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第五章:驱魔咒言,大家都是演技派

时间:2019-10-23作者:狂翻的咸鱼2

    大包小包的背负携带着一堆野味,在尤达父子的热情中离开了坎帕德森林。

    既然这里已经侦查过了,一是有护林人尤达的签字确认,二是石应虎自己也检查搜索了一番,确认没有外来者入侵的迹象,既然如此,石应虎就踏上前往另一处侦查点的旅程。

    坎帕德森林、荒置墓地、德里克村庄、哀嚎矿坑,遗失的大教堂,这五处地点是石应虎的任务侦测点,事实上,每一次巡逻任务要求的任务侦测点都是不同的,以随机的形式避免出现防守盲区。

    虽然这种任务,仅仅只是古蛇之堡防御体系当中,可有可无的一种补充,但依然颇为缜密。

    依然是一路跑步锻炼,将双腿的锻炼与手印与吐纳呼吸法相结合,当历时三天路程,石应虎抵达荒置墓地的时候,他自觉自己的手脚都已经灵便许多了,甚至反应在系统面版上,是力量属性+2,活力属性+1,而带来的实战能力提升则远远不止于此:

    猎人系统面版1:

    姓名:石应虎

    职业:学生

    等级:一级

    力量:14,肌肉组织强度,个人拥有的力量

    敏捷:19,身体的灵活性,综合感知复合属性

    活力:12,生命活力,当低于6点时便有可能随时死亡

    精力:25,增长魔力与魔力恢复速度

    未分配技能点:0

    未分配自由属性点:0

    法术位:伤害加深

    “呼呼……我的敏捷属性也一定提升了不少,但在系统上却并没有显示出来,看来面板属性与实际使用属性还是有区别的,面板属性虚高,若是实际使用属性上不去的话,一样也没有用。”阴沉的夜色,银白的月光之下,石应虎双手拔出背负着的双剑,运练剑舞。

    在那荒置墓地当中,一名身穿破旧长袍的男子,周身华丽的剑光萦绕,森然缜密似乎水泼不进一般,繁复而眩目。

    “银质长剑比钢剑更重,并且质地与锋利性都远远不如。许多精妙的招式都不能施展,周身的劲都还没练到一块。”石应虎本身的武功境界是不用多说的,现在最后的破绽在于:灵魂受损,他的精神注意力甚至都无法长时间集中,战斗的时间太久了,甚至会目眩,因此实战当中,石应虎很清楚现在的自己不能太过投入进去。

    “锵”得一声,收剑归鞘,完成今天日常锻炼的石应虎周身发汗,他先找一个角落喘息休整了一下,在过了两个多小时恢复得差不多之后,才开始检查荒置墓地。

    这个世界,因为一些原因同下位面的纠葛太深了,以至于负能量过于强盛,尸变几率大大提升,有些尸体会变成僵尸,有些尸体会变成骷髅战士,有些尸体则干脆会变成怨魂。

    虽然古蛇之堡作为死灵法师的一处聚集地,花钱收尸体,但由于蛇堡高层沉迷于高深的死灵魔法研究,以至于一个政策往往几年几十年不变,当年一个壮年男子的尸体价值一枚金币、老人和妇人的尸体价值五枚银币、小孩幼童的尸体价值一枚银币……这是很高很有诱惑性的价码,然而在几十年后的今天,随着国家发展,货币贬值,一千块钱,五百块钱,一百块钱,这样的价码已经无法抵消人们的思亲之情了,于是又有许多人开始给自己的亲人们建造坟墓,不再将尸体卖给蛇堡。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任何一个政策的正面意义都是有其实效性的,若是当政者不能及时进行调整,那毫无疑问是一种懒政怠政的不作为行为。

    像这一方面的问题,绝大多数的蛇堡应届毕业生都是不会去考虑的,因为他们自幼受训的是猎魔知识,是死灵体系法术知识,是蛇派剑术,本身又不是处在信息大爆炸的时代,然而石应虎却不同,他是地球21世纪的穿越者,因此在很多方面的见识上,就远远凌驾于这个位面世界的土著人类。

    “知道派人来检查,防止死灵复生,却不知道提高尸体收买的价格,一船一船的从其它地方进尸体运过来,不说价钱,质量也不可能比本地新鲜的尸体更好吧?”借着月色,石应虎检查着荒置墓地内较新的坟墓,他从行李包裹里取出一些洁白的盐,配合着驱魔咒言洒在那些相对较新的坟墓上面。

    如果是极弱的死灵,这样一来直接就被镇死了,而若是较强的死灵,则会受到刺激直接冒出头来,而它们的头顶上方,正有一位手持银剑的猎魔人正在严阵以待。

    驱魔咒言本身并不是入阶法术,仅仅只能算是拥有一些神秘之力的小戏法,因此不需要法术位的固化。

    午夜的寒风当中,墓园内,石应虎连续检查了十二座相对较新的墓地,一无所获。

    他本身是那种责任心比较强,对工作比较认真的人,工作效率又高,因此真的是一座接一座的进行检查,这一刻,灵魂与精神都比较虚弱的石应虎真的没有察觉到,此时此刻,有人正隐身于阴影黑暗中,窥视着他。

    “我驱逐你们,每一个污秽的灵魂!”

    “所有黑暗的势力,所有来其它世界的入侵者。”

    “所有邪恶的军团。”

    “所有邪恶的教派和教会。”

    “所有黑暗势力,我对你们发出命令!”

    “停止侵害人类!”

    “停止带给他们永久灭亡的毒害。”

    “无论是深渊的恶魔,还是地狱的魔鬼,走开,所有凶暴无情的屠夫,

    所有精通奸诈的骗术家,永远离开这个世界,再无归来!”当石应虎检查第

    十三座坟墓的时候,他念诵着驱魔的咒文,并且把手中洁白的盐洒向地面,

    然而,这一次,白盐落地之后,就像雪一样迅速融化了。

    看着地面土壤中涌动上升的黑气,石应虎微微挑了挑眉头。

    “啊啊……”好像是人类临死前不甘的吼声,紧接着泥土鼓起,再下一刻时,一个金发女孩自地底钻了出来,她翻着白眼,脸颊上有着腐烂的痕迹,双手十指指甲长而利,径直抓向石应虎。

    然而,一柄银色的重剑在第一时间落下,贯穿了她的脑袋,这种刚刚从地里爬出来的腐败尸体,只要是受训的猎魔人甚至普通人,只要别太惊慌,都可以杀得掉至少也跑得掉。

    当然,事实上僵尸是大地的宠儿,它们从地里爬出来的那一刻速度是很快的,击杀的机会仅仅就只有一瞬间,因此建议受训的猎魔人选择击杀,普通人最好还是选择跑,跑,大多都是能跑得掉的,在面对低阶僵尸的时候。

    “击杀腐败尸体,获得经验29.8。”

    眼前飘过这样一个数字,因为仅仅只是一件小事,石应虎也没怎么注意,他蹲下身,检查着上半身已经爬出坟墓的,腐败女尸的尸体。

    “女尸,十七岁左右,头发和指甲都还很新鲜,应该死了不超过一个星期,作为骷髅复苏的载体的话,质量是很差的,如果不是破损严重也许比较适合召怨魂。”白骨召唤系,二阶死灵法师有一门进阶召唤法术:复苏骷髅法师,可以召唤出许多驾驭元素攻击力相当不俗的骷髅法师。

    然而,随着时代发展,许多死灵法师发现,与其修学召唤骷髅法师,莫不如自己扛一挺马德森机枪来得火力凶猛,虽然普通的马德森机枪对下位面生物的效果并不太好,但如果是订制的驱魔附魔、银质子弹机关枪,那效果可就相当完美了。

    死灵法师的法术位体系,是古蛇之堡几大死灵流派建立的,是很经典但也已经用了上百年的体系,就像凯特?布莱恩想以地狱三头犬召唤,替换黏土石魔召唤一样,许多二阶死灵法师把原本复苏骷髅法师的法术位,替换成了怨魂召唤、影子武士召唤甚至于复苏大骷髅法师。

    怨魂召唤、影子武士召唤用来对付下位面生物好不好用另说,因为物理攻击免疫,用来对付普通人类真的是再好用不过了,而复苏大骷髅法师,则是复苏骷髅法师的精英化,难度相当不低,但完成之后约等于死灵法师身边跟着一位精通一两门元素法术的同阶元素法师。

    死灵法师,是一个相当强大的职业传承,但是,这也是一个非常容易诱人堕落的职业传承,绝大多数死灵法师太过亲近黑暗,沉迷死亡了。

    ……

    荒置墓地,黑夜银月之下,一名脸色苍白的年轻男子蹲伏身形,正在观察着一具女尸。

    “头颅碎了,看样子应该是被什么重器打在了脸颊上。”拽着那金色的头发,石应虎观察着女尸脸侧的致命创口,里面甚至有白色的蛆虫在蠕动,恶臭味扑鼻,这当然不会好闻。

    只是石应虎是于尸山血海当中走出来的武者,他对于这种死亡的味道谈不上喜欢,但却也不至于无法忍耐。

    “有墓地,有碑文,并且死后很快就被下葬了,说明死亡原因清晰……应该是意外死亡……但那样的话,她怎么会尸变呢?单纯的下位面能量侵蚀?”

    单纯的下位面能量侵蚀,这种可能性也并不是没有,但相对来说,在这个世界,枉死者、心愿未了者、胸中有一口怨气未去者,他们有更大的可能堕落。

    这样思索着,石应虎一手拽着女尸的头发,以另一只手顺着其伤口探入女尸的头颅当中左右摸索着,那种黏、滑、腐烂的触感,带着一股恶臭的气息喷在脸颊上面,然而石应虎仅仅只是微微皱眉,死灵法师本身就不是尊重尸体的行当。并且,石应虎的目的是想要知道这个女孩死亡的真相,若有必要,他不介意把这具女尸完全解剖开。

    “亵渎死者的杂种,站起来,然后慢慢的转过身。不然,我就一枪轰爆了你的脑袋!”

    突然,在身后传来这样的话语声,伴随着的,还有“咔嚓”得枪械上膛声。

    (操,我现在的灵魂与精神都太虚弱了,居然毫无察觉!)石应虎心中暗骂一声,动作上却迅速的举起双手,而后缓缓的转过身来,在上一个世界,即便是强三阶的武道宗师,也有可能被一枪爆头,而现在的自己,绝对不会比一名武道宗师更强。

    “我是蛇堡的巡视员,正在检查这处墓园。你是谁?在古蛇之堡的范围内攻击巡视员,我保证你必死无疑,就算是死亡之后,灵魂也会被抽取出来,放在毒火当中慢慢的折磨。”当转过身的时候,石应虎已经不再有生命危险了,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对面老汉那扣在扳机上的手指,这个时代的暴力散弹枪,威力还并不是特别大,在有准备的情况下石应虎顶多毁容,却很难被一枪干掉。

    当然,能不毁容还是不要毁容的好,石应虎这刚刚才拥有头发,恢复颜值巅峰还不到一个星期。

    “别拿蛇堡来压我,就算古蛇之堡的学生,偷窃村民尸体也是重罪!”

    “好啊,那你叫人来,我们去蛇堡对峙,请法师来进行裁决。”

    “汪汪汪……”

    石应虎转过身,与那名阴影中的男人对峙着,最终,反倒是那个男人以皮绳牵着的那条狗不干了,它通体漆黑色、体态流畅,此刻正厉声嘶吼着,脖子上的项圈是布满铁刺的铁环,极为凶暴唬人。它能陪着自己主人悄无声息的潜过来,也说明极有狩猎经验。

    “温蒂,可怜的姑娘,她是一星期前帮人做活时,被人不慎砸碎了脑袋……她又‘活’了吗?哦,也是,她走的时候才十六岁,连婚都还没有结,难怪会又活过来。”持着枪,一步步走向石应虎,月光之下,阴影中的人渐渐显露。这,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汉,看上去已经有七十多岁了。

    “汪汪……”

    “好了,笨狗,不要再叫了,他不是敌人。”一边说着,老汉一边踢了他身边那条猎犬一脚。

    “你是谁?”

    “还有,这个姑娘的家人为什么不把她送到蛇堡去?”

    “为什么?”

    “因为温蒂是她父母唯一的孩子,可怜的老头老太太,并不想因为五百块钱,就永远都见不到自己的女儿了。至于我,我是德里克村的村长,你可以叫我迪兰克,我想你任务中,有一个地方需要我的签字署名吧?”

    很明显,基于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古蛇之堡对于学院周边的平民颇为友善,这是很正常的,炎黄古时候的土匪都知道要照顾周围的相邻,去远处打劫,古蛇之堡作为一个由高智商法师执掌的学派,本身就是不大可能压榨学派四周的平民的。

    更何况,对于法师来说,压榨平民都榨出几个钱?莫不如对他们好一些,享受他们发自心底的崇敬。

    但这样做的恶果是,许多经常接触死灵法师的人,就渐渐失去畏惧感了,至少对古蛇之堡的学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敬畏之情。

    “把温蒂重新埋起来吧,她那对可怜的父母,已经承受不起更多的刺激了。”

    “……好的。”

    大半夜的,两人在墓园当中挖土埋尸,有一条黑色的猎犬跟在一旁时不时的叫两声。

    坎帕德森林、荒置墓地,德里克村庄,古蛇之堡巡逻任务的第三站。

    因为古蛇之堡的庇护,德里克村庄的生活非常宁静平和,安宁、富庶、民风淳朴,这些词汇都可以放在德里克村庄的头上,与其说是一个村庄,其实已经是村镇的规模了。

    事实上,若非古蛇之堡的画风实在不太优美,许多当地人富庶之后会迁居去城市,这里恐怕已经是一座小型城市了,当然,有不喜欢古蛇之堡画风的,就有少部分极为喜欢的,像护林人尤达的爷爷,疯狂崇拜死灵法师,毕生的愿望就是在自己死后,被施放骷髅复苏法术,成为一名骷髅射手,而对绝大多数当地平民来说,这两种态度都太过于极端了。

    “昨天让你给我干了活,今天我请你吃本地特色美食,以往的巡逻员也会来我这里,但我每次基本上签了字就赶他们走了,连顿饭都不留他们吃,不过我看你这个小伙子非常不错,尊重老人又身板结实,不过像你这样的人,往往在蛇堡没有什么前途。”

    (大叔……你的话,槽点实在太多,我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比较好。)

    “第一点,迪兰克村长,那些巡逻员好歹都是快要毕业的应届学徒啊,你这样怠慢他们,真的没问题吗?”

    “第二点,迪兰克村长,你说要感谢我,就找了这么一个地方啊?”

    德里克村庄内,一处地点偏僻,甚至卫生都不怎么干净的餐馆中,老村长迪兰克喋喋不休的言语着,而石应虎抬头观察左右,这样苦笑着言道。

    “嗨,你们这些小蛇,去当猎魔人后很快就会死上一大批,就算不死,也未必还会回来了,就算会回来,甚至能成为蛇堡的大人物,那也是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那么多年后,又怎么还记得我这个偏僻地域小村长小小的无礼?厉害的毒蛇啊,都是些很冷酷的家伙,没有利益的事情他们是很少做的。”

    “至于这家小店,你不要看它好像不大,我告诉你,要品尝一个地方的特色美食,就要到这种小店来,而这样的特色小店,没有本地人引领的话,外地人甚至都根本找不到。”

    对于眼前老汉的话语,石应虎抱以相当的怀疑,然而当一道接一道菜品被餐饮的胖老板与胖伙计摆上来的时候,即便是石应虎也不得不承认,对方也许是认真的:

    几乎已经被捣化了的喷香土豆泥,里面没有一块肉,但入口即化,香醇且不腻人。百里香柠檬炖鸡,柠檬的香气完全渗透到了鸡肉里,吃起来既香又嫩且又爽口。

    以薰衣草熏制的白面包配合鸡汤,几乎令迪兰克老汉吞掉了自己的舌头,出身于大吃货帝国的石应虎不至于像对面的老汉一样吃相难看,但他也不能不承认,这个小餐馆的老板的确是有一手。

    紧接着是香茅姜蓉汁煎羊排、马郁兰牛肉串、香草烤时蔬,这其中,即便是石应虎最不喜欢的香草烤时蔬,也很是吃了几串,其中味道最好的是马郁兰牛肉串,牛肉串用的是牛肉馅、洋葱碎、酸黄瓜丁、盐、黑胡椒碎、蛋液、以及马郁兰碎混合拌匀后,包裹在竹签上,再用黄油慢慢煎熟的,吃到嘴里的时候,那层次递进的滋味儿就好像是在口腔里炸开了一样,令人回味无穷。

    而在盛餐的最后,那个胖胖的老板小心翼翼得端上来一盘类似于鹌鹑蛋似的食物。

    看到这道食物,迪兰克村长几乎是两眼放着精光,然后在老板刚刚放下时,便不顾热气,用勺子盛了几颗卵,然后直接放入了自己嘴里,见他一边被烫一边满脸的陶醉之色,石应虎也有样学样的用勺子盛了几颗卵,然后放入到了自己的嘴里。

    ……

    当石应虎就像吃汤圆似的,把那些洁白色的卵咬破时,一股难以形容的浓烈腥臭在口腔当中爆炸开来,且还能感受到未完全成型的幼体在自己舌头上无助的挣扎蠕动。

    (苍天啊……这到底是什么?恶魔的食物吗?)石应虎的脸色一刹那间就变得胀红,然而因为出身的关系,他毕竟是久经考验,什么松花蛋、臭豆腐、三吱味、醋泡蛆,乃至于福建人,在这些“恶魔之味”熏陶洗礼垫底下,石应虎总算咬牙撑过了呕吐的欲望。

    紧接着,当那股腥臭的味道达到至最顶点时,可能是因为麻木,石应虎惊奇的发现口中的腥臭味消失了,一股淡淡得甜香气息随着腥臭味的不断消散而变得越发清晰。

    (极阴转阳,极阳互逆?我去,厨艺达到这个境界地步,足以开宗立派了吧?)

    眼见面前年轻人的脸色渐渐变得正常了,老村长迪兰克的眼中闪过了一抹诧异之色,只是接下来,就被他掩盖下去了:“嗯,品尝过腌渍毒蛛卵囊,想来你的味蕾已经升华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说真的,这对你未来的冒险很有好处,猎魔人在荒郊野外总有补给不足的时候,这种情况下,你可以吃下别人吃不下的东西,你就可以比别人获得更大的生存几率。”

    “呼,那还真是谢谢您的……一片好心,只不过下一次还想请我吃这类食物的时候,请多少提醒我一下,刚刚那一刹那,我差点想拔剑干掉你。”石应虎闭着眼睛沉默片刻之后,他这样言道。

    “哈哈哈,年轻人不要这么小气吗。这样吧,接下来的几天,你就住在我那里,我好歹是村长,我家的房子在村子里是很不错的,你住在我家后再调查其它地方,总算有一个可以安心休整的地方。”

    “那么,这段时间便打扰您了。”吐出一口气,石应虎用手来回扇了扇,虽然降住了那种味道,但腌渍的毒蛛卵囊这道特色名菜,石应虎还是没有兴趣再继续吃了。

    他更多的吃起其它香醇的食物,却发现经过腌渍的毒蛛卵囊这道菜后,其它菜肴变得更加好吃了,刚刚那道猎奇风的名菜,似乎短时间内极大提升了自己味蕾的敏感性。

    像腌渍的毒蛛卵囊这道名菜,若非是迪兰克村长这样的地头蛇带人过来,一般外来者是根本就吃不到的,菜单上根本就没有这道菜,餐馆的老板也怕被砸店,怕被打,尽管,这道脱胎于古蛇之堡“防腐之首”的传统名菜,的确某种意义上代表着这片地区的厨艺最巅峰。

    两人酒足饭满之后,老汉迪兰克牵着自己的狗,引领着石应虎前往自己的家。

    对于石应虎来说,接下来一段时间可以不用风餐露宿,晚上睡觉的时候有一个床可以躺,那当然是极好的,更何况自己心中还有许多的疑惑,需要一点点的求证并证实。

    在离开那家“特色”餐馆之后,两人大概走了十分钟左右,就来到了一处二层小楼,一路上,遇到的人都热情的同迪兰克打招呼,连带着石应虎都收到了许多笑脸,明显,这个行事出人意表的老村长,在这里的人望很高。

    “爸爸,老约翰去城里了,他不会再回来了,你再找一个守墓人吧,这都半年了,你时不时就去守墓,你知不知道我在家里有多惦记?”

    “爸,这个人是谁?”当房门被自内推开的一刻,一个红褐色长发的女孩出现。

    她穿着一身宽松的浅灰色衣裙,衣袖宽大,被挽在了小臂处,露出了一段白皙的手臂。

    衣裙外罩一身短小的棕色无袖马甲,马甲的上口袋里还插着一朵浅黄色的无名小花,二十多岁左右,气质闲适而身材丰挺饱满。

    “蛇堡那边来的巡逻员,来我们家住上一段时间,我们在外面已经吃过了,但晚上还是要多准备一些的,这小伙子的胃口惊人的好。”迪兰克一边进屋,一边这样说道。

    “呃,你好,我叫伊茉。”

    “你好,可能要打扰一段时间,我身上的钱应该不够食宿费用,但我身上的野味可以全部抵压给您。”

    “尤达那个小子一定非常喜欢你,我很少见他这么大方过。”这时候,迪兰克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

    “尤达先生是一位非常尽忠职守的护林人,我答应为他写一份提升护林人年金的报告,另外还有尸体收购方面的提高报告,现在定的价格还是二十年前敲定的,这在二十年后的今天毫无疑问不再合适了。”石应虎在说这番话时是有足够底气的,因为就算自己现在的报告被否掉了,随着日后自己日益强大,自己写给学院的报告必然会被重新审核,而像这样有利于学院的报告,没道理不被接收。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单纯对它好没有用,你还要足够强大,日益强大,然后你对它的好才是有效果的,对女孩如此,对一个组织来说也是如此。一个系统运行的时间越久,内部积弊与病毒也就越多,工作效率也就越低,世间上的任何组织都是如此,概莫能外。

    “嗯,年轻人,很少有巡逻员可以像你这样拥有敏锐的事务触觉,他们永远只关心法术、剑术、魔药、怪物这些,其实你不大适合做一个猎魔人,事务触觉这么敏锐,在蛇堡申请一个执事职位吧?也许你可以干到很高的位置上。”

    “呃,其实我也很关心法术、剑术、魔药、怪物这些,只是偶然间觉得二十年前的政策不再适用于现在罢了。”男人吗,难免会对这一类问题有兴趣,只是迪兰克不了解的是,石应虎是在过往的岁月中坐到过很高的位置,在修炼之余也可以观察到这些时弊,而在地球位面一二阶时,他在乎的也仅仅只有武功。

    这一日,石应虎在迪兰克家安顿下来后,在德里克村庄四处逛了一天,说是村庄,事实上这里已经是村镇了,就如同迪兰克所说的一样,安宁祥和,居民们的安全感也都很高。

    坎帕德森林有护林人尤达签字,荒置墓地有自己的检查报告,德里克村庄有村长迪兰克的签字,接下来,只要再去哀嚎矿坑与遗失的大教堂检查一下,石应虎的任务就顺利完成了。

    整体而言,似乎也同以往大多数的巡逻任务一样,顺风顺水,并没有什么波折疑难之处。

    夜晚,德里克村庄,村长迪兰克的家宅二层,一片漆黑。

    此时此刻石应虎并没有睡去,他半倚着椅子,以后面两条椅子腿支地,借着窗外的月光,凝视着左手五指间银色弹头,这上面似乎还有血腥的气息,还有一个无辜女孩的冤魂在哭泣哀嚎。

    “暂时不要打草惊蛇,敌明我暗,我需要‘他’或者‘他们’以为我毫无察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