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阴阳符主 章四 滦阳

时间:2019-07-06作者:左流英

    根据前贤大能的探索,归元界可谓是广阔无垠,但大体上,则可分为两部分。

    一是位于归元界西陲,面积约占归元界两成,却集中了归元界七成以上灵机的大陆。各方势力对这片大陆的称呼各有不同,不过比较通行的,亦是两种。

    或以其灵机聚集而称之为灵洲,或以之为归元界之中心而直接以归元界指代之。

    根据某些前贤的考证,其实在很久以前,归元界指的就是如今的灵洲中心地域,只是随着归元界上的修行者势力逐渐扩展,甚至占据了环绕灵洲的大海和海外洲陆,所以归元界的指代范围也随之扩大,以致成了整个世界的名称。

    灵洲之外,就是占据归元界七成以上面积的大海,在大海之上,也有一些小块洲陆和灵机聚集之地,因此相对而言,大海之上的玄门修行者虽然较为稀少,但并不罕见。

    灵洲之上,情况则要复杂的多。

    一般来说,可以将灵洲按照生活的种族不同而粗略地分为四部分。极北,是巫族余脉最后的喘息之处。岭北,人、巫、妖三族混居之地。中部和南部则分别为人、妖两族所占据。

    不过人、妖两族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百国割据,内部差异极大,因此从未有统一的名称来指代人类控制的地区叫什么,妖族控制的地区又叫什么。

    就整个灵洲而言,吴越国正好处在正东的位置,但就人类文明的传统活动范围而言,吴越国则处于其东南部。

    吴越国最北以白水为界,和淮南国相邻,南部则是荒岭群山,人妖混杂之处。西方以西湖为屏障,和九江国隔水相望。

    白水和荒岭之间,土地平坦,水系繁杂,乃是繁华的膏腴之地。其中人口密集之处,又以枝江沿岸为最。枝江自西湖而出,横跨整个吴越大地,最后在吴越国都城余杭注入东海。

    余杭乃是古城,其立城时间早已湮没在时间长河当中,难以考证。不过根据西湖名称来源于其位于余杭之西这一传说来看,余杭名字的出现还要早于西湖,更早于西湖剑派,而西湖剑派已是这方天地间最为久远的传承之一了。

    在西湖和余杭之间,枝江沿岸有城市数百,大城十余,民丰物饶,商贸发达。

    西湖东去二十里,有滦水自西南而出,汇入枝江,然后滚滚东流,注入东海。滦水两岸虽非烟柳繁华的工商重地,但土地肥沃,农耕发达,乃是重要的粮食产地。

    每年秋收之后,都有大量的粮食经滦水、枝江,运往东边的余杭等通都大邑。相应的,余杭等地生产的丝绸、锦缎,从九江国东来的瓷器,从海上而来的异国珍奇,也都通过这两条水道销售到枝江两岸的城镇乡村当中。

    因此,位于滦水西北,枝江南岸的滦阳,作为两江交汇之处,重要的转运枢纽,便自然而然地繁华起来了。

    滦阳东北,港口码头,一艘高大的楼船缓缓停靠。

    早已在旁等候多时的马车夫们顿时蜂拥而上,很快,从楼船上下来的客人们就被一扫而空。

    “唉!”杂乱的车辙印中间,车夫朱大长长地叹息一声,语气中充满遗憾,看起来,今天这一趟又白跑了。

    这种来往与东海和西湖之间的楼船并不多见,像滦阳这种并不算太大的枝江上游城市,要四五天才会有一艘靠岸。

    而能乘坐这种楼船的,无一不是富贵之人。

    朱大听说,那楼船上的客房,甚至比倚红院那些姑娘们的闺房更加舒服。

    尽管他其实并没有进过倚红院,更不要说姑娘们的闺房。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想象其中的美好——从他赶车多年,道听途说来的只言片语当中。

    在得知今天会有楼船靠岸后,朱大就算准了时间,早早来到码头等候。

    一般而言,从楼船上下来的客人们,都是不怎么在乎车资的。

    他们摸出一钱碎银,那就给一钱碎银车资,摸出一两,那就给一两,不会要你找补。

    这就先前的车夫们争先恐后上前拉客的原因,也是现在的朱大唉声叹气的原因。

    不过朱大很快就释然了,其实这样的结果他是早有预料的。

    因为从楼船上下来的那些大人物们,大多都有专门的车夫等候,只有极少部分,才会雇佣朱大这种跑单帮的。

    类似朱大这样的车夫还有很多,既然已经没有客人,他们就纷纷驾着自己或新或旧的马车,朝着码头的另一边走去。

    码头上总是不缺乘客的,区别只在于赚钱多少而已。

    朱大扬起马鞭,正准备和同行们一起离去,余光中却看到,一个作道士打扮的年轻人正不紧不慢地从楼船上走下来。

    那年轻道士孤身一人,腰间挎着个酒葫芦,背后背着一把长剑,风度洒然,姿仪翩翩。

    一般来说,朱大是不会主动去载巫医僧道之人的。

    但作为作为一个常年载客的马车夫,朱大的眼睛是相当识货的。那年轻人的长剑虽然剑柄朴实无华,可剑鞘却是东海也难得一见的银鳞鲨皮,一身道袍颜色朴素,却是上等的绸缎织就。

    吴越安定富庶,求仙问道之风兴盛,许多俗家之人亦喜作僧道打扮。

    朱大心想:“这哪是什么年轻道士,分明就是个富家公子哥啊!”

    于是他当机立断,扬起马鞭,调转马头,以及其优秀的御术,赶在所有同行之前,驾着马车到了那个年轻人旁边。

    年轻人似乎也被他精湛的御术吸引了,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扭过头来望着朱大,一双微微泛黄的黑瞳平静而温润。

    朱大毕竟是经验丰富的驾车人,面对年轻人略带质询意味的眼神,丝毫没有慌乱与不安。

    他利索地从马车上跳下来,稍稍躬身,努力挤出一个自认为讨好的笑容道:“公子可需要马车?”

    看着朱大那有些滑稽的笑容,于无谓思索片刻,微微颔首,平淡地道:

    “去白玉楼。”

    听到白玉楼三个字,朱大就知道自己这趟险没有白冒。

    白玉楼是滦阳城中最有名的酒楼,自然,其花销水平也完全配得上它的名气。

    “好,好,您请。”朱大满脸含笑,将于无谓迎上了马车。

    马车开动,朱大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事,尽量让乘车的感觉又快又稳。

    尽管车上的于无谓对此毫不在意。

    在他看来,这种马车实在是颠簸不堪,论舒适程度,不要说飞舟,就连飞剑都比它强多了。

    不过作为一个修行者,于无谓并非耽于享受之人,这马车舒适也好,颠簸也罢,都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