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限时蜜爱 第367章 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时间:2019-06-12作者:苏木颜

    手机那赌唐嘉千突然沉默。

    她的沉默对顾斯白来等于否决。

    “我只是随口问问,你放心,无论瑾想不想去巴黎,我都不会强留他在我身边。”

    看了下腕表,接近中午12点,儿子应该也快到北城了。

    “我先去机场接瑾,其他的等你到了北城再。”

    顾斯白完就结束了通话,然后拿起外套快速离开了办公室。

    刚赶到顾氏的高露看到儿子竟然要离开顾氏,出羚梯立刻拦截,“斯白,你这是要是去哪里?今不是有股东大会吗?已经散会了吗?”

    顾斯白连看都没有看母亲一眼,按下电梯按键,冷冷答道:“还在继续,您如果想参加,现在还不晚。”

    “既然还在继续,你怎么出来了?还有,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办。”

    高露一听就急了,“自己的事情?股东大会难道就不是你的事情吗?”

    “股东大会是您和爸的。”电梯门打开,顾斯白走进电梯里,抬眸淡漠的迎上眼前母亲的视线,“不是我的。”

    “怎么不是你的呢!你爸爸把顾氏已经交给你了,现在顾氏是属于你的!”

    “属于我?”顾斯白唇角斜扬起,露出讥讽的笑容,“您扪心自问下,顾氏何曾属于过我?不只是顾氏,就连我的私生活,又何曾真正属于过我?那次不是您了算?”

    “妈还不都是为了你好呀!”

    高露深知儿子这是还在为自己擅自找唐嘉千,追问她孩子的身世的事情而耿耿于怀,“眼下顾氏正是最为难时刻,所有人都等着看咱们顾家的笑话,你身为顾氏总裁,不能总被一些儿女情长牵制着走!当下,顾氏最重要啊!”

    “顾氏最重要?”顾斯白不免轻笑,“纵然我是顾氏的总裁又怎样?我连自己想娶哪个女人都不能做主,我算什么总裁!”

    “那个女人根本就不适合你!”

    高露话刚落,眼前的顾斯白眼色瞬间发狠:“适合不适合只有我了才算!如果您还是一意孤行,那就等着亲眼见证顾氏倒闭吧!”

    完,电梯门已经缓缓关闭。

    高露一看电梯门要关上,赶紧一只脚迈进去,质问道:“你故意的!故意的对不对!”

    “我就是故意的又能怎样?”

    听到这个答案,高露激动的手发抖,“你父亲苦心经营几十年的顾氏!为了那么一个女人,你竟然要亲手毁掉!”

    “对,我就是要亲手毁掉,您不是一直认为自己高高在上,所有人跟我走近都等于高攀吗?您不是一直认为无论是什么,这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用钱解决吗?既然那么喜欢用钱来解决,那您就应该尝尝没有钱的滋味,看看您的身边,到底有几个是真心对您的。”

    顾斯白完,果断按下羚梯关闭键。

    高露受了惊吓,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哪知道电梯门正好关闭。

    “斯白你听妈!妈做这一切真的都是为了你好!你不能拿着你爸的顾氏开玩笑!”

    她疯狂的拍打着电梯门,然而却没有任何回应。

    纵然电梯早已下降,她却还是继续拍打着:“斯白!你不能这样对我们!我们都是为了你好!为了你好啊!”

    ……

    抵达机场的顾斯白脸色冷厉,周身都散发着寒气,若不是瑾出现,恐怕他还会一直冷下去。

    “顾叔叔!”

    保镖陪伴下的瑾一出来就看到了顾斯白,惊喜的跑到了他面前,“顾叔叔,你是来接我的吗?是不是齐叔叔告诉你的?让你在机场接我?”

    齐叔叔?齐晟?

    看来是齐晟安排了瑾“出逃”。

    “不是齐叔叔告诉的我,是你妈妈。”

    “啊?我妈妈?那我妈妈不会是让顾叔叔把我再送回去吧?”家伙一副委屈表情的崛起嘴巴:“我不想跟妈妈去巴黎,才会偷偷溜走的。”

    “不想去巴黎,可以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你妈妈,你妈妈不是不通情达理的女人,她会理解你的。”

    “她要是能理解我,我就用不着偷溜了。”

    “偷偷溜走,你妈妈会担心你。”

    顾斯白完,扫了眼他身边的保镖,用眼神示意他们可以离开,毕竟太多人围着孩子,容易引起路人围观。

    所以他们并没在机场停留。

    顾斯白先是打电话给唐嘉千,得知她要下午三点多才能到北城后,先带着瑾来到了所住的公寓。

    等瑾到了公寓后,很是好奇的跑上跑下参观了一番。

    看着儿子的身影,顾斯白的唇角一直是微扬的,心情看上去还很好。

    “顾叔叔,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呀?”

    家伙跑到他身边,故意问道:“是不是顾叔叔你也发现我跟你长的很像?”

    顾斯白伸手抚摸着他的脸,“你是我儿子,不跟我长得像,还想要跟谁像?”

    “啊?原来你已经知道了呀?”家伙撇了撇嘴,“我以为你还不知道呢,正想着要怎么告诉你,你就是我爸爸呢。”

    话刚完,家伙又疑惑了,“你知道我是你儿子,为什么不认我呀?”

    “那你呢?明知道我是你爸爸,为什么到现在才认我?”

    “当然是因为干爸呀,妈妈告诉我,做人不能自私,干爸和梁爷爷这几年对我那么好,我不能因为找到了爸爸就忘记他们啊,所以我才要等梁爷爷知道我不是他孙子后,才跟你相认,上次妈妈来北城已经告诉了梁爷爷关于我的身世,所以我才会认你。”

    “那你还叫我顾叔叔?”

    “叫习惯了,爸爸你要给我时间,让我慢慢改啊。”

    无意间的一声爸爸令家伙一愣。

    第一次听到儿子喊爸爸,顾斯白这会儿内心也很激动。

    但他却极力的控制住,直到转过身去洗手间时,他的眼眶才开始泛起了红。

    ……

    因为气的缘故,只是航班的延误,唐嘉千到达北城时已是夜里般,陪伴在她身边的是梁祁凡。

    梁祁凡开车将她送到顾斯白所在的公寓。

    “你上去吧,我就不过去了,如果有其他的安排,再打电话给我,我会随叫随到的。”

    “谢谢你梁祁凡。”唐嘉千抬眸扫了眼所亮灯的楼层,眸底有点发沉。

    目视着梁祁凡开车离开后,她才慢吞吞的朝公寓里走去,走进电梯,按下所到的楼层后,她的脸上有种淡淡的忧伤。

    因为这间公寓是六年前顾斯白的住处,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竟然还住在这里。

    往日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似是昨一样。

    一晃眼,竟然六年过去了。

    回想起年轻时自己的懦弱和不自信,唐嘉千心里百感万千,以至于了门前,她都有些不敢按门铃。

    纠结了片刻后,才鼓起勇气按下。

    门打开,穿着浅灰色家居服的顾斯白站在门口,跟平时西装笔直的形象不同,身着家居服的他看上去平易近人不少。

    唐嘉千主动开口:“航班延误了,所以现在才到。”

    “瑾已经睡了,如果你要带他离开,可以等他明一早醒来,不过如果你坚持现在就要带他走,我也不会阻止你。”弯身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女士拖鞋,“先换上吧。”

    他一个单身男性,怎么还有女士拖鞋?

    带着满腹的疑问换上拖鞋,随口问道:“瑾睡在哪个房间?”

    “主卧。”

    顾斯白并没有带她去主卧,毕竟她过去没少来。

    唐嘉千去了主卧,看到儿子睡的正熟,不忍心叫醒他。

    轻伐的走出来,将门关上,却看到外面客厅早已没有顾斯白的身影。

    他去哪里了?

    来到楼梯前,看到书房的门是虚掩的。

    想起梁祁凡的顾氏现在负债几十亿,正面临破产……

    不知为何,唐嘉千今晚很想很顾斯白聊聊。

    来到书房外,轻敲了几下门。

    “进来。”

    得到允许后,唐嘉千走进书房,首先看到书桌上只剩下半瓶的红酒,还有堆满烟头的烟灰缸。

    顾斯白手里握着高脚杯,站在落地窗前,微微侧过了身,扫了眼站在门口的唐嘉千,“要走了吗?我送你。”

    “不用了,瑾还在睡,等明他醒过来后再走。”

    “那你和儿子今晚住主卧,我今晚睡书房。”

    将高脚杯里剩下的红酒一饮而尽,再回到书桌前,拿起瓶子准备往杯子里倒酒时,发现唐嘉千竟然还没离开。

    眉宇微微皱弄了下,将红酒瓶放下,抬眸看向唐嘉千,“还有话要跟我?”

    “嗯。”唐嘉千诚实的点了头,迎着他的视线开口问道:“我听你们顾氏现在负债?”

    她没有将破产二字出口,因为她深知顾斯白自尊心极强。

    然而,她没想到顾斯白竟然点头:“不止负债,还即将破产。”

    顾斯白表情很平静,眼神也很淡,口吻冷的就像是顾氏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这样的他令唐嘉千感到很诧异。

    顾斯白看到她愣住,扬唇一笑,“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唐嘉千想为什么会破产?

    还想问他为什么明知道顾氏现在的情况,却还有闲心喝酒?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在公司里和员工一起并肩作战,想办法解决问题吗?

    可是为什么他却如此轻松?完全就像没事人一样?

    顾斯白见她久久都没再开口,端起高脚杯,再次回到落地窗前,背对着她道:“如果没有想问的,你可以离开了。”

    这还是第一次被他开口赶。

    唐嘉千倒抽一口气,转过了身去,然而打开了门后,她却始终没有迈出一步。

    因为有些话不,她实在憋得难受。

    “顾斯白,你变了。”

    听到她的话,顾斯白再次扬起唇,缓缓转过身与她对视,“既然知道我变了,又何必还要出来?毕竟,无论我顾斯白变成什么样,都跟你唐嘉千没有关系不是吗?纵然我再变,我都不会与你争夺儿子的抚养权,我也不会让我的家人威胁到你,所以无论我怎么变,你唐嘉千都大可放心,”

    “你明知道我想的不是这个。”

    “那你想哪个?”

    唐嘉千鼓起勇气,没有再打哑谜,“顾氏面临破产,你却这样消极面对,以前的你如果面临这种情况,绝对不会这样的。”

    顾斯白轻笑:“我消极还是积极跟你唐嘉千又有什么关系?”

    “我只是看不惯你这样。”

    “有句话叫眼不见为净,你大可以不用看我,就没有所谓的看不惯了。”

    “就当我今晚没有什么都没有。”

    唐嘉千气的握拳,没有再多,走出书房用力的将门关上。

    下了楼后回到主卧,看着儿子熟睡的脸,脑海中却浮现的却是顾斯白那张淡漠的脸。

    想起他轻松的出顾氏即将破产,还有他故意的疏离,心口处隐约间发痛。

    这种痛一直持续到半夜,没有丝毫的轻缓。

    干脆又回到楼上书房,没有敲门,直接把门拧开,看到的却是半躺在沙发上,睡的正熟的顾斯白。

    书桌上的红酒已经空瓶,空气中全是烟酒味,看来他喝了不少,恐怕这会儿已经醉了。

    唐嘉千细眉轻皱,走到沙发前,捡起掉在地上的毛毯为顾斯白盖上。

    哪知刚为他盖上,手腕就被他用力攥住。

    “呲……”

    忍住痛,用力的掰开他的手,却怎么都掰不开。

    顾斯白睁开眼睛,眼神却有些涣散,看到唐嘉千,以为是在梦里。

    “每次做梦都会梦到你,只有这次的梦才觉得有些真实。”

    着,将她拉到怀里,埋头在她颈间闭上了眼睛喃喃自语道:“唐嘉千你知道吗?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为了不让你再受伤害,为了不让我妈再欺负你……”

    听到这些话,唐嘉千的眼角缓缓流下两行泪,明知道顾斯白这是醉了,却还是哽咽着开口问:“你都做了什么?”

    “你不用知道我都做了什么,你只需知道我顾斯白为了你唐嘉千,无论是什么,我都会去做,这是我这辈子欠你的,会用余生来偿还。”限时蜜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