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第九十一章:多管齐下

时间:2020-01-06作者:狂翻的咸鱼2

    “阿曼达与艾谱莉……”

    “你们两个,从今天开始就跟随凯特大人,他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把他的话语当作是我的命令来对待,听明白了没有?”在亚马逊女战士艾因走出迪斯之竞技场后,她回到众人间直接就这样言道。

    “大人……”

    “是的。”

    阿曼达愣了一下,艾谱莉则直接应命。下一刻,两个女孩被艾因一把揽抱在了怀里。

    “我只剩下你们两个了,你们两个,一定要活下来,你们两个一定要活下来。”

    在这样的情境下,石应虎、穆拉丁、罗斯,都远远走开了,把空间留给那三个女孩。

    “凯特,你有把握把阿曼达和艾谱莉带出去吗?”即便是以穆拉丁的石头脑袋,在艾因这一役之后也感受到了危险,不过他倒不大担心自己,反而比较担心阿曼达与艾谱莉这两个亚马逊姑娘。

    “以较弱的实力,连胜五场,我也只有三四层的把握,剩下的就看运气了。”

    “已经很厉害了,我只有两层左右……没想到获得‘炼狱通行权限’这么难。”罗斯有些惭愧得道,是他带着大家来的,当然,在来之前,罗斯已经同艾因她们反复强调过了,九重炼狱可并不是什么善地。

    想要让阿曼达与艾谱莉安全通过五场角斗,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哪怕由石应虎来搞定,也是一场持久战。

    从这一天开始,大家就都在迪斯之竞技场泡着,分工合作,每一场角斗比赛都看,然后获得数据后返回酒馆里由石应虎进行汇总分析。

    “前三场角斗,是可控的,因此不仅仅要赢,更要一定程度上压低实力,否则后两场角斗,角斗场会根据你之前的实力表现,放出实力稍强于你,强于你很多的两名对手,因此最理智的做法,就是在前四场时一时保留部分实力,直到第五场时,才全力作战,直接获得通行权限。”

    “但是,这样做的难点在于,迪斯之竞技场内没有弱者,很多不保留实力都死在了第一场死斗中……”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越来越感受到了凯特?布莱恩眼力与判断力的强大,他下注所压的角斗赌赛,几乎大半都赢了,若是仅仅生存的话,凭其眼力与判断力,凭借赌赛就可以在九重炼狱中活得很好。

    并且,石应虎很谨慎的让团队里的其它人分别去投注,他自己几乎不出面下注,迪斯之竞技场多重空间折叠,数十上百场角斗同时进行,若是这样的情况下,这样九牛一毛都谈不上的货币获取,都能引起魔鬼高层的注意,那也真的是没什么话好说了。

    “尽量把阿曼达与艾谱莉的挑战节奏拖长,反正又没规定时限,挑战完三场角斗后,修炼一段时间,虽然我估计迪斯之竞技场那边也必然会有对应的对策。”

    在石应虎的全力操盘中,阿曼达与艾谱莉两名亚马逊女孩,分别迎来了自己第一场角斗,阿曼达的对手是一名半精灵射手,两人展现了一场极精彩的箭术对决,阿曼达几乎被对手射成了刺猬,然而凭借着亚马逊射手的狠劲,阿曼达在决死之时一箭钉在了对手的脑袋上,崩开了半精灵射手的头颅。

    然后是艾谱莉成功捡到便宜,击杀了一名负伤的变异牛头怪,成功取得了一胜。

    然后是第二场,第三场,哪怕千挑万选,阿曼达与艾谱莉角斗第三场的时候,依然几乎双双丧命,阿曼达被一具近战木乃伊打成重伤,凭借顽强的作战意志反杀对手,而艾谱莉被一名矮人的斧头削开了半边脖子,获胜之后勉强走出角斗场,差点没救回来。

    对于此……石应虎是故意这样做的,他并不是找不到更弱的对手给两个女孩击杀了,而是要告诉迪斯之竞技场:这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了,最后两场派两名弱的来吧,否则一面倒的角斗也没有可看性不是?

    床铺上躺着昏迷不醒的艾谱莉,她的脖子上缠着厚厚的绷带,俏丽的脸颊苍白若纸,矮人穆拉丁坐在她床边喝着闷酒,看着受伤的情人大滴大滴的流眼泪,感到心疼。

    穆拉丁并没有爱上艾谱莉,对于刀头舔血的猎魔人来说,爱情是很奢侈的,双方之间,更多的是混杂着战友之情、欲望、朋友之谊的复杂感情,这样的感情不及爱情绚烂,但同样也很浓烈。

    石应虎呆了一会后,转身走出房间,看到艾因正在屋外喝着酒,一瓶接一瓶的倒,看她脚下的散放的成堆空酒瓶,就知道她已经自己一个人喝很久了。

    “阿曼达与艾谱莉都没有事,她们的重伤,是我故意安排的,以提升最后两场角斗的成功率,不过,接下来就该我们上场了,我们吸引迪斯之竞技场越多的目光,阿曼达与艾谱莉就越有机会低飞通过。”石应虎说完这番话后,见艾因没什么反应,就不再多说什么了,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他知道,这个女人会及时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的。

    “凯特……”

    “嗯?”在石应虎打开房门那一刻,身后的艾因突然这样道。

    “谢谢你,无论你想让我怎么报答你,开口就行,把命给你都行!”

    “哈,不用,阿曼达与艾谱莉也是我的同伴,看着她们死掉,我的心情也不会好。”

    次日,石应虎、艾因、穆拉丁三人加入角斗场,也开始了自己的搏杀。

    …………

    作为传奇,主动前往迪斯之竞技场搏杀,是可以获得一定优待的。比如说,自身在出战之前,有前置“热场”赛。

    一身法袍的石应虎站在重重铁栏内,看着一群传奇以下的人类、半人类、类人生物疯狂厮杀。

    来到九重炼狱的不仅仅是传奇,事实上,传奇生命体在多元宇宙中是极少数,这是正常现象,若是巨龙的数量比狼都多了,那龙吃什么啊?在多元宇宙中,传奇生命体乃至其以上存在的总数量,不会超过多元宇宙生命体总数量的百分之二十,只不过许多人随着自身的晋升,受限于视角,觉得传奇很多、半神很多,其实这是种错觉。

    在角场场内,人类、兽人、半精灵、半兽人,他们在疯狂厮杀着,因为这场乱斗热场的时间不会超过十分钟,如果十分钟之后乱斗还没结束,他们是否还能活下去,就不再取决于他们了。

    石应虎这边作为人类法师身份还好说,他对面铁栏内关着的,可是一头混合型的异兽,人般站立,有爪子、有后肢,暴熊似的头颅上却长有昆虫一般的利齿下颚,其双眸当中充斥嗜血与疯狂。

    这种叫不出来名字,甚至本身就已经彻底陷入疯狂的恶魔,是无尽深渊的特产,混乱不堪,随机组合……却往往又可怕而疯狂。

    在它的威慑下,乱斗热场的角斗士们就像疯了一样互相攻击,然而十分钟时间很快过去了,终究还是有五个倒霉蛋没能完成杀戮,角斗场两侧的铁栏,在一阵阵渗人呻吟声中,拉了起来。

    四面,传来看台上恶魔疯狂的嘶吼声,同时,还有炼狱地精的解说声,不过石应虎都并不怎么在意,他迈步走入场中,于血腥于死亡中缓缓举起手中的法杖,恍若要进行一场奏乐,死亡之舞曲:“醒来吧,我的臣民们。”

    伴随着深红色的死亡魔力扩散,对面那头屠戮魔在疾冲当中好像看到了一片海市蜃楼般的世界,漫漫白骨,无尽荒芜,死亡位面。

    轰隆、轰隆、轰隆!

    白骨洪流,于死亡位面冲击而来,清剿火焰之河,令石应虎对于死灵术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感受,并且,杀戮了那么多的上位大恶魔,变异召唤们也受益不浅。

    再加上这里是在最能发挥死灵法师实力的下位面,借着满场的死亡,石应虎直接用出自身全部的魔力,换来死亡位面的短暂开启。

    一支白骨骑兵组成的洪流,轰隆一下就将三四层楼高的屠戮魔冲倒了,越见强壮英武的钢骨驾驭着一匹同自己一样闪烁着精钢光泽的白骨战马,高举地狱符文剑,号令着自己的不死军团。

    钢骨,终究还是没有完全沉浸入武功剑道,虽然拥有强大的剑术天赋,但它还是选择成为不死君王,石应虎也并没有强迫它,虽然石应虎认为,白骨剑仙的路子更强大一些,但这种事总是勉强不得的。

    白骨剑仙之路艰难晦涩险恶,而成为不死君王,钢骨现在就可以拥有踏实的极高强化。

    “一、二、三、四……我的天啊,这位传奇死灵法师居然培育出了四名如此强大的变异召唤,不过他好像是来获取‘通行权限’的,一开始就表现出全部的实力……还是这种程度,对他来说也并不是全部的实力?”高台之上,炼狱地精喋喋不休的解说着,而在这个时候,莫里亚蒂已经用远程铁链能力牵制住屠戮魔的一支手臂。

    地狱三头犬的身躯膨胀巨大化,而后死死咬住了屠戮魔的另一支刀臂,白骨屠杀者在不死军团的保护下,不断投掷着一支支白骨战斧,就像抛投杂技一样,它明明就只有四支手臂(新进化的),但那十四柄骨斧却被它疾舞得犹如寒冰风暴般,不仅仅给对方带来巨大的伤害,并且给对方带来巨大的冰霜控制。

    密密麻麻的不死骷髅,几乎填充满了整个角斗场,形成一片白色的海洋,正在指挥作战的钢骨,见石应虎在后面站着,眼中红光一闪,挥剑一指,大量的不死骷髅就自动解体,形成一座白骨王座将石应虎整个人托了起来,让他可以舒适的俯览这场战斗。

    “太嚣张了,实在太嚣张了。我达西从业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嚣张的角斗场新人,他就不怕最后两场角斗,我们给他安排上一位天界战斗天使吗?”

    “不过,这个死灵法师的实力真的是好强啊,屠戮魔的战斗力绝不逊色于传奇大恶魔,然而这样强大的恶魔,在这名死灵法师面前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这并不是一场角斗,而是场屠宰。

    尤其是当后阵的骷髅法师们结阵施法,将一颗颗流星般的火陨、冰陨、电陨、毒素球投掷在屠戮魔身上的时候,任谁都知道,这场战斗的胜负如何了。

    在自身生命的最后关头,屠戮魔的身躯开始畸形膨胀,并且极速变大……自爆,与敌皆亡的手段,理智正常的生命都不会修习,但这却是混乱恶魔的标配,它们连自身理智都是浑浊混乱的,当然不可以常理度之。

    在这个时候,石应虎从白骨王座上站立起来,他眼中有隐隐的紫意浮出,下一刻,死灵法师轻挥法杖,一支骨矛于一侧飞出后,狠狠刺入了屠戮魔的身躯内,能量运行节点被截断,这头屠戮魔就像被扎破的气球般,缓缓泄了气。

    石应虎之所以挑它,本来就是因为好奇其身体构造,因此,又怎么可能允许其自行爆掉。

    “根本就是一面倒的杀戮游戏吗。”

    “是啊,凭凯特的水准,即便完全不用什么计谋,也有很大的可能性直接打通五场角斗。”

    今日这一战,石应虎、艾因、穆拉丁都取得了胜利,甚至三人都没受什么伤,因此,众人没有返回租来的房子,而是选择去酒馆进行庆祝。

    …………

    “那个死灵法师好强啊,四具变异死灵召唤,还可以开启死亡位面,简直就是一人成军!”

    “你也看了他那场角斗了?我是用影石观看的,最后那头屠戮魔想要自爆,怎么没爆成?它要是自爆成功的话,至少可以带走那个死灵法师一两具变异死灵啊。”

    “唉,死灵法师都精通生物解剖学,最后他的那记骨矛直接中断了屠戮魔的能量运行,自然就爆不成了,不过要达到这种程度对生物结构的了解,真不知道要解剖多少数量、多少种类的怪物才行。”

    “这样的人也不知道能不能雇佣,要是有他在的话,行商的路上可以安稳很多啊。”

    在传奇小队众人喝酒的间隙,有好几位商人凑过来,问石应虎接不接受雇佣,并且都开出了不低的价码,还有两位是问穆拉丁与艾因的,看来两人出色的表现,同样也得到了认可。

    “穆拉丁,若是你真的打算在九重炼狱生活的话,我建议你找一个靠谱的商队加入进去,虽然会受到一些管束,但灵魂商人比你在下位面吃得开,遇到事也有人管。”

    “唉,这种事情以后再说,没准我在迪斯之竞技场里死掉了呢。”穆拉丁对于罗斯的建议浑不在意,一边大口啃着肉,一边大口喝着酒,虽然炼狱美食同人间的食物多少有些区别,但若是适应性强的话,也能吃出很不错的口感风味来。

    就在这个时候,角落的拉帘又一次被拉开了,一名蜥蜴人行商站在那里,虽然种族不同,但在场其它人还是感受到了对方的敌意,那种,不同于其它前来招揽者的气场。

    “是你,杀了莱昂吧?”蜥蜴人行商冲着艾因这样言道。

    而艾因则一支手握向武器,冷笑道:“怎么,角斗场的死斗,还可以在事后进行报复?”

    “没有人,可以在这里违背大君的意愿。但是,我们可以挑战你,你,胆敢答应吗?”

    “亚马逊,人类剑士伊维尔,向你发起挑战!”在蜥蜴人行商身旁,走出一位负甲佩剑的中年男性剑客。

    “好啊,我接受了。”说这番话的人,并不是艾因,而是坐在她身旁的死灵法师石应虎。

    这种变化让那名蜥蜴人行商与人类剑客都愣了一下,因为在他们的认知中,以亚马逊脾气性情的火爆,是大几率不会拒绝这种挑战的,并且也断然没有由其它人代战的道理。

    若是已经在九重炼狱呆了几百年的亚马逊,可能昔日在人间的脾气已经消退了,然而越是刚刚到炼狱的,这些愚蠢的女人就越是不知收敛。

    对于石应虎的迎战,艾因毫无异样反应,反而一脸甜蜜之色,其它人当然是不可以为亚马逊代战的,但若是亚马逊认可的男人的话,则不同,这种时候亚马逊女人也同样会同普通的女性一样,没什么区别。

    这段时间,身旁小男人表现出来的武力与智力,都碾压过自己,再加上他强大的体能,石应虎渐渐取代了格鲁尔?维努,在艾因心中占据了独一无二的位置,因此,对于她代替自己出战,艾因毫无其它反应,只有一脸甜蜜,看得一旁的阿曼达以手抚额,觉得大姐的形象完全崩坏了。

    “怎么,换成是我就不敢应战了吗?”吃着菜,见对面迟迟没有反应,石应虎抬起头,注视着那名行商与人类剑客,冷笑言道。

    他本身对于杀掉一名人类,也并没有什么兴趣,若是对方此时退却的话,石应虎也并不打算不依不饶的。

    然而,那名蜥蜴人行商一按人类剑客的肩膀,对他缓缓点了点头,然后转头对石应虎道:“死灵法师,明天,明天我们就去竞技场。”

    这个时候,四周的同行都在看着,那名蜥蜴人行商已经实在退不下去了,因此恨声回道。

    “大人,对付那个亚马逊还行,对付那名死灵法师,我实在没有把握啊。”

    “你放心,我不会派你去送死的,之前答应你的东西,我提前给你,并且,我还会给你准备一件极强的武器……”在那两个人离去之后,似乎是因为自觉离的已经足够远了,因此窃窃私语,然而石应虎已经练开了耳窍,虽然行商与剑客的确是离得足够远了,但在其关注之下,两人的谈话还是没能逃脱石应虎的耳力。

    (极强的武器?也好,又可以多一笔进账了。)连九重炼狱都无法侦测出气血修炼体系的四阶,那人蜥蜴人商团当然更加料想不到,它们不会知道,无论它们做怎样的准备,下多么厚的血本,这场战斗依然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结果了。

    当然,石应虎同样也不知道的是,修真文明体系被称之为诸天蝗虫,哪怕在大宇宙的视角讲,修真一系文明与九重炼狱之间,也是一个极东一个极西,再加上魔鬼的审核制度里,是刨除灵魂穿越这种极小概率事件的,凯特?布莱恩是暗黑世界的死灵法师、根正苗红、发展诡异清晰,在短短数年间成就强大传奇,这种事在炼狱中也并不罕见,更何况凯特?布莱恩还有前面十几年打基础。

    多重原因下,让石应虎将自身真实的生命阶位隐藏下来了,可以说,除人仙修炼体系以外,几乎就没有第二种修炼体系,可以成功绕避开九重炼狱的生命体阶位确认了。

    次日,迪斯之竞技场。

    也不知道是那支蜥蜴人商团真的神通广大,还是石应虎昨日的表现刺痛魔鬼们敏感的心灵了。

    总之,今日的这场角斗是没有热场乱斗的,换而言之,也就没有血肉与亡魂,为石应虎创造战场。

    “复仇,复仇的甘美滋味。维勒斯商团的护卫队长被干掉了,听说那个家伙还是维勒斯的小舅子,也难怪维勒斯会不惜重金雇佣传奇剑圣复仇,若是没办法拿到一个交代的话,恐怕维勒斯回去就要被自己的女王殿下拿鞭子抽了。这个可怜的家伙……”

    半空当中,保护层以外,讲解依然在喋喋不休着,不过这一次从炼狱地精换成了一个戴着眼镜的半兽人解说,一个半兽人能够在九重炼狱混到这个地步,当真是很不容易了。

    伴随着两侧的牢笼缓缓被拉开,石应虎持着死亡法杖走入斗场当中,另一边的人类剑客似乎是等不及了,他迅捷如风般疾扑向自己的对手,并且陡然间扑跃而起,蓦然拔剑。

    (光明圣剑?力量好像还很强盛,不过仅仅这种程度,未免小看我了吧。)低垂魔杖,血色的厉芒暴绽开,下一刻,四具死亡空间门围绕着石应虎出现,强大的亡灵气息,令整个角斗场如坠地狱……哦,这里的确就是地狱,倒也没有错。

    “驱逐!”

    突然间,那名人类剑客厉喝一声,下一刻,石应虎四周的死亡空间门蓦然崩塌了三轮,就只有钢骨被成功召唤,而其它变异死灵召唤都未召唤成功。

    (异次元驱逐术?)空间门崩灭了,召唤失败,但已经付出的魔力可不会退还给石应虎,在没有死亡媒介的前提下,直接召唤四具变异死灵,这已经要消耗石应虎大半的魔力,然而那柄苍放着刺目白光的剑,直接就将召唤驱逐,可谓克制石应虎这一类的死灵法师克制到了极限。

    (太好了,虽然没有极效驱逐,但也驱逐了大半,只凭一个变异召唤,我看你怎么跟我斗!)那名人类剑客这时已经与钢骨战斗于一处了,今日的钢骨背负着两柄暗金色重钺,正是石应虎的“巫妖的残杀之钺”与“七彩的死亡之钺”,角斗场内不允许携带除武器与铠甲之外的其它魔法装备入场,石应虎以变异召唤为自己携带武器,并不算违反规则,当然,以变异召唤为自己携带一身法术卷轴什么的出来,就不可以了,只允许使用武器与铠甲。

    (以为我只有一个变异召唤,就可以干掉我吗?天真。)法杖一点,在对手身上罩上衰老诅咒,下一刻,石应虎并没有用剩下的魔力再召唤一头变异召唤出来,分担钢骨的压力,而是一闭眼睛,将自身之精神投注到了钢骨的身上。

    只见那具变异骷髅的身法剑术陡然灵活,并且在唰唰唰接连得数剑连刺后,以一式掷剑暂时迫退开传奇上位的人类剑客,当人类剑客避开怨恨想要再一次扑上去时,却敏锐察觉到,双手抄起暗金色剑斧钺的钢铁骷髅,其周身的气质骤然变化了。

    那是一种,恍若身经百战的古代剑豪气魄,令人类剑客几乎隐隐回想起自己当年的剑术老师。

    (搞什么啊?)心中这样暗骂了一句,中年人类剑客的身形陡然侧移,然而那具钢铁骷髅双执着暗金色的巨大怪异兵器,同样几步横移,稳稳拦挡在法师的面前,有着一股恍若横截之山的强大压迫感。

    (不行,若是拖得太久的话,他的魔力就恢复了,时间拖得越久对我越不利!)

    (正面突破!)

    迅速就下了决断,中年人类剑客脚步一错,体能爆发,他所苦修光明斗气混合着手中圣剑的光辉,一时炽烈如金白色的太阳般,令四周的下位面观众们已经是阵阵骂声。

    尚未真正接着,钢骨作为死灵召唤,其周身就被剑气辐射得冒出阵阵轻烟,一柄强化着死灵驱逐的圣剑啊,在各个方面上,都的确太过克制死灵法师以及其召唤生物了。

    然而作为传奇等级的变异死灵,凭借辐射伤害击溃钢骨,终究还是不现实的,对方的身法矫健灵活,配合着圣剑,每每于对手最难受的角度刺出攻击,可是他的剑术,在钢骨身后石应虎的眼中,刹那间便被解析得七七八八了,这样的情况下他的攻势怎么可能突破钢骨的剑防,数个角度数轮攻击,中年剑客不仅仅未能成功突破,反而因为过于心急,被钢骨一钺挑碎了肩甲,崩散开一片的血雾。

    “不,这不可能的,我苦修练剑一世,今天连一个变异骷髅都压不住?你盗了哪位剑神的墓吗?”中年剑客受伤之后,有些崩溃得像钢骨身后的石应虎嘶吼。

    但即便一名极强的死灵法师盗了一位剑神的墓,打出这种战果依然是不应当的,因为死灵复活,不可能保存全部的经验与意识,能够恢复个两三层就不错了,换而言之,自己被一名昔日剑客两三层的功力正面挡住了,这当然让中年剑客大受打击,觉得心态都快要崩了。

    “你最好快点杀过来哦,我的魔力,已经恢复不少了。”左手伸展,一团幽冷的死灵魔焰虚空燃烧起来,石应虎冷笑着这样言道。

    “既然这样……那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背弃信仰,来到地狱所追求的强大力量!”蓦然间,中年剑客反手撕裂了自己的衣甲,再下一刻,他整个人的皮肤变得赤红,并且迅速膨胀起来,一根根骨锥延伸,皮肤变成了厚厚得鳞片,尾锥处长出粗大的尾巴。

    很快的,一头半人半龙的存在,便出现在了魔鬼斗场中,仰天咆哮。

    “哦,为了红龙之血,背叛了信仰,来到地狱吗?一名快要死掉的圣骑士,成为龙裔不但可以延长自身寿命,更可以将自身的血脉与力量更多的留给后人,单纯利益计算的话,的确是很值得啊。”在死灵法师自言自语时,那半人半龙的存在已然双翼挥动,整个人疾飞而起。

    钢骨虽强,尤其结合石应虎的精神意志后,堪称武学大家,强得可怕,但它毕竟没有直接飞行能力,因此,当对手选择化龙高飞,绕过钢骨的时候,钢骨也没有好办法,只能被其绕过去了。

    “哦哦哦,看来局势已发生逆转了,没有魔力、没有强大死灵召唤的守护,我们的‘死神’打算怎样应对呢?哦,‘死神’这个称呼是我起给下面这位死灵法师的称号,他之前的战斗的确是极为漂亮,可惜,这次的运气实在太不好了,遭到针对,死神,会止步于此了吗?”天空当中,龙人召唤出大片火球雨落而下,轰击钢骨,同时自身疾速的俯冲狙击死灵法师,虽然刚刚获得红龙之血不久,但强大的精神意志,身经百战的经验,却依然让人类剑客将这血脉的力量发挥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