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第三十八章:新的世界,新的关系

时间:2019-12-07作者:狂翻的咸鱼2

    燃烧的达克瑞姆城,决定着这座城市光明或黑暗,生存或毁灭的终极决战正在进行着。

    至少,在场双方的所有人都认为、都觉得,这场战斗会决定整个达克瑞姆的命运走向。

    明面上看,双方也的确是把所有的筹码都压上去了。

    在人类一方的阵营,接近五十名职业猎魔人组成联盟,进行围剿狙杀,仅仅是猎魔人宗师就有多达五位之多。

    按理来,像这样的阵容不应该是人类叛徒/恶魔的走狗/堕落者维辛以及其仆从可以相抗衡的。

    然而,事实上,战斗或者这场战争的形式,却也的确是一面倒。

    长街之上,血流成河,尸体堆积。

    一名身躯披覆铁甲,手持双手大剑的圣骑士,他嘶吼着浴血厮杀,连续挥舞着手中长剑,将眼前一头又一头魔怪劈倒,尽管肢体麻木,尽管疲惫欲死,但他依然坚守着自己为人类奋战至死的誓言。

    誓约,真的可以带来力量!

    一头头骷髅战士、羊头怪恶魔倒在他的剑下,可就在这时,一头两米多高,周身肌肉畸形膨胀几乎近乎于木质化的怪物,它突然冲了出来,光看其体形便知道其特别强壮,同时,其奔走之速,明显固化着特别快速属性。

    面对像这样一个大家伙,手持双手大剑的圣骑士只来得起横剑斜拦封挡,轰得一声,那无匹的力量速度下,这名圣骑士直接被抓起,抡砸在一旁的马车车厢上,人与车厢俱为之粉碎。

    “吼吼。”

    同时固化着特别强壮、特别快速两大属性的两米高肌肉巨兽双手擂胸仰天嘶叫,而它的存在确实压制着四周范围内职业猎魔人的士气。

    “肮脏的……蠢蛋!”

    “块头大,肉多,很了不起吗?”就在这个时候,一支蕴含着巨大力道的弩矢陡然刺中在肌肉巨兽腰侧,那巨大的力道甚至将它整个打翻在地上,向后滑行。

    与此同时,黑暗的阴影当中跃出一名身穿皮袍、手持劲弩的女猎手。

    她手中银矢弩箭具有极为强大的破魔力量,单纯的物理防御无论多么强大,都只会被其所瓦解,然而比其手中弩矢更可怕的,却是其锐利无比的目光!

    那头肌肉巨兽再一次站立起来,它嚎着冲向女猎手,然而它轰出的一记又一记重拳就像在与影子搏斗一样,完全沾到那名驾驭弩箭恶魔猎手的身,反倒是它的身躯被一矢又一矢的圣银弩箭所撕裂。

    “恶魔,浸泡在圣银中和当空皓月中吧,你,被我净化了!”举着弓弩,扣动扳机就要将肌肉巨兽的头射穿撕裂。

    虽然这一矢被其避过,仅仅只是钉在其肩膀上,但女猎手微微一笑,认为对方仅仅只是在负隅顽抗而已,它已经死定了。

    可是,也就在这个时候,在人群与魔怪间,突然闪烁窜来一道电光。

    这道电光是如此之迅快,以至于全神灌注与肌肉巨兽厮杀的女猎手不及反应,就中了一刀,虽然千锤百炼的战斗本能让她在最危急的那一刻避开了要害,但女猎手的左腰依然被那柄电光短刀割伤。

    她矫健的一个侧移闪避,避开了那道电光的追击,却被肌肉巨兽一拳抡砸到,整个人倒飞到半空中,一个翻身之后落地跌退。

    拉开一定距离后,女猎手方才看清偷袭者的形象:

    那是一头矮的,皮肤幽蓝色的丑陋地精,在它周身跃动着电光,此时此刻正在舔食着骨刀上的鲜血,并且下一刻蓦然化为一道流星般的电流疾冲过来。

    与其一同冲过来的,还有刚刚那头未及射杀的肌肉巨兽。

    (特别快速?闪电强化?可恶!这场战斗,难打了。)

    此时此刻,与女猎手肖娜同样想法的猎魔人不在少数,维辛可以召唤并控制相当数量的魔怪及魔怪头目,这倒也罢了,而真正值得恐惧的却是这名死灵法师自身的实战能力。

    完全恶魔化之后,维辛周身露出的皮肤变成了灰色,他周身骨头化为尖刺冒出,犹如毫无重量的全钢铠甲,甚至他伸展手掌,一支支白骨犹如攻城弩一般劲射而出,普通恶魔猎人只要被射中,只要一击就完了,会凉得透透的。

    宗师级死灵法师的召唤物,变异召唤物,复活的尸怪,召唤的魔怪这些都不算,仅仅只是维辛自身就可以在近战当中匹敌数名宗师级猎魔人而不落下风,再计算上上述那些附属战力的话,恶魔维辛的挑战等级就已经有传奇级别了。

    伴随着横扫杀戮,伴随着纵横披靡,维辛体内的恶魔之血逐渐沸腾了起来,在以左手的螺旋骨枪猛击钉死一名恶魔猎人后,这个怪物接连几个纵跃跳上高处,扩散一身黑暗魔力,将地面上战死的职业猎魔人全部复活,向自己并肩的同伴,再一次挥舞手中的武器。

    这门法术的战略意义尚在其次,主要是对人类一方的士气打击实在是效果极卓越。

    就在这时,一旁的房屋棚顶突然破碎,一名一手持盾一手持燃烧战矛的女猎手冲杀而至,她身手矫健,一头金色的长发绑束成马尾,手中的战矛烈火燃烧,在左手圆盾的遮掩之下,即便是维辛也猜不出她一矛刺出之后的真正落点。

    虚实变化,招术莫测,这是近战者当中极高明的水准表现。

    (既然猜不到,那我就不去猜。)

    伴随着心念运转,维辛身躯之上骨刺涌动,下一刻,陡然向半空中的亚马逊劲射出一支又一支的白骨矛。

    锵锵锵锵锵锵……

    凭借卓越的战斗技能,亚马逊女战士将那些骨矛全部格挡并打飞,然而她也因此失去了锐势,势在必得的一击被破解,只能与维辛交战换招于楼宇房顶上。

    相比亚马逊女战士动作的矫健凌厉,维辛的武技更像是在跳舞,繁复变幻,在对手最猝不及防的那一刻进行攻击,甚至犹有闲暇的施展各种诅咒,削弱对手,强化自身。

    “萨鲁夫??燃烧,不要再挣扎了,看看你的四周,你已经输了。”因为胜券在握,因此惬意闲适,在周身涌动的骨头包裹中,恶魔维辛红着眼瞳注视着昔日的同僚这样笑语。

    当然,此时此刻他也的确是没有谎,人类职业猎魔人阵营此时此刻已经伤亡近半了,而维辛手下的恶魔仆从还都一个都没死,死的基本上都是魔怪与精英魔怪。

    那名恶魔仆从堕落亚马逊,拥有变异魔法箭的能力,魔法箭能力本来是一个后勤型的补给技能,让亚马逊女战士的意念与力量相结合,哪怕没有箭矢的补充,依然可以拥有持续作战的能力。

    但这样能力的真实战斗力通常都是并不怎么样的,只能是一种补充。

    然而,在这名亚马逊屈服于维辛选择堕落之后,她的魔法箭能力就变成了魔法弓箭强化,伴随着她意念与力量的注入,堕落亚马逊手中阴影长弓扩散开一圈魔力薄膜,为这张本就不俗的战弓附加上了更加强大的魔法能力。

    变异魔法弓箭能力的变态之处在于,这一能力是基于执握弓具的威能强度而叠加增幅的,弓越强,这个能力就越强,当然,也有其上限,至少这名堕落亚马逊目前还不能强化传奇级别的弓具……但她目前也找不到传奇级别的弓具。

    把珍宝级、稀世级的珍品叠加强化,就已经可以带来很离谱的能力了,就像此时此刻,这名堕落亚马逊强化了一张稀世级的战弓:攻击力提升,攻击速度提升,攻击命中率提升,附带魔法伤害,固化伤害加深效果,还提升移动速度。

    以至于她此时此刻的攻击火力相当于四五名同阶位的亚马逊弓手,并且即便遇到强敌,打不过也能逃得掉。

    那名恶魔仆从堕落圣骑士,拥有变异的精力光环以及超卓的肉身强度,脚踏那血色的变异精力光环,他身法如电如鬼魅幻影,超卓的身法速度与肉身强度令他可以肆意冲入战场,击杀自己想要击杀的对手。

    唯一的一点弱点在于,他的光环能力无法再分享了,只能供自身使用,那变异的精力光环与其叫作精力光环,倒不如叫吸血光环,唯有鲜血沐浴光环时,其移动速度甚至攻防速度方才获得暴增。

    被维辛安装上一支腐尸之手的女刺客温蒂斯,虽然痛苦无比,但她的战斗力也的确是获得大幅提升,那支腐尸之手拥有着非常惊人的力量强度,她甚至可以使用它一拳击碎盾牌,直接击杀对手。

    这些人的身上都携带着缚魂分石,他们杀戮的职业者都有极大几率被缚魂石捕缚灵魂,在被维辛分走大部分后,剩下的都归他们自己所有。

    维辛在自己的下属面前还是很有信誉的,因此这些堕落者们也都放手杀戮得非常尽力,他们也很清楚,坠落地狱后,就再难找到这样好的收割机会了。

    地狱贫瘠,却又无所不有,前提是你有足够的灵魂去交易。

    …………………

    在高楼的顶层,实力与意志的对抗依然在继续进行。

    “燃烧之矛的战士,只有战死的英灵,没有怕死的孬种。伟大的奥苏拉??瓦尔基里与我同在!”

    嘶吼着,亚马逊女战士萨鲁夫??燃烧向对手发动起更加不顾一切的攻势,奥苏拉,是指亚马逊女战士信仰的神,瓦尔基里,是指不巧的英灵,也即是女武神之意。

    死灵法师的复活、衰老诅咒,亚马逊的召唤女武神,这些都不是最顶级,但却是各大系中最难以修学领悟的技能,甚至很多死灵宗师、亚马逊宗师终其一生都无法参悟成功,因此而抱憾。

    萨鲁夫??燃烧虽然是一名初入宗师的极强壮亚马逊女战士,但她还没能领悟女武神的能力,此时此刻低吼着神灵与英灵的名字,却是已经有了决死之志,而站在她对面的死灵法师维辛,同样也感受到了这一点。

    “你啊,还真是像当年一样的石头脑袋,一点都不知变通。看在这么多年同僚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杀我的机会。”一边言着,维辛一边收敛起周身不断增殖的骨矛,他张开双臂,并大踏步得向前而行。

    “来吧,我给你一个杀我的机会。”

    对于维辛的表现,萨鲁夫??燃烧一丝半点的客气与犹豫都没有,她双手执枪犹如一位中世纪骑士持枪突刺的姿态,直刺面前的怪物,她深信,即便对方骨甲坚固,但面对自己这倾尽全力的一枪,也一样会被洞穿,甚至就算在自己面前的是辆坦克,也会被刺个洞穿。

    伴随着双方距离的越来越接近,如此反败为胜的一击,甚至不可抑止的吸引到四周其它人的注意,若是能够成功,这一战的胜负就将会被改写,亚马逊女战士萨鲁夫,将会成为大家的英雄!

    “啊……呃!”最后那壮烈至极的嘶吼之声,却戛然而止了。

    因为,萨鲁夫在手中战矛刺中维辛胸膛心脏的一瞬间,被静止定住了,她满口牙齿都咬得渗血,然而手中平日里控制自如的战矛,这一刻却动也不动……更准确,是她全身上下的肌肉都被控制住了。

    彼此双方的阴影交接,也就是这魔影,束缚住了萨鲁夫的动作。

    维辛伸展手掌,自他手心中缓缓得伸出一支白骨钢矛,他走近了萨鲁夫,然后一矛捅入其腹腔要害,之所以不一刀毙命,是因为此时此刻的维辛欣赏痛苦、死亡、挣扎。

    “你看,有时候选择比努力更重要,你当年根本看不上的赫达,现在却可以控制你的生死。”伴随着维辛的低语,在他身后的影子当中,一个女人缓缓浮现出来,这名阴影刺客自后抱住维辛的腰,渐渐显露出正常的颜色,洁白的肌肤。

    当年,赫达就是靠向维辛献媚,方才能加入剑盾兄弟会的,这种事情,在哪里都不少见,只是赫达做得比较过分的是,她是同自己男朋友考入剑盾兄弟会的,凭她的水准难以撑过实习期,而她男朋友却可以,最终赫达踹了她男朋友,加入了白骨队,然后又施手腕把她男朋友踹出去了……

    当时亚马逊女战士萨鲁夫??燃烧与维辛私交甚好,因为亚马逊人的性格,曾经当面言过几句很轻蔑的话。她可能过后就忘记了,然而女刺客赫达却是一直都记在心里面。

    而在维辛的立场,他当年用赫达,是因为这个女人足够听话,相比能力,维辛更在意对自己团队的掌控力,现在,既然已经与昔日好友反目成仇,那就做得绝一些,顺便满足一下赫达的复仇**。

    “呸,你们这两个狗男女,真是恶心。”濒临死亡的萨鲁夫吐出一口血痰,这样言道。

    …………………

    一个人带着阿克迪斯与凯恩两个人一路前行,这并不容易,好在,超高难度的任务石应虎也做习惯了,以他在国家政府以及宗门的实力段位,低难度的任务也根本就不会派他去做。

    现在,不过是保护着两个人质在高烈度战区里求生返回而已。

    每天二十四个时,有十六到十八个时左右是魔潮汹涌的黑夜,石应虎每天仅仅只休息两个时,甚至吃喝都是在行进过程中进行的,每天在入夜前要提前半到一个时找到下一处宿营点,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防守点的话,即便是石应虎,他一个人也挡不住汹涌而来的魔怪狂潮。

    在这两天的行程中,凯特??布莱恩表现出的素质令凯恩感到惊叹,这个年轻人坚韧,冷静,理智,警觉甚至聪明,天赋异禀并且精力极度充沛,虽然现在还未完全成长起来,但那种顾盼生威的英雄之姿却已经展现了,这让凯恩贤者更加纠结,不知道应不应该把手中已经翻译好的恶魔术式交给他,这术式无疑会让他更加强大,但同时也有可能将这个原本前途无限光明的少年,推入黑暗阴沉的深渊。

    在寻找行进的第四天,伴随着轰隆隆得震响声,大地龟裂,整个达克瑞姆城似乎开始更进一步的沉降了。

    横手握剑挡在凯恩贤者的头上,石应虎一边扫落头顶上面的落石护着凯恩贤者前行,一边四顾搜寻着今日的防御点,就在这个时候,在远处的街道隐隐传来野狼类魔兽的嘶吼之声。

    下一刻,石应虎怀中蜷缩着睡午觉的胖陡然爬动出来,那般火急火燎的模样,三颗脑袋左右晃动着,并且想跳出来。

    “芬里尔?”

    “汪汪汪!”

    呼应着远方魔力的嘶吼声,看着胖那没出息的模样,石应虎眼中精芒一闪,这样问道。

    大家不要怀疑精芒一闪是什么样子,普通人看到好几百好几千万百元大钞摆在自己面前的样子,或者男人看到美女,女孩看到帅哥那眼中精芒大盛的样子,就是精芒一闪。

    尤其是身体素质,精神力强度远超过普通人的武人,心念变化之下,眼中精芒闪烁,这再正常不过了。

    本来过了这么多天,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就连石应虎都觉得希望越来越渺茫了,却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今天找到了少年德鲁伊魏德尔的变异魔宠芬里尔。

    “找到了,跟着我。”石应虎顿时带着凯恩与阿克迪斯往吼声传来的方向跑去,凯恩与阿克迪斯也都是精神大振,这段时间虽然被保护得很好,但他们心里也清楚,这样下去,生机越拖越是渺茫。

    很明显,在魏德尔他们那个方向有一些魔怪汇聚,石应虎这边奔跑过去的过程中也遭遇到一些,只是梦中情人将近,胖就像加了一个狂化增益buff一样,一路烈焰弹喷吐那叫一个生猛,甚至会三头伸展,把那些蠢蠢的骷髅战士叼咬到正确的位置上去。

    石应虎的支配骷髅等级还低,至少还做不到随心随意自如驾驭操控的地步,然而胖却可以咬着它们的身躯躯干把它们抢砸到相应应该出现的位置……虽然是粗暴一些,但事实上这还真不失为一个控制骷髅战士站位的好办法,反正它们也不会有负面不满的情绪。

    骷髅战士,那是名副其实真的没有脑子的,有一次石应虎曾经看到两具不受控制的骷髅战士,一起走向门口,结果一起被卡位的画面。若是无人控制推动,它们两个家伙怕能一起卡到地老天荒。

    当然,钢骨,胖是不敢去咬的,钢骨的智力也高,也不需要它去帮忙控制位移。

    一路冲锋,很快便来到了魔怪的汇聚地,远远的,就可以看到正在指挥芬里尔作战的魏德尔,以及穆哈尔,恩格,恰拉等人。

    这些天在魔怪围城的环境中勉力挣扎,此时此刻,看到安然无恙的大家,就连石应虎也心中一暖,自觉已经找到大部队的阿克迪斯与凯恩,更加是欣喜欲狂。

    然而,石应虎很快就察觉出不对了,倒并不是他们这些人是假的,而是炽炎之心队的众人,此时此刻都显得太过狼狈了。并且,他们守护着的房屋里,隐隐有人影晃动,隐隐有血腥气息。

    “副队长,凯特??布莱恩带凯恩贤者与夜莺阿克迪斯归队。”来到近前,石应虎冲炽炎之心的副队长恰拉这样言道。

    “先不这个,进来。”着,刺客少女恰拉便一把抓住了石应虎的手,将他拉入了身后的房间当中。

    一进入这房间,便是刺鼻的血腥气息,满眼的伤残,满耳的痛哼呻吟。

    “这……是怎么回事啊?”

    “围剿堕落者……不,是围剿‘恶魔’维辛的作战失败,现在整个达克瑞姆城大部分的猎魔人队都在这里了,你赶紧救人,能救下多少就救下多少。”话虽然是这样,大义凛然,然而恰拉却还是死死拽着石应虎的衣袖,先把他拽到了里屋,阿蕾塔??维努的面前。

    此时此刻这位圣骑士少女,原本清丽健康的脸惨白如纸,胸膛处的甲衣镶嵌着一个拳印,将阿蕾塔??维努高质量的板甲都打碎大半了。可见这一击的凶狠,可见阿蕾塔内伤的极度沉重。

    “为什么先救你们的人?恶魔维辛就是你们剑盾兄弟会的人堕落的,若不是你们,我们岂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在这个时候,外屋有职业者冲进来这样吼道。

    然而,恰拉却是泼辣的性子,这个时候关心自己死党闺蜜的性命,更加不肯让步。

    “维辛曾经是兄弟会的人又怎么了?哪个职业行会就敢一定不出堕落者啊?我们的人来了,先救我们人怎么了?你还有意见?有意见滚,老娘不伺候。”女刺客恰拉眼睛一瞪,毫不犹豫的怼了回去。然而这样话痛快是痛快了,外屋房间里职业者们,脸色可全都不好看了。

    “不要吵了,我既然来了,只要还没死的人,我保证能救回来,先救我们队长,是因为我们队长是防御侧专精的圣骑士,不把她救醒了开启祈祷光环,指望野蛮人宗师还是亚马逊宗师救你们的命?”石应虎伸手拦在恰拉的身前,不让她冲动,曾经石应虎是执掌过军队的,他太清楚了,士气低落的军队最容易出现斗殴,哗变,这个时候一味不讲道理是没有用的。

    伴随着他话,石应虎的脚下同时还有一圈蔚蓝色的光环亮起,虽然石应虎的圣骑士祈祷光环等级还远远不够,但此时此刻扩散开来的恢复力,却成功稳定住在场所有人的心,即便是那名被恰拉怼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野蛮人,见此也不再话了。

    “恰拉,出去把里屋封住,烧热水,煮纱布,帮我准备一些型的刀具。”在内屋,躺着的全部都是女性职业者,环顾左右,观察着她们的伤势,石应虎这样言道。

    “好的,我马上去办。”恰拉脸带兴奋之色得这样道,并且很快就出去行动了。

    石应虎一身武功通玄入化,曾经抵达过神之境界。虽然是曾经,但他对于身体构造的理解,恐怕比绝大多数解剖学大师都要更出色。他一眼就看出,许多板甲碎片直接就被打进阿蕾塔的胸膛里去了,再加上她还是个飞机场,几乎完全没有缓冲,若是直接用药剂进行治愈的话,许多甲片恐怕就会直接长在胸膛里,既不利于迅速恢复,也持续伤害着她的身体。

    很快,煮沸的热水,纱布,各式各样的型刀具便分别送进了屋子里,石应虎先用毒剂洒在里屋,给整个环境消了消毒,紧接着又赶紧解毒剂解毒,里屋内这几个女性职业者虽然少,但不是大佬就是猎魔人队伍里的心头肉,让自己毒死几个,这事情可就闹大了。

    净手,然后石应虎解开了昏迷中圣骑士少女的衣甲,与此同时,在房间屋外,三头地狱犬胖正在舔狗无比得飞快摇晃着自己的短尾巴,围绕着高准的芬里尔汪汪叫唤。

    这只傻狗啊,它又哪里知道,它的主人平常不声不响,此时此刻已经安然上垒,把该占的便宜都给占尽了。

    二十分钟后,手术完成,虽然理解理论,但毕竟是第一次手术实操,手滑,石应虎用了二十分钟才堪堪把铁甲碎片都取出,然后开始施药,紧接着击点拍打阿蕾塔的身躯各处穴位,促进气血运行与药力吸收。

    只是石应虎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手术的中途面前的少女其实就已经醒了,只是她睁了一下眼又赶紧闭上,红透着白玉似的柔美脸,似乎想要装死装到地老天荒。

    (https:////63/63535/475728578.html)

    <></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