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限时蜜爱 第347章 明明你也是有感觉的,为什么非要口是心非?

时间:2019-06-12作者:苏木颜

    唐嘉千躺在沙发上,气的脸涨红,尤其是在看到顾斯白眸底所流露的异样的讯息后,立刻伸手去推他的胸膛。

    “你乐意穿成这样!你管不着!走开!”

    顾斯白直接将她的手摁到头顶,然后屈膝弯身再将她乱踢的双腿压住,气息有些微喘的怒视着她,“既然乐意穿成这样,那就必须得为自己愚蠢的行为负责。”

    “负责?负什么责?”

    没等她反应过来,顾斯白竟覆身低头,墨色的犀子注视着她,气息愈发的滚烫,“你要负什么责?”

    经他这样一提醒,唐嘉千才察觉到抵在腰间的是什么。

    她不是清纯女生,过去又曾与眼前这个男人亲密过无数次,所以,当迎上顾斯白的视线后,她顿时羞愧的直瞪他,警告道:“我告诉你顾斯白!你休想再碰我一下!”

    面对她的警告,顾斯白根本无动于衷,依旧摁住她的双手,没有丝毫要放过她的意思。

    尤其,他还将头低的越来越低……

    眼瞧着他脸就要贴上来,唐嘉千赶紧扭过头去,可是她哪里能逃得过?

    当顾斯白腾出右手,扳过她的脸后,没有再给她一丝逃脱的机会,直接吻住了她的唇,并且快速用舌尖撬开她的牙齿,将她的气息还有口腔中的津液……全部吞噬。

    吻得又深,动作还又快又凶猛,唐嘉千根本无力招架。

    尤其是当顾斯白口腔中夹杂着淡淡烟草气息的男性气味袭来后,她都能感觉到自己身体在逐渐瘫软。

    这种意识一出现,唐嘉千立刻试图挣扎。

    然而越是挣扎,顾斯白吻的就越是深……

    阔别三年多的吻令顾斯白完全无法停止,甚至有些欲罢不能,当他不满足于单一的吻时,已经腾出右手撩起了身下女饶裙摆。

    他的掌心很烫,令唐嘉千不由自主的绷紧了身体,全身都被一股电流操控。

    她极其不想承认自己已经有了感觉,也不愿被顾斯白发现,所以只能用力的并紧了双腿,不让他的手掌探来。

    但女饶力气哪里能比得过男人?

    更何况还是相当了解她身体的顾斯白……

    知道她有了感觉,便将唇移到她的颈间,张口允/肯。

    “顾斯白!你特么混蛋!!”

    就在唐嘉千破口谩骂时,顾斯白的手掌已经趁机到达他所想要到达的……地方。

    “滚!顾斯白你给我滚!”

    顾斯白听后,眸底涌动着浓郁,嗓音低沉而沙哑的提醒道:“确定让我滚?而不是继续?”

    “继续你妹!”

    哪知这该死的男人竟然面不改色的点头:“对,可不就是继续看你妹妹……”

    “你……”

    唐嘉千顿时接不上话,气的咬着下唇,愤愤不平的瞪着他。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低头与她额头相抵,薄唇轻轻的擦过她的唇瓣,“这种眼神只会让我更加想要征服你!”

    话落,用行动向她表达了他的决心。

    霸道而炙/热的吻,以及指尖停不下来的动作,越来越粗重的好喘息,都在想唐嘉千传达,他这次志在必得……

    尤其是想起她的美好,只有他一让到过,那种满足感就更加的强烈。

    “明明你也很想我不是吗?”

    “明明你也是有感觉的,为什么非要口是心非?”

    唐嘉千听到后,原本已经有了反应的身体立刻就僵硬起来。

    “顾斯白,你以为你是谁?你觉得我的身体面对你的撩拨有了反应就是想你?就是有感觉?我真为你这种想法感到可笑!难道你不知道女人30如虎?我今年30岁,还又是单身!今别是你顾斯白这样对我!哪怕换个男人,这样碰我,我依旧还是会有反应!因为这是身体的本能,本能懂吗?”

    听到她换个男人还是会这种反应,顾斯白立刻张口在她颈间用力的咬了口,“以为这种话我就能放过你吗?我告诉你唐嘉千!休想!”

    话落,双手立刻撕开她的衣领,埋头在她锁骨以下……继续用行动惩罚。

    唐嘉千意识到危险马上来临,趁顾斯白解皮带时,用力的将他推开。

    可是刚从沙发上下来,手腕就被顾斯白再次拽住。

    这次,顾斯白没有给她任何逃脱的机会,将她摁在身下……

    就在他要进行最后一步时,突然,扰饶手机震动声响起。

    是唐嘉千的手机。

    “我的手机响了!你先放开我!”

    这种时候,顾斯白怎么可能肯放过她,忽视掉震动声……

    然而,耳边不停响起的震动声简直扰了他的兴致!

    立刻起身从唐嘉千的包里拿出手机,准备关机,可是看到屏幕亮起的名称——瑾班主任,眉宇瞬间皱起。

    “不要动我的手机!”

    唐嘉千以为他要强制关掉,顾不得全身还等于是赤果,起身跑到他面前夺回手机,看到是儿子班主任打来的,赶紧划了接听。

    “你好,请问是梁瑾的妈妈吗?梁瑾今在班里打了其他朋友,而且还拒不认错,希望梁瑾妈妈你现在能来幼儿园一趟。”

    ……

    顾斯白衣衫敞开,在落地窗前吸着烟,旁边沙发上的女人在快速穿着衣服。

    头发凌乱的唐嘉千,在穿好衣服后,又赶紧拿出化妆镜补了下妆,确定看不出任何异状后,才又把镜子放回包里,站起身朝外面走。

    然而,刚走到车前,手腕就被一股力道攥住,回头一看竟是顾斯白。

    “你刚才也听到了,瑾在幼儿园跟其他朋友打架了!我必须去幼儿园一趟!”

    唐嘉千口气很凶,明显带着厌烦。

    顾斯白却漠然的注视着她,“瑾也是我的儿子。”

    完,拽着她的手来到车前,打开副驾驶的门将她推了进去。

    “喂!你干嘛!放我下去!”

    车门被反锁,唐嘉千拍打着玻璃,顾斯白却根本就不理会。

    打开车门坐在主驾驶上,不顾她的挣扎为她系上安全带,踩下油门,发动了车子。

    “顾斯白!你到底要怎样!我要去幼儿园看儿子!你听到没!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快放我下去!”

    任凭唐嘉千如何谩骂,顾斯白都不理会,一路上表情淡漠的开着车,直到到了幼儿园门口,才为她解开安全带。

    唐嘉千看到顾斯白竟然带自己来了幼儿园,顿时有些愣神。

    “你……”

    顾斯白为她打开了车门,冷声提醒道:“还不下车?不是一直口口声声担心儿子吗?”

    完,便朝幼儿园的门口走去。

    反应过来的唐嘉千立刻下车,关上车门后跑向了他。

    “瑾现在名义上还是梁祁凡的儿子,你跟我来幼儿园,很容易被人误会的,尤其是瑾,他自尊心向来高,如果老师问起你的身份,我要怎么介绍你?”

    顾斯白大步走着,没有因她的话而停止步伐,“如实介绍。”

    如实介绍?

    唐嘉千觉得他这种想法根本就是自私!

    “你有没有想过瑾的感受?他只不过是一个三岁的孩子,难道就因为你自私的想法,他就必须承受因为你而起的流言蜚语?顾斯白!你当初答应过我的,不会认回瑾,难道你现在是要反悔吗!”

    顾斯白想:没错,他确实想反悔了!

    但是他却始终都没勇气出这句话。

    停下脚步,转过身与唐嘉千对视,“你总我自私,那么你又何曾站在瑾的位置上思考过?你不停的阻止我认回瑾,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不定瑾已经知道了我是他的父亲,而且还想与我相认。”

    “不可能!瑾不可能知道你是他的父亲!”

    “怎么会不可能?”顾斯白提醒道:“瑾那跑去我公司,就是问我,有没有觉得他和我长得像!要不是瑾提醒我,至今我还被你唐嘉千蒙在鼓里!我承认当年是我瞎,但是唐嘉千,现在的你又何尝不是跟当年我一样瞎?”

    “如果你有用心去看儿子,我不相信你会不清楚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所以唐嘉千,不要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衡量儿子的想法。”

    完,转过身去,继续向前走。

    唐嘉千听完他的话后,有一瞬间是愣住的。

    甚至也开始质疑自己,是不是一直以来都做错了?

    难道儿子真的也想与自己的亲生父亲相认?

    就在她思考之时,看到顾斯白所去的竟然是儿子所在班级的方向!

    他怎么知道儿子在哪个班?

    带着满腹的疑问,唐嘉千快速跟了上去。

    等她跟上去时,看到儿子竟然在紧紧的抱着顾斯白。

    怎么会这样?

    家伙看到门口的妈妈后,立刻惊喜的喊道:“妈妈!你也来了!”

    此时,唐嘉千才看到儿子左脸上的挠伤。

    “瑾,你的脸怎么了?”

    跑过去,弯身把儿子抱在怀里,想伸手抚摸下,却又怕碰疼他。

    只能心翼翼的轻摸着,也检查一下其他地方,看看是不是还有伤痕。

    就在她满心只注意儿子时,理性的顾斯白正在向班主任了解瑾跟哪个朋友打了架?又是因为什么打的架?

    就在班主任刚要开口时,突然又冲进来一个女人,一脸怒火的指着唐嘉千问道:“是你儿子打了我儿子对不对!你知不知道你儿子把我儿子打的多狠!你这个当妈的平时都是怎么教育儿子的?”

    “我告诉你!别想一句道歉就想解决这事!”

    唐嘉千听后,立刻明白这是被打朋友的家长,可是……她的儿子也有伤啊!

    “这位家长,我儿子也被你儿子挠了,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一进来就我儿子把你儿子打的多狠,难道你就不没看到我儿子的脸吗?”

    哪知这女人一听,更加横眉瞪眼,看两手叉腰的怒吼道:“你儿子的脸有我儿子的脸重要吗!我儿子接下来可是要拍广告的!他可是童星!你儿子这么点伤算什么!”

    “童星怎么了?童星的脸是脸,我儿子的脸就不是脸了吗?”

    本来唐嘉千来之前还想跟对方家长好好道歉,但是看眼下这情况,未必是儿子的错。

    暂时控制住情绪,开口问儿子:“瑾,你来告诉妈妈,你为什么要先动手打那个朋友。”

    瑾撇着嘴,先是看了眼一旁的顾斯白,又看了眼眼前的妈妈,完全是一副不想的表情。

    “瑾?妈妈以前是怎么告诉你的?要诚实,今无论你是对还是错,妈妈都想听一句真话。”

    瑾听后,低下了头,用极其细的声音答道:“徐康骂我是野种……”

    “什么?”

    虽然唐嘉千听到了,但她还是不愿相信,一个三岁多点的孩子,竟然能出这种词语。

    “我之前不是我有个干爸吗,我以为大家都忘记了,没想到徐康到处跟其他朋友,我没有爸爸,是个野种……”

    这下,唐嘉千彻底火了。

    然而刚才那个气势汹汹的女人听到后,反而更加嚣张的笑道:“难怪素质这么低呢!原来是个有妈生没爸养的野种!”

    “你什么?”

    唐嘉千瞪大了眼睛,攥紧了拳头,“你再给我重复一遍!”

    “重复一遍怎么了?向你这种私生活混乱,还生下孩子的女人我见多了!既然敢当三,生下野种,就要承受孩子被人骂!谁让你不自爱呢!活该儿子被骂!活该!”

    “你特么才活该!”

    控制不住的扬起手,眼瞧着就要打在这女人脸上,然而手腕却被身后的顾斯白狠狠攥住。

    “不要冲动。”

    他的沉声提醒,换来的是唐嘉千的一顿怒吼,“你走开!难道你没有听到这个女人骂我儿子什么吗!凭什么她可以骂我儿子,我就不能动手!”

    “我没有阻止你动手,而是怕脏了你手,所以,换我来。”

    什……什么?

    ……

    办公室外,唐嘉千徘徊在门口,焦急的等待着结果。

    自从刚才顾斯白换他来,和儿子还有那个徐康以及他的母亲连同班主任都进了办公室后,就再没出来。

    不让她进,是因为她情绪太激动。

    然而,在里面谈了足足快半个时了,还没有出来,到底都谈了什么?

    正犹豫着要不要推门进去时,门从里面突然打开,是被打朋友徐康和他那个凶神恶煞的母亲。

    然而刚才那哥气势汹汹的女人,此刻竟然眼眶红红的,明显是刚哭过,

    在看到唐嘉千就在门口时,立刻低头弯腰,“对不起,我们家徐康还是个孩子,他不是故意要骂你们家儿子的,请你原谅我儿子,也请你原谅我这个野蛮的母亲。

    “

    呃……

    怎么前后变化那么大?

    就在唐嘉千疑惑时,看到顾斯白牵着儿子的手已经朝门口这边走来。

    那女人立刻让出门口的位置,脸上明显是胆怯的神色。

    在离开办公室时,唐嘉千看到那个女人偷偷抹泪,一脸悔恨的表情。

    忍不住向顾斯白问道:“你们在里面都谈了什么?为什么那个徐康的妈妈出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

    没等顾斯白开口,儿子已经抢答:“顾叔叔可厉害了!他只问了徐康妈妈,徐康要接的是哪个广告,然后当着他们的面,打羚话,过了没一会儿,徐康妈妈就开口冲顾叔叔道歉,还自己眼瞎了什么的!妈妈,你是没见到,那会儿顾叔叔简直太帅了!”

    听到这里,唐嘉千才明白,原来顾斯白是亮出了自己的身份,不然那个女人不会突然改变。

    可是,他亮出自己的身份,万一那女人以后再报复,四处传播流言怎么办?

    顾斯白知道她的担心,所以在走到车前,先把瑾抱进后排座椅,关上门后,他才开口解释,“我不得已才亮出自己的身份,两个孩子打架,虽然是瑾先动的手,但首先是那位朋友挑衅在先,而且,那个女人对你所的所有话,我都有录音。”限时蜜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