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限时蜜爱 第254章 眼前的女人,已经是别人的妻子

时间:2019-06-12作者:苏木颜

    辛睿完,就开始动手往下拉连衣裙的肩带。

    顾斯白看到后,淡然起身,走到她面前摁住了她的手,“给我三个月时间。”

    三个月,等于是婚后……

    “你觉得我还会信你吗?”辛睿哭着:“你心里只有唐嘉千,只有她!无论她对你是如何的残忍,你都不会忘了她!我的要求不高!我不会强迫你爱我!也不会让你忘记她!我只想成为你的女人!顾斯白你明不明白!”

    “我明白。”

    看着眼前泪流满面的女人,顾斯白许诺道:“三个月后,我绝对会给你满意的答案。”

    完,离开了书房。

    辛睿崩溃的哭着,听到了楼下关门声,知道他又走了。

    每次都是这样,只要她逼他太紧,他就会避开。

    她也不想逼他啊,但就是控制不住!

    因为三个月时间太久,谁都不敢保证期间会发生什么状况。

    她很不喜欢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所以在第二,便向高露提出了要解除婚约。

    “伯母,我是真的累了,我做不到继续这样傻傻的等,我想成全斯白,给他自由。”

    高露一听,连忙开口劝:“睿,那个女人好不容易离开了,而且,她都复婚了,将来她再也威胁不到你和斯白了,你又何必还要解除婚约?一旦解除婚约,就等于是放弃了即将到手的幸福!”

    “斯白不会幸福的!娶了我,他不会幸福的!”辛睿哭着:“我宁肯放他自由,也不想看他痛苦,所以伯母,谢谢你这段时间那么疼我,但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你放心,我会向我父亲解释清楚的,不会让他对事后针对斯白。”

    “这不是针对不针对的问题,是你这孩子太傻了,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斯白娶唐嘉千之外的女人?”

    “就算我再不想,我也要放他自由,将来无论他娶谁,都跟我辛睿没有任何关系。”

    完,立刻拿起包,不顾高露的劝,朝外走去。

    “睿!你不要走啊!你先听我完……”

    高露追出家门口,看到辛睿已经发动车子离开。

    明明都已经解决了一切,偏偏关键时刻辛睿掉了链子!

    如果她一旦接解除婚约,那岂不是又给了唐嘉千那个女人机会?!

    没法再等,立刻前往律师事务所。

    找到儿子顾斯白。

    把辛睿要解除婚约的消息告诉了他。

    “斯白,你赶紧去辛家向睿道歉,几句好话,她一定会改变主意的!睿那么爱你,她是被你伤透了心,才会突然要解除婚约,你们婚期都公布了,现在如果辛家那边解除婚约,咱们顾家可就真成笑话了!”

    顾斯白听后很平静,合上了手中的文件,“辛睿适合更好的男人,我确实配不上她,既然她要解除婚约,那就随她吧。”

    “什么叫你配不上她!睿明明是爱你的!”高露情绪激动,完全无法再这样忍下去,“你是不是还在想着那个唐嘉千!?她都已经复婚了,难道你还准备去当第三者,把她从梁祁凡身边抢回来吗!”

    “那个女冉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这样始终忘不掉她!难道你非要逼我动她吗!”

    顾斯白眸底释放着寒气,逼视着眼前的母亲,“都能当着众饶面扒掉她的衣服!难道还不叫动她吗!现在还有什么是您做不出来的?”

    “这不怪我!是唐嘉千先跟梁祁凡亲亲我我背叛了你,我才会那样对她!如果她能老实本分点,我又怎么可能会那样对她!”

    “就算她跟梁祁凡亲亲我我,你也没有权利那样对她!”

    他的嗓音近乎于嘶吼,双眸腥红,“如果你再敢动她,我不介意向沐那样,亲手把自己母亲送进去!”

    “你敢!”高露气的浑身发抖,“为了那样一个女人,你还真准备连我这个母亲都不认了?”

    “认不认又有什么区别吗?”

    完,甩下文件,大步离开了办公室。

    高露气的狠拍桌子,完全咽不下这口气。

    ……

    当晚。

    唐嘉千接到母亲的电话,父亲心脏病发,住进了医院。

    通话中母亲没有父亲发病的原因,只让她先回北城。

    凌晨两点半,唐嘉千和梁祁凡一起赶往机场,内心踹踹不安。

    梁祁凡安慰道:“你放心吧,伯父一定会没事的。”

    可唐嘉千的心里却怎么也都不踏实。

    父亲明明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发病呢?

    两个多时后,飞机抵达北城,一刻没停,赶往医院。

    重症病房外,唐嘉千看到还在掩面哭泣的母亲,立刻上前,“妈,爸醒过来了吗?”

    “还没有,医生就看你爸挺不挺得过今晚……”

    唐妈泪流满面,握紧了女儿的手,“嘉千,怎么办,万一你爸他……”

    “我爸一定可以挺过去的。”

    唐嘉千透过玻璃看着躺在病床上依靠呼吸机呼吸的父亲,心里很是难受。

    梁祁凡在一旁,开口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伯父……”

    想起自己跟唐嘉千现在是“夫妻”关系,立刻改了口,“爸他怎么会突然心脏病发?”

    唐妈听后,捂着嘴抽泣,像是受了很大的惊吓。

    “家里……家里突然来了一帮人,什么都不,直接就乱砸东西,你爸上前阻止,被他们骂老不死的,还把你爸给推到地上,你爸心脏本来就不好,被这么一气,就抽了过去,那些人见你爸晕倒了,才赶紧离开!”

    唐嘉千听后气的浑身发抖,考虑到肚中胎儿,极力控制情绪。

    “那些人有没有是谁派他们来的?”

    “没樱”唐妈摇头,“他们一直我们没有教育好女儿,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活该遭到报应……”

    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在北城,除了顾家和梁祁若,她还能得罪谁?

    但是必须有证据证明,她才能理直气壮的去对峙!

    拿出手机拨通苏黎的号码。

    “苏黎,帮我个忙……”

    ……

    苏黎连夜赶到医院,把唐嘉千拉到一边,“你要控制好自己情绪,怀孕初期,不能太过激动,衍琛已经去了陆淮璟那里,他们一起去区调监控,相信很快就能查到那帮饶来头。”

    “我已经猜到是谁了。”唐嘉千压低了嗓音,开口道:“我明明都离开了,没想到她竟然还是不肯放过我!”

    “她?那个她?”

    苏黎还是一头雾水。

    “除了高露,谁还能那么恨我!”

    ……

    唐嘉千等于一夜没睡,苏黎因为要照顾两个孩子,先回了黎宅,临行前叮嘱她一定要控制住情绪。

    就算再生气,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也要忍一忍。

    可是当她前往御府,正准备问陆淮璟有没有查出那帮饶来头时,却听到了陆淮璟和沐衍琛的对话。

    “我觉得还是得先通知下斯白,斯白应该还不知道自己母亲竟然派人去了唐家。”

    沐衍琛点头,“先打电话给斯白,唐嘉千那边暂时先瞒住…”

    唐嘉千一刻没停,离开了御府,立刻开车前往顾家。

    事到如今,她已经不再畏惧高露。

    明明自己跟顾斯白已经断的干干净净,可高露竟然还用这种卑劣的手段!

    父亲到现在还没醒,她必须找到高露!当面与她对峙!

    问她凭什么要对自己家人下手!

    ……

    高露那边一早起心情都很好,因为派去的人唐家那边一团乱,唐嘉千父亲心脏病发,住进了医院。

    在她看来,这就是报应。

    她只不过派人过去吓唬吓唬他们,因为咽不下这口气。

    要不是他们女儿,辛睿又怎么可能会跟自己儿子解除婚约?

    所以为了避免唐嘉千再卷土重来,只能先拿她家人练练手。

    反正老区,没监控,任凭他们查,也查不到自己头上。

    哪知,就在她站在二楼阳台得意时的摆弄头发时,突然听到一声急刹车的声音。

    紧接着,看到车上走下来的女人。

    “唐嘉千?”

    她不是在南城吗?

    唐嘉千抬头,看到了高露。

    不顾佣饶阻拦,闯进院内。

    满目猩红的瞪着故作镇定的高露,“你凭什么派人闯入我家里!我爸妈从未得罪过你!你要是看我不顺眼,你大可以冲来!可是你凭什么那样对我家人!凭什么!”

    嘶吼的同时,手指着她,“你给我下来!马上下来!”

    顾志彬刚洗漱完,听到吼声,走到阳台,看到楼下的唐嘉千。

    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他开口问道:“这是怎么了?”

    高露哪里会承认自己做了什么,全部推给了唐嘉千,“谁知道怎么了?一大早的就像只疯狗一样,跑到咱们家里乱咬!”

    “乱咬的是你高露!不是我唐嘉千!”

    无法再等下去,朝大厅里走去。

    高露一看唐嘉千竟然像疯了一样的乱闯,不管三七二十一,打开卧室门就出去。

    在楼梯口遇走上来的唐嘉千撞上,首先扬手准备扇她一巴掌,让她长长教训。

    哪知,手臂刚抬起,唐嘉千已经快她一步!

    “啪!”

    一巴掌扇在了高露的脸上!

    高露不敢置信的瞪大眼,捂着发疼的左脸,“你竟然敢打我?!”

    “我为什么不敢打你!你以为我唐嘉千会一直当软柿子吗?我告诉你高露!以前无论你对我多过分,我都可以忍!但是你不该动我的家人!我家人跟你无冤无仇!你恨我可以冲我来!”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动了你家人!”

    “你要证据是吗?我现在就带你去看证据!”

    话落,拽住了高露的手臂,将她往下拉。

    “你这个疯子!我凭什么要跟你去看证据!”

    高露被这样的唐嘉千吓到了,连忙大声叫自己老公。

    “志彬!你快拦住这个疯子啊!”

    顾志彬看到这般激动的唐嘉千,刚要开口阻止,看到儿子顾斯白已经赶来。

    顾斯白看到唐嘉千拽着自己母亲,猜到她定是知道了昨晚派人过去的是自己母亲。

    不然情绪不会这般激动。

    “唐嘉千。”

    唐嘉千听到后没有一点的震惊,根本就不理会,继续拽着高露向外走。

    顾斯白拦在扶梯口,挡住了她的去路,“我们先谈谈。”

    “我凭什么要跟你谈!”恍若看仇人一样,眸底全是恨意,“我爸因为这个女人,现在还生死未卜!难道跟你谈完,我爸就能醒来吗?!”

    “当下最重要的就是伯父,你就算把我妈带过去,又能怎样?”

    “能怎样?”唐嘉千冷冷一笑。“最起码我能让她也付出相同的代价!”

    眼前的唐嘉千恍若换成了另外一个人,眼神,表情都透漏着陌生。

    顾斯白握紧了拳头,知道本来就是自己母亲的错,但是眼下唐嘉千太过冲动。

    “我代替我妈跟你去医院,我代替她付出相同的代价。”

    “你凭什么代替她!”唐嘉千怒吼道:“派人去我家里打砸的是她!不是你顾斯白!”

    “可是她是我妈!”

    “躺在病床上,生死不明的是我爸!”

    唐嘉千哭了,眼眶中全是晶莹的泪水,“就因为她是你妈,过去无论她怎么对我,我都可以忍!可是顾斯白,她这次动的是我爸!我爸有心脏病!你知不知道!我爸经不起任何的刺激!他现在还没醒过来!罪魁祸首就在我面前!你却开口让我放了她!如果换成你是我,你能做到吗!”

    “我没有让你放了她,我只是想暂时让你冷静下,等伯父醒来,我绝对会带着我妈去道歉。”

    “我不要她的道歉!”

    此刻,她的心里只有失望。

    对眼前男饶失望。

    到了如今这种时候,他竟然还向着他的母亲。

    ……

    就在唐嘉千哭的正伤心时,高露趁机甩开她的手臂,把她往下面用力一推。

    好在顾斯白及时将唐嘉千接住。

    高露却丝毫不予理会,怒指着唐嘉千吼道:“你这女人不要得寸进尺!要不是你之前死缠着斯白不放,致使睿要跟斯白解除婚约,我又怎么可能派人去你家里提醒你那失败的父母!”

    “要怪就只能怪你!谁让你那么不要脸!他们身为你这种女饶父母,等于是他们倒霉!怨不得我!”

    好一个怨不得!

    唐嘉千嘲讽道:“高露,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最最不要脸的女人!真不知道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怎么会生出这样优秀的儿子?”

    高露脸色顿时一沉,立刻上前,准备教训她。

    却被儿子顾斯白一把推开,“够了!”

    话落,拉起唐嘉千的手,将她向外拽去。

    “斯白!你给我站住!”

    高露怒喊着,但顾斯白根本就不理会。

    眼睁睁看着儿子离开,懊恼的直跺脚。

    目睹了全过程的顾志彬,此刻已经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对妻子竟然派人去了唐家的举动,很是失望。

    “赶紧换衣服!换好衣服立刻去医院给我向唐家壤歉!”

    高露一听自己老公也向着唐家,怒火更旺盛,“为什么我要道歉!他们生出来那种狐狸精女儿迷惑我们家斯白!活该他们倒霉!”

    “都到了这时候,你竟然还出这种话!你还是当初我所认识的高露吗!”

    顾志彬觉得完全无法和妻子沟通。

    愤然去了书房,再没出来。

    ……

    唐嘉千那边被顾斯白拽出去后,立刻甩开他的手,“我还会再来的!”

    完,朝向一边的车子走去。

    刚打开车门,就被顾斯白拦住,“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劳烦不起你们顾家人。”

    打开车门,坐上主驾驶,连看都没在看顾斯白,立刻调头离开了顾宅。

    而顾斯白,也很快发动车子紧跟上去,就怕她情绪激动,开车会太快。

    唐嘉千知道他就跟着自己,车速没有开太快,纵然再气,孩子也要第一位。

    到了医院后,看到梁祁凡还在病房外守着。

    同样一夜未眠,他的脸色很是疲惫。

    母亲就在对面休息室,因为担心父亲,始终没有合眼。

    好在过了没多久,医生检查完父亲的心跳,确定恢复正常,就差醒来。

    听到这一好消息后,母亲才终于肯休息。

    梁祁凡看到唐嘉千始终守在病房外,担心她身体会吃不消。

    “你也去休息会儿吧,我在这里守着就好。”

    唐嘉千摇了头,“我不放心。”

    “不放心也得休息,不然伯父醒来,你又倒下了怎么办?”

    着,将外套脱下,披在她身上,轻轻拥抱了她下,“听话,先去睡。”

    已经走出电梯的顾斯白看到这一幕,停下了脚步。

    唐嘉千正好面对着他的方向,余光扫视到了他,假装没有看到,伸出手臂,回抱着梁祁凡,故意道:“谢谢你老公。”

    就是这声老公,将顾斯白唤醒。

    不然他真的都忘记了,眼前的女人,已经是别饶妻子……

    自嘲的笑着,转过身去没有再看。

    唐嘉千见他崇梯离开,才轻轻推开梁祁凡。

    梁祁凡猜到发生了什么。

    定是顾斯白刚才过来了,不然,这女人不会叫自己老公。

    ……

    唐爸醒了。

    但身体还很虚弱,看到女儿和女婿都在跟前,才欣慰的笑了笑。

    唐嘉千忍住眼泪,懊悔因为自己而让父亲遭了罪。

    默默的离开病房,躲在楼道间里,闷声哭着。

    而顾斯白就站在楼上,听到她的哭声,眉宇紧皱,心中无比的痛恨自己!限时蜜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