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月上中天,帝何停了下来,他本是想不做逗留,直接赶到浅川的,但奈何南何的肚子在此时响了起来。

    灵果拿到手里时,帝何的声音随之响起。

    “你这段时间怎么这么容易饿?之前吃一颗灵果,明明能维持好长一段时间,现在怎么不行了?”

    “最近跟着你一直在离魂山里跑来跑去的,体力消耗的快,自然是很容易饿的!”

    “是这样吗?”

    “不然呢!”南何低头在灵果上咬了一口,掩饰了脸上那一丝不自然的神情。

    其实她很想告诉帝何,现在这小小的一颗灵果根本就不够她吃的。因为长时间只吃这一种东西,身体习惯了灵力的补充,所需的灵力便越来越多,之前一颗灵果能维持她精神饱满一整日,但现在连一个时辰都不能了。

    虽然她是这样说的,但帝何还是觉得有些奇怪,他左右看了一眼,找了个干净一点儿的地方,直接席地而坐,降低了自己的高度,好看清低下头的南何,面上的神情。

    南何一直保持着那样的动作,低着头一口一口吃着灵果,一边吃一边在心里想,该怎么跟帝何说这件事,殊不知,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的帝何,已经知道她心中所想了。

    他带在身上的这种灵果,只是灵力最低微的那种,对于没有吃过这种东西的人类来说,自然是上好的东西,但对于经常以这种灵果为食的人来说,就像是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馒头而已,根本吃不饱。

    神识外放,打探了下附近的情况,神识收回时,他站起了身来,拍掉衣服上沾上的尘土:“说起来,好像很久都没有吃过东西了,既然已经停下来了,那也不急于这一时了。”

    他低头看着南何说道:“附近有个小镇子,去逛逛吧!”

    南何不知他为何会突然这样说,她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不是已经辟谷了吗?”

    帝何好笑的看着她,反问道:“谁跟你说过,辟谷之后就不能吃东西了?”

    南何一脸茫然:“不是吗?”

    帝何原本以为她只是开玩笑,没承想她竟是真的不知道,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好了,虽然说不急于这一时,但浅川那边还是耽误不得的,我们还是一边走一边说吧!”

    南何“嗯”了一声,吃着所剩无几的灵果,跟在他身后往镇子上走去。

    路上,帝何跟她讲了好多关于修炼的事,但她的注意力一直都不在这些事情上,所以根本没有听进去多少。

    帝何告诉她的这个镇子,叫做夜幽镇,是个依山傍水的地方,景色如画,钟灵毓秀。

    两人刚进入夜幽镇的地界,扑面而来便是一阵浓郁的酒香,刚吃过灵果的南何,瞬间被这味道勾了魂,她拉住帝何的衣袖,抬

    头满脸期待的看着他。

    方才在他放出神识打探时,正是看到了夜幽镇中有很多吃食,所以才会带着南何来这里的。帝何以为她会被那些小吃的香味吸引,没想到最后吸引她的居然是酒。

    他看了眼已经被勾去魂魄的南何,有些无奈:“你不饿吗?”

    南何揉了揉肚子,虽然方才刚吃了一个灵果,但现在已经感觉不到丝毫饱腹感了,她不过相比于去吃东西,她更想去喝酒:“当初进离魂山时,在山脚下喝了酒,现在出离魂山了,我还想再喝一次,这样才有始有终嘛!”

    她并没有回答帝何问她的那个问题,而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闻言,帝何白了她一眼:“借口。”

    这的确是一句借口,她不过是想喝酒而已。

    “既然你说是借口,那不如你说说我心里真正想的是什么吧!”

    她抿嘴笑了起来,眼中竟是狡黠之意。

    帝何丝毫没有要理会她的意思,回过头来,直接往前走去。

    南何见状忙快步追了上去:“诶诶诶!你这人!不说就不说嘛!跑什么啊!”

    帝何没有回头,直接说了句:“不是想喝酒吗?还不快走!”

    南何瞬间高兴了起来,她往前一步,走在帝何面前,然后转过身来,面向他笑道:“那喝酒的时候我可以点些下酒菜吗?”

    “难道你想干喝吗?你的酒量很大吗?”

    “在不知道你的酒量如何之前,还算可以吧!”

    当初在离魂山山脚下喝酒时,她还不知道自己的酒量为何突然大了起来,等她恢复了记忆后,才知道原因。

    在南木离她而去的那段时间里,聂灵汐将自己关了起来,所以那段时间她过了个还算舒心的日子,只不过一想到这舒心的日子,是南木用命换的,她心里就觉得堵得慌,碧有槐见她那般要死不活的模样,便带她去了一个酒庄。

    碧有槐并没有说那些让她节哀顺变的话,而是教会了她喝酒,她说酒是个好东西,可以让人忘记一切烦恼,她在那里待了半月,觉得碧有槐说的话还真是没错。

    从那之后,南何的酒量就好了起来,但却再也没有喝过酒。

    岚鹤带她喝酒的那次,是那之后的第一次,但那时她还没有恢复记忆,现在记忆全部恢复,便想要再喝一次。

    帝何见她神情没有丝毫变化,笑了下没说话。

    此时的他还并不相信南何真的有她说的那样,酒量还不错,但等他们到了那处飘来酒香的酒楼时,他就不那么想了。

    一张不大的四方木桌上,五个酒坛子整齐的放在上面,帝何站在木桌前,眉头微皱,看着正在点下酒菜的南何:“你确定要这么多吗?”

    南何点了点头。

    帝何在看到她点头时

    ,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看了眼外面渐渐黑下来的天,无奈的坐在了她的对面。

    刚坐下没多久,便听南何的声音传了过来。

    “那个……我身上……”

    “什么?”她的声音越往后便越低,此时酒楼里正是客满之时,热闹的厉害,所以帝何根本没有听清她说了些什么。

    视线落在她脸上时,便见她不知何时已经将菜单放下,正咬着手指盯着他看。

    等了一会儿,不见她说话,他便伸手将菜单拿了过来,低头在上面扫了一遍,然后问她:“想吃什么?”

    “我……”犹豫了下,还是没能说出口。

    帝何适时抬起了头,拿着菜单在她头上敲了一下:“想吃什么就快些说,不要浪费时间。”

    他的力气并不大,但南何还是抬手摸了摸被打的地方,见他的视线并没有移开,她犹豫了下,开口说道:“我……身上没有银子。”

    帝何还以为她要说什么,没承想竟然只是这个,他笑了笑,将菜单重新放到了她面前:“银子我有,你只管点菜就是了。”

    听到这话,南何再没有什么好顾忌的,直接招手招来了不远处候着的店小二。

    半个时辰后,菜已经全部上桌,帝何扫了一眼,便见木桌上放着一盘花生米,一盘酱牛肉,一盘凉拌藕片,还有些卤味,正想抬头看向南何时,一双筷子出现在他面前。

    帝何很久都没有吃过东西了,所以在看到那双筷子时,心里有些犹豫,但很快他便接了过来。

    夹了一片藕片放进嘴里后,他放下了筷子,伸手拿过酒坛给南何倒了一碗,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碗:“明日一早我们就要赶去浅川,所以今晚不许喝醉。”

    南何听见这话原本是想说一句怎么可能的,但想了想,却是点头应了一声。

    此后,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一个抬头看着窗外的漫天繁星,一个低头喝着酒。

    期间南何曾抬头看了一眼他,见他盯着夜空发呆,便也跟着看了一眼,随后再次低下了头去,一碗一碗喝着酒。

    桌上的菜除了刚开始帝何夹了一片藕片,南何吃了几口牛肉外,就没有再被人动过。

    天色越来越晚,酒楼里的人渐渐离去,最后剩下的除了他们,就只有三两个带着长剑,一身侠者打扮的人。

    南何的视线在他们身上扫了一遍,当她的视线落在角落里的那人身上时,顿时皱起了眉头。

    那人背对着他们,看不见脸,但就在她的视线扫过去时,心头瞬间出现了一股熟悉的感觉。

    她回过头来,在脑海中搜索着,却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怎么了?”

    帝何不知何时将视线收了回来,见她皱起了眉头,便开口问道。

    南何抬头

    看着他,低声说道:“好像碰见了一个熟人。”

    她又说道:“不过也有可能是错觉。”

    帝何挑了下眉头,刚想问她那人在那里,她就端起酒碗伸过来碰了碰他的:“要陪我喝酒吗?”

    帝何笑了起来:“这不一直都在陪吗?”

    “说的也是啊!”南何笑了下,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伸手又倒了一碗。

    这一看之下,帝何才发现,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两坛酒已经没有了,而那打开酒封的第三坛,也见了底。

    回想起方才南何喝酒的时,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完全像是在喝水一样,他叹了口气,此时彻底相信了她说的话。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