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原本南何以为在她说出那句话之后,他就能立马反应过来的,但当她真的说了之后,却没见他面上的神情有丝毫变化。

    见状,南何就知道他还没意识到这句话其中的不妥,她后退了一步,这次彻底松开了他的袖子。

    帝何愣了下,随后便听她说道:“我随便不随便,我不清楚!但小公子你是不是狗,你难道不清楚吗?”

    帝何:“……”

    在说完话这句话后,南何直接转身跑出了保护球,边跑边吼道:“让开!让开!拦住他!别让他跟过来!!”

    这些话很明显是对那些东西说的。

    他们倒是很听话,并没有要追着南何跑的意思,而是扎堆儿似的,再次将帝何围在里面,想着这样就能阻止他出来。

    南何起初也以为凭借着他们可以阻挡住帝何,但当他想起来帝何是修仙之人时,那些好不容易生出了一点儿的侥幸心理,瞬间消失不见。

    她往前跑了很远一段,原本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但在想到这个问题时,却是认命了般,站住了身子。

    她没有回头往后看去,当然,她也不敢回头。

    好在帝何并没有要对她怎么样的意思,除了起初听到那些话时,脸色黑了一些,慢慢的就恢复如常了。

    那些话毕竟都是他说的,南何只是重复了一遍而已,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了。

    他在心里这样想到。

    若是之前,他一定会忍下来的,但现在真的要做到想的那样,却是有些不容易。

    看了眼南何跑远的方向,他眯了眯眼,眼中尽是危险的意味。

    跑!做梦吧!只要有我在,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哼!

    幼稚如他,沉稳冷静也如他,很快他就回过了神来,将注意力落在了那些将自己围起来的东西身上。

    指尖捏诀,飞身停在那些东西上空,然后稳稳落在长剑上。

    包围圈中突然没有了人,他们的神情变得有些呆愣,头颅左右转动,不明白那人去了哪里。

    前面的尚且没有反应过来,后面的就不知情况的往前挤来,本来他们之间的空隙就不大,这一挤之下,那空隙彻底没有了。

    他们十分拥挤的,站到了一起。

    阵法启动的那一刻,帝何松了口气。

    原本应该很简单的一件事,今日做来却是并没有那么简单了。

    这些东西就在他开始布阵的那刻,突然暴动了起来,那只剩眼白的眼,全部变的黑红,苍白的皮肤上青筋尽显,身上也出现了浓郁的黑气。

    那黑气他熟悉的很,正是南何体内的魔气,原本他只是愣了愣,但就在捏诀镇压他们时,突然发现,此刻这些身上散发出魔气的东西,无论是哪个,他的魔气都比他之前从南何身上感觉到的要

    多上很多!

    好在他们只是暴动了那么一瞬间而已,很快就平息了下来,想来是支撑他们如此的魔气,并不够用了。

    帝何站在长剑上,盯着阵法内“咯咯——”叫着的那些东西看了许久,然后他想到了早些时候就已经走掉的南何,转身就要离开。

    突然,他又转过了身来,眉头紧皱,觉得还是有些不放心,随后又施了个结界,将他们隔绝了起来。

    南何最后停下来的地方是一棵槐树旁,她等了一会儿,不见帝何的跟上来,便走到那棵树下,背靠着树干,坐了下来。

    日头偏斜,阳光透过槐树的枝桠照在南何脸上,远处有风吹来,吹乱了她的发丝,也吹乱了她的思绪,将她带回南木还在的那几年。

    那几年的时光,是她从出生以来感到最好的几年,虽然过得并不开心,但因为南木的存在,她也没有多难过。

    自从知道了聂灵汐对她和南木的狠意之后,她心里对于母亲的思念彻底消散了,更别提那刚生出没多久的爱了。

    那时的她不过才四岁,但却是什么道理都明白了,一开始她怎么可能接受这个事实,于是原本应该活泼好动,无忧无虑生活的她,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每日都坐着发呆的木头。

    “南南,听说城北新开了一家糕点铺子,他家的糕点香甜可口,哥哥带你去吃糕点吧!”

    “南南,西苑的梅花开了,哥哥带你去赏梅吧!”

    ……

    “妹妹,城北的糕点铺子都开了好久了,哥哥馋那一口也馋好久了,奈何你不跟哥哥去,要不然……哥哥跟你去吧!或者,你带哥哥去?”

    “妹妹,天香食楼新推出了几道菜,那菜哥哥从来没吃过,要不……你带哥哥去尝尝?”

    ……

    南木变着法子的想要她出去走走,但她并没有如他所愿,甚至根本不理会他说的话,更不和他说话。

    这样沉默的日子,整整持续了一年。

    想在想起来那一年的事,她只觉得后悔,若是可以,她恨不得回到过去,打醒四岁那年的自己,但根本没有那种可能,她不过是在异想天开罢了!

    帝何找到她时,她正靠在槐树上,两眼空洞的盯着前方,连眨都不曾眨一下。

    他放慢了脚步,一声不响的走了过去,在她面前停下,他站的笔直,完全遮住了照在她脸上的阳光,以及她正看着的地方,但她却并没有丝毫反应。

    浅川和离魂山一样,都是个灵气充沛的好地方,这样的好地方上自然是会滋生出一些能力低微的小精怪,他们还不具有害人的能力,但却有迷惑人的本事。

    看到南何这副模样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可能,但捏诀在她体内探了一圈,不见有丝毫精怪

    的气息,便不那样认为了。

    他低着头看着依旧在发呆的南何,压低声音轻轻喊了声她的名字,但许久过去,都没听到她的回应。

    这样的情况自他们认识以来,都没有出现过,帝何一时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便皱起了眉头,随后蹲下了身来。

    “南何?”

    “……”

    “南何?”

    “……”

    “南何??”

    “嗯?”

    前面三声都没有将她的意识唤回,直到第四声,她才含糊不清的答了一声。

    虽然声音很小,但帝何却是听的清楚,她开口了。

    南何的眼神渐渐有了神采,睫毛跟着动了几下,因为长时间眼睛都没有什么动作,此时干涩的非常,她眨巴了几下,突然感觉眼里酸酸的,便抬手捂住了眼睛,轻轻揉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慢才追上来?我等的都快要睡着了!”

    她的语气很平淡,丝毫没有嘲笑的意思,但落到前不久才刚被调侃过的帝何耳中,却不是那么回事了。

    “怎么?你皮痒了?想要挨打吗?”说到“挨打”这两个字时,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语气不善,面色也不善。

    南何用那双被揉的通红的杏眼看着他,忍不住哆嗦了下,十分胆怯的问道:“你要打我吗?”

    帝何说那话不过是吓吓她而已,哪里有真要动手的意思,但当他看见她此时的反应时,却忍不住想要看看她接下来的样子了。

    指尖捏诀,一把长剑出现在他旁边,只见他瞥了一眼,那长剑就变成了一条浑身散着灵气的鞭子,南何匆匆看了一眼,便见鞭身上的灵气慢慢转变成了寒气。

    她想要往后退去,可她背靠着树干,哪里有什么退路可言。

    帝何面上皆是笑意,但那笑意中却和鞭子一样,带着令人胆怯的寒意。

    南何手指紧紧抓着衣袖,因为太过于用力的缘故,指尖有些发白。

    “你……你真的要打我吗?”她又问了一遍。

    这一遍问的好没道理,若是按照往常来说,此时的她已经开始求饶了。

    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的东西,帝何有些不开心,他手指勾了勾,那鞭子便移来,落在了他的手心。

    唇角勾起,他笑道:“你说呢?”

    听到他这样的话,南何哆嗦了下,大脑飞速运转,想着可以避过去的办法。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眉心的黑纹亮了下,但还没等帝何看清,就又恢复如常,看起来根本没有什么变化。

    南何正在晃神,那道时不时就会出现的声音此时又开口了。

    “怕什么怕!他只是在吓唬你而已!你跟他待了这么久,还不清楚他吗?”

    南何哪里会不清楚他只是在吓唬她,但尽管是吓唬,她还是

    害怕啊!

    那声音再次响起,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他就是看你这样所以才总想着吓唬你的!你若是继续这样下去,他依旧会吓唬你!甚至真的对你出手!”

    听到这话时,南何什么反应都没有,那声音便继续说道:“你要学会反抗!你若总是想着依靠别人,根本长不大!长不大同样意味着活不久!你好不容易从那个地方逃到这里来,不就是为了能好好活下去!所以,你要变得强大起来!强大到任何一个人,都欺负不了你!”

    这些话虽然说的有些严重了,但并不是毫无道理。南何想了想,最后只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天生性子如此,怎么可能说改就改啊!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