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阴阳符主 章三六 散

时间:2019-10-31作者:左流英

    灵修由于源流复杂,不同血脉间的修行方式可以说是千差万别,也就不存在一套共通的修行境界,不过为了和玄、魔、儒、神等流派打交道,所以南方的大妖们,还是强行搞出了一套可以互相对应“灵修境界”。

    从下到上分别是“幻灵”、“虚灵”、“真灵”、“法灵”、“祖灵”、“元灵”,分别对应玄门从“通神”到“地仙”的六个境界。

    至于“幻灵”境界之下的,根本就不被视作妖族的一员,而只被认为是比较强壮的生物,不过据于无谓所知,在妖族中,对这类存在还有一个专门的称谓,那就是“生灵”。

    于无谓眼前这条巨大的鲶鱼,从气机上看,分明已经达到了境界的程度,也就是说,这位乃是神道灵道双修,并且灵道修为还要高于神道,达到了玄门修士还丹境界的水准。

    若是在平常时候,于无谓想要对付这样的敌人,肯定要花费很大的力气,说不定还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但是现在,鲶鱼河神尽管看上去已经凶神恶煞,在江心兴风作浪,可他他的血气却始终无法超出身外无丈,河面的波浪看起来汹涌,实际上也被限制在某个范围之内,无法蔓延到河岸上。

    这一切,当然不是于无谓的手笔,而是李玉昆的功劳,于无谓能感受到,就在这条大河之上,笼罩一股类似于神力的无形力量,在这股力量之下,一切阴神,都像是被束缚在了牢笼当中,就连于无谓自己的神识,也扩散不了太远。

    这便是儒士的厉害之处了,有他们镇守,这方地域便可对各类阴邪鬼神产生压制。

    不过对此,于无谓也自有解决之法,他取出从李玉昆处借来的行印,再运转持印术,行印上当即有一股无形的气机扩散开,将于无谓包裹起来。

    在这股气机保护之下,于无谓感受到的压力骤减,神识运转也和过去一般,别无二致。

    那大鲶鱼也算是倒霉,假如他不修神道,只炼肉身,使得神魂和肉身熔融一体的话,他在这种神魂压制之下,受到的影响可能还小一些。

    但他占据了河神之位,身魂两分,有了隔阂,结果就是神魂被压制之后,连带着肉身的力量都发挥不出来了。

    而且此事也提醒了于无谓,这世间各种奇术异法不可甚数,除了儒门之外,别的门派未必就没有这种针对阴神的法门,而修士在定鼎枢机,元气神魂合抱为一之前,遇上这类法门,若无防备之术,就会和下面那条鲶鱼一个下场。

    行印肯定之后是要还给李玉昆的,于无谓觉得自己接下来还需要寻找一些类似的物品,补齐自身相关的短板。

    毕竟他现在虽然是通神后期的修为,但是距离定鼎枢机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一时半会儿之内,几乎没有结成符箓真种,踏入还丹境界的可能性。

    心念转动之间,于无谓身前的斗极符阵已经完全结成,他还是老办法,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顿雷火指着下面的河神庙打去。

    天上的雷第一次劈下来的时候,被河神挡住了,神庙安然无恙,这让神庙之前跪拜着的村民们更加害怕河神的凶威。他们正在犹豫,是否要继续献祭?

    如果不献祭,等河神度过这场劫难,定会变本加厉地向他们索取。没想到正在犹豫之间,第二批雷光已经再次落下。

    河中的大鲶鱼闹的厉害,可是其受到李玉昆的禁锢,根本就无法对于无谓造成威胁,而这次,神庙中贮存的神力被消耗一空,那神庙也在电光当中,轰然倒塌。

    村民们,见此景象,均是心下骇然,同时又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期盼从心中升起。难道真的是老天开眼,要诛杀这个恶神吗?否则怎么会在这青天白日之下,平地生惊雷?

    就在这时候,村人们忽然听见那个被绑在河边独木舟上的女孩放声大笑,口中还在大叫着“仙人”、“仙人威武”之类的话,似在替谁助威打气。

    哪里有仙人?村民们都听见了女孩儿的叫声,但是他们都跪在神庙面前,低着头,不敢抬头乱看,所以不明虚实。

    但是总有胆子大、好奇心旺盛的,不怕惹了河神不悦,在人群中直起身子,朝四周张望,于是当他转过头时,便见着远方的天空中,似有一名年轻道人卓立于一团紫气之上,看不清面容,而在道人下方的江水当中,河神鲶鱼正在咆哮着,怒吼着。

    抬头张望的当然不止他一个,于是这个消息立马就传开了,当众人回首朝江面望去的时候,密密麻麻宛若银蛇一般的雷电正从鲶鱼河神的头顶上落下。

    一层清亮的水光从鲶鱼河神身上泛起,将天上落下的雷电荡开,不过在如此密集的轰击之下,这些水光却没能防护太久,很快便失去效果。

    鲶鱼河神很是愤怒,他嘶吼咆哮着,如果不是自身受到压制的话,他此刻已经冲上云霄,把那个可恶的道人吞入肚中,但是现在他却只能在对方的雷电之下被动防守。

    血脉觉醒带来的神通被破,鲶鱼河神没有办法,只能动用自身血气,作为最后一道屏障。

    他的血气经过祭炼,返祖之后还带有一丝玄武血脉,并不害怕天火雷劫,守御的能力很强,不过血气毕竟是关乎修为根本的,消耗一点,都需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弥补,何况在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当中,守地再久,又有什么用?

    鲶鱼河神已经有些后悔冒头出来了,他觉得自己如果一直藏在水面之下,引诱此人入水交战的话,也许还有一线胜机。只是当时又怎么会想到浮出水面之后,会是这么一种状况呢?就连头顶上的禁锢,都比先前强了无数倍。

    或许现在逃跑也不算晚,心中悔意渐生,鲶鱼河神就越发丧失继续挨打的信念。

    然而此时,只见一团土黄色的光芒在江面上空亮起,云中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

    “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