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章三五 龙战野

时间:2019-07-05作者:左流英

    于无谓纠结的时候,陈旭阳和封林已经进入水镜玄微禁制当中。

    见此,于无谓心头一横,暗道:“不管了,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等陈旭阳进来了,就知道山河图鉴在我手里,就凭他们行事的作风,多半要对我动手。”

    至于清羽门的报复,于无谓并不是特别担心,他有混沌阴阳符护佑,寻常长生真人都算不出他的根底来历,只要手脚干净点,别被人把消息传出去了,就不虞被清羽门怀疑。

    于无谓可不是天真那样的道学先生,凡事都要求个名正言顺,心安理得。修道修得就是一个顺天应人。

    只是还不等于无谓动手,忽然又有一道红色雾影从楼下冲了进来,那道雾影婀娜妖娆,哪怕没有实体,于无谓也能从中感到一股强烈的妩媚之意。

    紧随雾影而来的,则是一个身穿黑袍,面貌沉寂阴冷的阴柔男子,那男子身周魔意森然,一双细长眼睛仿佛毒蛇一般,令人不寒而栗。

    “魔门的人?”于无谓大吃一惊,连忙把山河阵盘取出,可是山河阵盘却毫无异动!

    “怎么回事?”于无谓心知不妙,本来他以为掌控了山河阵盘,就能将魔修尽数阻隔在仙府之外,可是现在,阵法没有然后变化,魔门的人却在不知不觉中潜入进来了。

    联想到先前魔门的种种不合理行动,于无谓心中瞬间闪过数道猜测。

    “对了,一定是这样。所谓的魔门偷袭不成反被击退,其实都只是他们的幌子。经过那次偷袭后,我们误以为魔修是想要了解我们入阵的方法,因此反而放松了警惕。

    可实际上,他们本来就有绕开九曲山河阵的门路,我们一分开,他们便偷偷潜入了,有心算无心,此刻许多道友恐怕都已落入魔门的魔爪,成为他们滋补魔意的养料。“

    想清缘由的于无谓大为后悔,原本他是想到魔门行动中存在蹊跷的,只是他抢先进入仙府,又得了阵盘,自以为稳操胜券,所以才让魔修钻了空子。

    “只是魔修到底用了什么法子绕开九曲山河阵?”于无谓心中仍旧不解。按九迎风的说法,哪怕是劫法宗师,面对九曲山河阵,也只有破阵一路可走。

    难道有魔王级数的人物出手?魔王级数的人物,大约和玄门地仙相当,已是天上地下最顶尖的人物,那等人物出手的话,确实能视九曲山河阵如无物。

    可若是魔王级数的人物出手,那何必都这些圈子?直接把大家都拉进魔国,做他的眷属就好了。

    于无谓不明其中真意,只是隐隐觉得魔门恐怕在此间暗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否则不必如此大费周章。

    于无谓本欲先起一卦,预料吉凶,岂知那一红一黑两个魔门高手竟然不管不顾,径直追入了水镜玄微禁制当中。

    红色雾影口中还发出不男不女的声音:“两个老家伙,跑地倒是挺快,这下我倒要看你们往哪里跑?”

    陈旭阳和封林大惊失色,不想这两个魔门妖人如此了得,竟然丝毫不怕水镜玄微禁制。

    他们俩都是看过九迎风手中那本古籍的,而且因为事前猜测此处可能存在山河图鉴,所以陈旭阳和封林都对水镜玄微禁制有所了解。

    不过他们因为要去取另一件更珍贵的法器,元蜃幻空舟,所以一开始并未来此,可哪知道宝物取到以后,却好巧不巧,遇到了五通魔宗的墨染尘和陈季。

    两人都是心高气傲之辈,加之先前在九曲山河阵中曾经击溃来犯魔修,故而四人一照面,当即大打出手。

    然而令陈旭阳和封林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完全不是墨染尘和陈季的对手。最后还是借助新到手的元蜃幻空舟之力,才从二魔手下狼狈逃脱。

    二魔穷追不舍,陈旭阳和封林只得舍了原来的计划,朝着藏经阁处逃来,想要借助此地水镜玄微禁制之力抵挡这两名魔道妖人。

    可是他们怎么也料想不到,魔染尘和陈季对水镜玄微禁制也熟悉地很,其中暗藏的那些幻境陷阱,绝阵杀招,竟然没有一个能对二魔造成威胁。

    心中惊讶的,除了封林和陈旭阳,还有躲在禁制背后准备看戏的于无谓。

    禁制没有对两名魔修造成阻碍,这进一步证实了于无谓的猜测。或许仙府之外的九曲山河大阵,在众魔修面前,也是这般的不堪。

    “难道是从三劫前那场大战中得到的阵法资料?”于无谓只能如此猜测。

    外面四人皆在水镜玄微禁制当中来去自如,眼看就要穿过禁制,于无谓知道,自己若是再不做决定,恐怕就要变成这两个魔修的养料。

    光看陈旭阳和封林这两个骄横还丹修士的惊恐模样,就晓得,眼前这一红一黑两个魔修,绝非自己好想与之辈。

    于无谓心算算双方实力,心知自己就算和陈旭阳封林精诚合作,联手对敌,胜率恐怕也不足三成,何况双方根本不可能毫无保留地合作。

    既然如此,不如趁乱独自离开。

    “死道友不死贫道,陈前辈、封前辈,祝两位好运了。”

    于无谓手持水镜玄微阵盘,迈步走入禁制当中。

    有阵盘在手,水镜玄微禁制自然不会攻击于无谓,甚至于无谓还能操纵阵法变化,对里面的其他四人造成困扰,同时也掩护自己存在。

    很快,于无谓便穿过禁制。而陈旭阳、墨然尘四人也同样穿过禁制,进入到内部,由于禁制阻隔了神念探察,所以谁也不知道,刚才曾有有人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溜走。

    暂时脱离危险,于无谓全速逃离第七层,最后在藏经阁第三层停下脚步。

    此刻外界形势不知,楼上正打得火热,这里反而相对比较安全。

    于无谓摸出铜钱,给自己算了一卦。

    又是一道坤卦,却并非吉兆。

    上六: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接着,他又以二元算经对当前信息进行推衍,得到的结果同样凶险无比。

    于无谓眉头微蹙:“看来这山河仙府,绝不能再呆下去了。否则性命难保。”

    或许山河仙府当中保存着山河派的根本玄功,或许此地还留有山河仙派鼎盛时期的法宝,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于无谓一生求道,所谓不过长生二字,若是为了机缘宝物,反而把性命丢了,那就是本末倒置,缘木求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