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章四八 白衣少年

时间:2019-07-05作者:左流英

    (只有一千字,先不要看,明天早上再看,等会儿我补全了重新更新,还有一更我也熬夜发。晚上睡着了。)

    “大家再坚持片刻!”李青竹青丝飞扬,一袭紫袍在空中舞动,她的身前,山河鼎如同高山峙立,镇压八方。

    山河鼎外,勾陈法相抵挡魔意侵袭,螣蛇法相镇压魔影幻化,水龙法相则释放出磅礴的水灵清气,打得魔影节节败退。

    阵法中心拿道魔影就要把击溃,忽然,远处的风雷劫火中,传来一道玩味的声音:“你们是不是认为,只要把我挡在这里,你们就有机会逃出去?”

    闻言,于无谓心中蓦地一惊:“事情果然没有这么简单么。”

    他朝声音来源处看去,浓厚的乌云之下,无尽的风雷劫火中,一个眉目清秀,身量消瘦单薄的白衣少年静静地站着,一双好看的眉眼,正笑着打量众人。

    无论是天上落下的雷霆,还是呼啸而过的狂风,或是无处不在的剑光,似乎都不能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于无谓暗道不妙,连忙以神御符,操纵着七星风雷符阵收缩回防,那人却根本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白衣少年伸出白葱一般素净的手指,然后在那满天的雷火下,在无尽的狂风中,一桠雪白的梅花开了。

    白衣少年轻轻将枝桠甩向天空,在狂风的作用下,枝桠就像一只无助的蝴蝶,飘飘荡荡地远去了,粉嫩的花朵被扯下桠枝,在风中四散零落,飘荡飞舞。

    “不经历绝望的灌溉,又怎会开出坚韧的花朵?”一声轻叹在众人耳边响起,就像年少时,青梅竹马的咿呀耳语。

    那些四散的梅花都被天真的剑光分割四散,归海也落下雷光,想要将梅花烧灼粉碎。

    他们成功了。

    一脱离枝桠,梅花就变得脆弱无比,就像一张品质低劣的黄纸,只需稍稍用力,就能将之扯成碎末。

    可是他们终究还是失败了。

    这一瞬,他们收到了李青竹略带沮丧的传音:“那个魔影它,又恢复原貌了。”

    于无谓心头一惊,朝着魔阵那边看去,果然,在大阵的中央,山河鼎的下方,原本已经虚幻地不成样子的魔影,此刻又凝聚起来,变得清晰无比了。

    “山河鼎,三劫不见,你可还好?”白衣少年叹了一口气,然后就在众修的注视下,带着他身周的虚无死寂魔意,在风雷劫火中消失不见。

    然后,就在李青竹惊讶的目光当中,漆黑的魔影,变成那个眉目清秀的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大袖一振,片片梅花飞出,就像隆冬腊月的暴风雪一般,朝着勾陈、螣蛇法相以及水龙虚影打去。

    只在呼吸之间,勾陈、螣蛇法相就在梅花风暴当中,化作精纯的土灵精气,然后块块碎裂,水龙虚影以及它身周的汹涌大河,则真仿佛身处极寒隆冬,蓦然间便被冻结。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当玄门诸修反应过来了,心神无不震撼莫名。

    观其气息,不过步虚修为,甚至还远远达不到步虚上的程度,可谈笑之间,就能躲开众人的全力阻隔,袖袍一挥,三大法宝法相呼吸之间就被击破。

    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白衣少年,实在太过恐怖!

    “大家再坚持片刻!”李青竹青丝飞扬,一袭紫袍在空中舞动,她的身前,山河鼎如同高山峙立,镇压八方。

    山河鼎外,勾陈法相抵挡魔意侵袭,螣蛇法相镇压魔影幻化,水龙法相则释放出磅礴的水灵清气,打得魔影节节败退。

    阵法中心拿道魔影就要把击溃,忽然,远处的风雷劫火中,传来一道玩味的声音:“你们是不是认为,只要把我挡在这里,你们就有机会逃出去?”

    闻言,于无谓心中蓦地一惊:“事情果然没有这么简单么。”

    他朝声音来源处看去,浓厚的乌云之下,无尽的风雷劫火中,一个眉目清秀,身量消瘦单薄的白衣少年静静地站着,一双好看的眉眼,正笑着打量众人。

    无论是天上落下的雷霆,还是呼啸而过的狂风,或是无处不在的剑光,似乎都不能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于无谓暗道不妙,连忙以神御符,操纵着七星风雷符阵收缩回防,那人却根本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白衣少年伸出白葱一般素净的手指,然后在那满天的雷火下,在无尽的狂风中,一桠雪白的梅花开了。

    白衣少年轻轻将枝桠甩向天空,在狂风的作用下,枝桠就像一只无助的蝴蝶,飘飘荡荡地远去了,粉嫩的花朵被扯下桠枝,在风中四散零落,飘荡飞舞。

    “不经历绝望的灌溉,又怎会开出坚韧的花朵?”一声轻叹在众人耳边响起,就像年少时,青梅竹马的咿呀耳语。

    那些四散的梅花都被天真的剑光分割四散,归海也落下雷光,想要将梅花烧灼粉碎。

    他们成功了。

    一脱离枝桠,梅花就变得脆弱无比,就像一张品质低劣的黄纸,只需稍稍用力,就能将之扯成碎末。

    可是他们终究还是失败了。

    这一瞬,他们收到了李青竹略带沮丧的传音:“那个魔影它,又恢复原貌了。”

    于无谓心头一惊,朝着魔阵那边看去,果然,在大阵的中央,山河鼎的下方,原本已经虚幻地不成样子的魔影,此刻又凝聚起来,变得清晰无比了。

    “山河鼎,三劫不见,你可还好?”白衣少年叹了一口气,然后就在众修的注视下,带着他身周的虚无死寂魔意,在风雷劫火中消失不见。

    然后,就在李青竹惊讶的目光当中,漆黑的魔影,变成那个眉目清秀的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大袖一振,片片梅花飞出,就像隆冬腊月的暴风雪一般,朝着勾陈、螣蛇法相以及水龙虚影打去。

    只在呼吸之间,勾陈、螣蛇法相就在梅花风暴当中,化作精纯的土灵精气,然后块块碎裂,水龙虚影以及它身周的汹涌大河,则真仿佛身处极寒隆冬,蓦然间便被冻结。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当玄门诸修反应过来了,心神无不震撼莫名。

    观其气息,不过步虚修为,甚至还远远达不到步虚上的程度,可谈笑之间,就能躲开众人的全力阻隔,袖袍一挥,三大法宝法相呼吸之间就被击破。

    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白衣少年,实在太过恐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