。

    帝何从储物袋中拿出来一颗光珠来照亮,南何跟在他身后,一边吃着龙须酥,一边从纸包中拿出海棠酥递到帝何面前。

    “给你一个。”

    帝何低头看了眼她手心的海棠酥,愣了下,随后将她的手推了回去:“不吃,你留着自己吃吧!”

    他并不喜欢甜甜的东西,所以对于糕点这类的东西,往往都会拒绝。

    但南何并不知道他不喜欢,只当他是嫌自己手脏,她再次将海棠酥送到他面前:“你尝尝嘛!真的特别好吃!你放心,我方才在河边洗了手,不脏!”

    帝何扭头看着她,眼角含笑:“你以为我不吃是嫌弃你手脏吗?”

    南何将最后一小点二龙须酥塞进嘴里,歪着头看他:“不然呢?你总不会是因为不喜欢吃……”

    帝何点了点头,抬手从她手心拿过海棠酥,塞进了她微张的嘴里。

    吧?

    问题都还没有问完,就已经得到答案了,南何一时微怔,下意识便咬了口嘴里的海棠酥,因为没有什么拿着,这一口咬下,它便掉在了地上。

    在南何的认知里,是没有人会不喜欢吃糕点的,所以在听到帝何说的这话后,她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海棠酥落地,花瓣被碰掉了好多,帝何扫了一眼,没有多少在意的意思,不过当他的视线重新回到南何脸上时,倒是有些不解了。

    “不就是不喜欢吃嘛,有必要这般惊讶吗?”他着实不能理解,南何的惊讶是从哪来的。

    被他这么一问,南何回过了神来,她将嘴里方才咬下的海棠酥嚼碎咽下,然后弯腰将掉落在地,少了些许花瓣的海棠酥捡起,吹掉上面沾的灰尘,送到嘴边再次咬了一口。

    “你居然会不喜欢糕点!这么好吃的东西,你居然会不喜欢!”她含糊不清的说着,语气除了不可置信外还夹杂了一丝鄙夷。

    仿佛在跟他说,这么好的东西,你居然不喜欢,真是不知好歹!

    对于她方才从地上捡起海棠酥的举动,他已经很惊讶了,此时听到她话中的那丝鄙夷,就更是惊讶了。

    面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但看向她的眼神倒是没变:“怎么?因为你喜欢我就不能不喜欢了吗?”

    南何已经解决掉了那个海棠酥,此时听见他这话,摇

    了摇头:“我又不是你的胃,哪里能管住你喜不喜欢!”

    帝何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听到帝何冷哼时,她笑了起来,但帝何却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落寞。

    笑着笑着,南何的思绪又飘远了。

    “妹妹,城北糕点铺子卖的糕点真的特别好吃,你确定不尝尝吗?”

    “我不喜欢吃糕点。”

    “什么嘛!你居然会不喜欢糕点!这么好吃的东西,你居然会不喜欢!”

    这是她五岁那年,慢慢开始和南木说话时发生的事。

    那时的她虽然开始说话了,但还是不愿意出门,除此之外,每日除了吃些维持生命的饭食外,根本不吃任何东西,南木便想着法的让她吃东西。

    还记得在自己说出那句话后,南木拿起了一块儿糕点,一脸惊讶外加鄙夷的,说出了她方才说的话。

    那时的她好像就说了句和帝何一样的话,但南木是如何回答的,她却是已经不记得了。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