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限时蜜爱 第327章 你和你肚子里的野种统统都必须死!

时间:2019-06-12作者:苏木颜

    唐嘉千赶到酒店已临近中午,崇梯抵达顶层,来到顾斯白长住的房间外,摁下门铃。

    大约过了三十几秒钟,门才从里面打开。

    “顾……”

    刚张口,所有的话就已卡在嗓子处。

    因为,开门的不是顾斯白,而是一名妙龄少女。

    “找顾总是吗?”女孩开口问罢,让出了门口的位置,“顾总在洗澡,你先在外面等一会儿吧。”

    唐嘉千刚进去,女孩便背起了包包离开。

    门关上后,房内瞬间安静。

    听到浴室里的水声,再朝没有关门的卧室扫了眼后,唐嘉千很明白那张凌乱的床上,在她没有来之前都发生过什么。

    一个30几岁的男人,一个花季少女……

    再加上在来之前给顾斯白所打的那通电话,他嗓音中的暗哑……

    莫名的,心口一紧,就像是快要无法呼吸一样。

    她根本无法再继续待下去,转过身立刻朝门口走去。

    手刚触碰到门把手,身后的浴室门突然打开。

    顾斯白擦着头发,身上披上浅咖啡浴袍,腰间的带子系的松松垮垮,露出平滑结实的胸膛,看到正要离开的唐嘉千,开口问道:“这就要走了吗?”

    “突然想起我还有其他的事情,所以改再过来跟顾总谈。”

    唐嘉千连头都没有回,拧开了门把手,打开门正要朝外走。

    却听到他:“我只有今有时间,过几会回北城一趟,你要是有什么问题想问的,就今一次性问完。”

    控制住心底那股不该有的火气,攥紧了门把手的右手缓缓松开,然后深吐一口气,转过了身。

    她已经努力不再去想自己在来之前顾斯白都做了什么,但视线依旧还是会首先落在他锁骨处的那抹红痕上,以及,胸膛上的抓挠印记……

    窒息的感觉立刻再次袭来,唐嘉千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面对。

    她还是低估了自己。

    “不用了,我觉得有些问题,我还是直接跟齐晟聊吧,不打扰顾总你了。”

    完,再次转过身去。

    见她这般的反反复复,顾斯白眉宇皱起,明显不悦,“唐嘉千!你抽什么风?要来的是你,来了又要走的还是你!你把我顾斯白当什么?还是你觉得我顾斯白很闲?”

    “随便顾总怎么以为吧,你放心,以后我都不会再来打扰你。”

    拧开了门,立刻朝外走去。

    奈何,刚迈出一步,就被一股力道狠狠拽了回去!

    “放开我!”

    唐嘉千用力的甩开了顾斯白的手。

    只要一想起他这双手刚摸过其他女人,她就觉得肮脏无比。

    虽然她很明白,一个30几岁的男人,不可能没有姓/生活,跟女人发生关系也再正常不过,但她还是无法接受。

    纵然明知道自己的人生轨迹不可能再与他牵连,但一想到他同其他女人亲密,她就无法做到镇定。

    自私也好,嫉妒也罢,接受不了就是接受不了……

    “相信我刚才跟顾总你的很清楚了,我已经没有任何问题要问顾总你的了。”

    顾斯白满目腥红,额头青筋凸显,“你是没有问题了,但是我有!”

    看到她连头都不抬,伸手将她下颚抬起,逼视着她,“来之前要跟我谈关于梁祁若,来了之后却又突然要走,是谁给的你耍我的资本?你知不知道,在你来之前,我在特么做什么?打扰我的好事,就想这样一走了之?”

    好事?

    唐嘉千自然是懂的他口中的好事代表什么。

    “真不好意思顾总,我不是故意打扰你的好事的,我现在马上离开,你可以叫那个女孩过来陪你继续未完的事。”

    “继续?”捏在她下颚的手指用力,指腹都泛了白,“身为一个女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吗?男人一旦那种时候被打断,兴致就会全无!就算继续,也不是一开始的那种感觉!”

    “那我应该做,顾总才能原谅我?”唇边轻扯出一抹轻嘲的笑意,开口问道:“难道我必须帮顾总你把兴致找回来?”

    “对!谁浇灭的火!谁就负责给我燃起来!”

    “负责燃起来?真没发现呀,顾总口味现在竟然变的那么重,连一个即将生产的孕妇都不放过。”

    就知道她会这样讥讽,顾斯白一点也不意外。

    抬高她的下巴,眸底流窜着阵阵怒火,“不想眼睁睁看着自己父母和老公被判刑,最好就不要惹怒我。”

    “我可以把顾总你的话理解为威胁吗?”

    “如果就是威胁呢。”

    唐嘉千不屑的扬起唇,迎上他的视线,“那很抱歉,我现在一点都不害怕威胁,所以顾总你的话对我起不了一点的作用。”

    伸手抓住他的手腕,用尽全力的推开。

    最后了句:“只会让我感到恶心而已!”

    ……

    唐嘉千再次离开,顾斯白没有阻止。

    抬脚用力的将门关上,一拳捶在了门背上!

    因为他实在太气愤!

    气自己竟然还是无法放下她!如果有放下,他不会在接到她的电话后,立刻就打电话给秦川,让他送来一个干净的女孩!

    故意让女孩在他锁骨间吻了口,甚至又把卧室的床弄的凌乱,走进浴室洗澡,听到门外敲门的声音,知道她已经过来后,还在胸膛故意抓挠了几下。

    目的就是为了让她误会,误会他和那个女孩发生了关系!

    做完这些后,顾斯白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难道就为了验证下?验证下她会不会生气?

    还是想看看她是不是还会在意?

    莫名觉得自己30好几了,竟然还像个男生一样幼稚!

    因为唐嘉千刚才的态度明显就是不屑!

    丝毫就不在意他有没有跟那个女孩发生关系!她只在乎自己的家人!在意梁祁凡!

    在这一刻,顾斯白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再掺和任何唐嘉千的事情!

    因为一旦与她走近,他就无法做到理智!

    所以当齐晟再次跟他联系,问接下来该怎么辩护申诉时,他还不犹豫的拒绝了。

    “按照你自己的想法来,不用再跟我商量,以后我都不想在听到唐嘉千这三个字!”

    ……

    齐晟听出来了,顾斯白这是明显要与唐嘉千划清关系。

    可是昨明明还为了唐嘉千在警局待了一夜,怎么今就……

    一旁的康澜看到他自从跟顾斯白通羚话后,就再没动筷子,开口问道:“怎么了?大叔凶你了?”

    “没樱”

    齐晟答完,便拿起了筷子,但食欲明显没有刚才的好。

    康澜觉得肯定是顾斯白凶了他。

    “那个,哥哥,你也不要太在意大叔的话,你知道的,大叔他脾气向来不稳定,话的语气可能就会凶零,别是对你了,以前我在香城当他的助理那会儿,也没少吼过我!”

    听到她提到香城,还有助理,齐晟顿时好奇起来:“香城?助理?”

    “对啊,去年我高三,暑假期间打零工认识的大叔,大叔觉得我一个女孩子家,在酒吧卖酒挺不安全的,就让我当了他的助理。”

    康澜丝毫不掩饰自己曾经都做过什么,在她看来,反正自己又没偷,也没抢,也没卖过,正大光明的挣钱,没有什么光不光彩的。

    齐晟听到她有在酒吧卖过酒,眉宇明显一紧,“你很缺钱吗?”

    “我不缺钱啊,但是我喜欢钱啊,有更多的钱,我才有安全福”

    “为什么会这样觉得?”

    康澜微微一笑,“现实就是如此啊,什么都需要钱,我要是没钱,我怎么交下一期的学费?”

    “你父母呢?”

    “我父母是我父母,我是我。”

    听出她不愿提起父母,齐晟没有再问。

    吃过饭后,康澜看了下时间,发现距离自己去商场站台的时间还有不到一时,连忙背起了包,“我先走了哥哥,晚上般半我就下班了,我自己会去姐姐家的。”

    知道她每周日都会在商场给一家品牌站台,齐晟没有追问,拿起车钥匙,“我送你过去。”

    “不用了,我坐公交车就可以了。”

    “除非你想迟到。”

    完,径自朝外走去。

    康澜只要不再拒绝。

    到了商场后,向齐晟告别后,快速跑了进去。

    换好工作服后,就立刻前往那家品牌店,面带微笑的举起了“欢迎光临”的牌子。

    齐晟本来是要回警局的,但把车子刚掉了头,又立刻停下,打开车门朝商场走去。

    当他站起扶梯上,看到笑容灿烂,不停的向走过的顾客热情的喊着“欢迎光临”时,莫名的想要过去把她高举的牌子拿下来,再带她离开。

    但是一想起自己与她之间这种关系,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因为……他并不是她的谁,根本就没资格带她走。

    ……

    唐嘉千离开酒店,拖着笨重的身体回到家里。

    想要打电话给苏黎,好让沐衍琛那边帮自己,然而号码还没拨出去,她便听到隔壁传来一声砸东西的声音。

    紧接着,又陆陆续续传来……

    隔壁?梁祁若?

    难道她没出去?

    脚步轻伐的走到门口,悄悄拧开门把手,但是推开门看到的一幕直接让她目瞪口呆。

    梁祁若披头散发的,满手都是血。

    地上一片狼藉,全是碎了一地的花瓶和书籍。

    听到开门声,她朝着门口边看来,一双眼睛血红,身子还发着抖。

    与她的视线一对视,唐嘉千就有些吓到,连忙把门关上。

    虽然不明白梁祁若为什么会这般反常,但是她觉得定是跟毒/品有关系,之前看过戒/毒的视频,那些瘾君子毒/瘾发作的时候,就是梁祁若刚才的样子。

    她必须马上离开,或者报警让警察过来。

    然而刚走到楼梯口,就被梁祁若给拽住。

    “你要去哪里?!”

    唐嘉千身子猛地一抖,没敢回头,故作镇定的答道:“中午了,我要去做午饭。”

    “做午饭?你觉得我信吗?!”

    梁祁凡目光阴狠,将她拽到了书房,指着那些书籍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动了我的东西!”

    “什么东西?”

    “你还跟我装?”

    用力的把门关上,“我把生下的几支藏在了这几本书里,那晚警察根本就没搜到,可是我今过来找,竟然没有了!不是你给拿走了,还能有谁!”

    唐嘉千听明白了,梁祁若这是毒/瘾发作了,但是藏在这里的毒品找不到了,所以她才会这么着急。

    “我不会拿你的那些东西,我嫌脏!”

    哪知,刚完,就被梁祁若狠狠的推了一把。

    好在她及时扶住了桌子。

    “就算你再生气,也不是我拿的,如果我知道你有把那些东西藏在这里,我肯定会报警抓你!”

    梁祁若瞪着腥红的眼,“你敢!”

    知道这种时候不能激怒她,一个毒/瘾发作的人,什么都能做的出来。

    为了肚子里即将出世的孩子,唐嘉千告诉自己必须忍。

    “我确实不敢,因为你是梁祁凡的姐姐,他一再跟我讲,让我原谅你,因为不管你做过什么,你始终都是他的亲姐姐,所以,你真的应该考虑下,把那种东西戒掉,不然,只会毁掉你。”

    “我不用你假好心!”梁祁凡身体抖得更厉害。

    心里想的只有赶紧找到当初藏在这里的那几支海、洛/因.

    再次走到书架前,挨个的翻书。

    看到她这样,唐嘉千心翼翼的朝门口退,终于在走到门前时,把门拧开。

    脚步轻伐的朝外退去。

    正在专注找海/洛/因的的梁祁若并没察觉到,她一心全放在书籍上。

    当她终于在最里面的几本书里找到那几支后,眼睛猛地一亮。

    拿起针管转过身,却看到唐嘉千竟然不在了,立刻朝外面跑去。

    唐嘉千刚下了楼梯,一边拿出手机准备报警,一边朝外走。

    当听到楼上开门的声音,不心播出去一个号码。

    根本就顾不得看号码,连忙朝外跑去。

    然而,本就跑不快的她,很快就被梁祁若再次扯住头发,“你觉得你能跑得了吗!”

    手里的手机顺势落在地上。

    梁祁若看到她竟然还打羚话,立刻捡起来挂断,再用力的往地上一摔!

    “我告诉你,今谁都救不了你!你和你肚子里的野种统统都必须死!”限时蜜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