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天边渐渐泛白,林子深处鸟鸣声断断续续地响起,风过,便见鸟群挥动着翅膀,往天边飞去。

    那些围在薄言禾周围的东西,开始骚动起来,明显压低了的“咯咯——”声从喉咙深处响起。

    帝何正在想事情,听见这些声音,顿时只觉得心乱如麻,他看了眼一旁靠着树昏昏欲睡的薄言禾,指尖捏诀生了一股凉风,转了个方向朝她面门袭去。

    突然迎面吹来一股凉风,些许还灌进了她的脖子里,薄言禾打了个哆嗦,顿时清醒了过来。

    睁眼的那瞬间,便看到帝何正直勾勾地看着她,她正要开口,觉得鼻子痒痒的,便伸出食指蹭了蹭鼻子:“怎么了?这样看着我做甚?”

    帝何看着她,手指指了指天边,又指了指她周围的那些东西:“天快要亮了。”

    “嗯?”一时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帝何收回了手,没有再说话,等着她自己想明白。

    薄言禾皱起了眉头,她看了看泛白的天边,猛的反应了过来。

    耳中传来低微地“咯咯——”声,这些声音是在他们觉得难受时才会发出的。

    薄言禾忙将视线落在围在自己身边的那些东西身上:“天快要亮了,你们快些找地方躲起来吧!”

    话落,其中那些沾染了毒气的死尸一溜烟的功夫就不见了,但那些中了毒的村民,显然是还有些意识的,那意识重复的告诉他们要保护面前的这个姑娘,所以尽管身体已经开始有些不适,他们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薄言禾自然是知道他们的想法的,之前在她刚醒来不久,就知道了这件事,眼看着天已经完全亮了,太阳露出些许光芒,顾不得帝何还站在不远处,她直接开口道:“我不会有危险的!快些去找地方躲起来!”

    那些东西的脸虽然没有那些死尸恐怖,但也相差无几,毕竟中了毒之后,他们就失去了呼吸,眼球泛白,身体也开始出现腐烂的情况。

    被他们同时看着,薄言禾觉得有些诡异,下意识便加重了语气:“去躲起来!这是命令!”

    此话一出,他们哪里还会继续待着,都纷纷转身往林子深处跑去。

    直到最后一个也离开,薄言禾才将视线重新落在了帝何身上。

    方才她说的话想必帝何全部都听见了,她试探性的问道:“你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帝何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想说吗?”

    薄言禾闻言一愣,盯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张了张嘴,随后又闭上了。

    着实不知道面对这样的情况,她应该说点什么。

    见她如此模样,他勾起唇角笑了下:“每个人都有不想说的事,我没有强迫人的爱好,那些事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吧!”

    听见他说前面的

    话时,薄言禾只觉得话题好像变得高端了些,以至于在他说完后,她迟迟都没有回过神来。

    帝何会这样说的原因,不过是他觉得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很熟络,再加上他并不想知道那些不关于他的事,所以才会说出那样的话。

    虽然薄言禾现在的身份很可疑,但就算他问了,她也不会如实作答的,所以还是等时机成熟了再听她亲口说吧!

    “你可知道这山中总共有多少人?”不再想着那件事,帝何将注意力转到了离魂山的事情上。

    在他开口时,薄言禾就已经回过神来了,她想了下第一日进山时的情景,然后说道:“具体我也不知道,但就我见到的那些人,远远比现在我们见到的这些中了毒的人要多。”

    帝何闻言将神识再次放出,开始观察离魂山中的地形:“在我来的那一日就已经感觉到,山中没了活人的气息,我一直以为他们都出事了,但听你现在这么一说,要么是我们还没有遇到全部中毒的人,要么就是这山中有供他们藏身,顺带着还可以隐匿气息的地方。”

    薄言禾想了想,说道:“很显然并不是第一种情况。”

    帝何看着她,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薄言禾倒是没有扭捏的意思,她道:“实不相瞒,原本我刚醒来时,跟在我身后的那些中毒的人并没有这么多,他们是一点点儿聚集过来的。就算是在白日里,只要感觉到我的存在,就会往我所在的地方来。我这么跟你说吧!距离我刚醒来已经四五日了,以那些中毒的人来说,翻遍整座山不用三日。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了吧!”

    按照薄言禾说的来算,这几日山里中毒的人都应该已经在他们附近了。若是就这么点儿人的话,那实际情况怕是就只有第二种了。

    神识收回来的那一刻,他抬手揉了揉眉心:“继续待在这里也没什么用,走吧,去附近看看。”

    薄言禾“嗯”了一声,跟在他身后,往他所选的地方走去。

    前几日一直都在躲那些中毒的人,根本没来得及观察周围的景色,现在和帝何慢悠悠地走在林间的小路上,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一时间竟觉得有些熟悉。

    许是在她不记得的那段记忆中,她来过这里。薄言禾摇了摇头,专心找起了他们所过之地,可以让人躲藏的地方。

    身后一直很安静,帝何回过头去看了她一眼,见她视线四处移动,观察着地形,便没有再分心,回过头来,放出神识继续找着山中可以藏身的地方。

    这一找便是一上午。

    “咕噜——咕噜——”薄言禾摸了摸肚子,抬起头看向已经将视线转到她身上的帝何,她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声音微弱,“对不起!我……

    ”

    还没说完的话被打断,帝何转过身来,问她:“为何要道歉?”

    薄言禾觉得脸上有些发热,支支吾吾了半天,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正当她想着要怎么开口时,一颗还泛着浓郁的灵气的果子出现在视线中。

    突然手腕一紧,等她反应过来时,那灵果已经被放在了她手里。

    薄言禾盯着灵果愣了神,下一瞬帝何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肉体凡胎都需要进食,这是很正常的事,以后不要觉得自己是在给别人添麻烦。更不要再为了这点小事,跟别人道歉,这不值得。”

    就这么半日的时间,她已经因为帝何说出来的话愣神了好几次了。

    目光呆愣地落在帝何身上,后者虽然没有开口,但明显觉得很不舒服,好在她只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就将视线再次落在了那颗灵果上。

    以前在央胥宫的时候,她吃过这种灵果,但给她灵果的人,并不是收她为徒的维元子,也不是一向待人温柔有礼的宇枫,而是她觉得一直看她不顺眼的洛溪。

    那时她刚拜入维元子门下,在洛溪的带领下进了忘尘峰。当时她还不知道这忘尘峰上下是需要御剑的,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她就想着要下山去吃饭。

    从太阳快要落山时,到天黑下来,她都还在山路上。

    洛溪找到她时,她正垂头丧气地坐在路边的大石块儿上。

    那时她也像现在这里跟他说了抱歉,然后说自己下山的原因,洛溪就像帝何那样将灵果放到了她手里,但不同的是,那时洛溪并没有跟她说,今日帝何告诉她的话。

    一颗灵果下肚之后,薄言禾觉得浑身都舒服了起来,因为有灵气的加持,她既填饱了肚子,也有了精神,跟在帝何身后不像上午那样,一直安静些不说话,而是滔滔不绝的说了一下午,直到太黑下来,她才停了下来。

    “看来不能给你吃太饱!”帝何瞥了她一眼,“真吵!”

    因为他午时跟她说的那些话,薄言禾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反而看着他,理直气壮的说道:“那是我本身口才就好,就算没有你的灵果,我也能这样跟你说一下午话!”

    她原本只是想嘚瑟一下而已,但没承想帝何却是笑了起来:“哦?是吗?”

    他看着薄言禾,笑意直达眼角:“既然如此,那今后灵果你就不要吃了吧!”

    “不!那可不行!”薄言禾顿时慌了起来。

    帝何好笑的看着她,故意问道:“为何?”

    薄言禾知道他是故意的,但为了吃食,她不能多说什么,只能老老实实地回答他的问题。

    大脑飞速运转,她低头调整了下面上的表情和情绪,再抬头时已经变成了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

    “如果你不给我

    灵果,我会饿死的。”

    以一副委屈的模样,一本正经的说出这番让人忍俊不禁的话,着实让帝何愣了下神。

    最后那灵果还是照常给了她,并且除此之外,帝何还说出了要教她术法的话。

    虽然对于术法薄言禾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但既然有人愿意教,那她学学也没有什么不可的。

    “这些东西还真是跟你跟的紧啊!”

    天一黑,那些中毒的人都跑了出来,找到薄言禾所在的地方,往这边赶来。

    薄言禾看着他,有些无奈:“所以这便是你为何会在山洞中找到我的原因。”

    帝何笑了笑,在二人身上施下了隐身术。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