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第十章:纸醉金迷,执掌暴力

时间:2019-04-27作者:狂翻的咸鱼2

    “哥,你快来管管妈,妈非要穿这身去参加白家的晚宴。Δ.『ksnhu『.co”

    石应虎下楼的时候,石小凤已经换好了一身黑色的晚礼服,她本来就是美人胚子,现在又是最美好的年华,此时此刻黑裙雪肤,相映相衬,当真是明艳动人。

    只是到孙红秀那里,画风似乎就有些不对了。孙红秀本来就白白胖胖矮矮子的,今天又穿上了一套红色礼服……

    “看起来简直就像行走的红包一样。”

    “小凤,闭嘴,我觉得妈这一身很可爱啊。”虽然的确很像行走的红包,但石应虎想了想,走上去给老妈披上一身白狐皮衣。

    “我妈今天又漂亮又可爱,记住,你是最好的。”说着,石应虎抱了抱胖胖的老妈,孙红秀刚想笑,却发现自己儿子抱完自己后,手上多出两个商标标签。

    “你干什么啊,二十多万啊,本来还可以退的……”

    “妈,你要是穿着可以退货的衣服去参加白家寿宴,那真的是走一圈被人家笑一圈,为了大哥,也为了你自己,记住……石应龙与石应虎的妈配得上穿价值二十万的皮衣礼服,我在外面厮杀,就是为了你们可以过的好啊。”

    “小凤,把你礼服上的商标也给我摘了。”石应虎侧头这样言道。

    “好的。”石小凤倒是一点都不心疼,开开心心得把礼服商标给摘了,她正是爱美的年纪,二哥又特别能挣钱,因此早就想这么干了。

    当石应虎换好一身青色的古风武道服后,外面的加长轿车也已经到了,石应虎腰间横挂着魔劫刀走出去,陪一家人一同前往白家寿宴。

    ………………

    金碧辉煌,典雅奢华。

    有人说:“富人的幸福,穷人想象都想象不到。”如果生活丧失了希望,这句话的确是真理,穷人没有希望,活着便如同行尸走肉,富人没有了希望,他一样会想去自杀。

    如果未来是固定的,哪怕那份未来非常非常美好,如果你全部都知道的话,这份美好也是廉价而干涩的。

    在出示请柬后,石应虎一家人走进酒店,刚进门,白英罗便携夫人女儿非常热情得迎上来。

    “可是石卫国石老师?鄙人白英罗,久仰石老师镇江市大教育家的声名,安贫乐道,为我镇江培育英才无数。”

    “呃……哈哈,您过誉了,过誉了。”石卫国平常只在电视里见过白英罗,并且哪里被人这么舔过,一时间勉强支撑,而孙红秀也是类似的遭遇,原以为骄横无比的白家人,似乎……似乎非常热情体贴好说话。

    白英罗同石卫国寒暄后,这才缓缓把目光移到石应虎身上。

    “说起来,贤侄还是我小女儿的同学,九樱,过来过来,平常你也不知道带同学到家里玩,唉,一身娇气,你要跟应虎同学好好学习。”

    白英罗是借着石卫国的光,来说这番话的,石应虎若是这个时候敢炸毛的话,就是不给自己老爸留脸,因此也只能应下来,而这个时候白九樱娉娉婷婷得走上来。

    纯白色的华丽金线礼服,美少女漆黑的披肩秀发洒落在两侧雪白的肩头上,更映得肌肤晶莹玉润。

    她此刻似乎有些不情不愿,气质清冷,只是那双纯黑色的双眸却不时落在石应虎身上,然后又迅速的移开。

    淡淡的柳叶眉,精致小巧的粉鼻下则点缀着如樱桃般鲜红的朱唇,耳翼精致,戴着海蓝色的宝石吊坠,映衬得她雍容华贵。

    无论石应虎承不承认,事实上这个世界长得好看就是有优势的,至少普通人,绝对没办法在一瞬间把自己的长相印刻在自身的脑海里,甚至不去注视都会忍不住浮出。男人向往美好的异性,自然而然。

    “石大哥,镇江市教育局长还有几位高中校长都在那边,我带您去引荐一番,夫人,招待好嫂夫人,九樱,招待好应虎和小凤,慢待了客人,我就罚你禁足。”说着,白英罗热情的拉着还有些放不开的石卫国走入宴会,白夫人也带着孙红秀去了一旁贵妇人的圈子。

    今夜的宴会非常之热闹,石应虎甚至看到了本市市长与一位影视明星正在合影。

    “我先带你们去认认我的家人……或者,小凤你想去先和王先生一起合个影?”白九樱这时注意到石小凤看着一名明星的热切眼神,善解人意得这样言道。

    “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去吗?”

    “小凤你这么漂亮,他一定不会拒绝的。”白九樱侧侧头,笑着回答。

    石应虎与白九樱并肩看着石小凤有些胆怯得慢慢走向那名王姓的歌手,一时都有些想笑,当然,也能够理解,对于普通人来说,偶像、明星、歌手,这些人也的确是他们崇拜的幻影。

    “我真是不理解,这些人有什么好崇拜的,臂圣张野与龙王陈思成的那场比赛你看了没有,臂圣的枪法更进一步了。”

    “结果还不是输了,陈思成的‘云龙九现’越见精纯了。”在这个世界,娱乐产业也有很大一部分被武者占据着,各大院校的擂台赛、竞技赛,种类繁多,不过石应虎基本上只看传奇赛事,倒不是看不起低级别的比赛,只是他日常时间比较紧张,因此只能挑最有价值的武道比赛观看。

    “……谢谢你那天救了我。”并肩行走,沉默片刻后,白九樱突然这样言道。

    “啊?”

    “不记得就算了,那就不算我欠你人情喽。”这时,白九樱带着石应虎来到一位优雅端庄的女士身旁,她等那位女士同几位客人交谈之后,方才把石应虎带过去。

    白英罗共有五个子女,其中老大老二是与大夫人生的,老三、老四、老五则是同现在的妻子生的,但五个子女中,只有老二白诚是男子,剩下四个全是女儿,因此白九樱与自己三个姐姐倒是颇为要好,她与她三个姐姐,全部都同白诚的关系并不怎么样。

    “你好,我是九樱的大姐,我叫白嘉琪。”一边说着,这个优雅女人一边向石应虎伸手。

    大姐白嘉琪,27岁,未亡人,丈夫原本是大宗门弟子,可惜五年前死于仇敌之手,带着一个女儿独守至今,一位成熟而美丽的女性,亲和有礼。

    石应虎的脑海中跳出大哥几年前说过的话,作为保镖,对于受保护对象的家庭关系当然是有所了解的。

    在这个时候,石应虎注意到又有一位似是白九樱姐姐的美丽女士走了过来,让石应虎提前注意到她的,倒不是其美貌与那有些类似于白嘉琪、白九樱的容颜,而是她身旁的一名蓝袍剑士,在这两人的身旁还有一名跟随着走过来的年轻男子。

    “你好,我是九樱的三姐,我叫白嘉雨,这是我丈夫韩少鹰。”短发的白嘉雨笑着伸出手,与石应虎握了一下。

    “应虎哥你好,我是九樱的二哥,我叫白诚。”那名年轻男子一边介绍着自己一边顺势伸出手,只是石应虎就当没看见。

    在眼下这个情境下,看着白诚与韩少鹰并肩而立,石应虎一时间心中滋味儿复杂。

    白诚,就是自己大哥当年保护的那个纨绔阔少,他因为雇佣涉黑势力干涉拆迁进程,在过程中殴打了韩少鹰的父亲,而当时在外求学的韩少鹰已经拜入了五行天之一的青木剑宗,肯定是不能忍这口气的,结果韩少鹰返回镇江后双方就冲突起来了,石应龙为保护白诚,被韩少鹰直接打成重伤。

    而现在看着白诚与韩少鹰并肩站在一起,石应虎心中的感觉那叫一个怪异。

    “九樱,借走你的男朋友一段时间,不会介意吧?”在这个时候,蓝袍剑士韩少鹰松开揽着白嘉雨纤细腰肢的手掌,然后来到石应虎身边这样言道。

    “他不是我男朋友,三姐夫你不要乱说。”

    “我没有乱说啊,男性朋友吗,不就是男朋友。”洒然轻笑着,然后韩少鹰单手一引,石应虎虽然面无表情但也跟了过去。

    “当年我是一个尚未成名的穷小子,我没有留手的余地,应虎兄应该懂吧?”

    “我明白……当年你若是被打倒了,今时今日的一切,你可能都不再拥有,你要是被白诚的保镖打倒了,当时可能已经被白诚灌水泥沉江里了。”

    “哈哈,以白诚当时的性格,倒也的确有那个可能。你、我、你哥都是武人,我们修炼杀人之术,执掌暴力,然后在踏入江湖那一刻起,命就不再是自己的了。”江湖上,从来都没有只有你杀人,打人,别人却不能打你,杀你的规矩。

    韩少鹰带着石应虎,在宴会上随意行走着,这个时候石应虎可以看到自己的父亲与一众教育局的高官相谈甚欢。

    可以看到自己的母亲被白夫人以一串蓝宝石项链哄得乐不拢嘴,看到石小凤开开心心的同自己喜欢的男歌手合影一张又一张……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这没有什么错,没人不希望过上好日子。

    “我父母当年也是这样,当年我打伤你大哥,被其它保镖逼退,背负着剑于长街暴雨当中奔跑,几天不敢回家,那时脑子里想的都是万一白家人报复我父母,我就杀他们全家,然后遁走荒野,只是愧对了师尊与师门的栽培与回护之情。”

    “……但,当三天之后我小心翼翼得潜回家时,看到的是嘉雨正在照顾我父母,她当时往我家买了好多东西,还照顾我受伤的父亲,那天阳光照在嘉雨的侧脸,令她美丽得如梦境。”

    “后来,你就成为了白英罗的女婿,白氏集团的爪牙?”石应虎有些压不住心底得火,略显嘲讽的言道。

    “别说的那么难听,你未必就不会成为白氏集团的爪牙之一。就算你不成为白氏集团的爪牙……我们掌握暴力,无论我们愿不愿意,终究都会同原有的阶级剥离,就算一位传奇武者去当乞丐,石应虎,你真的会认为他是一个乞丐吗?”

    “你大哥是习武之人,干的是武行保镖,别说被打残,就算是被人打死也是他自己学艺不精,莫怨莫尤,这是道理。”韩少鹰略一侧身,他注视着石应虎这样道,不得不说,的确就是这样的道理。

    呛!

    伴随着长刀滑出鞘的声音,整个宴会的欢声都被压下去了,石应虎手中的魔劫刀指在韩少鹰的鼻端前。

    “兄弟,我哥被你打成重伤,我t咬牙忍了。但是谁给你的勇气,跑到我面前来跟我讲道理,梁静茹吗?你腰间的那柄剑不会是装饰品吧,拔出来,我们来讲一下武人的道理,那不就爽快多了,叨逼叨、叨逼叨,你t得我好烦啊!”

    被长刀指着鼻尖的韩少鹰眼神一利,就像两柄剑一样落在石应虎身上,他没想到石应虎真敢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情况下拔刀。

    “少鹰,怎么回事,怎么激怒应虎兄弟了?应虎,今日是家父的生日,给我白英罗一个面”

    “老爷子今天大寿,石应虎没什么其它好送的,保证今天不让您孙女婿缺胳膊少腿。”石应虎直接打断了白英罗的话,我又不是在你手下吃饭,给你面子你就有面子,不给你面子你就没面子,这就是商人权势的局限性。

    “哈哈哈,打起来了?打起来了?好好好,老夫是武人啊,白英罗那傻小子年年给老夫办寿宴,年年都不得老夫的意,今年能看到我的两个孙女婿为我演武,真是太有意思了。”

    在这个时候,白家的真正拥有者白师我被白九樱缓缓得推出来了,他已经是一位苍老枯瘦的老者,但他的眼神当中却闪烁着像孩子似的光芒,兴奋、雀跃、好奇。

    因为白师我这一句话,这场比斗直接就被定性了,一旁的白英罗也不能再说什么。

    这个世界武风浓烈,因此四面的人都是扩展开场地,并没有谁会尖叫然后拨打报警电话。相反,众人窃窃私语眼神炽热,旧日天才剑手与新晋凶悍刀客之间的对决,尤其是现场近距离对决,难得一见啊。

    看着已经被推出来的白师我,感受着四周的气氛,韩少鹰也知道今日这一战避不开了。

    呛。

    “都说纯阳宗的内功功法霸道蛮横,修持不足者性情会偏于暴烈,今日一见算是长见识了。青木剑宗,韩少鹰,请赐教。”拔剑出鞘,一手将剑鞘掷于一侧,韩少鹰如果言道。

    “纯阳宗,石应虎,请赐教。”

    什么礼仪,什么规矩,将我大哥打残的人就站在我眼前,哪怕对方占着道理,但就像对方说的一样:武人执掌暴力,别说被人打残,就算是被人打死也是自己学艺不精,莫怨莫尤。

    咻咻咻!!!

    剑光闪烁,配合着韩少鹰的身法,快得如风似电!

    青木剑宗,是五行天木属之首,白氏集团,也几乎是镇江市最强大的财阀集团,韩少鹰一介穷小子,能拜入在青木剑宗门下,能够白英罗不惜一个女儿也要招揽,当然是有过人之处的。

    否则青木剑宗的剑道绝学也太好获得了;白英罗即便是漂亮女儿再多,又能招揽到多少良才臂助?

    但,石应虎一路从最险恶的命运中冲杀出来,刀光扬展,血雨腥风,他一刀脱手斜斩迎向韩少鹰的剑光,哗啦啦,阵阵宛如水花激荡的声音响起,却是刀光搅动空气,挟带大片气机轰砸而下。

    “凶猛!”

    在韩少鹰眼中,石应虎这一刀斜斩,刚猛得恍若不像是一刀,而是斩出一大片朦胧得气浪,极大限制了自身的身法。

    “哦,九樱,你邀请来的这个小家伙好厉害!他居然一眼就看出少鹰修炼的天鹰剑法需要剑法身法的高度配合,赤龙真气,练得尽得三味,赵志诚收了一个好徒弟啊。”白师我坐在轮椅上,身上穿着羊绒毛衣,膝盖上还披着摊子,似乎非常怕冷,他凝视着会场中的战斗,那激荡的刀气与剑风,似乎令他回忆起自己年轻时的岁月。

    “我本来只是感激他救了我一命,于是就跟父亲提了一句,谁知道他居然来闹爷爷您的寿宴,我现在恨不得一枪捅死他。”白九樱站在白师我身旁,跺着脚这样言道。

    “老夫的寿宴,都快要被你爹搞成他结交权贵的节目了,每次还要老夫出来站台,若他不是老夫的亲生儿子,我早就一掌拍死他了,这样闹一闹也好,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哼,这些东西在变异兽潮涌过来的时候,能用来保命吗?”

    与此同时宴会场中,随着“砰”得一声巨大爆响。

    刀剑于半空中相撞,然后扩散星火轰然炸开。

    继而一青一蓝两条影子在有限的范围内风一般旋转起来,腾挪转移,身法如魅影。

    蓝色的身影更快的闪烁,似是占据着主攻的态势,然而那青色身影每每一刀劈出,就逼迫得那蓝色身影不得不陡然加速。

    一刀一剑在快速的运转中,刹那幻化出百千道虚幻的刀光剑影,但却除了第一次时的相击以外,直到此时竟再无有一次碰撞。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