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天启预报 第五百八十八章 剧团

时间:2020-03-24作者:风月

    【..】,。两分钟后,死寂之中,只有远方和下层传来的隐约震动和呼喊。

    蜿蜒流淌的猩红顺着台阶流淌下去,将地上裂口的边缘染红。

    就在槐诗脚下,裂口已经开始了自我修复和合拢,像是怪物在嚼动食物那样,缓缓蠕动。

    渐渐的,再也看不见那些在沥青一样的粘稠液体中蠕动的肢体和面孔,哀鸣声远去。

    槐诗曾经尝试过将他们杀死,可是他们已经和整个永冻炉心彻底连接在了一处。就算是它们拉出来,他们也会迅速的崩塌成灰烬。用不了多久,残留的灰烬就会被无形的力量拉扯着,归回裂隙之后,重组成一张麻木的面孔……

    这里的一切东西都是这样的。

    根本无法被彻底破坏。

    铸造者们当年所遗留下的至高成果,所采用的金属自然也是最为珍贵和最为耐久的类型,甚至可以做到抽取源质自我修复,近乎**。

    现在,这些**金属将他们彼此串联,化为了绝望的一体……

    槐诗最后看了一眼身后的裂隙,踏上了更高层,向着最上方进发。

    随着高度渐渐的攀升,他已经来到了高塔的中部,所见建筑的样式也变得越发怪异和超出想象。

    来自地狱之中的艺术彰显在此处。

    随着高塔的展开和增长,就连塔身的墙壁都已经无法覆盖这渐渐膨胀的庞大炉心,展露出外面充满平和与安详的大地。

    在宛如乐园一样的美好世界里,大群们依旧在惨烈厮杀,将猩红的血馈赠于大地……

    而槐诗依旧在向上。

    越是向上,就越是能够发觉,无数的歧路正在收束,只要往上走,似乎不论选择哪个门都能够抵达唯一的终点……所有攀登者最终都将汇聚一处。

    敌人,也越来越多。

    不止是噩梦之眼和常青藤的升华者,还有他们雇佣来的,形形色色的古怪大群,乃至学者和炼金术师……甚至还有地狱工坊主溃败之前留下来的战争机器。

    前进和攀升的速度在越来越慢,状况在越来越棘手。

    一场又一场的战斗。

    就像这里的哀鸣一样,看不见尽头……

    两个小时之后,槐诗疲惫的坐在台阶上,凝视着面前狼藉的尸骸,手指微微颤抖。

    太多的战斗了,太多的敌人,哪怕是擅长恢复的少司命也感受到了一阵难以抵抗的疲惫。

    最后一支从常青藤那里拿来的源质补给用掉之后,他的精力勉强恢复了一些。

    手臂的伤口已经在银血药剂的效果之下重新长合,可那些带着金属色彩的疤痕纵横交错的残留在躯壳之上看上去如此惨烈。

    “还有多远呢”

    他依靠在廊柱上,凝视着头顶的天花板。

    身旁减员严重的霜巨人们无人回应,只是沉默的砥砺武器,抓紧时间休息,等待再一次出发,或者等待敌人再一次的出现。

    从开裂的塔身边缘向上看,塔顶好像高悬,没有拉经过哪怕一丁点的距离,简直好像一直在原地踏步一样。

    这一场攀登太过漫长了,他已经快要筋疲力尽。

    仿佛生怕他会感觉到寂寞。

    铁靴和地板摩擦的声音再次从下方的楼梯处响起,来自噩梦之眼的低沉脚步重叠着响起。

    在槐诗身旁,那些盘坐在地上的霜巨人们缓缓起身,扛起了沉重的武器,回首向着入口的方向看去。

    在那里,一整支噩梦之眼的十人小队缓缓的从阶梯下走上来,遍布斩痕的盔甲上带着血腥的气息。

    肩头和盾牌上噩梦之眼的徽记缓缓开启。

    焕发出血红的光芒。

    他们摆出冲击的姿态,大步上前。

    战斗开始!

    槐诗叹息着,撑着美德之剑,缓缓起身。

    剑刃抬起,指向敌人的所在。

    再无需任何的命令和话语,霜巨人们已经在冰风之中向着敌人狂奔,巨斧斩破空气,和钢铁碰撞在一处。

    巨响迸发。

    侧身躲过了从盾牌之后飞来的诅咒箭矢,槐诗踏步上前,灵巧的贴着刺来的剑刃转身,手掌就已经按在了袭击者的头盔之上。

    那一瞬,修长的五指中迸发宛如洪流席卷的声响。

    那是血液在汹涌澎湃的流淌。

    冲刷在纤细的血管之中,彼此融汇一处的时候,就焕发出货真价实的雷鸣!

    天鼓鸣动。

    ——鼓手!

    堪比打桩机的恐怖力量在掌心爆发,暴虐的力量令对手倒飞而出,撞倒了好几个队友,被砸进了墙壁之中,动弹不得。

    狰狞的头盔迅速破碎,露出下面粗糙冷漠的面孔,满是平静。

    哪怕是槐诗持剑上前,也未曾有过丝毫的动容。

    坦然,面对死亡。

    可槐诗的脚步却停滞了一瞬,端详着他的面孔,忽然问:“你,叫什么名字”

    噩梦之眼的升华者皱眉,但是却没有说话,眼眸垂落,等死。

    “不能说话么是不愿意搭理我,还是……单纯的无法说话呢”

    在嘈杂的喧嚣里,槐诗平静的声音传来,“在半个小时之前,我似乎,已经杀了你一次了……你不记得吗”

    噩梦之眼的雇佣兵愣住了,旋即,好像终于回想起了什么,脸色变得苍白。

    一片呆滞。

    好像自己也难以置信。

    “记住自己杀死的人是一个好习惯,对不对”

    槐诗环顾着四周,罔顾了周围的厮杀,捏着下巴陷入沉思:“所以,我这是被拉近什么幻术里了吗

    不对,,除非是冠戴者级的幻术,否则对我应该没有效果。虚无之镜也什么都没有看出来……那么,这是什么边境遗物凭借这个高塔所形成的某种效果能够影响到这么多人,应该已经接近神迹刻印的范畴了吧

    能够具备这样的完成度,里面应该还有定律和秘仪,还没有到创造主和大宗师的程度,这样的技术能力……常青藤我想想……”

    在片刻的沉吟之后,他抬头,轻声问:“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剧团’的把戏,对吧”

    伴随着他的话语,厮杀迎来了终结。

    因为所有的噩梦之眼的动作都停顿在原地,旋即,好像是梦惊醒了一样,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

    茫然四顾,缓缓消散在空气中。

    再也不见。

    而周围高塔的风景却在迅速的变化,金碧辉煌的装饰从空气中浮现,伴随着华美的壁画,厚重的帷幕和高悬的水晶灯等等种种陈设……

    好像一瞬间便来到了某个舞台之上。

    触目所见,竟然是一座华丽到难以用语言去形容的剧场,在舞台之外,半圆形的看台上,无数座位之上座无虚席。

    无数虚幻的人影正在拿着精致的望远镜眺望。

    喝倒彩的声音此起彼伏。

    明显对于槐诗这个演员擅自打破第四面墙的行为十分恼怒。

    槐诗的周围骤然黑暗下去,在黑暗里,一束光芒骤然落下来,照亮了伫立在那里的老人,头戴着假面,换回了华贵而没有品位的华服,十指之上满是珍贵的戒指。

    “潘德龙。”他自我介绍。

    紧接着,第二束光,照亮了身披学士装束,头戴高帽和眼镜的男人,自我介绍:“博士。”

    然后,是少校。

    曾经见过的哈利奎恩。

    紧接着,身着着鲸骨长裙,典雅而美丽的假面女士从光芒中出现,微微屈膝行礼:“初次见面,槐诗先生,我是伊莎贝拉。”

    最终,是身着普通装束,看上去饱经劳动和疲惫的年轻农民。

    “我是皮埃罗。”

    除了远在现境的其他四位成员之外,如今黄昏之乡里,已经有超过半数的‘剧团’来到了此处,站在槐诗的面前。

    吝啬的富翁,无知的博士,怯懦的少校,浮夸的仆人,爱慕虚荣的女士,心思狡黠的农人……

    维持故事的支柱已然撑起,角色们登场。

    成为了槐诗的敌人。

    槐诗挑起眉头,感叹:“说真的,我还以为会是丽兹呢。”

    “丽兹不会来这里,槐诗,你也不必担心她藏在什么地方准备偷袭。”

    潘德龙抬起手,挑起了头上的帽檐,肃然说道:“学生踏上了战场,老师们也应该尽量为他们铺平未来的路,消去一点小小的坎坷……

    如今在你面前的,只有我们,只有剧团。”

    槐诗忍不住摇头:“以多打少,还用这种方式,这么卑鄙的事情你是怎么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

    “没办法,就好像有些圣痕特别擅长战斗一样,也有一些圣痕特别不擅长。”潘德龙悠然回应:“和其他圣痕不同,剧团的圣痕需要充分的准备才能够有所发挥,在平时基本上派不上什么用场……

    毕竟我们之中大部分人本职是教师和学者,并不擅长争斗和厮杀,所以一旦不得不战斗,就会尽量以多敌寡,就好像是现在……”

    话音未落,槐诗毫无征兆的,抽出蝇王,对准潘德龙的面孔。

    故技重施,扣动扳机。

    超小型审判机构蝇王——最大出力,解放!

    刺眼的光柱在那一瞬间无声飞出,带着激昂的高温,撕裂了那一张苍老的面孔,贯穿了他的躯壳,然后向着剧场之外翱翔飞出。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