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阴阳符主 章三八 宝船

时间:2019-10-31作者:左流英

      

      斩杀鲶鱼河神之后,于无谓又前往另外三个妖神所在之处,这三个妖神的实力比鲶鱼河神更弱,根本没有做出像样的抵抗,就被于无谓斩杀了。

      于无谓甚至认为,如果李玉昆去寻找一个精通武技的读书人,带上行印,只怕同样能够解决这几个妖神。

      虽然当今之世习武的读书人越来越少,以至于“士子”这个与充满战争意味的词语,都被人和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联系在了一起,但勇武有力的士子也并不是完全找不出来。

      毕竟儒门是一个一心寻古的流派,其中崇尚儒门六艺之说的人不在少数,只不过不同人理解的六艺有所差别罢了。

      解决掉妖神,于无谓便径直回返,朝着白檀县飞去。

      等他回到郡守府的时候,九迎风也回来一段时间了,九迎风遇上的妖神比于无谓遇上的要更加厉害,但九迎风实力也更强,就算没有浩然之气镇压,解决几个小妖怪也是轻轻松松。

      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于无谓和九迎风打了个眼色,便一起向李玉昆提出辞行。

      李玉昆感谢了他们的帮助,也不挽留两人,但是却说希望他们能将韩志带走。

      “他的事情我们已经了解了,若是以往,对韩志这样的人,直接按律法处置便是,可今时不同往日,局势非常,我希望二位能将他带走,让他从凡世消失掉。”

      李玉昆没有解释原因,于无谓对此也不感兴趣,但是于无谓却不愿带上韩志这么个人,在他看来,韩志就是一个无耻小人,当初留他一命,纯粹是给儒门面子,希望将之交由儒门处置罢了。

      他道:“郡守何必如此麻烦,若依由我的心思,韩志这种人就该直接一剑斩杀,方能为滦阳十余万百姓解恨。人死了,自然也就不会泄密了。郡守若是担心尸首不好处置,那也好办,只要我施法,顷刻之间就可将之化为灰烬。”

      李玉昆道:“于道长若执意如此,我也无话可说,不过人的脑袋可不像是韭菜,割了就长不出来了。韩志犯下大罪不假,但他也不过是一枚受人摆弄的棋子,方才他已经向我发誓洗心革面,从此不问世事,一心专研圣贤道理,过而能改,善莫大焉,还望于道长能留他一条性命。若是于道长不方便带着他,那将之带到别国,扔下不管就好了。”

      李玉昆说完,韩志也站出来苦苦哀求,既然李玉昆都这么说了,那于无谓也就无所谓了。

      对凡俗所谓的罪恶,他在乎,却也没那么在乎,若能行公道,执正义,他不介意顺手为之,若不能,他也不会心存芥蒂。

      反正他身边已经带了一个凡人,那再带一个,也增加不了多少负担。

      至于九迎风,作为巫族,他的道德观念和人族更是大相径庭,对这类事情,从来都是冷眼旁观。

      于是于无谓点了点头,道:“那我就承郡守之情,暂时庇佑他一段时间。”

      韩志闻言,感激非常,连连欠身向于无谓致谢。

      李玉昆亦是向于无谓躬身行礼,他也只道,这个要求对于无谓却是有些过分了。

      接着他又向韩志道:“古人云: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又云:‘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夫如是,则能补过者鲜矣。望君诚心正意,有始有终,方不负受你祸乱的滦阳百姓。”

      韩志再礼,道:“志定谨记在心,不负李公教诲。”

      等这两个人把那套繁文缛节搞完之后,于无谓给拿出一些药粉,给韩志易容,然后又给他换了一件衣裳,这才离开郡守府,和等在外面的韩志等人汇合。

      回合之后,众人前往白檀县城外的码头,准备坐船东去,前往余杭。

      白檀和滦阳一样,都在枝江岸边,但白檀不论是地形还是政治地位,都要比滦阳强出太多,因此这港口亦比滦阳繁华不少,真有些舸舰弥津,舳舻相继的意象。

      本来像这种大港口的客船,通明这种藏头露尾之辈是不可能上船的,不过出来之时,郡守府的陈参正就已经考虑到这一层,正好看守城门那个军士来府汇报机宜,便被他顺手拉来给于无谓等人作陪。

      有他作保,那客船的管事自然不敢再说什么,只是苦了那个守门的军士,先前还刀剑相向,转头却要给人家作保人,这算什么事儿?

      于无谓等人倒是没这么多心思,有心思的花缤和韩志认不得那军士,认得军士的于无谓和九迎风对这些事情则毫不在意。

      于是在港口等候小半日之后,客船终于起锚,向着东方缓缓启程。

      ……

      枝江两岸宽阔平坦,因此这条发自西方群山的大河,在汹涌奔腾了数万里之遥后,也不得不放缓了前进的步伐,变得平静起来。

      所以单论速度的话,乘船其实远没有骑马来得快捷,哪怕这等大船均是日夜兼程,不到港口绝不停歇。

      不过乘船自然也有乘船的好处,速度上船只远逊于车马,舒适性上却是车马拍马难及的。尤其是现在于无谓他们乘坐的这种客船,宽十余丈,长三十余丈,比许多海船都要庞大,可谓是水上巨兽。

      尺寸如此巨大的船只,不论江面上的风浪有多大,都足以保证船体的稳定,同时巨大的尺寸也带来了巨大的空间,整个宝船分作五层,其中下两层是船工的居所以及动力舱所在,上两层则完完全全是供给客人居住游乐的场所,各类服务应有尽有,几乎可以看作是一个小型的水上城镇。

      甚至有不少人,在这宝船之上一呆就是数月乃至数年,身上的钱财不花光就不会下船。以至于有些想要攀附权贵之人,都将此船当成结交人脉的一种捷径,就算是节衣缩食数年,也要攒一份钱上船来凑个热闹,

      哪怕是于无谓这样的修行之人,见到这样的大船也不得不发出赞叹之声。虽然修行人用于长途旅行的云舟比这宝船还要巨大数十倍,可那毕竟是修行人的造物。而只靠凡俗的技艺,能造出这样的艨艟巨舰,其才智巧力亦非常人可比。至于其中消耗的物力民力,算来只怕更是常人所难以想象的。

    &entent"></a>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