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限时蜜爱 第411章 你才是这个身体的主宰者不是吗?

时间:2019-06-12作者:苏木颜

    当唐嘉千从辛睿口中得知当年那个在酒店门口刺伤她的人是有人故意安排后,简直大吃一惊。

    “你确定那个人是一直与你短信联系的神秘人安排的?”

    辛睿点点头:“我很确定,那个神秘人在短信里描述的很清楚,不然我不会在看到就是那个男人后马上推开你挡下,目的就是让嘉千姐你心里愧疚,然后好让斯白也对我有亏欠,最后利用他的亏欠,让他喜欢上我。”

    虽然唐嘉千之前听辛睿提过当年她所做错的事情,但还不知道是有神秘人暗中挑唆她,这样看来,这个神秘人想必对他们每个人的『性』格也都很清楚,不然怎么会给辛睿支这招?

    “你除了短信跟这个神秘人联系,期间有没有跟他通过话?他是男还是女?”

    “他不接我的电话,只跟我短信联系。”辛睿垂眸思索了片刻,还是决定把那晚的事情告诉唐嘉千,“只有一次接通了,可是他却没有说一句话,我告诉他我会在酒吧里一直等他,无论他会不会来”

    “那他去了吗?”

    “没有,就是因为等他,我才会赌气喝醉,然后被那个变态带到酒店”

    意识到勾起了辛睿的伤心事,唐嘉千立刻打断,“辛睿,你不用再说了,我都知道了,当年的事情都过去了,你就不要再对我有亏欠了,再说了,你确实从来都没有伤害过我。”

    “嘉千姐,对我而言,处心积虑的那样对你,就等于是伤害了你。”

    “处心积虑的不是你,是那个神秘人。”唐嘉千问道:“你还有没有那个神秘人的手机号码?”

    “有。”

    辛睿立刻起身来到楼上的卧室,从床头柜里拿出那本记事本,翻到最后一页找到了那个神秘人的号码。

    其实自从那晚醉酒被强暴后,她就再没有拨通过这个号码,留下这个号码的原因她自己也不清楚。

    许是因为不甘心,对方是男是女她都不知道

    又或者,她有过怀疑那晚的那个变态其实就是这个神秘人,只是她不愿相信这种结果,不然,早在她醒来后,就可以立刻去酒店的监控室查看带她来酒店的人是谁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都过去四年多了,就算再查也查不到了。

    将号码抄下来递到唐嘉千面前,“不知道这个号码还打不打得通。”

    “我试试。”

    唐嘉千将号码输入,然后毫不犹豫的点了拨号。

    辛睿这一刻莫名有些紧张,手掌握拳的同时,心跳不停的加快,尤其是在听到接通的“嘟嘟”声后。

    “通了!对方还在使用这个号码!”唐嘉千显得比辛睿还激动。“接呀!只要他接了,我们肯定能查到他是谁!”

    然而,号码虽然接通,对方却一直都没有接听。

    唐嘉千不甘心,连续拨打了一次又一次,依旧是未接听

    “嘉千姐,不要再打了,说不定他是个哑巴呢。”辛睿笑容略微有些苦涩。

    不过经她提醒,唐嘉千却信了,“还真说不定就是个哑巴呢,要不我发条短信问问他是谁。”

    短信发完,过了许久都没有得到回复。

    这下,唐嘉千的心是彻底死了。

    “看来对方是故意躲着不让我们知道是谁。”

    扫了眼窗外,夜幕已经降临,“先去我家吃饭,等斯白回来,我把号码给他,让他去查。”

    顾斯白回来后,唐嘉千立刻献殷勤的凑上去,把关于神秘人的事情告诉了他。

    顾斯白同样面『露』惊讶,难怪当年辛睿突然主动了起来,原来是有人挑唆。

    “号码打通了后一直未接听?”

    唐嘉千点头,“嗯,刚才我还又拨打了一遍,还是没接。”

    顾斯白心里已经有了人选,考虑到唐嘉千办事太莽撞,就没有说出来,“先去陪儿子吧,我把号码发给淮璟,让他去查查。”

    “嗯,那我上去了。”

    目视唐嘉千回到搂上,顾斯白拿起手机拨通了梁祁凡的号码。

    接通后说道:“明天有时间吗?出来喝一杯。”

    御府。

    结束完与顾斯白的通话,梁祁凡站在落地窗前,眼神格外的落寞。

    微微转过身,扫了眼茶几上的两部手机,唇边泛起一记苦涩笑容,走过去拿起其中一部手机,点开信息,只有两个号码发来的信息。

    一个是四年前辛睿所发的信息,另外一个就是唐嘉千所发的:“你好。”

    点开辛睿所发的消息,着上面的文字,眉宇逐渐舒展开。

    这部手机已经是老款,但是为了保存这些消息,他从未放弃过充电,每当深夜时,他都会打开看一看,有时,还会拨通号码。

    虽然每次得到的回复都是“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停机”。

    手指再次不自觉的点了拨号,听到那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停机”,梁祁凡扬起唇角,坐在沙发上一遍遍的听着,最后闭上眼睛,眼前浮现的全是辛睿那张慌『乱』无措的脸。

    最后,他站起身来到洗手间,对着镜子说道:“你赢了,出来吧,我把主宰权交给你。”

    然而镜中他的眼神没有任何变化。

    “出来啊!不要总像个缩头乌龟一样!出来!你特么给我出来!”

    任凭他如何嘶吼,镜子中的他依旧还是那个暴躁的他。

    梁祁凡顿时就笑了,冲着镜子中的自己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出来,因为你他妈根本就不愿承认自己所做过的!”

    话音刚落,镜子中的他表情变的柔和,恍若变了一个人,“是你不愿承认自己所做的,那晚带辛睿去酒店的明明是你不是吗?”

    被说中后的梁祁凡额头青筋暴涨,“那你呢?为什么那晚你偏偏没有控制住自己!如果你控制住了自己,我又怎么会出现!”

    “你才是这个身体的主宰者不是吗?只要是你想出现,我什么时候控制住过你?”

    “够了!”

    梁祁凡此刻很清楚他分裂出的这个人格是自己其中一个『性』格,将善良无限放大,就是另外一个他。

    虽然到现在他都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出现精神分裂。

    他的这种疑『惑』,马上就得到了回答。

    镜中的他表情变为柔和,“其实你很清楚,我只是你『性』格的一部分,只是你自己不愿承认,你总说我是缩头乌龟,但你又何尝不是?当年如果不是你懊悔自己以前所做的错事,又怎么会分裂出我?知道我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吗?在你心怀愧疚之时,只有你愧疚时,我才会出现,所以,这次我不会再出来帮你了,接下来,你要自己独立面对了。”限时蜜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