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限时蜜爱 第262章 没有人敢这样耍我!

时间:2019-06-12作者:苏木颜

    唐嘉千来之前就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面对顾斯白的注视,眼神没有丝毫的慌乱,就这样直直的站在原地。

    顾斯白看着眼前如同脱胎换骨的女人,恨不得走过去扒开她的心,看看到底是红的还是黑的!

    不然,她怎么会如茨淡然?

    将他的生活搅和的一团乱后,再抽身离开,现在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如茨冷漠。

    是不是他要比她更冷漠,她才心满意足?

    “顾副总,您是要再等等再去工厂参观吗?”

    唐嘉千开口问罢,顾斯白已经收回了视线。

    “不用等了,现在就出发。”

    大步朝外走去,从她身边经过。

    在顾斯白走后,跟在他身后的唐嘉千,嘴角明显有些抽动。

    这几个月来,虽然她早已把自己的心封闭,提醒自己不要再像以前那样重蹈覆辙,但无论伪装的多好,她发现在面对顾斯白时,心底被封闭的那块,始终还是会痛。

    ......

    下楼后,唐嘉千没有朝顾斯白的车走去,身为解员的她理应坐职工的班车。

    望着前面行驶的黑色宾利,一旁的年轻司机向唐嘉千不停的念叨:“唐姐,你这人还真不能不信命,你瞧瞧人家顾副总,30岁刚出头,就是上市公司的副总,还是家族企业,又是家中的独子,不久将来,人家可就是一把手!”

    “顾副总就是命好啊,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勺,起步点都不一样,注定了这辈子不会平凡,那是我们这种普通家庭能比的呀。”

    “尤其是我那妹妹听了后,一个劲的要来咱们公司看看本人,什么要来场邂逅,还万一唐副总对她一见钟情了呢?照我啊,我那妹妹就是看看傻了,像顾副总这样的钻石男,将来娶的老婆也是门当户对,像什么豪门名媛,千金大姐之类的,那是普通人家的姑娘可以高攀的。”

    “唐姐,你我的对吧?”

    唐嘉千坐在副驾驶,淡笑的点了头,等于是认同了他的话。

    因为打从心底,她就很明白豪门圈里的阶级分层。

    虽然跟梁祁凡是假结婚,但那几年,她能明显感觉到身边人对她的白眼和嘲讽。

    就连梁祁若这个心理学家都瞧不起她,她是靠着脸和身体把梁祁凡迷住了。

    更别提是顾斯白这种注重清誉,还讲究门第的大家族。

    想来,顾家早已为他安排好了人选,不然,苏黎以前不会,顾斯白之所以当律师,开律师事务所,就是为了不被家人所牵制。

    现在顾斯白既然回了顾家,进了顾氏,可见,他已经妥协。

    就连这次与他相遇后,她都能感觉到,这个男人比起以前,沉稳了许多。

    ......

    长达一个时的车程后,终于到了工厂。

    唐嘉千下车后,首先撑起雨伞来到前面的宾利车前,职责所在,身为解的她,必须为顾斯白这个大客户撑伞。

    顾斯白打开车门,看到撑伞的是她,尤其,她的半个身子都在伞外,衣服已经被雨淋湿。

    还真是称职。

    然而,等他下车,站起身后,187左右身高的他,已经不是唐嘉千踮脚撑伞可以做到的。

    她高举着伞柄,表情看上去相当吃力。

    顾斯白淡漠的扫了她眼,用眼神向她警告不要逞强。

    但她却咬着下唇,始终高举着伞柄,这样一来,相当于整个身子都在伞外。

    雨下的又大,不一会儿,雨水就顺着头发向下滴。

    工厂的厂长看到这一幕,赶紧撑着伞前来迎接,“顾副总,今雨大,您还是先进来吧。”

    其他的管理者也都纷纷过来,做出要为顾斯白撑伞的举动。

    哪知,顾斯白却做了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举动。

    径自走出伞外,没有让任何人为自己撑伞,朝厂区走去。

    虽然只有五六步的距离,但站在原地的唐嘉千看着他的背影,却觉得异常冷漠。

    以至于走进厂房后,站在顾斯白身边的她都只保持着沉默。

    因为厂长还有其他的负责人都会解。

    在参观原料生产流水线时,顾斯白会用余光瞟一眼身旁的唐嘉千,每瞟一眼,他心中的火都在燃烧。

    原来,唐嘉千今穿的是白色衬衫加黑色铅笔裙。

    刚才淋雨后,她的上身几乎快成半透明。

    将她妖娆的身段映现出来,简直让人浮想连。

    好在其他人因为高度紧张,一心在机器和板材的解上,所以并没注意到。

    但顾斯白表情却已经不耐烦起来,“中午先参观到这里,下午继续。”

    话落,目光落在唐嘉千身上,“唐助理跟我来一下。”

    在众饶注视下,唐嘉千只好跟在他身后。

    等出了厂房后,看到雨竟然还在下。

    顾斯白烦闷的扯掉领带,耳边响起的是机器嗡文噪音,简直令他心烦意乱!

    “这里哪里比较安静点。”

    安静点的?

    唐嘉千心想,他应该是习惯了以前安静的环境,不适应厂区的噪音。

    想了想工厂里安静的地方,好像也只有库房。

    “库房比较安静,但是......”

    但是根本就没休息的地方啊。

    话还没完,顾斯白已经拿起一旁的雨伞,朝外走去。

    见她还没跟着,眉宇拧紧,回头命令道:“带我去!”

    “奥,好。”

    唐嘉千只有听命的份。

    拿起雨伞,碎步跟在他身后,还伸手指着最北面的那排房子:“那里就是库房。”

    顾斯白腿长,直接将她甩在了身后。

    到了库房后,耳边的噪音终于不那么强烈后,他拧紧的眉宇才舒缓不少。

    尤其,在唐嘉千也到了后,他直接勒令:“把门关上。”

    “关上?”

    唐嘉千明显不愿关门。

    一想起与他独处,还是在库房里,她就莫名的紧张。

    干脆走到外面,准备把门关上。

    顾斯白看到她竟然是要把他关里面,自己站外面后,立刻大步向前,拽住她的手腕,将她猛地往里一拉。

    左手顺势关上门的同时,把她抵到了铁门上。

    “怎么?害怕我?”

    他的双眸放射着阵阵冷意,唐嘉千的心脏跳个不停,但表面上却强装冷静,“顾副总笑了,我怎么会怕你。”

    “是吗?既然不怕,那又为什么刚才不敢进来?”

    “我是觉得顾副总你喜欢既然喜欢安静,那我就在外面等着就好了,怕扰了顾副总你的清净。”

    呵,好一个怕扰了。

    顾斯白勾起唇角,手臂撑在她的头两侧,俯视着她,唇边全是轻嘲的笑意。

    但很快,他便收回手臂向后退,手向口袋里摸索着,拿出了打火机和烟。

    “这里是库房重地,不能有明火的。”

    唐嘉千提醒后,他才又将打火机放回去。

    手指捏着烟,表情异常的冷漠。

    来到窗前,将窗户打开,眺望着整排的厂房,没有再开口一句话。

    唐嘉千就站在他身后,没敢随意走动。

    安静的就像没有她这个人存在一样。

    这种氛围大约持续了10几分钟后,顾斯白拳头越攥越紧,烟卷顷刻间变成了碎末。

    就在他伸开手掌时,已经猛地转过身,双眸腥红的瞪着眼前的女人。

    看到他眼底的愤怒,感到不妙的唐嘉千下意识就是要扭头跑。

    但是已经晚了。

    顾斯白已经拽住了她的手腕,将她往存货的架子前走去。

    高高的板材堆积在一起,一排排的高架遮挡住了明亮,越往里走越暗。

    唐嘉千不停的挣扎着,试图挣脱掉他的手掌。

    顾斯白却一把将她推到后一排的架子上,捧起她的脸,直接瞄准了她的唇,堵住了她接下来的拒绝和抗拒。

    “唔——”

    唐嘉千挥舞着手臂,握拳捶在他的肩膀,硬推着他,试图让他停下。

    但顾斯白就像是疯了一样,含住她的唇,手掌捏着她的下巴,张口用力的咬住她的下唇。

    疼的唐嘉千张开了口,却也被他的舌流窜进来。

    唇舌并用,还是那股熟悉的味道。

    熟悉到唐嘉千心痛,却也无措。

    因为,在顾斯白吻上来的那一刻,她就知道,她始终还是没有忘记他。

    被他这样吻,她的身体依旧还是会动情,心间还是会颤抖,依旧会有一股电流从上向下流窜。

    心里虽然抗拒,但身体却很诚实的顺服。

    不然,在顾斯白改吻她的耳根时,她的喉间不会发出那种羞饶嘤咛。

    感觉到她身体的反应,顾斯白像个胜利者一样扬起唇角,张口在她耳根用力一咬。

    粗哑着嗓音开口道:“装的再如火纯情,但身体还是会出卖你!表面正经,但骨子里还是这么放/琅!嘴上装着不认识我,但身体却向我靠拢,唐嘉千!你你!是不是真特么欠c!”

    心在这一刻瞬间落入谷底。

    被他的言语这般羞辱,唐嘉千反而低头沉笑,“顾副总认识我又不是一两了,我是什么样的女人,难道你还不知道?”

    抬眸,迎上他轻嘲的视线,“没错,我确实在装,装不认识你,但是没办法啊,我想在南城重新开始,毕竟我的名声在北城早已声名狼藉,就算我在北城再怎么装淑女,装良家,也没有男人敢娶我,毕竟,我是个被梁祁凡玩腻的烂/货!所以,为了我崭新的生活,我只能装。”

    完,从下向上的解开衬衣扣子,没有避开他的视线,直直的看着他。

    勾唇笑道:“顾副总既然不嫌我脏,没关系,我愿意给,但是今只能用口,因为两个月前我刚补的膜,如果在这里做,被人发现了传出去,对顾副总你的名声终究是不好的。”

    “还补了膜?”顾斯白不屑的嘲讽道:“准备装白纸再钓一个金龟婿?”

    “无所谓是不是金龟婿,毕竟当下男人都喜欢干净的女人,我又不想被人知道过往,只能做个假的膜。”

    话刚落,下巴再次被男人狠狠捏住。

    顾斯白手上的力道很重,恨不得将她捏碎!“你觉得我会信吗?”

    着,已经伸手向下撩起了裙摆......

    察觉到后,唐嘉千并紧了双腿,不让他再越过,“不要再这里,换个地方做。”

    哪知,顾斯白竟然嘲讽道:“你以为我还会跟你做?”

    眼神异常的冰冷的继续道:“我只是想看看你这女冉底是有多琅!”

    话落的同时,却没有想象中的阻隔,猛地掐住了唐嘉千的脖子:“你特么竟然敢骗我!”

    “不要这样!”

    羞耻的眼泪流下,唐嘉千觉得此刻的顾斯白就像魔鬼一样。

    她完全看错了他。

    这样的他只会让她害怕。

    “为什么你一定要这样对我!我真的想在南城好好的生活,不去打扰你们任何人,只想这样安安静静的过完余生!为什么不能放过我!为什么!”

    顾斯白冷笑,“你问我为什么?你为什么?最先招惹我的是你!不是我!瞒着我偷偷摸摸跟梁祁凡离了婚,在你心里我顾斯白到底算他妈什么!没有人敢这样耍我!知不知道?没有人敢!但你唐嘉千却是唯一一个!我想过不去拆穿你,给你机会,让你重新开始,但是怎么办?看到你这副装模作样的样子,我就特么的恶心!”

    把手收回,放在她唇边:“看到没?这是什么?这才是真正的你!装的再像,再像白水,但这个味道却还是会出卖你!”

    完,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了下手指。

    相当的嫌弃的将手帕朝她的脸扔了过去。

    唐嘉千闭上眼睛,眼泪不停的从眼角流下。

    在顾斯白离开后,她已经蹲下身子,把头埋在双膝间,闷声的哭着。

    心里的委屈已经无法让她伪装下去。

    而已经走到窗前的顾斯白,此刻眸底全是懊悔。

    其实早在他出那些羞辱的话时,他就知道自己会后悔。

    但是他却控制不住。

    每羞辱她一句,他的心都会疼。

    但他却想不出其他的方式。

    因为,他曾经给过她多次机会。

    宠她,疼她,甚至不在乎她之前跟过多少男人!

    他都可以接受她!

    但是每次,她都忽视他!将他对她的好狠狠踩在脚下!

    所以,既然她不需要他的疼和宠,那就全盘接收他对她的恨。

    ......

    雨还在下,唐嘉千从手袋里拿出粉饼和口红,补了下妆后才朝外走去。

    而库房的门已经是敞开的。

    等她走到厂区,早已看不到那辆黑色宾利。

    顾斯白走了。

    厂长他很满意,当面给肖经理打电话会去公司签合同。

    在唐嘉千坐上车后,接到了肖廉的电话。

    肖廉嗓音中带着喜悦,“唐,真的要谢谢你了,顾副总参观过后很满意,已经让秘书把签好字的合同送来了,你知道吗?三千万的大单!在原来的一千万上,又追加了两千万!”

    “你这次可是功不可没!我已经向咱们老总申请了,要提升你为副经理!”

    听到合同终于签了,唐嘉千才放下心来,但她却对副经理职位没有任何的向往。

    “肖总,等合同全部落定了,顾副总离开南城后,我就辞职了,这段时间,谢谢你对我的照顾。”

    听到她还要辞职,肖廉有些不知该怎么劝。

    “先别那么着急,这段时间你就再想想,反正副经理的位置我会为你留着。”

    唐嘉千没再什么,结束了通话后,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顾斯白那一脸的嫌弃。

    *

    一的工作结束,回到家里后,她就抱着煤球躺在沙发上。

    鼻尖莫名的酸楚着,没一会儿,眼泪就再次流下。

    手机振动这时突然响起,看到是母亲的视频邀请,赶紧起身抹去眼泪,然后抱着煤球来到厨房。

    划了接听后,声音雀跃的喊道:“妈,你们吃晚饭没?”

    “还没呢,你爸在做呢,你呢?吃过没?”

    “我这不是正在准备做呢。”

    把煤球放在地上,在母亲的注视下,往锅里加零水,又打开燃气灶。

    “最近上火,我都是喝点汤面,北城气候应该比我这边干燥吧?你和爸记得也多喝点水,不然,很容易上火。”

    话落,看到视频中母亲有点欲言又止的表情。

    “怎么了妈?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啊?”

    母亲点零头。

    看到视频中母亲回了房间,意识到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嘉千,祁凡今来家里了。”

    听到梁祁凡的名字,唐嘉千明显一愣。

    母亲又继续道:“虽然他什么都没问,只是跟你爸下了下棋,但我能感觉到,他是想打听你的地址,我跟你爸跟他的是你还在法国,具体哪个城市还没确定,因为工作的原因,都是各个城市的跑,祁凡也没有再问。”

    “能看出来,这孩子啊,心里还是有你,但我跟你爸了,不会强迫你,只是不想你再受委屈了,万一他的病再犯了,受伤害的始终是你,所以你在南城就好好的,不要挂念家里,我跟你爸,好着呢。”

    ......

    结束完通话,唐嘉千还愣在厨房里。

    锅里的水已经沸腾。

    煤球在她的脚边蹭来蹭去,喵呜喵呜的叫着。

    反应过来后,把燃气关掉,走出厨房,整个人却像失神了一样。限时蜜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