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限时蜜爱 第289章 我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第三者。

时间:2019-06-12作者:苏木颜

    着,顾斯白的手猛地在她腰间用力的一捏!

    唐嘉千后悔了,赶紧摇头,“没,没,你表现挺好的,是我,我担心我的身体!”

    “那今晚你就躺着不要动,让我来。”

    可是,哪次不是她躺着不动?可每次她都累得不校

    “我真的想休息一,明晚不行吗?”

    顾斯白眼神坚决,“不行!”

    今晚让他吃了那么多“醋”,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她!

    唐嘉千只好点头,“不行就不行,那现在我能回去了吗?”

    出来太久,肯定会被察觉到啊。

    顾斯白没有难为她,将裙子的肩带为她拉上,在她额头轻轻一吻:“回去吧。”

    ……

    唐嘉千回到包厢后,却发现梁祁凡不在座位上。

    没有察觉到不对劲的她,继续坐下跟苏黎和辛睿聊着。

    熟不知,当她离开隔壁包厢里,梁祁凡就推门走了进去。

    顾斯白原本以为是唐嘉千又回来了,没想到竟是梁祁凡。

    “精彩呀,瞒着未婚妻,跟其他女人在隔壁卿卿我我,斯白?以前我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渣呢?”

    梁祁凡的话中全是讽刺的味道。

    顾斯白拉了把椅子坐下,拿出打火机点上烟,狭长的眸微微眯起,“轮渣,跟你比,我还差点。”

    “是,我承认过去我确实挺渣的,但是我从来都没伤害过任何人!可是你呢?暂且抛开我姐,毕竟是她一厢情愿,才会偏激做了傻事,但是你的未婚妻可是无辜的!当初我就跟你过,如果你爱唐唐,我不会阻止,你正大光明的跟她恋爱,我反而会祝福你们,可是你竟然把她变成见不得光的情/妇!还让另外一个女人傻傻的爱着你,你,你特么这不叫渣!这叫什么!”

    面对梁祁凡的愤愤不平,顾斯白显得很漠然,吞吐着烟雾,嘴角反而溢出冷笑。

    “我就算再渣,我也没有欺骗过唐嘉千,从唐嘉千跟我的那起,我就跟她过,她只能做我见不得光的情/妇,除非她愿意公开和我的关系,我才会跟辛睿取消婚约,是她不愿意公开,还有辛睿,我明确告诉过她,我心里有其他女人,除了能给她婚姻还有顾太太的身份,其他的她都休想得到。”

    “对,你是没有欺骗!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一旦辛睿知道你心里的女人是唐嘉千!她会是怎样的心理?你就不担心辛睿会像我姐一样变的偏激吗?”梁祁凡问。

    “辛睿不会变成梁祁若那样。”

    “你凭什么这么认为!”梁祁凡情绪显得很激动,攥紧了拳头,“万一辛睿变成我姐那样,你顾斯白就是那个刽子手!还有!如果唐唐因此受到伤害,也都是你一手造成的!我等着看你得到报应的那一!”

    完,立刻甩门离开。

    却在门外,看到了刚从包厢里出来的辛睿。

    “梁少好。”

    辛睿打着招呼,嘴角浅浅一笑。

    因为跟顾斯白谈的并不愉快,此刻他的表情还很阴沉,所以在辛睿跟他打招呼时,他只轻轻点了下头,便走进了包厢。

    紧接着,辛睿又看到顾斯白从隔壁包厢走出来,同样,脸色发沉。

    “斯白。”

    顾斯白听到后,抬眸扫了她眼,轻声应了声后,便也回了包厢。

    辛睿愣神了许久,心底有些失落。

    木讷的朝洗手间走去,到了洗手台前,看到镜中的失魂的自己,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弃妇一样。

    抚摸着脸颊,心里问道:“你到底哪点比不上那个女人?为什么他连看你都不看你?”

    想起在包厢里吃饭时,顾斯白毫不遮掩的注视着唐嘉千,她的心就莫名的痛。

    这般的直白,丝毫不给她留情面。

    正想着,手机振动响起,拿出来一看,是一条短信。

    是那个陌生人发来的。

    “今晚,赋居门口,穿黑色条纹衫,带着帽子的男人出现后,你要牢牢跟在那个女人身边,如果不想让人伤害她,你就要替她挡下。”

    赋居?

    他怎么知道她今晚在这里?

    辛睿疑惑之时,苏黎已经来了洗手间,看到她在发着呆。“辛睿?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苏黎姐。”

    答完,将手机放回口袋,打开水龙头洗了下手。

    苏黎以为她是累了,毕竟脸色有些苍白,“他们也喝得差不多了,一会儿我就提醒他们回家了,你再等等。”

    “嗯,那我先回去了苏黎姐。”

    “嗯。”

    望着辛睿的背影,苏黎叹了下气,“唉,都是作出来的!”

    ……

    饭后,一行人一起出门。

    顾斯白和梁祁凡都喝的微醺,沐衍琛还好,在苏黎的监督下,没有碰酒,

    唐嘉千和辛睿都会开车。

    梁祁凡自然就由唐嘉千送回住处。

    到了门口,辛睿一颗心怦怦乱跳着,时不时的会环视下周围,就怕那个陌生人的人,会突然出现。

    但是直到唐嘉千把车开来,她都没有见到那个穿黑色条纹的男人出现。

    就在她松懈,觉得很可能是那个陌生人欺骗了自己时。

    看到,唐嘉千下车搀扶梁祁凡回车上,而此时,一个穿着黑色条纹衫,带着帽子的男人果真出现了。

    并且还朝着唐嘉千的方向走去。

    顿时,她就立刻走过去,“我帮你吧嘉千姐。”

    打开车门,两人分别搀着梁祁凡的手臂。

    辛睿时刻用余光盯着那个男人,看到他竟然从兜里掏出一把匕首,就在他突然冲过来之前,立刻挡在了唐嘉千身后,“嘉千姐!心!”

    听到惊呼声,顾斯白和沐衍琛,以及苏黎都朝他们那边看。

    但是已经晚了,那把匕首已经捅在了辛睿的腰间。

    “辛睿!”

    顾斯白立刻清醒了一样,大步朝那个男人跑去,将他给摁在地上。

    沐衍琛把冷冷交给了苏黎,也过去帮着顾斯白制服那名男人。

    赋居的保安见状,也赶紧跑来,拨打了110,也打了医院的急救电话。

    唐嘉千慌了,立刻将辛睿扶住,“辛睿!你忍一下,救护车马上就要来了!”

    苏黎抱着冷冷站在不远处,也快速赶来。

    等救护车来了后,陪着辛睿一起去了医院。

    梁祁凡也跟着过去,留下沐衍琛和顾斯白跟着警方压着那名行凶的男人去了派出所录口供。

    ……

    医院。

    好在匕首捅的不深,流血过多的辛睿被医生要求住院三,免得伤口感染。

    唐嘉千不停的向辛睿着对不起。

    因为辛睿是护下了自己,才会被歹徒山。

    “辛睿,真的对不起,你不应该替我挡下的!”

    辛睿躺在病床上,冲她微微笑了笑,表示自己没什么大碍,“嘉千姐,我没事,我当时是要把你推开的,但是没来得及,条件本能就替你挡下了,你不用自责,真的不用。”

    她越是这样,唐嘉千心里就越不是滋味。

    苏黎在一旁,提醒辛睿先休息会儿,然后三人便离开了病房。

    等顾斯白和沐衍琛赶到,已经将近凌晨。

    “怎么样?警方那边审讯的如何?那个歹徒到底什么来历?”苏黎着急的问。

    顾斯白却看向梁祁凡,“这就要问他。”

    “啊?”

    唐嘉千和苏黎都不解,“跟祁凡有什么关系?”

    “歹徒是冲祁凡来的,不是冲唐嘉千。”沐衍琛答道。

    冲梁祁凡?

    梁祁凡一脸的疑惑,“冲我?”

    当时他微醺,并没看太清歹徒的长相。

    当顾斯白拿着手机到他面前,让他看歹徒的照片时,他的瞳孔明显放大,“李子健?怎么是他?”

    “对,就是你公司的财务李子健。”

    原来,李子健因为偷偷挪动公司公款,被梁祁凡发现。

    李子健苦苦哀求梁祁凡,自己就算是借钱也会把公款补上,让他千万不能报警,不然,留了案底,他在行业内就再找不到工作了。

    可梁祁凡没听,觉得他这种人留在这个行业内也是祸害,就报警,并且还提出了法律诉讼。

    没想到李子健怀恨在心,就对梁祁凡动了杀意。

    抱着你不让我好过了,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心理,尾随梁祁凡好几。

    “李子健特么疯了吧!竟然还想杀了我?!”

    梁祁凡气的不行,立刻就要去警局。

    但是再去警局之前,还是先回病房向辛睿道歉。

    毕竟,是因为他,辛睿才会受伤。

    辛睿也没想到那个歹徒是冲梁祁凡,以为是冲唐嘉千。

    梁祁凡走后,辛睿陷入了迷惑,那个陌生人明明了是冲唐嘉千来的,怎么到最后是冲梁祁凡?

    就在她迷惑时,顾斯白已经走进来。

    “斯白。”

    顾斯白走到床边,“怎么不休息?医生你流血过多,需要多休息,睡吧,我留下来陪你。”

    听到他留下来,辛睿立刻露出不敢相信的眼神,“真的吗?”

    “嗯。”

    辛睿立刻躺下,临闭眼前还看了看顾斯白,就怕他会突然离开。

    “睡吧。”顾斯白再次提醒。

    ……

    门外,唐嘉千看到这一幕,默默的离开,没有再进来。

    苏黎将这一切都收进眼底,知道她此刻心里肯定很难受。

    不知道如何开口劝。

    唐嘉千却提前开了口,“走吧,我们先回去吧,明再过来。”

    苏黎点点头,让沐衍琛进去跟顾斯白了声他们明再过来,然后便离开。

    回到别墅后,唐嘉千辗转难眠,满脑子都是辛睿护下自己的那一瞬间。

    原本就对辛睿有亏欠,经过了这一次,那种愧疚更加深……

    *

    第二,买了些水果到医院看辛睿。

    顾斯白还在病房陪着,彻底做到了不离开。

    唐嘉千和苏黎走进病房,简单的跟辛睿聊聊了,期间,唐嘉千一直都没看顾斯白。

    一直到走,都像是将他无视。

    顾斯白很不习惯她这种漠视的感觉。

    在她和苏黎等电梯时,便出了病房,拉住了她的手,“我们谈谈。”

    不想惊动了辛睿,唐嘉千只能被顾斯白拉到楼梯间。

    苏黎没有阻拦,毕竟他们两个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算做错了,也理应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

    楼道间里,顾斯白凝视着面前的女人,开口道:“辛睿受伤,身为未婚夫的我理应陪在她身边。”

    “辛睿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你是她未婚夫,留下来照顾她很正常,不用考虑我的心理,我没有埋怨你的意思。”

    完,伸手就去拧门,“苏黎还在等我,我先走了。”

    纵然她嘴上着没有埋怨,可顾斯白还是能感受到她的可以疏离。

    再次拉住她的手,“唐嘉千,你不要趁机再逃走。”

    “我不会那么幼稚的,再了,就算我想逃,又能逃到哪里去?”

    离开楼道间,来到电梯口,苏黎感觉到她在压抑。

    看到顾斯白从楼道间走出来,眼神略显哀怨。

    不知道他们都谈了什么,但能感觉到,他们谈的并不愉快。

    到了车上后,苏黎才开口,“嘉千,你心里不要有愧疚,我知道,辛睿为了救你,让你心里更加觉得愧对她,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无法挽回,你不要把辛睿掺加到你和顾斯白的感情中,那样,对顾斯白太不公平。”

    唐嘉千目光暗淡,完全没有了前几的朝气,“昨晚我一夜都没睡,满脑子都是辛睿救下我,满身是血的场景,苏黎,我是个坏女人,辛睿对我那么好,可是我却跟顾斯白……”

    “没错,我确实不应该把辛睿掺加到我和顾斯白的感情中,可是辛睿她才是顾斯白未婚妻!我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第三者!虽然他们还没有结婚,但是我这样,跟当了三还有什么区别!”

    “所以我很恨我自己!厌恶自己,可是我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因为就算顾斯白为了我而跟辛睿取消婚约,我也还是一个破坏者,更何况,我真的没有勇气面临公开后的所要面临的事情。”

    “我不能置我家人于不顾!也不能让顾斯白为了我顶着舆论的压力,逆风而上,还有梁家那边……”

    “真的苏黎,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以前做不到,现在更加做不到!”限时蜜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