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都市小混混 第一百三十章崔家

时间:2019-07-12作者:卸甲老卒

    经过崔亚卿父亲崔立恒二十多年苦心经营,崔家可以在武云市任何一处黄金地段购买豪宅,但老爷子对人声鼎沸的市中心不感兴趣,把家安在了距离公司不远的一处区。

    复式结构,两层加起来二百多平米,老两口只在一层居住,二层则是给每个子女都预留一个房间。本想着家里闺女多,以后回娘家时也有个地方落脚,没想到这么多年一直悄无声息,三个闺女一个出嫁的迹象都没有。除了二妮买了房子搬到外面定居,老大老三老四都待在家里没挪窝。

    眼看大姑娘都已过了三十这个门槛,迈入大龄剩女行列,崔父闭口不言,但把崔母急个够呛。不停向七大姑八大姨打听着谁家有单身的青年才俊,哪怕没自己家殷实那也认了,总不能眼看着姑娘孤独终老一辈子。

    儿大不由娘,再加上崔立恒每天拉着脸扮演严父角色,崔洋这个不安生的叛逆青年受不了窝囊气,所以很少回家。每天不是住在宾馆就是在公司凑合一宿,到了经济窘迫或者捅了篓子的时候,才厚着脸皮回家求助。这一点,也是脑子灵光的崔洋从赵凤声身上领悟到的伎俩。

    今天崔家格外热闹,除去大妮一个人去外地旅游,崔家其他人悉数到场,把崔母忙得手忙脚乱。崔家富裕,也不是请不起保姆,但是崔家子女的口味极刁,不是母亲做的饭菜根本无法下咽,结果应聘十几个阿姨都被全票否决,连不爱发表生活意见的崔立恒都摇头抗议,为了子女们和丈夫每天吃上一桌心满意足的饭菜,崔母只好每天饱受油烟煎熬。

    三妮在外面是刁蛮泼辣的骂街女王,到了家里却一直是勤奋伶俐的丫头,比一回家就闷到自己房间玩电脑的崔洋强出太多。见到厨房里准备盛宴的母亲应付不了复杂局面,三妮自告奋勇承担起洗螃蟹的责任,哪只螃蟹如果不听话溜出盆子,立马迎来三妮一记毁天灭地脚,踩得蟹黄满地都是,未上餐桌身先死。

    崔母对三女儿血腥做法视若无睹,温柔道:“你把螃蟹都踩瘪了,一会你二姐吃不到蟹黄该凶你了。”

    崔母虽然年过五旬,但举止得体,温婉大方,这些年精心保养,看着也就四十多岁的模样,略带皱纹的白皙脸庞依旧光彩照人,仍然能看得出以前是个美人坯子。四个孩子也都随了母亲出众容貌,出落得一个比一个水灵,爹秃秃一个,娘矬矬一窝,这句老话可是不假,如果没有崔母强悍基因,也生不出长期霸占校花排行榜的一堆女神。

    三妮拿餐巾纸擦拭地上蟹黄,满不在乎道:“二姐那智商,我碾压她八条街,骗了她都得给我数钱。妈,你怀我二姐的时候是不是地沟油吃多了,咱家好像就她最傻,连楼上那只猴子都比她聪明。”

    一句话把屋子里的人得罪三个,这是老三一贯的犀利风格。

    崔母摇了摇头,微笑中满含宠溺。全家人都很少见到母亲发脾气,就连崔洋天天惹是生非,崔母都不舍得训斥一句,是一位溺爱孩子到极致的慈母。

    每个成功男人都有一个甘于奉献的女人,而崔母,就是那个温柔如水的贤惠妻子。

    崔母怕三丫头把一盆上好阳澄湖大闸蟹都祸害完,抢过三妮洗螃蟹的盆子,柔声道:“我来吧,心你二姐一会拿你撒气。”

    崔胜男眼眸泛起贼光,嘻嘻一笑,“就碰到无良奸商喽,卖的都是公螃蟹。反正我二姐分不出公母,经常指着韭菜是麦子长得真不错,骗她?还不跟玩儿一样。”

    “你谁指着韭菜麦子?”

    崔亚卿不知何时站到了厨房门口,举着吃了一大半的苹果,眼神凶狠瞪着出言不逊的妹妹。女神毕竟是女神,哪怕是发怒表情,也是眼眉间流露出千娇百媚。

    “我的是大姐啊。”三妮眼珠骨碌骨碌乱转,瞬间栽赃嫁祸到不在家的大妮头上。

    崔亚卿咬掉最后一口苹果,丢到垃圾桶,走到妹妹身边,掐住盈盈一握的蛮腰,厉声道:“从你我分不清螃蟹公母时候,我就站在那里了,现在还敢狡辩?信不信我给你掐出一条游泳圈。”

    虽然二妮也不傻,但和鬼精的三妮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个档次,往往有争执不下的问题,二妮就对三妮一通乱拧。三妮碍于身高比二姐低了几公分,身材也属于娇玲珑,力气没对方大,每次只能苦苦求饶。

    动粗,是崔亚卿制伏崔胜男的唯一手段。

    “二姐,我的意思其实是跟妈你大智若愚,大巧若拙,你见过哪个仙子认识韭菜和能分得清螃蟹公母?”三妮一通乱扯,急忙向母亲求救,“你是不是啊,妈?”

    对于姐妹间的“友好”交流,崔母向来是隔岸观火,这一次也是充耳不闻,嘴角含笑,专心致志洗着螃蟹。

    崔亚卿俏脸阴沉道:“死妮子,怪不得你光长心思不长个,都是被压的,看我今天好好收拾收拾你!”

    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三妮听到二姐触及到最介意的短处,顿时恼羞成怒,闷头向二妮胸前冲去,口中还嚷嚷道:“敢笑话我矮,我和你拼了!”

    俩人口头上要和对方鱼死网破,其实也就是你挠我,我挠你,哈哈大笑,不断求饶,厨房内闹成一团。

    客厅中。

    阳光沐浴在宽敞大厅,几盆深绿色植物焕发盎然生机。崔立恒端坐在沙发,戴着眼镜看今天的晨报,听到厨房方向叽叽喳喳,抬头看了一眼,轻轻一笑,然后继续将视线放回报纸上。

    崔立恒经营的是钢材生意,是本市钢厂协议户,不管市场萧不萧条,都要按照合同定时采购,每年流水高达亿元以上,所以对新政策法规具备敏锐嗅觉。虽然现在新闻信息在第一时间就能从电脑和手机浏览,但几十年养成晨报习惯已经根深蒂固,好像从手机获得消息,总没有报纸这种传统媒体具有官方效果。

    厨房战斗,最终以二妮胜利收尾,三妮倒在地上边哭边笑边求饶,崔亚卿拍了拍手,得意走到客厅,看到父亲神态安详坐在那里,她整理下被妹妹揪的凌乱衣衫,坐在了父亲旁边。

    崔立恒秉承棍棒底下出孝子的古训,自始至终扮演严父形象,时候四个孩子不管谁犯了错,都要被他打手心,哪怕是女孩也不能由着性子胡来,致使四个孩子对父亲都较为惧怕,一见到父亲都变成温顺猫咪。

    “爸,你吃不吃苹果?”崔亚卿轻柔问道。

    大妮特立独行,三妮天马行空,老四惹是生非,就属她在四个孩子当中最为乖巧听话。要不然整个崔家,仅仅是二妮和崔父在经营生意,其他三个爱干嘛干嘛,根本对赚钱营生不感冒。崔洋听了赵凤声一通金玉良言才幡然醒悟,几个月前开起了公司,其实按照那子的德行,整个吃喝嫖赌的败家子一个。

    “不用麻烦。”

    崔立恒放下手中报纸,摘掉花镜,冲二妮轻笑道。

    对于二女儿,他还是相当满意,刚走出校门就想自己独自闯荡,符合他们这代人个体独立的价值观。崔立恒这位跌宕大半生的富翁知道生活艰辛,一直灌输儿女们自强不息的信念,早早被生活蹂躏远比半路翻船要强出太多,所以只要孩子们开口干正事,他都慷慨解囊地支持,并且在人脉上给予帮助。

    崔亚卿的虞美人当初投资需要几百万,放到崔家也不是个数目,何况当时钢材市场萧条,很多商品都压在仓库卖不出高价。但是崔立恒大手一挥,几百万一分不差从天而降,不管崔亚卿有没有涉及过这个行业,他都会让子女亲自去试一试深浅。

    赚了,皆大欢喜。赔了,就当是买教训。

    崔家不靠几百万去养家糊口。

    “美容店的生意怎么样?需不需要爸爸为你做点什么?”崔立恒最关心的话题就是生意,这一次也不例外,哪怕崔亚卿半个月没回家,他的第一句也总是以赚钱为主。

    崔立恒吃过苦,受过罪,为了钱去求爷爷告奶奶,他不希望孩子在经济上遇到难题。

    有了钱才拥有一切,这向来是他恪守的观点。

    “势头还不错,但是地方有些局限性,很多离得远的客户都嫌麻烦,我想在开发区和桥西区都弄一个分店,这样能照顾到各个区域消费客户。”崔亚卿一五一十将发展规划和盘托出,当然也需要父亲鼎力相助。

    崔立恒点点头,反复琢磨女儿提议,手指在膝盖不停敲打,缓缓道:“开发区弄一个分店还可以,但是桥西区就没有必要了。一来是桥西区生活水平较低,很多有钱人都搬到环境绿化稍好的开发区居住,周围的村子很多,你的定位太高,那些女人消费观念跟不上。二来就是成本偏高,开一个店需要几百万本金,这不光是钱的问题,还必须有相应的服务人员。你的员工不能随便乱招,必须接受正规培训,绝不能出现事故,要知道十万个好评都抵不过一起事故。三人成虎,人言可畏,幸灾乐祸是人的本性,一夜飘满城啊。”

    父亲的点拨指引,崔亚卿频频颔首。

    崔立恒喝了口今年新下的梅家坞龙井,尚有余温,清理嗓子继续道:“你如果开分店,不如选择在县里开,那些煤老板和钢厂老板家的阔太太不差钱。正好我在县里也有不少朋友,可以把她们介绍成为你的第一批顾客,这样你的店可以在武云遍地开花,不愁没有生意上门。”

    崔亚卿赞叹道:“爸,还是你想的周到。”

    崔立恒轻笑道:“人老精,鬼老灵。活的时间长了,什么都能懂一些,倚老卖老罢了。以前我对你的生意其实并不看好,真没想到你能鼓捣出名堂,这一点,你比那三个不争气的强多了。咱们家的生意越做越大,崔洋那臭子又不上进,实在不行,你以后就帮他打理。”

    崔立恒思想传统,重男轻女,哪怕把家业放到不争气的儿子手里,也不会交到将来成为别人家媳妇精明能干的女儿手中。简单的几句话,也是其中暗含了几层深义。

    崔亚卿相当为难,摆手道:“那么大的生意我可不敢碰,你还是让崔洋自己干吧。”

    崔立恒含笑不语,问道:“我女儿这么优秀,有没有找到男朋友?你姐那里我就不指望了,每天神神叨叨要享受人生。你呢?什么时候能让我把聘礼送出去?一套门市,一辆百万的车,怎么样,嫌不嫌少?”

    崔亚卿十指纠缠,羞羞答答道:“有……有男朋友了,我们想明年结婚。”

    “哦?!”听到女儿有了归宿,崔立恒颇为兴奋,笑逐颜开道:“是谁家的孩子那么有福气,能让我的宝贝女儿青睐有加?”

    “爸……”崔亚卿扭扭捏捏道:“你……你认识。”

    崔立恒眉飞色舞道:“我认识?谁家的男孩?”

    崔亚卿停顿片刻,轻声细语道:“赵……赵凤声。”

    刹那间,崔立恒脸色阴云密布。

    望着父亲阴霾表情,崔亚卿心惊胆颤。

    鸦雀无声。

    过了许久,崔立恒斩钉截铁道:“这门婚事,我不同意!”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4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