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章六二 妙用

时间:2019-07-05作者:左流英

    尽管于无谓已经尽量小心,但他的举动还是没能瞒过鬼玲子和墨染尘。

    实际上也不可能瞒住,因为沙果果和天真身周都有墨染尘和鬼玲子留下的魔意。这本来是防备天真神魂异动的准备,此时却暴露了于无谓。

    这两人先前没有发现于无谓的小动作,一是因为于无谓修为低下,仅仅是通神中阶,在这两人眼中,终究上不得台面,二是注意力都被归海和李青竹吸引,所以就忽略掉了于无谓。

    只可惜这二人先前并未见到于无谓和太素魔君正面碰撞,并且成功唤醒李青竹的场景,否则也绝不至于如此地轻视他。

    但现在似乎也还不晚?

    鬼玲子和墨染尘不愧是同门师兄弟,十分默契地,几乎同时对于无谓出手了。

    鬼玲子还是老一套,一挥手就是铺天盖地的火焰,不仅场面壮观,而且音响效果也不错,轰轰隆隆,火焰呼啸,很有气势感。

    而墨染尘的攻击就要低调很多,仅仅是一抹血光,血光就像一把极细的利剑,以肉眼几乎难以捕捉的速度朝着于无谓射来。

    这两人都没有出什么杀招,于无谓在他们眼中,仅仅是个不起眼的小卒子罢了,虽然只是随手一击,却也足以取了他的性命。

    实际上,他们根本就不觉得于无谓能对天真做什么,一个通神修士,面对太素魔君亲自布下的幻境,还能做什么呢?

    只是他们都是心思缜密,又出手狠辣的人。即便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丝可能,他们也要将之抹杀在萌芽状态。

    于无谓刚刚靠近天真,就感受到一股难以言明的危险之感,好在他早就对此做足了准备。

    鬼玲子和墨染尘没把于无谓放在眼里,于无谓却早就对这两人上了心。

    先前试图冲击九曲山河阵的时候,于无谓就向李青竹打听了这两人的消息,而且经过方才李青竹和他们的战斗,于无谓对这两人的手段也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对于无谓而言,鬼玲子的火焰冲击并不算危险,他身上穿的法衣再加上山河图鉴这个法器,已经足以挡住鬼玲子的火焰冲击。

    但是鬼玲子的手段却绝非火焰冲击那么简单,他暗藏在火焰呼啸声背后的,那冲击人心的玲音,才是鬼玲子的真正杀招。

    先前归海就是一不小心着了鬼玲子的道,有此前车之鉴,于无谓自然不会再上当。

    他早就催动混沌阴阳符,把自己的神魂护地严严实实,神识也只留下一个缺口,方便他探查左近的情况。

    但墨染尘的血光,可就没那么好对付了。

    墨染尘和归海、天真在战斗方式上,可以说是同一类人,他们都以遁速见长,出手速度也极快。

    似于无谓这等和他们修为差距较大的修士,不管有多少底牌,遇上他们几乎都是被秒杀的命。

    无他,反应速度跟不上,防御自然就无从谈起。

    只是,于无谓既然敢出来救人,那当然也是做了准备的,只是这准备到底有没有效果,却还需要实践来检验。

    甚至可以说,接下来能不能顺利把天真唤醒,也要从墨染尘的这道血光当中,寻找答案。

    从警觉触发,到血光降临,只不过是一瞬间。

    于无谓甚至来不及感应血光到底是攻击的他身上哪个部位。

    就像身上每一处都遭受了攻击,因为此刻他身上每一寸皮肤,几乎都跟针扎一样难受,体内的血液几乎就要破体而出。

    想不到墨染尘的血箭竟然还有这等效果,这却是先前在藏经阁中偶遇墨染尘和陈季时,于无谓所没有发现的。

    呼吸过后,那种针刺般的灼痛感才终于消失,于无谓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看来自己的应付手段,确实是有效的。

    他放出神识,原来血光击中了他的左臂,此刻,几滴鲜红的血液正在于无谓左臂上跳动着。

    血滴之下,是莹蓝的雷光,雷光闪烁,很快那几滴血液也消失不见了。

    于无谓用来应付墨染尘血光的,正是万化雷水。

    墨染尘的血光虽然是法术,但其终究要依附于血液这种有形之物上,血液当中蕴含大量的生灵精气,是墨染尘法术的驱动力。

    但反过来,当血液中的生机活力被剥夺后,墨染尘放出的血光,便也同时失去了伤人的能力。而无物不化的万化雷水,正具备这种功效。

    而于无谓为了应付墨染尘的攻击,便以阴阳算符为中枢,以风雷造化炼神图为桥梁,在自己身体表面覆盖上了薄薄的一层万化雷水。

    这个体系当中最重要的就是阴阳算符构筑的中枢,这个中枢是需要不断调整的,而刚才抵御血光的过程,就为调整控制中枢构形提供了经验和数据。

    血光之后片刻,鬼玲子的火焰也涌到了于无谓面前。

    对付火焰这等没有实体凭依的法术,万化雷水就不好用了,不仅不好用,于无谓还得赶紧把万化雷水收回去,免得这宝贵的神水被高温蒸发掉。

    哪怕只是浪费一滴,于无谓也会心痛地流出血来。

    好在确如于无谓所料,鬼玲子的火焰威力并不太强,靠着手上两件法器,于无谓轻松地将火焰挡了下来。

    而在火焰呼啸声中,也不出所料地夹杂着一阵诡异玲音。于无谓仗着有混沌阴阳符护法,认真地听了下那诡异玲音,竟然还有些耳熟,似乎是一支他曾经听过的曲子。

    只是具体是什么曲子,自己又在哪里听过,于无谓却是想不起来了。

    会出现这种情况,说明有关这首曲子的记忆藏在神魂中的某处死角,对神魂梳理很好的于无谓而言,真要回忆的话,并不是做不到,但需要花费许多时间,现在却是不太方便。

    一波攻击之后,墨染尘和鬼玲子都没有再对于无谓出手。

    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做不到。

    因为李青竹这边,归海也回过神来,开始躲在李青竹布下的阵法后面,朝着俩人落雷。

    面对李青竹和归海的联手攻击,墨染尘和鬼玲子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才能勉强应付,却是抽不出空来对付于无谓了。

    而于无谓借着烟雾掩护,稍稍调整了阴阳算符的控制中枢后,将手指粗细的一股万化雷水,分成毛孔大小的一缕一缕,浸入了天真的额头当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