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三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两日后,薄言禾找来朱大夫给自己检查了一番,因为几日前她服用了长生丹的缘故,现在那一身余毒已经全部清除干净了。只是此前那毒素一直围绕在她心脏附近,所以她便落下了心疾。

    薄言禾自然是不会在意这个的,她将檀楚留给她的首饰给了朱大夫,让他将自己已经彻底好起来的消息压在心底。

    朱大夫拿了首饰,笑逐颜开的离开了桃苑,随即转身快步往薄吕的住处走出。

    “阿禾,你要做什么?”

    薄言禾坐在椅子上喝着茶,闻言说道:“原本是想一走了之的,但这样一想太过于便宜那人了!所以打算在临走之前,让他不好过一段时间!以前那人因为我送了他厌恶的糕点一事,讨厌上了我,后来又因为母亲的缘故,彻底将我这个女儿遗忘到了脑后。母亲离世那日,我被金氏投了毒,当我强撑着去求他让我再见见母亲时,却是被他一口回绝!”

    那时的薄言禾不过才五岁,本应该是趴在母亲膝头吃糖的年纪,却连母亲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如今我体内的余毒已经全部清了个干净,是时候让他去见见母亲了!”

    流烟闻言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萦绕的黑气,笑道:“需不需要我帮忙?”

    流昀府曾是鬼界第一府邸,流昀更是手握鬼令,领着数万精兵,但后来鬼令遗失,流昀被刺杀身亡,流昀府紧跟着遭到仇家血洗,那日流焰因为出府去找薄言禾,所以躲过了一劫。

    在那不久,薄吕便向鬼帝呈上了鬼令。不过鬼帝岂是好糊弄的人,他自知此事是怎么一会儿时,但因为鬼令的缘故,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

    薄吕心里打着成为鬼界第一府邸的算盘,但鬼帝却是没有如他所愿,只将鬼令一分为二,将其中一半交于他保管。

    薄吕将鬼令从帝宫拿出来的那一刻,世人便皆知流昀府遇灾是怎么一回事了。为了堵住幽幽众口,薄吕放出了流焰和薄笙的婚约,全力搜寻流焰的下落,将她大摇大摆的接进了薄吕府。

    只不过,在进府的那一刻,流焰便成为了流烟。

    薄吕来桃苑的那一日,天特别蓝,映衬着没有归宿的流云,更显的落寞了几分。

    彼时薄言禾正坐在院里的花亭中,吃着桃酥和杏仁糕。

    流烟站在一旁,隐在袖里的手重复练习着以往学过的剑法。

    耳边隐隐传来不轻不重的脚步声,一听便是习武之人,她抬头瞥了一眼,停下手上动作,走到桌边低声说道:“阿禾,他来了!”

    薄言禾拿着桃酥的手顿了下,很快便又继续着方才的动作。

    薄吕同薄雅若一样,已经很久都没有来过桃苑,若不是薄言禾提前让流烟燃了檀香,怕是薄吕根本找不对

    她们所在的地方。

    “禾儿,为父听说你身体已无大碍,便想着来看看这个消息是否属实。如何?你可是没事了?”薄吕走到桌边先是瞥了眼薄言禾手边放着的香炉,然后才在她对面坐下。

    对于薄吕的这个小动作,薄言禾自然是察觉到了,她故意将手里吃了一半的桃酥扔回了盘子里,然后伸手去将香炉盖子揭了起来:“嗯。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薄吕自然也是注意到了桌上的糕点,眼中顿时一抹嫌弃之意闪过,随即笑道:“原本之前为父就想来看看你的,但因为你姐姐成婚的缘故,有诸多事情要忙,所以便耽搁到了今日,禾儿不会介意吧?”

    若按照以往,薄吕根本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现在他会这样说,不过是因为薄雅若出了嫁,她成了薄吕府最后一个可以做薄吕高升的阶梯之人。

    果然,很快薄吕就开了口。

    “禾儿,你今年也有十五了吧!”

    “……”薄言禾轻笑了声,没有答话。

    “原本你身体不好,为父和你母亲想着让你留在府中,护你一世安稳,但没承想你竟好了起来,想来也是阿楚在天之灵不忍看你如此受苦。禾儿,你身体刚好,本来为父不应该说这些的,但向来女子及笄便要出嫁,若是为父再自私的将你留在府中,便是为父的过错了!”

    “父亲,若是我记得没错,娘亲应该不会有在天之灵吧!毕竟,你们已经将她……挫骨扬灰了!”

    “!!”

    薄吕面上的笑意瞬间消失不见,他看着薄言禾依旧含笑的脸,登时便以一副悲痛的模样呜咽了起来:“禾儿!你怎么能这样说啊!虽是为父对不起阿楚,但也没有将她……”

    薄言禾丝毫不想从他口中听见那几个字,她拿起手边的香炉向薄吕砸去,但却被薄吕轻而易举的躲开了。

    薄吕不过是练了个皮毛而已,他能躲得过薄言禾扔来的香炉,却躲不过身后流焰的一指。

    “砰——”薄吕僵硬的身子重重跌落在地,他艰难地看着正居高临下看着他的薄言禾,将口中那些比方才说的还要虚情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薄吕醒来的时候,已是夜半之时。

    因为被人打晕的缘故,他睁开眼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揉了揉吃痛的地方,待后脑处的疼痛减少了些后,他这才开始打量起自己目前所处的地方。

    今日刚过月半,天边圆月皎洁,一圈柔柔的光晕萦绕在它周围,趁着那明亮的月光,薄吕慢慢看清了自己所在的地方。

    他第一眼看到的是一片泛着水波的湖面。薄吕突然觉得这湖熟悉的很,但一时间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哗——哗啦——”

    正当他在脑海中努力回想之

    际,面前的湖水突然发出了水波击打碰撞在一起的声音。

    薄吕回过神来,将视线往那声音发出的地方移去。

    视线越往湖中心移去,那水波相击的声音便越大,薄吕渐渐皱起了眉头,与此同时,心里也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嘶——”

    “砰——”

    在看清楚湖中心是什么发出的声音时,薄吕倒吸了一口凉气,神情慌张的往后退去,直到后背重重地靠在树干上,发出一声闷响之后,他才被迫停了下来。

    远处,一颗歪脖树上,一身黑纱的姑娘抬手扯了扯站在她旁边的玄服女子。

    “阿火,你何时修的术法?你可知这幻影和我记忆深处,她的相貌一模一样?”

    流烟将远处的目光收回,在她边上坐下后,皱着眉头说道:“这不是术法。阿禾,你可曾听说过鬼令的用处?”

    薄言禾摇了摇头,便听流烟继续说道:“所谓鬼令,便是百鬼之令。世人皆知鬼令可号万千鬼将,但其实他真正的用处并非如此!”

    “鬼令之中……”

    “啊啊啊啊啊!!!!”

    就在流烟同薄言禾解释之际,远处响起了薄吕凄惨的叫声。

    两人相视一眼,颇为默契的将视线重新转到了薄吕所在的地方。

    方才薄吕还是背靠着树干站在那里的,但转眼之间他已经跌坐在了地上。

    薄言禾在看到他浑身发抖地扯起衣袖遮住脸的模样时,唇角勾起冷笑了一声。

    在薄吕面前的湖中心位置,一个仿佛拢着一层轻纱的身影笔直地站在那里。

    那身影虽说是背对着薄吕的,但在看清那道身影的时候,薄吕便知道她是谁了。原本已经离世的人,突然出现在面前,所以他才会被吓成这副模样。

    “故郎~故郎~”

    就在薄吕回过神来,准备拔腿就跑之际,一道柔情似水的声音出现在了他的耳边。

    “故郎~故郎~故郎~”

    随着那道声音接连不断的响起,薄吕的眼神从一开始的不可置信彻底转变成了惊恐。

    不光是他,就连坐在弯脖树上,看着这一切的薄言禾,也忍不住呼吸急促了起来。

    流烟感觉到她的不对劲之后,并没有转头看她,而是小心翼翼地将隐在袖中的东西藏在了腰间。

    “故郎!故郎!!”

    那道声音突然从柔情似水转换成了愤怒,薄吕只觉得平地里生了风。虽说这风阴冷的很,倒是让他彻底平静了下来。

    与此同时,湖中央的身影慢慢转了过来。

    因为平日里做多了亏心事,薄吕在为薄雅若算婚期之时,捎带着为自己求了一张辟邪去妖的符纸。

    方才那道阴风吹起之时,他想起了符纸的存在,心中便没有了害怕的意思。

    于

    是乎,他将衣袖放下来了些许,没想到这一看之下,再次放声大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

    “故郎,你怎么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妾身是阿楚啊!你不记得妾身了吗?”

    在她话落之际,薄吕将那符纸拿了出来,往面前伸去:“阿楚,对……对不起!当初是我听信金氏的话,误以为你和别人有……有染,才害得你……害得你……”

    “怎么?故郎是在害怕吗?可是妾身却记得,当初故郎看着妾身被剥皮的时候,面上明明是带着笑意的啊!”

    “阿……阿楚,我……呕~呕呕~”原本薄吕没有往她脸上看去,但在她听到“剥皮”二字时,再也忍不住胃里的翻江倒海,侧过身去吐了起来。

    湖边那个血肉模糊,只能依稀看清五官的身影见他如此动作当即便皱起了眉头,她抬起手摸了下自己还在往下滴血的脸,放声凄惨地尖叫了起来。

    “薄吕!你口口声声说着会一辈子爱我!护着我!让我的孩子享受世间最温暖的爱!可后来呢?!!”

    “你不信我!丝毫不听我解释!就随着那个女人的心意,任凭她在我胸口扎银针,任凭她命人剥了我的皮,任凭她将我挫骨扬灰!最可恶的是让我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孩子喝下了含有毒药的汤水!这就是你所谓的爱吗!?”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薄吕已经说不出其他的话了,他一直在低声重复着这几个字。

    看到这里,薄言禾收回了视线,她低下头来,看着手中唯一留下来的一枚戒指,委屈地叹了口气。

    “阿火,我们走吧!我不想再看下去了,你这术法应该能维持很久吧!就让他留在这里好好向我娘恕罪吧!”

    流烟闻言张了张嘴,她心里那句犹豫了好久的话,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原本她是想等薄言禾真正接触了术法,她们再次见面的时候,再告诉她的,殊不知,这一瞒竟再也没能说给她听!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