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阴阳符主 章六 缘由

时间:2019-07-12作者:左流英

    “公子,白玉楼就在前方了。”朱大停下马车,颇为恭谨地道,不过相比初见之时,显得没那么拘束了。

    于无谓下了马车,从袖子里随手摸出一块碎银,作了车资。

    朱大接过碎银,稍一掂量,竟有六七钱之多,这却是大大超出他的预期了。一般来说,即便是从那楼船下来的豪客,给付的车资也多在两三钱之间。

    给一锭元宝的不是没有,但极为稀少,码头上所有的车夫一起算,一年也不定能遇上两回。

    “翠母庇佑,看来我今天真是遇上了贵人。”朱大在心中暗自祷告。“这位公子可真是大方,要是他还有能用上我的地方就好了。”

    他千恩万谢,收了银钱,正准备告辞离开,没想到于无谓又递过来一张信纸,并道:

    “你识字吧?不识字也没关系,你把这单子交给卖药的人就行了,都不是什么特别罕见的药材。不过要多走几个地方,药铺、道观、祝由,只要和卖药沾边的地方,都打听下。”

    朱大赶忙接过单子,只见上面用飘逸又不难辨认的行楷写着一连串药材的名字:“我上过几年塾学,公子尽管放心好了,我一定把这滦阳卖药的地方都转一个遍。”

    “嗯”,于无谓点了点头,道:“你不用买药,也不用急着来找我。你只消把各处都有什么药,有多少药,全部记下来,到时候一并向我汇报就行了。

    另外,接下来这段时间我就住在白玉楼,既然你在里面有熟人,那到时候向他们打听便是了,我姓于。”

    “好的,于公子,我记住了。”

    朱大驾着马车离开,于无谓也进了白玉楼。

    这白玉楼就修在江边的一座小山顶上,凭栏远眺,便可将滦阳城尽收眼底,兼之今日江雾弥漫缭绕,真叫人有凌九天而望凡尘之感,也难怪那些富贵豪强人士都喜欢来此饮宴了。

    于无谓入乡随俗,便也点了几个招牌酒菜,选了张邻窗的桌子,一边欣赏滦阳的水光山色,一边独饮自酌。

    吃喝完后,于无谓便在白玉楼左近的客栈住下,这客栈和白玉楼是同一个东家,同一块招牌,两边有回廊相通,很是方便。

    和白玉楼一样,客栈针对的都是风雅富贵之人,因此装潢布局都相当考究,相应的,房费也很是不菲。

    不过于无谓非是缺钱之人,自是要了一间上房住下。

    进了房间,于无谓也不做其他,只是盘膝打坐,稳固自身神魂。

    他乘坐楼船也好,来这白玉楼住宿也好,或是花大价钱请朱大帮忙寻找药材,其实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花钱省事,留下更多的时间独自静修。

    至于来这滦阳城,其实也没有其他缘由,无非是他需要买一些药材来补充符箓罢了。

    高等的符箓,于无谓在西湖剑派时就已经备好,但低等符箓所需的材料,在西湖剑派反而不太好找,须得他自己亲自到俗世购买。

    其中缘由也很简单,西湖剑派乃是剑修门派,珍贵的灵药以及炼剑的药材都不缺,但寻常的制符材料却是没有常备。

    西湖剑派之人哪怕修习符法,那也要等踏入通神境界之后,再修炼剑符。而通神境界已能虚空成符,对更需感悟而非练习的剑符而言,虚空成符已足堪使用。

    ……

    时间一晃,便是五日过去,朱大迟迟没来向于无谓汇报,不过于无谓也并不着急,除了偶尔出门沾染生人气息之外,其余时间都在在客栈中潜心修行,他相信朱大不会放着好赚的钱不赚。

    果然,又三天过去,朱大终于上门了,这次他带回来的就不止是一页纸了,而是厚厚的一册书,那书还用结实的麻绳封订好了,显然朱大对此很是顾惜。

    于无谓接过书,看上去只是随意翻了翻,但实际上他已经将书中的内容全部记到了脑子里。

    通神修士第一个境界叫做分识化念,其中一大作用便是一心多用,记忆能力大幅增强。

    到了通神中阶真灵显化之后,修士能够完全掌控自己已经梳理过的记忆,此时便说是过目不忘也毫不为过。

    而于无谓此时已是通神后期,阴神出窍的境界,前两阶段的能力更是大幅增强,哪怕是没有切实记在心上,只是恍惚间看过一眼的东西,也能在事后回想起来。

    将书中内容记忆下之后,于无谓便开始动用阴阳算符,结合这几日他在滦阳城中的见闻进行推算,由于此事并不涉及修行之辈,因此几乎就是念头闪过的瞬间,他已经得出了答案。

    朱大确实是用了心去收集纸单上的药材资料了的,这本书上记录的内容,已经相当的完整,几乎可以说是没有缺漏了。

    这也是于无谓不怕朱大弄虚作假,或是有人在其中暗算自己的底气所在。

    尽管仗着阴阳算符的能力,他自己一人也能收集到这些资料,而且肯定会更加可靠,但那样所需要花费的功夫就太多了。

    相反,若只是验证一份资料的真实性和完整性,则要省事许多。

    这也是卜算的一种技巧,询问是与不是,永远比直接询问一件事的全貌要省力无数倍。

    于无谓摸出一锭银元,放在桌上,然后对朱大道:“此事辛亏你了,这是酬劳,你收下吧,若是有事我会再找你的。”

    这是一锭二十两的银元,差不多相当于朱大半年的收入,因此朱大先是愣了下,然后才欣喜异常地将银元收下,接着又是向于无谓道谢,叫他有事就再吩咐自己,一定办妥云云,最后才小心翼翼地揣着银元离去了。

    朱大离去之后,于无谓有再次盘膝座下,一边用阴阳算符推算,其中可能存在自己机缘的地方,以及购买药材的最佳顺序和路线。

    第二日,于无谓便开始出门采买药材,不过他并没有急着去那几处存在机缘的地方,因为阴阳算符的推衍显示,要再过一天,才可能出现对他未来有影响的人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