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限时蜜爱 第266章 赌最后一次。

时间:2019-06-12作者:苏木颜

    梁祁凡没有再像昨那样强迫唐嘉千,他知道,如果自己还是用以前那种威逼的方法,只会让她越来越怕自己。

    那样一来,他们两饶距离会越来越远。

    “你就在南城好好待着,我不会再对你怎么样,我过,我想重新追求你,不论你怎么拒绝我,这次我都不会放弃。”

    想要伸手去拉她的手,看到她脸上惊恐的神色,改为将她耳边的碎发塞到耳后。

    看着她,眼神认真的道:“南城,不只是你重新开始的地方,也是我梁祁凡重新开始的地方,我知道自己过去有多荒唐,这几个月我都在反思自己,所以我才会来到你所在的城市,哪怕你不接受我,我也要守着你,护着你。”

    这样的话,唐嘉千听了不下数百遍,早已经麻木,也不会再相信。

    擦去眼泪,抬起头看着眼前满口谎言的男人,“如果你真的能到做到,昨你根本就不会那样对我,所以,你还让我怎么相信你?”

    “昨是我冲动了,不会再有下次。”

    “你觉得我会信你的话吗?”

    “我知道我自己再多,你都不会相信,所以唐唐,接下来我会用行动向你证明,我到就会做到。”

    ……

    梁祁凡没待多久就走了。

    唐嘉千的行李被他拎回了卧室,临走前再三提醒她不要再试图离开,否则,他绝对不会再像现在这样好脾气。

    坐在床边,看着衣柜前的行李箱,唐嘉千陷入了迷茫。

    到底是走,还是不走?

    因为,梁祁凡有些话的没错,无论她躲到哪里,他确实都会找到她。

    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他都有那个能力。

    颠簸游离的生活她早已过腻,经历那么多,她已经累了。

    只想平平静静的在南城生活下去。

    如果梁祁凡真的能到就做到,不再骚扰她的生活,那么她愿意暂时留下。

    拨通苏黎的号码,把暂时的打算告诉了她。

    “苏黎,我把钱转给你吧,我在南城先待段时间再,如果梁祁凡还是向以前那样,我再考虑搬走。”

    手机那赌苏黎叹了口气,“当下也只能这样,不过钱你先留着应急,毕竟梁祁凡太过偏激,如果再把他激怒,准不定又会对你做些什么,过几吧,我和衍琛去趟南城,警告一下梁祁凡,如果他再敢骚扰你!绝对跟他没完!”

    “不用了,你还是安心养胎吧,等宝宝生下来,我去北城看你。”

    苏黎怀孕已经四个多月,期间妊娠反应一直很严重,唐嘉千不想她因为自己再操心。

    结束完通话后,从行李箱里拿出几件长穿的衣服放回衣柜,其余的衣服全部放在行李箱里,就为了以防万一。

    万一梁祁凡食言,她可以带上煤球走就走。

    ……

    顾斯白心情很差,昨晚从唐嘉千那里回来后,就一直在泡在酒吧里。

    秦奋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接近烂醉。

    派了好几名保镖守着,生怕会出什么意外。

    将近亮时,才把他从酒吧里架走。

    秦奋一夜未睡,在客房的沙发上眯了会儿,等他睁开眼睛,看到卧室的门竟然是开的!

    再一看,茶几上的车钥匙竟然还没了!

    少爷这是去哪里了?

    赶紧出门勒令保镖去找!

    “少爷那么大个人你们都看不住!真是一帮饭桶!”

    保镖们心想着少爷那么大人,总不会丢了?

    再了,南城这边虽然认识少爷的人很少,但少爷经常去的也就那几个地,所以他们一点也不担心会发生些什么。

    “秦助理,你就放心吧,少爷他不定心情不好,去哪里散散心而已,肯定一会儿就回来。”

    秦奋狠狠瞪了他们一眼,“那也得去找!不然每月给你们开那么高工资是干嘛的!”

    一听跟工资挂钩,保镖们立刻紧张起来。

    赶紧出发去找顾斯白。

    *

    顾斯白那边开着车,手机屏幕上显示正在拨通梁祁凡的号码。

    连续拨打了好几遍,都是无法接听。

    只好打给左寒,问他要梁祁凡在南城的地址。

    “你也去南城了?”

    左寒并不知道在南城发生的事情,但听顾斯白在这语气,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你去南城找梁祁凡干嘛?”

    在北城的时候两人都水火不容的,这万一在南城打起来怎么办?

    “我斯白,祁凡那子现在好不容易病情稳定零,你可能再激怒他。”

    顾斯白没有耐心,“有病并不能成为他伤害饶借口!”

    “他伤害谁了?”

    话刚落,左寒就想到了唐嘉千,“难道唐嘉千也在南城?”

    顾斯白那边没有回答,等于是默认。

    左寒顿时就服了他们这种复杂关系。

    “我,你们都多大人了?还准备再大闹一场啊?人家唐嘉千为了躲你们两个都跑到南城了,你们又何必还要去打扰人家的生活?”

    “这话你要去跟梁祁凡讲,是他骚扰的唐嘉千!”不想再继续下去,只想早点找到梁祁凡,“不给我地址,我也能找到!”

    结束完通话,就拨通了梁祁若的号码。

    梁祁若不知道唐嘉千也在南城,以为顾斯白是准备跟自己弟弟和好,便把地址给他发了过去。

    20几分钟后,顾斯白出现在梁祁凡新公司门口。

    不顾保安的阻拦,满身戾气的朝电梯里走。

    刚出电梯,迎上梁祁凡正在带领员工巡视新环境。

    大步走过去,揪住他的领子,直接一拳挥在他的脸上。

    梁祁凡被这一拳打的有些懵,回过神看到是顾斯白,立刻就明白了。

    把身后的员工全部支走,冷笑着道:“那么快就接到了消息?怎么?还没有放弃?准备还跟我抢?”

    “她已经跟你离婚,不再是你的!梁祁凡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打扰她的生活,我一定跟你没完!”

    “你要怎么跟我没完?就算她跟我离婚了,我也算是她前夫,你顾斯白算什么?你有公开过自己喜欢她,爱她吗?你有为了她付出过什么吗?你什么都没有付出过!又哪来的资格警告我不要去打扰她的生活?”

    梁祁凡擦着嘴角的血渍,脸上是不忿的讥笑,“知道吗?你顾斯白就是懦夫!只会在背地里爱她!却从来都没有站出来真正为她爱做过什么!我梁祁凡纵然再渣!但我对唐唐的感情是认真的!”

    “但是你呢?只会装好人,偷偷摸摸的去找她!你根本就不敢公开自己喜欢她!因为你在意你的名声!因为你顾大律师的名声胜过一切!”

    “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叫虚伪!叫特么的根本就不配!就算我得不到唐唐,我也不会让她跟你这种虚伪的男人在一起!”

    话刚落,右脸再次被揍了一拳。

    顾斯白满目腥红,点了头,“如果以前不是为了保全她的名声,你以为我会任由她在你身边吗!现在你既然我虚伪,那请你告诉我,你连同你姐梁祁若装病,把自己的病情全部推到唐嘉千身上的时候,你怎么不自己也虚伪!”

    “对,我就是故意推给了唐唐!那是因为我爱她!爱她我就要不择手段的把她留在我身边!但是你却从没为她做过什么!如果你爱她,早在唐唐嫁给我的时候,你就应该去争取啊!可是你这个懦夫!你什么都没做!所以你又凭什么在婚后跟我抢唐唐!凭什么!”

    梁祁凡每句话都戳中了他的死穴。

    每句都提醒了他,跟唐嘉千之间的关系弄到今这种地步,都是因为他以前太过优柔寡断。

    不然,又怎么会错过……

    *

    办公室的落地窗前,散落了一地的空酒瓶。

    两个男人都坐在地毯上,手里拿着空酒瓶往嘴里猛灌酒。

    梁祁凡衣衫敞开,青紫的嘴角沙上扬着,露出嘲讽的笑意,冲对面的顾斯白道:“其实早在唐唐没嫁给我之前,我就知道她喜欢的男人是你。”

    “其实我想过放弃,成全你们,可是你那会儿表现出来的根本就是对她不感兴趣。”

    “知道吗?唐唐在我心里就是宝,看着自己的宝被人嫌弃,我心里相当不是滋味,我当时想法很简单,既然你把她当棵草,那我就把她娶回家,当掌中宝宠着。”

    “真的,你都不知道唐唐答应嫁给我的时候我是有多兴奋,我以为我迟早都会把你在她心里的位置给占据了,我以为她早晚都会忘了你,可是我万万没想到,新婚之夜,她竟然会背叛了我。”

    “我首先想到的那个男人就是你,甚至我还去找陆淮璟调监控,但是他监控视频在那被人动了手脚,根本就没拍到唐唐去了哪里,都见了谁。”

    “我寻思着,百分之百就是你,但是你给我反应却更搞笑,你也根本不知道!”

    “你这男人如果真的睡了一个女人,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所以我才会生气!如果唐唐那晚跟的是你,我也认了!毕竟她心里明明就有你,可是她宁愿跟一个野男人,都不跟我,我心里怎么可能会服气?”

    “所以才会生气,甚至各种的惩罚唐唐,在惩罚她的时候,我也在惩罚自己!”

    “因为我爱她啊!爱一个饶时候,侮辱她,言语上攻击她,等于是拿刀捅自己的心,伤害她多深,就等于捅我自己多深!有多痛,你根本就体会不到!”

    ……

    顾斯白默默的听着。

    心里想着,他怎么会体会不到?

    昨晚那样对唐嘉千后,离开后他就后悔不已。

    但是愤怒的时候又控制不住自己。

    现在想想,他只想狠狠甩自己一巴掌!

    因为,昨晚他的行为,跟梁祁凡这个渣又有什么区别?

    “你为什么来南城?不要告诉我是为了向你们老爷子证明自己。”

    梁祁凡微眯着眼睛,笑着摇了头,“你看看,我就算是为了向老爷子证明,你们也不会相信,但是我来南城,确实也有这方面原因,因为我不想被我们家老爷子牵着走,每在他眼皮子底下,我觉得太压抑了。”

    “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唐唐在这里,我想近水楼台先得月,我想用崭新的面貌向她证明,我梁祁凡不是渣男,我可以控制住自己,同样,我也能像其他男人那样脚踏实地的做一件事情,我要做给她看,让她重新认识这样的我。”

    顾斯白仰头喝了口酒,唇边全是讥讽,“崭新的面貌,从到大这种话你了几次了?那次不是没维持几就事半功倍?”

    “但这次我是认真的。”他的眼神坚定,有着不同以往的认真,“我爱唐唐,爱到了骨子里,我不想她怕我,所以我想努力一次。”

    “努力?既然要努力,就不要再去骚扰她。”

    “我知道,今我已经跟唐唐把话讲清楚了,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打扰她,我会正大光明的追求她,所以,我也不会阻止你追求唐唐,我们两个公平竞争。”

    “公平竞争?”

    顾斯白莫名的觉得有些可笑。

    因为,他早已经累了。

    “我不会跟你抢唐嘉千。”

    梁祁凡一听,表情微微一愣,“你确定?”

    顾斯白点了头,“很确定。”

    “既然不会跟我抢,今跑我这里,把我揍成这样?”

    “揍你是因为你欠揍。”站起了身,整理了下衣服,“希望你到做到,光明正大的追求她,而不是再使用手段。”

    “那你呢?”梁祁凡听的一头雾水,“你心里明明还爱她,难道你就这样放弃了?不会后悔?”

    “我累了,经不起折腾了,正如你所,我就是一个懦夫,不会为了她再改变什么,我也更加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再付出什么,所以,只要你能对她好,我不会在再干涉你们。”

    完,就离开了。

    剩下梁祁凡一脸的疑惑,完全搞不懂顾斯白为什么会自己累了?

    *

    顾斯白离开了梁祁凡的公司,开着车去了唐嘉千的住处。

    因为,临回北城前,他有太多话都想问清楚唐嘉千。

    因为,他想赌一次。

    赌最后一次。

    ……限时蜜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