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阴阳符主 章七 采药客

时间:2019-07-12作者:左流英

    翌日中午,于无谓来到城南的一家药店。

    到的时候,药铺掌柜的正在和一个山民打扮的老汉讨价还价。

    一进门,一个十二三岁的伙计就热情地上来招呼“这位公子要抓什么药?”

    于无谓摆了摆手,对他道“我先随便看看,买点药材炼丹。”

    此时吴越崇道之风盛行,于无谓又一身道装打扮,小伙计不疑有他,也乐得省心。

    于无谓一边看各个药柜上的药名和注释,一边听药铺掌柜和老汉说话。

    “这可是我们从青龙顶上摘下来的,老汉这条腿都差点又摔断,你看这叶子上的纹理,至少也有五十年的年份。”

    药铺掌柜的蹲到地上,从老汉带来的口袋中拿起一根小树一般的草药,狐疑地打量了几下,略带不满地道

    “你说这有五十年?我看最多就四十年的样子,你看这里,这里,要是五十年的话,这里应该是红色的,而非这种浅黄色。”

    老汉也跟着蹲下来,顺着他的手指观察,嘴里狐疑地嘟哝道“是么?我根据我采药的经验来看,这种成色应该就是有五十年了,我还没见过叶络有红色的青枝草。”

    药铺掌柜的把草药放回去,拍了拍手上沾染的土灰,笑道“我也没见过红色的,不过根据我家传的医书上说,五十年的青枝草叶络交汇处就该是红色的。”

    “不过呢。”掌柜的语气一转,又颇为无奈的道

    “像这种没有五十年,也该有四十好几年了,虽然药效和五十年的天差地别,但是我们也是老相识了,这样吧,这株青枝草我出一两银子,这株青枝草虽然年份大,但是用处并不太多,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卖出去呢,赚头其实并不太多。”

    老汉想了想,最后还是点点头,道“行吧,就这样。”

    青枝草也在于无谓的收购范围之内,对青枝草的特性,他心中也清楚地很。药铺老板所谓五十年以上叶络交汇处会变成红色根本就是骗人的鬼话。

    青枝草之所以叫青枝草,而非黄枝草红枝草,正是因为其哪怕长到五百年,枝叶也还是黄绿色的。

    不过一般来说,非是仙家特地培育,或是生长在特殊的仙灵福地中,青枝草寿命最多也就长到五十年了。想必这也是药铺掌柜敢欺瞒老头的底气所在。

    既然找不到比这年份更老的药草所在,那此事将来就不会暴露。

    话虽如此,于无谓却没有出言搅扰两人之间的交易,于这座小城而言,他终究只是一个过客,就算他戳破了掌柜的谎言,老汉翻脸去别家卖药,也未必会得到更好的结果。

    这种山间的采药人不识字,没有医书传家,祖辈的经验只能靠口头传授,稍有不慎,便会遗漏疏忽,遭受这些收购药材的商家盘剥,那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这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发发善心就能改变的。

    掌柜的转身从柜台里找出两锭一两的银元,放在桌上,对老汉道“我也知道你正为儿媳妇儿不生孩子的事情发愁,这样吧,另外那堆我也给一两银子,多出来的两百文就算是我的贺礼吧。”

    老汉闻言,连忙给掌柜地作了个揖,嘴里道“你可真是个大善人,要是以后还有什么好货,老汉都送到你这里来。”

    掌柜的扶了扶胖胖的肚子,开怀大笑“我们两个认识十几年了,这是说哪里话,我先提前祝玉母保佑你的儿媳,生个大胖小子。”

    “玉母?这是哪家神灵的尊称。”听到玉母一词,于无谓有些奇怪。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去探究什么。

    这世间大神小神多如牛毛,除了九天之上九幽之下的那些“正神”之外,还有许多因俗世之人祭拜感念而生的野神淫祀,一般来说,除非遇上为祸作乱者,玄门修士都不会出手多管闲事。

    这药铺掌柜的和老汉身上都没有邪祟的气息,于无谓自然也就懒得去追究了。

    药铺掌柜和老汉交易完成之后,于无谓便走向柜台,提起上面的纸笔,写下自己要购买的药材名目和数量。

    药铺掌柜看于无谓在纸上笔走龙蛇,忍不住赞叹道“客人写得一手好字。”

    于无谓笑笑,却不接他的话头,反而道“掌柜的可知道,附近哪里有那种反常事情的传闻么?”

    “反常的事情?客人是什么意思,需要什么特殊的药引子么?”掌柜的不解其意。

    于无谓道“就比如说,传言有妖魔滋生的古树,被雷劈过却不死的桃柳,有龙王吐息的水井,某地黑夜间有霞光出世之类的事情。”

    “哦,是这个意思啊。客人是要寻来作驱魔的法器?”看了看于无谓一身打扮,掌柜的若有所悟。

    于无谓噙着笑容,不做回答。

    掌柜的无奈道“以前张家坊有个老院子,听说里面有棵老槐树成了精,上面吊死过不少人。不过前年张家坊走水,那老槐树和院子都一并成了灰烬,就是不晓得里面那棵成精的老槐树有没有逃过一劫?我看客人是个有法力的人,或许可以去看看。也让张家的人安安心。”

    于无谓仍不做回答,反而转过身看向走到一半然后驻足聆听两人谈话的老汉“老丈可有听过类似的传闻。”

    那老汉支支吾吾,犹豫半晌才道“小道长说的这些东西,老汉还真知道一些。就是被雷劈过却不死的桃树,我家就有一株,都被劈了九次了,也不见上面有半点痕迹。莫非这是成精了么?不过我好像也没见附近有什么怪事发生啊。”

    闻言,于无谓眼睛一亮,今天早上他走了几家“可能有机缘存在的地方”,都没有半点有价值的收获,老汉说的雷击木虽然也算不上什么好东西,但总算是一件特异之事。

    或许更深层的变化就隐藏在其中也说不定。

    这世间的事情都不是孤立的,而是相互联系的,有一点小的异常浮现出来,更大的异常可能就隐藏在深处。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