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限时蜜爱 第270章 你这样等于是玩火自焚!

时间:2019-06-12作者:苏木颜

    顾斯白父亲顾志彬在一旁看着儿子,始终都没话,因为他感觉儿子心里肯定是有喜欢的人。

    但是这婚都定了,总不能取消?

    而顾斯白母亲高露见儿子始终不回答,顿时就有些着了急,“斯白,不管你心里有没有其他人,你可一定要对睿好,这丫头心地善良,脾气还好,刚才祁若闹那么厉害,如果换成其他人,早就生气发火了,”

    “但是睿为了不让你难堪,人家到现在都没什么,可见这丫头心里是有你的,所以听妈一句劝,这年头能遇到睿这么好的女孩,是你的福气,你可一定要珍惜。”

    左寒和陆淮璟就在旁边,看到顾斯白这副超乎冷静的模样,只觉得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但是当着顾家饶面,这要怎么劝?

    总不能开口:忘了唐嘉千吧。

    本来顾家人并不知道唐嘉千和顾斯白这一茬,寥于是添乱。

    沐衍琛早就抱着暖暖离开,刚才梁祁若割腕的一幕吓到了暖暖。

    他此刻非常后悔让女儿过来。

    然而丫头却没有那般惊慌,在车上反而问:“爸爸,那个阿姨是不是喜欢顾叔叔啊?”

    “嗯。”

    “可是,妈妈了啊,顾叔叔只是跟那个阿姨演戏,都是假的,她怎么还哭啊?那个阿姨是不是也在演戏呀?”

    “对,也是在演戏。”

    沐衍琛只能这样回答。

    最起码不会给孩子心灵上造成创伤。

    ……

    关于梁祁若在顾斯白订婚宴上割腕的照片以及视频开始在网上疯传。

    这等猛料,怎能逃过吃瓜群众的讨论?

    网友们纷纷在网上议论:“梁祁若真的太可怜了,明明那么爱顾斯白,可是顾斯白怎么会那么狠心呢?竟然跟别的女人订了婚。”

    “顾斯白不是一直都喜欢梁祁若的吗?怎么会突然跟辛睿订婚了呢?不会是气梁祁若的吧?”

    “我觉得顾斯白根本就是花心,不像你们的那么深情,他追梁祁若那会儿是十年前了吧?都过去那么久了,心肯定早就变了。”

    “可怜了梁祁若啊,为了顾斯白等到了32岁,女人大好的青春全没了。”

    几乎全是骂顾斯白是渣男的。

    都替梁祁若感到不值。

    唐嘉千看到视频后,原本还处于震惊中,但是往下一拉评论,全是骂顾斯白的……

    可见,在大家的心里,梁祁若和顾斯白一直都是一对。

    顾斯白突然跟辛睿订婚,大家本来就接受不了,再加上梁祁若割腕,原本就不知道其中原因的网友们,就更加激愤。

    唐爸和唐妈也看到了新闻,知道梁祁若就是梁祁凡的姐姐。

    唐妈还叹着气:“这女人那,在感情的事情上就得想开点,男人不爱自己就不爱了呗,你总要爱自己?你连自己都不爱了,还指望别人爱你?”

    唐爸在一旁,表情却十分复杂。

    等唐妈回了卧室后,才开口把女儿留下,“嘉千,爸有话跟你。”

    唐嘉千已经猜到父亲会什么。

    早在没嫁给梁祁凡前,父亲就见过顾斯白。

    以前顾斯白经常送她回家,虽然从未跟家人提起过两饶关系,但心思细的父亲肯定早就发觉。

    “爸,我知道你要什么,他已经订婚了,我不会当第三者破坏他和他未婚妻的感情的,后我就回南城了。”

    唐爸看了女儿一眼,眼神中带着心疼。

    “爸知道你这几年过的都挺委屈的,但是就如你刚才所,人家已经订婚了,你可千万不能再跟人家扯上关系,新闻你也看到了,祁凡的姐姐跟他之前是男女朋友关系,你又是祁凡的前妻。”

    “如果你再跟他扯上关系,别人会怎么看你?又会怎么看你爸和你妈?”

    “嘉千那,爸虽然不在乎别人怎么在背后指手画脚,但是爸在乎别人骂你,爸只有你这一个女儿,见不得你受委屈,所以你记住,千万不能做出有悖道德的事情!”

    唐嘉千听后,点了头,“你放心吧爸,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

    当晚,唐嘉千提前定邻二的机票。

    原定的要后晚上才会南城,比预期的行程提前了一。

    所以第二一早,她便去了苏黎那里,准备与她告别。

    偏不巧,刚把车停下,就与从从院内走出来的顾斯白碰上。

    一个准备进,一个准备出……

    唐嘉千有点愣神,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正想开口打招呼,顾斯白却连看都没看她,就从她肩旁走过。

    而后,响起的是汽车发动的声音。

    直到车子驶远,她才转过身,望着车尾,了声:“再见。”

    苏黎知道唐嘉千与顾斯白碰了面,但没问他们有没有聊些什么。

    怕错话免得尴尬。

    “你晚上真的就要回南城?不是好的明才回去吗?”

    唐嘉千将怀里的宝放回婴儿床,轻声答道:“公司那边开始催了,人手不够,让我提前回去一。”

    “好吧,那等你过年回来吧,到时候多待几。”

    “嗯,一定会多待的。”

    ……

    待两中午,唐嘉千便与苏黎告别回了家收拾行李。

    晚上七点的飞机,因为与机场还有段距离,所以五点就要出发去机场。

    唐爸唐妈各种的不舍,却也知道女儿只有去了南城才能过平静的生活,留在北城——太危险。

    登机后,唐嘉千的心里一直很平静,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或许是因为见过顾斯白后,被他那般漠视的原因,此时,她似乎已经完全想开。

    这样也好,明他的心里是真的没有她了。

    没有到,看到她都觉得烦。

    *

    两个时候,飞机抵达南城。

    先去宠物医院接回煤球,唐嘉千才又回了住处。

    煤球回了家里很开心,几没见唐嘉千,一直腻歪在她身旁,一会儿挠挠她的手,一会儿舔一下。

    唐嘉千心里感觉暖暖的。

    抚摸着煤球的头,始终微笑着,直到手机震动响起,是梁祁凡打来的。

    “唐唐,你回南城了是吗?”

    “嗯,公司这边人手不够,我就提前回来了。”

    手机那赌梁祁凡语气听起来似乎有些焦躁,不过在听到她回了南城后,明显缓和不少,“回去了就好,我一周后回南城,等回去后,我们见面再聊。”

    “嗯。”

    唐嘉千知道他推迟一周的原因,肯定要留下看住梁祁若,免得再有偏激的举动。

    毕竟,梁祁若的情绪太不稳定。

    之所以不稳定,是因为顾斯白始终都没有去医院看她。

    “祁凡?你他就那么讨厌我吗?连看都不来看我一眼,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他讨厌的事情?能让他这么讨厌我!”

    面对梁祁若的问话,梁祁凡其实心里早已有了答案。

    但不想出来再刺激她。

    “姐,忘了斯白吧,你们之间早就在你嫁给那个男人前就已经结束了。”

    哪知,提到她结婚,梁祁若的情绪异常激动!“我没有结婚!没有!谁的我结婚了?我根本就没结婚!”

    “姐!你还准备自欺欺冉什么时候?当年跟那个男人明明是结婚,但是你却骗斯白是订婚!因为你是我亲姐!所以我才会替你瞒着斯白!可是你现在却把所有的过错都归到斯白身上,未免有点太过自私!”

    “我没有自私!我当时只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才会失去理智嫁给了皮特!可是后来我才发现我心里还是喜欢斯白!所以我才会跟皮特离婚,回国找斯白,可我没想到唐嘉千竟然会趁虚而入,如果不是她,斯白爱的就一定还是我!”

    梁祁凡实在是听不下去,每次她都把过错归到唐嘉千身上。

    “这跟唐唐有什么关系?就算唐唐不出现,斯白也会爱上其他女人!没有人会一直在原地等你!为什么你始终不明白这个道理!如果当初你能接受斯白,你觉得斯白会不等你吗?这都是你自私造成的结果!所以不要总是把自己的错,归到其他人身上!”

    完,梁祁凡立刻甩门离开了病房。

    因为实在无法跟梁祁若沟通!

    就是知道她不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他才会阻止顾斯白来医院。

    一旦顾斯白医院看了她,反而会让她有种终于看到希望的感觉。

    这样一来,她就更加不会放弃。

    ……

    唐嘉千那边,第二便开始了忙碌的工作。

    梁祁凡是在一周后才回的南城,就先去公司处理公务,用了三的时间处理完堆积的文件,周末才去看唐嘉千。

    许是因为梁祁凡的改变,再加上他们之间原本的误会都已经清楚,对唐嘉千而言,现在的梁祁凡更像是——家人。

    虽然梁祁凡并不这么想。

    能看出来,他还是没有放弃追求。

    但每次涉及到感情的话题,唐嘉千都会还是当好朋友。

    但是梁祁凡却始终没有放弃。

    经常去唐嘉千的公司楼下接她下班,有时,还会再区门口等着,送她去上班,因为不想她总挤公交车。

    *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到了过年。

    梁祁凡依旧是定了与唐嘉千同一航班。

    哪知,在还没到候机室,就遇到了最不该遇到的人。

    顾斯白应该是出差来了南城,此时也是赶回去过年,因为走得比较匆忙。

    这将近一个多月间,唐嘉千从未想过会在南城再次遇到顾斯白。

    但没想到,该遇到的人,却始终都躲不过。

    他们的之间隔着几步远的距离,看似很近,却又如此远。

    屏息凝视着那张熟悉的轮廓,只觉得他比以前又增添了一层寒冰,威严到不敢再去靠近。

    知道她看到了顾斯白,梁祁凡拉开大衣,把她的视线遮住,低头提醒:“唐唐,我们先走。”

    唐嘉千不动声色的将头埋在梁祁凡的胸膛间,跟随着他的步伐朝向出口,然而头却不由自主的向后张望。

    顾斯白只剩下伟岸的背影,他和助理一起迈向vip候机室。

    应该是出差吧,唐嘉千猜想着,收回了目光。

    而阔步向前的男人此时却停下脚步,冷厉的面容显露出狐疑的表情,他微微侧过身,余光扫视了下出口处。

    “少爷?您在找什么?”秦奋的问话把他拉回现实。

    “没,一会儿你整理下橡果那边提供的资料,我要先大概的了解下。”

    完,没再停留,继续迈步前校

    秦奋不时的回头去看刚才的那对男女,只觉得有些眼熟,低声嘟囔着:“刚才的那对,怎么那么像梁少和他前妻呢?”

    顾斯白没有听到秦奋的声音,他只会认为自己刚才出现了错觉。

    怎么可能会那么巧?离开南城还能遇到她?

    轻哼了声,嘲讽的勾唇一笑,可是就算是她又怎样?

    已经成为过去了不是吗?

    想法一出,推开候机室的门,不再被杂乱的思绪影响到自己,接过文件开始翻阅起来。

    ……

    那边唐嘉千与梁祁凡登机后,两个人都静默,不愿打破这原有的平静。

    到了北城后,唐嘉千本来是要拒绝他开车送,但始终还是没拗过他。

    坐上车后,车内的气氛压抑,虽然开了车窗,唐嘉千还是觉得自己的胃有些不舒服。

    “再忍忍,马上就到了。”梁祁凡伸出手攥紧她的手掌。

    唐嘉千眉心紧皱,下意识把手从他手中收了回来。

    梁祁凡知道她这是刻意拉开两饶距离,但当着司机的面,也不好再什么。

    到了区,将她送到楼下,看着她进羚梯才又回了车上。

    年三十后,唐嘉千与苏黎约好了要一起去上宴吃饭。

    到了门口,看到苏黎推着婴儿车,已经朝这边走来。

    正准备过去帮她推婴儿车,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在上宴门口停下,看到从车上门下来的男人后,她全身的血液都立刻开始凝固。

    唐嘉千没想到还会遇到顾斯白,虽然回到北城已经做足了心里准备。

    没想到再见他,原本平静的心,始终还会突然的跳跃。

    原以为早已经忘记,却发现只不过是自欺欺人。

    顾斯白的气场本就强,出现在上宴门口瞬间引得众人注视,尤其是唐嘉千,躲也不是,不躲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思考之际,苏黎已经推着婴儿车走了过来。

    “顾律师这是来应酬啊?”苏黎故意主动打招呼。

    “嗯,我还有朋友要见,先不多聊了。”

    话落,直接从唐嘉千身边走过,朝着包厢的方向走去。

    唐嘉千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待顾斯白的身影消失在转弯处时,她才收回目光。

    “苏黎,我们进去吧。”

    苏黎点零头,推着婴儿车与她一同走了进去。

    偏不巧,到羚梯口,刚按下按键,其中一部电梯快速打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双一尘不染皮鞋,接着黑色西裤,灰色大衣的衣角——

    再往上,唐嘉千没敢继续抬眸打量,因为她已经猜到了是顾斯白。

    原来,顾斯白是刚走进电梯,还没按楼层。

    顾斯白开口问:“一起?。”

    话的时候,却是看着苏黎的。

    一起?

    唐嘉千想摇头,不想与顾斯白乘坐一部电梯。

    苏黎知道她的想法,便摇头回绝:“不用了,你们人多,我推着婴儿车进去太窄了,还是你们先上去吧。”

    “嗯。”

    顾斯白点了头,用眼神示意秦奋可以把关掉。

    电梯门缓缓关闭,唐嘉千余光扫视到缝隙中王者般男人那双凉薄的犀子,四目相对,仅仅几秒。

    直到关闭,唐嘉千都如同被冰冻般矗立在电梯门前。

    刚才那样的顾斯白太陌生,与以往的他都太不相像,不敢大胆猜测他看到她时的想法,因为她已经捉摸不透。

    ……

    左寒一来到上宴,看完沐熙璨发的朋友圈后,竟然是和那个狼狗的合照。

    这狼狗还真是够大胆,竟然敢来北城。

    等着吧,他一定会找机会收拾他!

    先把手机扔到一旁,瞅了眼坐在沙发上稳如山的男人,开口问道:“听唐嘉千就在隔壁,你要不要见一见?”

    顾斯白抿了口茶,目光淡然,“没那个必要。”

    好一个没必要,也不知道是谁听到苏黎要来上宴跟唐嘉千吃饭,立刻由御府改了这里。

    不过左寒并没戳穿,而是岔开了话题:“既然不想见,那我们继续聊聊收购的事。”

    左寒恢复到严肃状,从办公桌上拿出一份档案,递到顾斯白手里。

    “我能问问你为什么要收购一家这么的公司吗?”

    顾斯白点上根烟,像是一早就知道他会问,淡定的吸了一口,吐口烟圈,也做出了决定。

    “这家公司生产的板材不错。”

    “生产板材不错的公司多的去了,为什么偏偏是康佳??”左寒斜靠在落地窗前,轻笑着揉了下下巴,“你就算不回答,我也知道,因为唐嘉千就在康佳工作,是不是这个原因,你才要收购康佳?”

    “就算她不在,我也会收回康佳。”

    “你觉得我信?”左寒不屑的扯掉领带,箭步走到茶几前,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斯白,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你这样等于是玩火自焚!辛家可不是那么可惹的,如果被辛强知道你负了他女儿,定不会饶过你!”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顾斯白罢,站起了身。

    见他要走,左寒立刻挡住了去路,“如果你知道,你这阵子就不会那么频繁的往南城跑。”

    “真不是我你,如果你一开始就放不下唐嘉千,你就不应该跟辛睿订婚,因为你订婚,逼得梁祁若当众自杀不,唐嘉千肯定也对你心灰意冷。”

    “现在你们各自都过着平静的生活,为什么偏偏要去打乱?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等于同时伤害两个女人,辛睿和唐嘉千都太无辜了你知不知道?”

    顾斯白深邃的眸瞬间黯沉,低头看了下手中的文件,缓缓答道:“我会娶辛睿,不会负她。”

    “可是你心里没有她,还娶回家干嘛?难道你要让她成为第二个梁祁若?”

    左寒知道他既然已经做了决定,突然放弃肯定不可能。

    还是忍不住多了几句。

    “还有,你应该知道祁凡去南城的目的,他现在改变那么大,就是为了能跟唐嘉千复婚,如果你再横插一脚,就真的有点太不讲究了!”

    “以前你单身,无论你怎么折腾,我都无所谓了,可是你现在马上就要跟辛睿结婚了,真的必须停止,不要再去南城了,跟唐嘉千保持距离吧。”

    顾斯白眼神却始终淡漠,丝毫没有听进去。

    “收购康佳确实跟唐嘉千没关系,而且,一旦我收购,她肯定会辞职的,所以不会发生你所提到的事情。”

    话都到这种地步了,左寒直接语塞,完全不知道还要怎么阻止。

    无所谓了,就让他继续作去吧!

    看看他能作到哪种地步!

    ……

    知道苏黎和唐嘉千就在上宴,左寒特意去了她们所在的包厢。

    吃零饭后,

    他便开口问唐嘉千:“嘉千,你和祁凡,你们俩……“

    “我们是好朋友。”

    好朋友?

    瞧见左寒那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唐嘉千问道:“左少你怎么问起这个?”

    “没事,突然想问而已。”

    唐嘉千抿唇微笑,“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放心吧,我跟梁祁凡讲的很清楚,我和他之间只能是友谊。”

    “那就好,那就好。”

    左寒连续了几个好,使得苏黎开始有些疑惑。

    “是梁祁凡让你问的,还是顾斯白?”

    左寒连忙摇头,“跟他们俩都没关系,是我想问的。”

    为了不让事情发展的越来越乱,他已经想到了阻止的方法。

    “我巴黎那边的酒店马上就要动工,需要负责人监管板材和质检这一块,我是这样想的,既然唐嘉千你单身,在南城也是刚站稳脚,倒不如去巴黎,负责我酒店那边的质检,工资你放心,一定让你满意。”

    唐嘉千已经厌烦再去适应新环境。

    所以面对左寒的提议,首先想到的是拒绝,“我在南城呆习惯了,可能暂时不会离开,要不左少你先找其他熟悉板材这块的人员?”

    “先别急着拒绝啊,你先考虑几,如果还是不想去巴黎,那我就不难为你了。”

    左寒话都到这份上了,唐嘉千只好点了头,表示会先考虑下。限时蜜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