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章六三 浩然之气

时间:2019-07-05作者:左流英

    把万化雷水送入之后,于无谓就没法再做什么了。

    因为他无法直接通过神识查看天真绛宫内的情况,也无法通过万化雷水间接查看。通过阴阳算符和风雷造化炼神图间接操纵万化雷水已经是于无谓极限了。

    当下之计,便只能希望自己的计算没有错吧,于无谓心想。

    好在,希冀并没有让于无谓等候太长时间。

    也就几个呼吸的功夫之后,天真的额头上突然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接着便有一丝丝黑色的雾气从中溢出。

    那雾气冰寒异常,但却和寂妙魔意不太一样。只是单纯的寒冷,而没有那种摄人心魄的死寂之意。

    黑色雾气稍稍远离天真额头,四周的空气就结成了点点冰晶,仿佛白盐一般,从空中簌簌下落。

    于无谓心想这可能是寂妙魔意被万化雷水熔炼后的产物,于是抬手卷起一小束旋风,把那些细小的冰晶全被卷到自己身旁,将之收了起来。

    事到如今,于无谓大概也猜到,自己这一步棋,应该是赌对了。

    万化雷水果真能对寂妙魔意其作用。

    片刻之后,他忽又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觉得先前自己恐怕有些太过乐观。

    因为天真的脸色忽然又变得铁青,就像是寒夜里冻僵的死人一般,血色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

    于无谓有些慌神,这现象却是全然不在他的预料之中。

    接下来该怎么办?

    于无谓不知道。

    天真脸色的变化也容不下他多思考。

    于无谓是个谋定而后动的人,但面对危机情况,他也是一个能通过直觉思考的人。

    既然天真表现出的状况是朝着死的方向发展,那我就给他注入生机和活力好了。

    于无谓一咬牙,抬手就是一团蓝色水雾飞出。

    那蓝色水雾首先是敷到了天真额头,然后是太阳穴,人中,接着又覆盖了他的全身。

    于无谓不知道这么大剂量的万化雷水盖上去,会不会对天真身体造成损害,但他脸上的寒紫之色,总算消褪了不少。

    见此,于无谓正要加大万化雷水的量,继续帮助天真“退寒”,忽然他感觉脖子上一凉,似乎有什么锐利的东西略过,然后,他的神魂才感觉到一股令人震怖的危险感。

    于无谓正要作出反应,那种仿佛被神明注视着的感觉又有如退潮一般,顷刻之间消失地无影无踪,似乎那恍惚之间的危险,只是自己的错觉。

    回过神来,正对上天真那双锋锐的凤眼。

    不用解释,于无谓已经明白了一切。

    “道友可还好?”于无谓问道。

    说着,又通过阴阳算符,小心翼翼地把覆盖在天真体表的万化雷水收了回来。

    天真似乎有些尴尬,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站起来,认真向着于无谓做了个揖,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方才初醒,神智有些不清楚,惊扰了道友,还望道友勿怪。”

    于无谓自不会与他多做计较,收好了万化雷水,道:“道友醒过来,那我便放心了,现下的局面对我们很不利,必须要道友出手相助才可。”

    不用于无谓说,天真已经通过神识感应到了左近的战况。

    实际上,在和于无谓说话的同时,天真已经出手了。

    他的剑丸一分为三,其中一道留在身边护卫己身,另外两道则化作肉眼的难见的剑丝,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墨染尘和鬼玲子而去。

    此时恰逢归海落下一片巨大的雷霆,几乎是雷云风暴一般的场面,逼得鬼玲子和墨染尘左支右绌,好不狼狈。

    只是这一击过后,归海自身同样受伤不轻,本就几近崩溃的形神结构,再次受到巨大的冲击,他脸上的皮肤甚至直接崩裂开来,鲜血汩汩而出。

    墨染尘和鬼玲子好不容易才当下这一记天雷劫威,正欲趁着归海重伤,反攻倒算。却不料背后又有剑光袭来。

    这时候,墨染尘和鬼玲子的修为差距,就体现出来了。

    天真剑丝一到,墨染尘顿生警觉,几乎是在归海雷霆消散的一瞬间,他就化整为零,将浑身血肉都化作血雾。

    剑丝穿破他的胸口,剑丝上附带的汹涌浩然之气就像灼烧的天火,把四周血雾蒸腾干净,露出一个透明的大窟窿。

    假若墨染尘仍是血肉之躯,那光这一件,就能让他生不如死。附带了浩然之气的剑丝,完全可以在呼吸之间将他焚烧殆尽,令他根本无力还手。

    可现在化作血雾之后,被烧掉的就不过是一小撮血气了。血气这东西,墨染尘身上多得是,烧掉一个窟窿根本没法对他造成伤害。

    躲过致命一击之后,墨染尘自不会坐以待毙,他分出一团精血,精血迅速气化,朝着天真的剑光追去,在碰到剑光之后,精血之气立刻化作一张血网,想要将剑丝缠住。

    如此一来,天真便不得不分出手来与之纠缠,墨染尘也就有了机会去应付李青竹的攻击。

    但鬼玲子可就不像墨染尘那么“幸运”了,天真的剑丝落下之时,他只来得及打出青铜铃铛抵挡。

    不得不说,青铜铃铛虽然看起来破旧,似乎风一吹就会化作一团修渣,但质地其实非常坚韧,就连天真的剑丝也没法将之打破。

    若是寻常剑修,被这么一档,剑光失了锐气,不能先声夺人,后面再想出招制胜,就会麻烦许多。

    可天真是练成炼剑成丝的高手,剑丝与剑光剑丸不同,其性质可在柔韧与锋锐之间随意转换。

    被青铜铃铛这么一挡,天真的剑丝立马变化,就像一道撞上镜面的光线,转了个弯,速度丝毫未减地朝着鬼玲子胸口而去。

    鬼玲子没有料到天真这招,情急之间想要闪身躲避,可他的速度岂有剑光快?

    直接被剑光穿了个透心凉,紧接着,又有一道耀目的白色火光从他左胸燃起,眨眼之间就烧掉了鬼玲子半边身躯。

    “这!”这一幕把于无谓都惊住了,此刻,他正与天真一道,朝着李青竹的阵法之后转移。

    他有些不确定地向天真问道:“刚刚那道火焰,真的是浩然之气?”

    在于无谓的印象里,浩然之气可没有这么厉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