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央胥宫夜里安静的很,薄言禾躺到床上之后,没多久就睡着了。等她再睁眼时已经是第二日了。

    央胥宫的每个房间里都放有光珠,它会在日落之后散出暖黄色的柔光,将整个房间都笼罩起来,让入住的人觉得格外温暖。

    在床上又躺了会儿,她扭头看向窗外,见外面还黑着,便没有起床。

    她看着墙壁上的光影,回想起最近几日发生的事。

    不知为何她想到岚鹤时,总是会想起归云。之前不怎么觉得,最近几次岚鹤和她说话的语气,像极了归云。

    想的久了,薄言禾甚至产生了一种,岚鹤会不会就是归云的想法。

    待她回过神来时,忙摇了摇头,将这个想法给摇出了脑海。

    和流烟分开已经五日了,她现在倒暂时算是安顿了下来。但不知道流烟现在怎样,有没有找到落脚的地方,身上带的银两够不够花,武功恢复的如何,想着想着她又想起了江离。

    在她和流烟分开时,流烟告诉了她,薄雅若失踪时,江离跟着她一同消失了的消息。毕竟是心心念念了七年的人,怎么说都是有些担忧的。

    归云那时只告诉了她薄雅若的消息,并没有提起江离,所以,她想着江离应该是无事的,但想起他时,还是忍不住会担忧很久。

    “梆梆梆——”敲门声响起,打断了薄言禾的思绪。

    她扭头看了一眼房门,低声询问道:“谁啊?”

    门外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姐姐,师父让我来通知你们一声,起来用过饭后,前往试心台进行第二个测试。”

    “吱呀——”薄言禾在她说话期间,快速穿戴整齐,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比她要矮上一头的小姑娘,身着一件纯白衣袍,那袍子看起来有些肥大,她穿起来并不合身。

    薄言禾蹲下身来,摸了摸她的头:“小妹妹,试心台在哪里啊?”

    小姑娘有些别扭的往后推了一步,红着脸说道:“在后面。沉水阁的后面。”

    说完便低下了头去,准备转身离开,薄言禾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她的衣角:“你等一下!”

    小姑娘真的停了下来,回过头来问她:“姐……姐姐还有什么事吗?”

    薄言禾起身快步走进屋中,在桌上的行李里翻找了半天,然后拿着一个小小的纸袋走了过来。

    她将纸袋送到小姑娘面前,打开封口,笑道:“谢谢你来告诉我这个消息,姐姐请你吃糖!”

    这糖是昨日峰主带他们往沉水阁来的路上,岚鹤偷偷塞给她的,她并不喜欢吃甜的东西,正愁怎么处理,这小姑娘就来到了她面前。

    小姑娘看着她手里的糖,眼里顿时闪起了亮光,她咽了咽口水,说道:“师父说要想修炼术法,是不能吃东西的

    !”

    薄言禾知道是有辟谷这么一说,但他们毕竟是凡人,肉体凡胎的一顿不吃饿的慌,所以刚开始修炼时,是可以吃东西的,等修炼的久一些之后,才慢慢辟谷的。

    她好笑的看着小姑娘,问道:“那你昨日吃饭了吗?”

    小姑娘点了点头。

    薄言禾笑道:“既然如此,那今日为何不吃东西?”

    小姑娘一脸认真的看着她,说道:“昨日我是吃饭了,但昨日我并没有跟着师父开始修炼,今日师父说要教我术法,那我就不能吃东西了!”

    薄言禾原本还想和她再多说一会儿,但见天边渐渐亮了起来,便简单粗暴的问她:“那你是吃还是不吃?”

    小姑娘听到这个问题,紧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就在她准备将糖收起来时,一只小手伸进纸袋中取了一颗糖出来:“吃!”

    薄言禾见状笑了笑,拉起她的手,将纸袋放进了她手里:“姐姐要去吃早饭了,这些糖都给你,你给我带路吧!”

    在她和小姑娘离开不久,她旁边的房门被人打开又关上,没走多远,她就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她。

    她没有回头看,在小姑娘的带领下,来到了吃饭的地方。

    “姐姐,你自己进去吧!我该回去了!”

    “好!”薄言禾点了点头,看着小姑娘走远。

    就在她收回视线时,余光扫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拿着我的东西行人情!薄姑娘,你这事做的不厚道啊!”

    薄言禾看见他有些心虚,毕竟他才是那包糖的真正主人。

    在岚鹤往她这边走来时,她的大脑飞速运转,当他在她面前停下时,一脸平静的说道:“既然那是你送给我的,自然就成了我的了!我拿着自己的东西送人,有什么不妥的?!”

    岚鹤闻言爽朗的笑了起来:“没有没有!只要你开心就好!”

    薄言禾从他这莫名其妙的话里感受到了一起宠溺的意味,她打了个冷颤,转身进了食阁。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岚鹤笑了笑,快步追了上去。

    吃过饭后,两人一起去了试心台,当他们到时,发现已经来了很多人了。

    “什么破地方啊!居然还号称世间第一修仙大派!连床绒被都没有!害得我一夜都没有合眼!”

    这很多人里自然是包括尤子凉的。

    薄言禾自动忽略了他的存在,将试心台认认真真的打量了一遍。

    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处平台,在她面前不远处,有三节高阶,他们都是站在高阶下面的。在那高阶之上仿佛放着一个东西,但任凭她将脚尖点到最高,都没能看见那东西的一角。

    “那是试心石,一般用来测试弟子的体质的,看他适合修炼哪种类型的术法。”

    耳边突

    然响起岚鹤的声音,她皱了下眉头,扭头看向他问道:“你不是去找与你同乡来此的友人了吗?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

    岚鹤直起了身,摸了摸鼻子,支支吾吾的说道:“找了一圈,没找到。”

    薄言禾眼中略带怀疑的看着他,显然并不相信他这话。

    岚鹤自然是看出来了的,他轻咳一声,从她身后转到她旁边,将话题重新引到了高台上的试心石上面。

    试心台上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虽然已经是深秋,但央胥宫却还是如春一般,暖和的很。

    原本挺舒服的,但人一多起来,空气就变得燥热了起来,薄言禾扫了眼身后,只看见了数不清的人头。

    “别急,一会儿掌局的就来了!”

    “……”

    薄言禾本就皱起的眉头,此时皱的更紧,她看着岚鹤的侧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好像任何时候都能猜到她在想什么,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不舒服,但她又不能直接问他,便压在心里,想着日后在问。

    却没承想,错过了今日的机会,往后再也没有问出口。

    从试心台回到沉水阁时,已经是半夜了,薄言禾觉得有些头晕,便没有去吃饭。

    她在床上摆了个“大”字,看着屋里暖黄色的柔光,慢慢闭上了眼。

    天快要亮时,薄言禾被一阵刺耳的声响吵了醒来,她当烦躁的睁开眼时,那声音却戛然而止,仿佛根本没有出现过。

    不知何时她出了一身冷汗,脸上还有几滴未干的液体,不知是泪水还是什么。

    昨夜回来时,忘了关窗,冷风一吹,她顿时打了个冷颤,翻身下床,从行李里拿出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昨日那个吃了她糖的小姑娘,在带她去饭阁的路上,还告诉了她很多,其中就比如供女弟子们沐浴的地方在哪里。

    虽然她现在还不算是央胥宫真正的弟子,但去那儿洗个澡还是可以的。

    赶在天亮之前,她来到了小姑娘说的地方。

    一个小院出现在她面前,还未靠近,便有花香扑鼻而来,薄言禾一眼看到的是门上挂着的那块儿木牌。

    余香院。

    薄言禾忍不住低声笑了出来,的确是挺香的。

    笑完之后,她没在多想什么,快步走到门口,推开了门。

    “昨日试心台一关,近半数的人下了山,留下的里面,也只有个别资质不错!”

    “哪有那么多天生就适合修炼的人,要是有这世间多的就是修者了!”

    “是。师父教训的是。”

    忘尘峰上,两个看起来年龄相差不大的男子面对面坐着,其中一位微微低头,脸上尽是恭敬,正是头一个开口的人。

    “师父,各峰主下山时放出了弟子大选有三个阶段的消息,如今算是过了两

    个阶段,这最后一个,你打算怎么设置?”

    在他面前那个年龄看着稍大些的男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宇枫,昨日在为他们测试时,可有发现什么异常?”

    这位名为宇枫的男子,闻言愣了一瞬,虽然不知道他为何会这么问,但还是点了点头,如实说道:“昨日有一个小姑娘在试心石接近她时,瞬间没了气息,但没过多久,就恢复如常了。当时后面还有很多人没有测试,我便没有多想。师父这么一问,徒儿倒是觉得有些奇怪。”

    的确是奇怪,哪里会有人瞬间没了气息,又恢复如常的!

    他看着面前的男子,正欲再问,便听他问道:“那个小姑娘叫什么名字?”

    大脑飞速运转,片刻后,他开了口:“她姓薄,名为薄言禾。”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