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章五五 太素魔君

时间:2019-07-05作者:左流英

    李青竹小心翼翼地提防着白衣少年,好在对方正和渊极真君斗的不可开交,根本没有心思理会这边。

    于是她很轻松地就到了归海身旁,布下性之阵,试图把归海从幻境中唤醒。

    归海一片赤子之心,魔染程度同样很轻,很快李青竹脸上就露出了欣喜的神色,她能感觉到,再有几个呼吸的时间,归海就可以摆脱幻境困扰。

    就在此时,于无谓和李青竹同时皱起了眉头。

    远处有两道魔修气息正以极快的速度朝此地靠近。

    而那两道气息的主人,无论是李青竹还是于无谓,都相当熟悉。

    是无畏魔宗的墨染尘和寂妙魔宗的陈季。

    方才于无谓就疑惑为何不见魔门修士,此刻他们却在紧要关头出现,为此战结果再添变数。

    墨染尘和陈季的实力,于无谓是了解的。

    这是两个丝毫不逊色于归海天真的猛人,单论斗战能力,恐怕还是李青竹之上。

    此刻两人联袂而来,李青竹单独一人,可能应付得了?

    而且天真此时正身处幻境当中,若是魔修趁机发难,于无谓等人根本无力援救。

    于无谓心中着急,可他身受重伤,实力又低微,根本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干看着而已。

    方才虎口拔牙,从白衣少年手下救出李青竹的得意之情顿时荡然无存。

    修行界总归不比凡俗,阴谋算计只是锦上之花,存身立道的根基,说到底,只有一样,那就是修为。

    修为不济,再精巧绝妙的术法,也只是无根之木,浮水之萍。

    于无谓明白墨染尘与陈季的危险,李青竹修行时日更长,自然也不会等闲视之。

    她当机立断,取出一团雪白的纺球,纺秋张开,化作一张轻薄纤细,仿若透明的大网,覆盖在原本已经布好的性之阵和地之阵外面。

    此宝名为天罗网,乃是李青竹取骊山月灵峰上特有的一种蛊虫,月灵蚕所吐的丝为主材祭炼而成。

    月灵蚕以五金为主食,生灵血气为辅食,有每日吞吐月华精气。

    所吐蚕丝非金非银,亦非草木纤维,遇水不浸,遭火不焚,能伸能缩,伸则坚逾金精,刀枪难断,缩则软绵如水,不惧锋刃,乃是一种炼器至宝。

    天罗网才张开不久,李青竹神识感应中,又有三名魔修出现,他们速度比墨染尘和陈季稍慢,但从气息上看,同样是还丹后期修士。

    而这三人,有一个是无畏魔宗的鬼铃子,还有两个则是于无谓等人此前从来没有见过的,显然,无畏魔宗和寂妙魔宗此次前来的实力比大家预想地还要强大。

    数个呼吸之后,陈季和墨染尘已经出现在李青竹百米之外,李青竹没空搭理他们,只能稍稍分神,继续加强防备。

    如果归海能够及时醒来,那么玄门修士还有一战之力,否则就只能期待渊极真君还隐藏着实力。

    李青竹没有动作,白衣少年却发话了。

    他一边聚集魔意对抗渊极真君的太虚法意,一边出声教训道:“怎么来得这么晚?回去以后我再收拾你!”

    白衣少年的声音中蕴藏着怒意,面对突如其来的斥责,墨染尘没有丝毫动容,反而用他那非男非女的声音呵呵呵地笑起来,故作妩媚地掩面,娇声向白衣少年问好。

    “太素魔君瞒地我们好苦,若是早知魔君在此,咱家就不来蹚这趟混水,安安生生在家过我的小日子了。”语罢,墨染尘又咯咯咯地笑起来了。

    太素,是道门说法,只天地初始而未成体的一种状态,魔君,和真人真君等词一样,乃是对成就长生之体的魔修的称呼。

    这两个词语,无论哪一个,用在白衣少年身上都显得违和。

    但对白衣少年被称为太素魔君一事,哪怕是不明真意的玄门诸人,也并未感觉有任何不妥。

    事到如今,大家也都知道了,白衣少年乃是寂妙魔主的神眷者。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就像是寂妙魔主的分身一样,将来是注定要成就天魔之体的人,也是注定要和寂妙魔主融为一体的。

    用太素来形容白衣少年和寂妙魔主之间的关系,确实是相当贴切的。

    至于另一方面,于无谓猜测,大概也和太素魔君一身白衣的卖相有关。

    尽管魔门中人并非如同凡俗猜测那样,是对不守“道德”的修行者的称呼,但因为修炼魔功的关系,许多魔修在神智确实或多或少有些异于常人。

    因此像太素魔君这样风度翩翩的人,在魔修中的确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与墨染尘的轻佻甚至略有一点挑衅不同,陈季先是愣了一下,似乎不明白平素冷漠的太素魔君为何生气,但旋即有恢复了平静的神态,不管原因为何,他都没有任何反驳的意愿,只能默默承受。

    这时候于无谓也看出来了,无畏魔宗的人先前似乎并不了解太素魔君的存在,也就是说,寂妙魔宗的行动是单方面的,而无畏魔宗显然是被利用了。

    果不其然,愣了片刻后,陈季就仿佛收到某种指令,开始向李青竹动手。而后来的另外另个寂妙魔宗还丹也毫不迟疑,加入了围攻李青竹的行动当中。

    而墨染尘和鬼铃子反而退到一旁,一左一右把天真和沙果果围了起来,凌空负手,冷眼旁观,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尽管事态比预想地要好上不少,可是李青竹布下的天罗网还是没有坚持多长时间,不过十来个呼吸,就被攻破,李青竹只能将之收起,然后分出更多心神和更多法力到地之阵上。

    于无谓在一旁看得干着急,差点冲动地想要冲出去,以自己作靶子,为归海和李青竹争取时间。

    理智令他收回了这股冲动,因为凭于无谓现在的状态冲出去,陈季一招说不定就能把他解决,根本起不到任何效果。

    于无谓只好在心中盼望归海赶紧醒过来,因为现在他又发现了一件更加糟糕的事情。

    鬼铃子竟然已经开始从沙果果身上吸取魔念了,难怪太素魔君一直留着玄门诸修不杀,恐怕打得就是供养门人弟子的主意。

    天真的神魂似乎还没有被完全攻破,因为墨染尘那边并未魔念波动传出,但假如当前的境况继续下去,天真恐怕也坚持不了太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