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在薄言禾看向他时,他就已经恢复如常。见他丝毫没有反应,她偷偷笑了下,跟在他身后往维元子的寝殿走去。

    身上已经没有了寒意,就算是雪落在她皮肤上,她都不觉得凉。

    一路上洛溪没有再和她说过一句话,但是尽管薄言禾心里有很多问题想问他,但见他如此,便强忍着没有问出口。

    维元子寝殿前,不知道被谁堆了一个小雪人,她去的时候,小雪人的脑袋有些破损,于是她便抓了把雪,补全了雪人的脑袋。

    维元子正坐在书案旁喝茶,见她进来,施法将殿中的暖炉烧的旺了些。

    “师父。”薄言禾低低叫了声。

    维元子没有应她,只是将视线停留在她身上,丝毫没有要移走的意思。

    刚开始她还能很淡然的任凭他打量,但被看的久了一些之后,她就开始有些不适了。

    “师父,徒儿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

    维元子还是没有开口。

    她将视线移到一旁站着的洛溪身上,见他丝毫没有要理会她的意思,便悻悻然地收回了视线。

    她穿着厚重的东西,身上又被施了御寒术,在这生有暖炉的殿中待了一段时间后,手心开始冒起了汗。

    她抬头看了眼依旧在打量她的维元子,将手从袖中伸了出来。摸了摸脸,没感觉脸上有什么:“师父,你为何这样看着我啊?!”

    她叫了三声“师父”,但维元子却是一声都没有回她。

    薄言禾不说话了,她低头看着地面,等着维元子开口。

    这样诡异的气氛持续了足足半刻钟,耳边才传来了维元子的声音。

    “禾儿,你下山去吧!”

    “!”

    “!”

    两张惊讶的脸同时抬起,看向维元子。

    虽然洛溪一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但听到时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脸上的惊讶也只维持了一瞬,片刻后便又恢复如常。

    不同于他,薄言禾愣在了原地,等她反应过来时,“扑通——”一声膝盖着了地。

    “师……师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声音颤抖,强撑着将话问了出来。

    维元子没有回答她,重复了次方才的话:“你下山去吧!”

    薄言禾紧皱着眉头,满脸不可置信,眼中也尽是怀疑,她不死心的问了句:“师父这话的意思,是要……是要……赶我走?!”

    维元子没有再和她多说什么,直接施法将宫佩收了回来:“你的体质不适合修炼!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早日下山自谋生路吧!”

    薄言禾知道自己资质不行,修炼起来比他人要慢上很多,但她一直都相信只要她认真学,反复练,不会差他人很多的!

    没承想今日竟从收她为徒的维元子口中,

    听到“你的体质不适合修炼”这句话。这话一出口,她以前的努力都变成了徒劳。可笑她心里还想着,要早日穿上央胥宫特定的服饰,让她的师父能笑上一笑。

    低着头沉默了很久,薄言禾缓缓叹了口气:“师父在上,请受徒儿最后一拜!”

    她说着弯下腰,额头贴在了冰凉的地面上。

    就着这个姿势,她继续说道:“多谢师父收我为徒,赐我宫佩,教我御寒术,徒儿让师父失望了!”

    话落,她直起身来,看着书案旁已经闭上眼的维元子,起身抹了把脸:“师父保重!徒儿走了!”

    在她转身那刻,维元子睁开了眼,他看着手里的那块儿宫佩,愣愣地出了神。

    搬进忘尘峰时,是洛溪带她来了,离开时也是洛溪送她的。

    两人一直沉默着走到山门前,薄言禾停了下来,回头对他笑了笑:“多谢师兄施的御寒术。虽然不知道你为何会对我有种敌意,但还是希望你能好好的!替我跟宇枫师兄道个别!保重!”

    她说完便直接转过了身去,所以并没有看见洛溪脸上一闪而过的诧异。

    等她走到长阶上时,耳边传来了洛溪冷冷地声音,他道了一句“保重!”。

    薄言禾唇角微弯,背对着他挥了挥手。

    鬼渊入口处,一男一女站在那儿,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时不时还往了里面张望。

    “孟裔鸩,你确定主人会今日出来?”

    “公子前日给我传音时,就是这样说的。你爱信不信。”

    青衡闻言气愤的踩了他一脚:“哼!总是不会和我好好说话!”

    孟裔鸩吃痛地往后退了一步,他站的那里没有能扶的东西,便将手搭在了青衡肩上:“明明你也是这样和我说话的,我为何不能也……哎呦!”

    话还没说完,另一只脚又是一痛,孟裔鸩瞪大了眼,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脚,又指了指她:“你……你……”

    他“你”了许久,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他看了眼周围,一跃而起,往不远处的树上跳去。

    青衡一个小姑娘能有多大的力气,他这样做不过是为了躲开她罢了。

    待他坐在树上之后,青衡白了他一眼,转过身去,面对着鬼渊,席地而坐。

    若按照之前她一定是会追上去的,但自从帝何说过姑娘家不能上树之后,她就老老实实的没有再上过树。

    不知何时,雪就已经停了,薄言禾回头看了眼一点点儿变远的央胥宫,心里一片茫然。

    原以为她会一直待在央胥宫里,跟着师父修炼术法,没承想这才不到半个月,就被赶下了山来。

    她闷闷不乐的往来时落脚的地方小镇,一边想着以后要去哪里,一边算着身上的银两。

    到达小镇后,时辰尚早,

    她没有先去找找客栈,而是走到一个小吃摊前,买了一碗汤面。

    填饱肚子之后,她才开始找起附近的客栈。等有了落脚的地方之后,她泡了个热水澡,将烦心事都抛到了脑后。

    离开薄吕府时,归云在帮她收尾,这么久了她还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她便想着先回去看看。

    至于看过之后,她还没有打算,反正只要不回薄吕府,去哪里她都能接受。

    帝何从鬼渊中出来时,青衡已经坐在地上睡着了。

    孟裔鸩看见他的身影,从树上一跃而下,快步来到他面前,见青衡睡着了,他便低声叫了句“公子”。

    帝何点了点头,将手里还沾着血迹的长鞭递到了孟裔鸩面前:“我不喜欢使鞭,送你了。”

    通体漆黑的长鞭,周身泛着灵气,孟裔鸩接过来时,觉得有些重,他看了帝何一眼,眼中似在询问他。

    “在第二重从一个道修手里得到的。看他使剑的样子,应该是个道修。”

    帝何见到他时,那黑鞭上便沾有血了,怕是刚从原主人手里抢过来不久,就被他拿走了。

    孟裔鸩闻言神情变的有些古怪,帝何见状,指尖捏决将黑鞭上面的血迹除去:“收着吧!这上面有灵力,使起来比你的那把剑更加得心应手!正好你不是不喜欢使剑吗?今后就用长鞭吧!”

    孟裔鸩恢复原本的神情,“嗯”了一声,将黑鞭收起。弯腰打横抱起青衡,跟在帝何身后离开了那里。

    夜半之时,忘尘峰正殿的殿门,突然被人推开,一道人影瞬间出现在殿中。

    与此同时,光珠放出柔和的光,将大殿照亮了起来。

    书案旁,维元子闭着眼,仿佛睡着了一般。

    来人在看到他那刻,膝盖着地,身影一矮,跪在了地上。

    “大师父,这么急找我回来,是宫中发生了什么要紧的事吗?”

    来人正是刚从鬼渊中出来不久的帝何,他连家都没有回,径直来了央胥宫。

    维元子睁开眼来,指尖施法将他拉了起来:“宫中无事,你师父也无事。”

    帝何站好后,皱着眉头,不明所以的问道:“那大师父这般急切的将我唤回,是为了什么?”

    原本他已经过了第三重,打算深入第四重历练,就在他准备踏入第四重空间入口时,一道来自央胥宫的传音,出现在他耳中。

    那音正是维元子传的。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只是近日想起些关于鬼渊的事,想说给你听。”

    帝何觉得今日维元子有些反常,他视线紧盯着他的双眼,想要打探出些什么,却是徒劳。

    他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问道:“大师父想要说什么?”

    维元子知道他一定会听的,所以便安心的等着,待他这

    话一出口,他笑了下,将前不久和师兄弟二人说过的关于鬼渊的事,跟帝何说了一遍。

    但在他说的期间,并没有提到过薄言禾。就连一个关于她的字都没有。

    从忘尘峰离开时,天边已经泛白。

    帝何在央胥宫里转了一大圈,最后站在离云水峰不远的地方盯着那紧闭的房门看了许久。

    就在他忍不住要走过去时,脑海中突然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

    “为师已经没有什么能教你的了,你若执意要留在这里,只是浪费时间而已!你我之间师徒缘分已尽,回帝渊府去吧!”

    帝何瞪大了眼,瞳孔微缩,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云水峰。他浑身紧绷,随后像触电了般,颤抖了起来。

    许久之后,他平静下来,飞身上了云水峰,站在瑶兮的门前,面无表情地问道:“师父不要我了吗?”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