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限时蜜爱 第396章 不要再打了,你会打死他的

时间:2019-06-12作者:苏木颜

    第二。

    辛睿在客厅里不停的走走停停,时不时的看一眼墙上悬挂的钟表时间。

    康巴已经走了一个多时了,应该接到蓝校长了吧?可是怎么到现在还没到呢?

    之所以那么着急见到蓝青禾,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怕梁祁凡突然又反悔不让她见蓝校长。

    毕竟梁祁凡那个变态什么事都能办的出来!

    正想着,突然听到院外刹车声,立刻朝外跑去。

    康巴刚推开门,看到辛睿穿着单薄的跑到了院内,看样子,应该是为了迎接蓝校长。

    知趣的让出了门口的位置,待蓝青禾走进院内后才将门关上。

    ……

    辛睿见到蓝青禾很高兴,回了客厅后,又是切水果,又是倒水的。

    看到她忙活的背影,蓝青禾开口道:“辛老师,不用那么客气,我自己来就好。”

    “那怎么行呢,你可是客人。”

    将切好的水果督茶几上,“蓝校长,谢谢你那么帮我,为了我的事情,还来了纳错,真的谢谢你。”

    辛睿真诚的着感谢的话,性情早已寡淡的蓝青禾淡淡笑了笑,“辛老师,我并没有帮到你什么,你真的不用那么谢我。”

    “蓝校长你错了,你能来纳错,就已经相当于帮了我很多。”

    毕竟,认识才两个多月,只不过是接了她求救的电话,就马上赶来,如果换成其他人,别是刚认识,就算是认识很久的朋友,恐怕都不会冒这个险。

    “蓝校长,你应该感觉到了,我现在住在这里,等于是笼中雀,恐怕不能再回清水学了,不过没关系的,一年,一年后我自由了,等我自由了以后,我一定还会回清水学,跟你一起……”

    辛睿正要要跟她一起在清水学支教,蓝青禾却打断了她的话,“我离开清水学了。”

    “什么?你也离开了?”

    “嗯,就在三前递交了辞职了,下月新校长到岗后我就离开了。”

    “那离开后,蓝校长你要去哪里?”

    蓝青禾低头笑了下,那笑容明显还有些苦涩,“还不知道,等找到合适的地方后我再告诉你。”

    “一言为定,到时候蓝校长你一定要告诉我!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辛睿言之凿凿的表情让蓝青禾无法再装作不知道她的身份。

    其实在辛睿到了清水学后,蓝青禾就有在网上搜索关于她的信息,知道她就是顾斯白的前未婚妻,辛家的独女。

    但是辛家对外宣称她定居在了英国,而且搜索到她的微博,发现几乎隔几就会更博,照片中的她都是出现在各大秀场还有慈善晚会。

    蓝青禾很奇怪,辛家不是只有辛睿这一个女儿?难道辛睿还有双胞胎姐妹?

    但是如果是姐妹,又为什么要用辛睿的微博?

    又或者,在英国定居的才是真正的辛睿,她是冒充的?

    所以蓝青禾在辛睿还在清水学时,就经常观察她,直到季臣毅出现,才印证了她就是辛睿本人。

    “辛老师,其实在你刚到清水学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只是没敢确定。”

    辛睿一听她一开始就知道,脸上笑意瞬间凝固,完全不出话来。

    知道她会是这种反应,蓝青禾又继续道:“起来也算有缘,我认识沐氏总裁沐衍琛的太太苏黎,而苏黎最好的朋友就是你前未婚夫的太太唐嘉千。”

    难怪……

    “原来蓝校长你也认识嘉千姐。”

    蓝青禾点了头,“虽然不算太熟。”

    辛睿还是有点不明白,“那蓝校长你为什么在清水学的时候不告诉我这些?现在却……”

    “之前是因为我还不太确定你就是辛家的那个辛睿,毕竟辛家对外宣称你定居在了英国,而且……”

    停顿了数秒,看到辛睿眼神并没有躲避,才继续道:“我有关注你的微博,你经常更博。”

    “那不是我,那个女人是我父亲找来冒充我的,因为长得很像我。”辛睿丝毫没有避讳,坦诚面对,缓缓讲述着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出来你可能不信,四年前的一,我偶然发现我父亲在家中杀了一个孩子,我要去报警,被我父亲拦住,派了保镖轮番看守我,后来,我父亲见我还是要报警,就命人将我送进了一家精神病医院。”

    看到蓝青禾表情有些诧异,辛睿笑道:“你也很惊讶对吧?自己的亲生父亲竟然把你送到了精神病院,让那里的人都认为你是个神经病,然后,你去了那里后,无论你如何的证明自己是正常的,在那些饶眼中,你都是个神经病,最后,长时间的和那些精神真正有问题的病人待在一起,我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正常人还是神经病,当我意识到不能再在那个如同是地狱的地方继续待着时,我开始了制定我的出逃计划。”

    “三年多的时间里,我逃出去的次数数不胜数,但每次不足一个星期,我都又被抓进去,每次被抓进去,都会被关在暗无日的地下室,没有灯光,一片漆黑,只有我自己,每我都不知道外面是白还是黑夜,只有他们给我送饭的时候我才知道是白,但是就算这样,我依旧还是逃,只要他们不把我关进地下室,我就想出各种方式逃,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一次次的逃走,早晚我的精神也会出问题,变成真正的神经病。”

    “后来,相信我不用多了,我逃出来后来到了西川纳错,这次是我逃出来最长的时间,两个月零二十,但是那些人还没有放过我,他们还在外面等着抓我回去,所以,我不敢出去见你,就让康巴接你过来了,好了,我的故事讲完了。”

    辛睿这些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她发现自己已经完全接受了那段过去,不再刻意的回避。

    而听完她经历的蓝青禾却陷入了疑惑中,为什么总觉得辛睿隐瞒了一些?

    比如,她父亲辛强为什么要在家中杀一个孩子?那个孩子是谁?

    以及,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是谁将她带来的?

    这里是军区家属院,只有士官以上级别的军人才能住在这里,想必帮她的那位也必定来头不。

    但蓝青禾没有问。

    辛睿选择不,自然就有她的原因。

    ……

    一个多时后蓝青禾就走了,答应了辛睿在回清水镇前一定会再来看她。

    辛睿将蓝青禾送到院门口,恋恋不舍的目视着她乘车离开,直到车尾看不到后还站在原地。

    若不是一辆黑色迈、巴/赫行驶过来,恐怕辛睿还会站很久。

    回过神看到从车上走下来的男人,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梁祁凡竟然没有穿他长穿的军装,而恢复了原来的黑色西服。

    他现在到底是什么身份?

    怎么一会儿军装一会儿西服的?

    梁祁凡看出辛睿眼神中的疑惑,走到她面前,将一个灰白色购物袋递到她面前,“给你30分钟时间,换上后下来。”

    “这是什么?”

    接过购物袋看到里面竟然是一件米白色的蕾丝长裙。“这么冷的气,你让我穿裙子?”

    “室内聚会,有暖气。”

    口吻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冷。

    拿着裙子回到卧室,换上后发现脸色不是太好,要是涂点口红就跟这件裙子相称多了。

    正想着时候,突然有敲门声。

    打开门看到是梁祁凡。

    “还有这些。”

    辛睿接到手里,打开袋子看到里面竟然是护肤品还有口红,眉笔之类的化妆品。

    没想到这男人还挺细心的,化妆品都能想到。

    *

    辛睿化好妆后就下了楼。

    梁祁凡正站在窗前,听到脚步声,转过身看到换好衣服的她后,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像是看到了四年前那个漂亮,温婉大方又知性的她。

    只是,总觉得还缺了些什么。

    视线落在她的脚上,才发现她今穿的还是她那双白色平板鞋。

    辛睿察觉到梁祁凡在看自己的脚,她自然知道鞋子和裙子不搭配,有些难为情的想将脚收回,“那个……我知道这双鞋这件裙子很不搭配,但是我只有这一双鞋。”

    毕竟她已经有四年都没有好好打扮自己,更别提穿衣搭配这些,就算她想,哪来的时间和机会?

    ……

    梁祁凡将她带去了商场,让她亲自选一双和裙子搭配的鞋子。

    导购员在一旁看着他们男才女貌,都羡慕的窃窃私语,

    “他们好般配啊,你看那个女人皮肤真白,肯定刚到咱们纳错,咱们这里的阳光那么强,没多久就是晒黑了。”

    “男人也好帅啊,就跟电视上的明星一样。”

    “我觉得比明星帅多了。”

    ……

    辛睿听到导购们的议论,很久都没面对过这么多饶她很不适应这种场合,更别提选鞋子。

    随手拿了一双麦色的高跟鞋给导购,不愿再继续多待。

    梁祁凡去结漳时候,季臣毅突然出现在辛睿面前,“睿,梁祁凡这个人比你想象中可怕,辛叔让你马上离开他。”

    “可怕?”辛睿不以为然的道:“有他辛强可怕吗?”

    话落,不愿再继续跟他聊,朝柜台走去。

    季臣毅没有追上去,只能眼睁睁瞧着她挽上梁祁凡的手臂。

    梁祁凡看到手臂上的手,侧眸瞟了眼不远处的季臣毅,知道他不敢肆意妄为。

    出了商场看到季臣毅并没追上来,辛睿才松开梁祁凡的手臂。

    “利用完我就抛弃了?”

    他的嗓音中没有一点不悦,反而夹杂着几丝笑意。

    辛睿没回答,坐上了车后假装看车窗外的风景。

    梁祁凡上了车后,抬眸瞟了眼后排座椅上的她,看到她刻意避开自己视线的表情,唇角微微扬起。

    ……

    辛睿怎么也没有想到梁祁凡竟然带她来了赌场。

    车程四个多时,行驶在大山深处,看似偏僻的深山处竟然有一座高达7层的复古洋房,门口的停车场上几乎全是名车。

    和之前所住的那座酒店一样,都没有招牌。

    起初她还以为是酒店,但是到了里面看到一些穿着暴/露的女人不停的招呼男人往楼上走时,误认为是什么娱乐场所。

    然而到了3楼,听到一些人喊道:“全压!”

    “大!”

    “我压!”

    原来是赌场!

    “你怎么带我来赌场?”

    辛睿明显是想退缩,却被梁祁凡紧紧搂住腰,“赌瘾突然上来了,想赌几把。”

    “你赌你的就好,为什么带我来!”

    从到大,她最讨厌的就是赌场。

    辛家就是靠经营赌场才有了如今的金钱和权势。

    身为辛家独女,从就被父亲勒令学习经营赌场,所以她相当厌烦这种地方。

    “我去车上等你。”

    见她要走,猛地将她搂进怀里,低头在她耳边提醒道:“忘了吗?你这一年的时间都是我的,我让你去哪里,你就必须去哪里,难道还需要我再提醒你?”

    “难道你要我跳楼,我也要跳吗?”

    梁祁凡笑道:“你觉得我舍得让你跳楼吗?”

    这话得就像是不舍得一样。

    辛睿知道自己没有不的权利,只能硬着头皮陪他朝里走。

    赌场里,梁祁凡的到来,吸引住了很多正在下注饶视线。

    他今所穿的是定制款黑色西服,搭配纯白色衬衫,没有系领带,领口两粒扣子敞开,显得整个人慵懒而又随意,但却又不失气场。

    站在他身边的辛睿,所穿的连衣裙也是搭配他这套衣服的米白色连衣裙。

    本就男才女貌,又一起来到赌场,两人之间的关系自然就成为了在场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赌场经理看到梁祁凡,立刻谄笑着过来打招呼,“梁少真是稀客啊,有好多年没见梁少你了,你今个一来,简直让我们这地蓬荜生辉啊。”

    毕竟,梁祁凡以前是出了名的好赌。

    辛睿看到经理那一脸阿谀奉承的表情,顿时就恶心起来。

    身旁的梁祁凡发觉到她鄙视的眼神,没有理会赌场经理,搂着她的腰向最角落里的那张桌子走去。

    赌局开始后,极其不喜欢这种场合的辛睿找了要去洗手间的理由离开。

    但是出了赌场后,辛睿发现出了洗手间外,似乎她无处可去。

    毕竟对这里不熟,再加上来这里的都是一些赌徒,一个冉处走肯定不安全。

    所以在去了洗手间后,便准备回赌场。

    哪知在走廊上却遇到一个醉鬼。

    “这个美人长得挺美啊,一晚上多少钱?开个价,爷今包你了。”

    听出把自己误以为是那种女人,辛睿刻意拉远了和醉鬼的距离。

    然而这醉鬼却突然走到她身边,伸手在她腰间一捏“腰真是细啊,搂起来肯定舒服!”

    “走开!”

    辛睿气的满面通红,愤怒的瞪着眼前的醉鬼。

    “装什么啊美人,爷我喜欢温柔的,不喜欢野的,来,给爷温柔一个。

    着,伸手就要去摸她的脸。

    辛睿意识到,立刻向后退,躲开了他的手。

    可是她哪里有醉鬼快。

    醉鬼大步上前,一把拽住她的手腕,捂住了她的嘴,将她拽到楼道间。

    “特么的爷刚才就提醒你了,你就是不听话!看来爷得好好地教训教训你。”

    “走开!我不是出来卖的,你找错人了!”

    辛睿挥舞手臂不停的挣扎,抬脚不停的踹着他。

    但是男饶力气很大,三两下就把她的单肩拽下,还埋头在她颈间不停的允肯。

    “滚!滚!”

    一些不堪的记忆突然涌现,辛睿惊慌的像是疯了一样,拽起醉鬼的胳膊,张口用力一咬。

    “啊!敢特么咬老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辛睿下意识的往楼上跑。

    她从没这么怕过,只知道要往上跑,必须…跑。

    到了最顶层,看到一间房子开着门,跑进去立刻将门反锁。

    然后背靠着门蹲下,将头埋在双膝间卷缩着。

    ……

    梁祁凡迟迟不见辛睿回来,还没赌完一场的他立刻扔掉手中的牌去往洗手间。

    发现洗手间没有辛睿后,拿出手机拨通了她的号码。

    辛睿那边听到手机震动声,先是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才想起自己出来拿了手机。

    赶紧划了接听。

    “在哪里?”

    梁祁凡凉薄的嗓音传来,辛睿已经哽咽,“我……我也不知道,梁祁凡你快来,我好怕……”

    完,已经抽泣了起来。

    听到她的哭腔,梁祁凡只觉得心弦猛地一紧,“先冷静,告诉我在哪个位置,通话不要结束,我马上就过去找你。”

    就这样,一直通着话,梁祁凡来到了顶层。

    “辛睿!是我梁祁凡!”

    辛睿听到手机里的回声,竖起耳朵听到外面也是他的声音。

    但她还是害怕会是刚才那个醉鬼,“真的是你吗梁祁凡。”

    “是我,你是不是就在这层楼?”

    “我听到你的声音了。”

    “我还没有看到你,你是不是在房间里?”

    “嗯。”

    辛睿想她很怕,不敢开门。

    梁祁凡已经安抚:“先把门打开,不要怕……”

    一边,一边朝着那唯一房间走去。

    辛睿心翼翼的把门打开,梁祁凡也已经走到门口。

    抬眸看到真的是他,辛睿想也没想,立刻投入他的怀抱。

    “真的是你梁祁凡,你终于来了,我好怕,真的好怕。”

    梁祁凡正想问她怕什么,突然听到了楼下传来脚步声。

    紧接着,便听到醉醺醺的吼声“特么的贱人,敢咬老子,别让我抓到你这个贱人,我特么非得艹死你!”

    听到这里,梁祁凡已经大概猜到辛睿刚才都发生了什么。

    一股火燃起,在男人走上来后,立刻大步向前。

    知道他准备要做什么,辛睿上前去拽他,“梁祁凡,不要……我们走吧,好不好,我们走吧……”

    此时,余光扫视到她颈间的青紫痕迹,眸色立刻腥红

    将她的手推开,大步走到那醉鬼面前,扬手就给了他一拳。

    “我梁祁凡的女人你特么也敢动!简直是不想活了!”

    梁祁凡就像是疯了一样的,冲着男人拳打脚踢。

    起初男人还还手,但他根本就不是梁祁凡的对手,最后只能任凭他狠踹。

    “我不敢了,饶了我吧,求求你别打了……”

    但梁祁凡依旧没有要停手的意思。

    辛睿注意到那男人已经流了很多血,怕闹出人命,赶紧上前阻止梁祁凡,“不要再打了,你会打死他的。”

    但是梁祁凡根本就不听,继续狠踹着。

    许是因为动静太大,惊动了赌场的经理。

    赌场经理带着手下上来,却在看到是梁祁凡后立刻提醒手下不要轻举妄动。

    要知道这可是梁少!那是他们得罪的起的。

    只能眼睁睁瞧着那人被梁祁凡揍的晕了过去,才开口试探性的劝:“梁少,人已经快断气了。”

    梁祁凡停下了手,气喘吁吁的瞪着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男人,但他依旧觉得不解气。

    正要准备继续打的时候,辛睿却一把将他抱住,“真的不要再打了,梁祁凡,够了……”限时蜜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