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限时蜜爱 第246章 有这种下场,就等于报应!(必看!虐渣渣!)

时间:2019-06-12作者:苏木颜

    朵惠是想趁着混乱的时候好溜走。

    所以在外面的工作人员听到她的惊呼后,纷纷朝这边跑来。

    推开门看到倒在地上的尚领班满身是血,而那个要待验的女人手里还拿着带血的水果刀。

    “就是这个女人,是她,是她捅的尚领班!快报警!报警啊!”

    朵惠脸色惊慌失措,一副像是受到了惊吓的表情,拿着手机装作打电话报警,朝外面走去。

    不行,她必须要赶在沐衍琛没有到这里之前,马上离开。

    不然,这次就休想再活命。

    龚欣还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看到朵惠竟然跑了出来,意识到肯定是出了意外。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看到龚欣,朵惠根本就没时间理她,“赶紧走,你儿子马上就要来了!”

    “衍琛来了?”龚欣慌乱起来,“他怎么知道苏黎在这里的?把她绑这里的时候,不是没有人看到吗?”

    “我怎么知道他会知道苏黎在这里!”

    朵惠咆哮完,已经走到了出口处。

    但是还没下去,就看到那辆黑色劳斯劳斯,车牌号正是沐衍琛的车!

    而且,车子后面还跟着好几辆黑色奥迪。

    沐衍琛的车一停下,那几辆车也跟着停下。

    车门打开,从车上下来的都是身穿黑色制服,手里还拿着枪的壮汉。

    “把所有出口都看好!一个人都不能放出来!”

    沐衍琛语气生冷,拄着拐杖和杨宇一起,在蔷薇的带领下,朝游轮走来。

    朵惠一看,赶紧往里跑。

    龚欣见状,也跟着跑。

    万一被儿子发现把苏黎绑这里,自己也参与其中,别不认她这个母亲,不定还会六亲不认的把她送监狱里。

    “怎么办,我们离不开这里了,衍琛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龚欣哆哆嗦嗦的,完全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朵惠此刻只想活命,先是来到了三楼其中包厢里,一进去就把门反锁。

    ......

    沐衍琛已经赶到了验货区,蔷薇看到包厢门口被围堵的水泄不通,意识到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果不其然,推开人群挤进去,看到瘫坐在地上,意识完全清醒的苏黎,嘴里不停的念叨:“不是我,我没有杀人,我没有!”

    听到她的声音,保镖们立刻驱散人群。

    “都闪开!”

    沐衍琛和杨宇走进来。

    “太太?”

    杨宇看到苏黎手中还拿着带血的水果刀,面前是倒在血泊里的女人。

    “总裁,太太她......”

    虽然看不到,但是听到了苏黎的声音,还有杨宇语气中的惊讶。

    “关门!任何人都不许进来!”

    苏黎抬头看到沐衍琛,把水果刀赶紧扔掉,起身平了他的怀里,“衍琛!是朵惠!朵惠杀了人!趁着我不清醒嫁祸给我的!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她的声音带着哭腔,还有无助。

    “不要怕,我知道不是你,有我在,不要怕。”

    将颤抖着身躯的女人紧紧搂在怀里,心底无比痛恨自己的身份!

    如果不是自己一直瞻前顾后,早点解决掉朵惠,又怎么会让她屡次伤害苏黎!

    此时,尚品的老板尚勇已经赶来。

    从员工的口中得知尚领班被杀害,此时正气的不校

    虽然明知道得罪不起沐衍琛,但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跟了自己许久的女人被杀了,他这心里是怎么都不服气。

    “沐总!我承认是我的人有眼不识泰山,但是也不能就这么不清不白的死了呀!”

    沐衍琛眼神锋利,一直没有放开坏中的苏黎。

    “对,确实不能就这么不清不白,所以,马上把监控给我调出来!我要看到所有的过程!”

    蔷薇一听要看全过程,立刻走过去,“不行,不能全过程!”

    “为什么?”

    “因为......因为......”

    一想起进来时苏黎的衣服明显是衣衫不整的,她不确定苏黎是不是已经被验货,所以难免有些担心。

    “因为什么?”

    听到沐衍琛问,蔷薇只好把自己的猜测了出来。

    这一可不得了,沐衍琛手背青筋暴起,“尚勇!我看你是特么彻底不想活命了!”

    尚勇也怕了!

    “沐总,你先不要急,不定还没有验货,先让蔷薇去看监控,我不看还不行吗!”

    一行人来到监控室,所有的男人都在外面等候,只有沐衍琛和蔷薇。

    当蔷薇看到苏黎只被朵惠脱了衣服,但是没有验货后,才稍微松了口气。

    “沐总放心,沐太太没有被验货。”

    沐衍琛听后,脸上凝固的表情才渐渐舒缓了些。

    等蔷薇看完尚领班被杀的全过程后,才把监控视频倒退,然后将老板尚勇叫了进来。

    尚勇看完尚领班被杀的全过程,气的一拳捶在桌子上!

    “沐总!这女人不用脏了你的手!我来收拾!特么的,敢在我的地盘上杀我的人!”

    ......

    苏黎在包厢里休息,此刻心情已经多少缓了过来。

    冷静下来后,看到沐衍琛和蔷薇走进来,连忙起身。

    “衍琛,怎么样?监控视频调出来没?”

    沐衍琛点点头,伸手将她拉到怀里,“调出来了,尚勇已经派人开始找朵惠,你先休息会儿,我去去就来。”

    见他要走,苏黎意识到他要去做什么。

    “衍琛!”

    走到门口的沐衍琛停下脚步,却没有转身。

    听到身后的女人叮嘱道:“我不想你的手染上血,所以,抓到朵惠,把她交给警察处理好不好?”

    沐衍琛沉思了几秒钟,最后点了头,只了一个字,“好。”

    目视着男人离开,苏黎却还是放不下心来。

    蔷薇知道她的顾虑,开口劝道:“苏黎,你放心吧,朵惠这次杀的是我们老板的女人,不用沐总出面,我们老板自会解决,倒是你,你先休息休息吧,那种药对身体的副作用很大。”

    “谢谢你蔷薇。”苏黎看向她,继续道:“如果不是你,我很可能就会被......”

    “什么呢,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完,便接了杯水递到她手里,“我在这里守着,你安心休息。”

    *

    尚品被沐衍琛的人层层包围,就连岸上也陆续来了陆淮璟派来的人。

    再加上尚品所有的工作人员,还有尚勇找来的打手。

    可以是把这艘游轮包围的水泄不通。

    朵惠躲在窗帘后面,看到无数艘游艇在游轮外,还有些正从远处驶来。

    看来这次她是真的逃不掉了。

    只能在这里待着,祈祷着千万不要被人找到。

    但是她却忘记了,尚品的监控覆盖了所有角落。

    所以,不出半时,已经查到了她是躲进这间包厢。

    尚勇带着人赶来,命人封锁了走廊,“给我看好了!一个人都不能放出去!”

    朵惠听到了外面脚步声和声音,知道自己逃不掉了。

    扫了眼身边的龚欣,心一狠,干脆把注意打到了她身上。

    “是不是不想被你儿子知道绑架苏黎的也有你?”

    龚欣立刻点头,“衍琛如果知道我也参与了,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你怕什么?你是他亲妈,就算他在不放过你,也不会要你的命!但是我可就不同,一旦我被离不开这里,我的下场就只有死!”

    话落,目光犀利的直视着她,从包里拿出了之前防身用的枪,“所以,你必须得配合我一下!”

    见朵惠竟然拿出枪,龚欣吓的不行,“你......你要做什么!”

    “怕什么?枪里面又没有子弹,我只是让你配合我演出好戏,给你的儿子的看。”

    着,把枪口对准了她的脑门,“记住!不要反抗!否则!我就算是死了,你的那些视频和照片,也会有人帮我发出去!”

    “你放心,我配合你!”

    龚欣听话的任由朵惠拿着自己当挡箭牌。

    在尚勇破门而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朵惠拿着枪直对着一个老女人。

    “不要再靠近半步!如果再靠近!我立刻就开枪把这女人给杀了!”

    尚勇没认出是龚欣,自然没放心里,“你特么的是杀!我管你杀谁呢!反正你今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话落,继续靠近。

    见状,朵惠立刻开口:“知道这女人是谁吗!她可是沐衍琛的母亲龚欣!”

    “什么?”

    尚勇擦了擦眼,审视了许久后,才终于认出是龚欣。

    “沐夫人?怎么是你?”

    龚欣看到他认出自己,赶紧开口:“把这女人放了吧,不然她真的会开枪杀了我!”

    但是尚勇这会儿就不明白了,怎么沐衍琛的母亲和老婆同时出现在自己的地盘?

    眼下也没时间思考那么多,只好先派人看着,自己出去找沐衍琛。

    沐衍琛和杨宇已经赶来。

    尚勇一看,立刻上前:“沐总,找到朵惠那个死女人了,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她拿了您母亲当人质。”

    “我母亲?”

    “对,就是沐夫人。”

    没等尚勇把话讲完,沐衍琛快速走向了包厢。

    杨宇知道自家总裁眼睛看不到,紧跟左右。

    到了门口,看到朵惠拿着枪直对着的确实就是龚欣。

    “总裁,是夫人。”

    确定了就是自己母亲后,关于苏黎为什么会被绑到这里,沐衍琛心底已经有了答案。

    龚欣看到自己儿子,马上带着装可怜,“衍琛!你快救救妈呀!”

    “她真的会开枪的!衍琛!”

    然而,沐衍琛却冷冷的扬起唇角,“那就让她开!”

    什么?

    这下,不只是朵惠和龚欣,就连尚勇和杨宇都吓一跳。

    “总裁......”

    杨宇想试着开口劝劝,但话还没,就被沐衍琛阴狠的表情吓到。

    “以为我还会再纵容你们吗?这次!你们统统都要给我的第一个孩子抵命!”

    龚欣彻底心凉了,不敢相信自己亲生的儿子竟然会出这种不管她死活的话。

    “衍琛!你可是我生的!我是你亲妈!是我给的你生命!你怎么可以出这种话!”

    沐衍琛眸底涌动的只有冷漠,循着声源望去,就像是看到了她一样,“原来你还知道自己是我的亲妈!难道你那时候不知道,苏黎肚子里的是你亲孙子!连亲孙子都可以不顾!怎么还能出是我亲妈这种话!”

    “那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苏黎怀孕!我真的不知道!”

    “事到如今你竟然还狡辩!”

    不想再听她满口谎言。

    开口向尚勇命令道:“尚勇!抓人!”

    朵惠一听,手都已经抖。

    她实在没想到沐衍琛竟然会不管龚欣!

    “沐衍琛!我真的会开枪杀了她!我不是威胁你!”

    满目腥红的瞪着眼前冷血的男人,扣动了扳机。

    奈何,沐衍琛却也只是冷冷一笑,“那就杀!”

    龚欣此刻已经心灰意冷。

    看着眼前弃她不鼓儿子,眼中流下悔恨的泪水。

    尚勇倒是犯难了。

    到底是抓还是不抓?

    万一沐总的只不过是气话,自己上前后,那女人真的开枪了怎么办?

    “沐总,要不您再考虑考虑......”

    沐衍琛却只回复了一个字:“抓!”

    瞬间,尚勇就向身边的手下使了眼神。

    几个男人立刻冲向了朵惠。

    朵惠枪里根本就没子弹,只能被摁住。

    枪被夺走的瞬间,闭上了眼睛。

    因为,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太自信所造成。

    偷鸡不成蚀把米!

    “特么的!拿把空枪骗老子!”

    尚勇接过枪,两三个巴掌扇在了朵惠的脸上,“可真是能耐了你在我的地盘杀了我的女人!还敢用这种假把戏糊弄我!老子接下来肯定让你生不如死!”

    朵惠两眼无神,知道自己这次必死无疑。

    看向沐衍琛,冷冷一笑,“我当时就应该一刀捅在苏黎那个女人身上!杀了她,最起码黄泉路上不寂寞!!”

    沐衍琛却转过身去,用了极冷的语提醒道:“你以为你会死的那么容易吗?”

    话落,立刻离开。

    因为,他太清楚,朵惠落在尚勇手里后,会发现,活着......还不如死。

    龚欣看到沐衍琛竟然离开,立刻不顾朵惠,上前抓住了他的胳膊,“衍琛,你听妈,妈知道错了,妈真的知道错了!”

    然而,沐衍琛却甩开了她的手,一句话都没回答,径自朝电梯走去。

    龚欣只好求杨宇,“杨宇,你快劝劝衍琛,他现在只是在气头上,我可是他的亲妈,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你快让这里的人先放我走!”

    “夫人,总裁过,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谁都不能离开,所以您还是先等着,我会派人保护好您。”

    龚欣哪里敢在这里待。

    万一被查到苏黎的绑架跟自己也有关系,儿子不得更恨自己!

    可是这里已经层层被包围,她还怎么走!

    于是只好拿出手机拨通了远在巴黎的女儿号码,最起码能在儿子查出来前,阻止他。

    ......

    沐衍琛一行人走后,尚勇就叫了几十名壮汉进来。

    然后强制往朵惠嘴里塞了好几粒药。

    看到朵惠脸发红,从抽屉里拿出几盒避孕套,往地上一扔:“把她给我往死里c!不玩废就特么不要来见我!”

    尚勇一走,十几名男人已经开始解皮带。

    朵惠一看,就知道迎接自己的是什么。

    她宁愿死的痛快点,也不要遭受这种折磨。

    可是下一刻,手和脚已经被绑起了起来。

    四五名男人将她的衣服一把撕开。

    闻到她下身散发的味道后,立刻嫌弃的道:“特么的,就跟一条臭鱼一样!要不是老大命令,我都不稀罕碰!”

    “可不是吗,都特么臭成这样了!”

    听着男人们的侮辱,朵惠闭上眼睛,瞬间泪流满面。

    “哭什么哭!还敢哭?竟然敢杀了尚领班!你以为你还能活着走出这里?”

    话落,抽出皮带,用力的朝着她的脸抽了起来。

    其他男人见状,也把气都撒在了她身上、

    纷纷抽出皮带,在她的身体的每个部位用力的抽打起来。

    不一会儿,包厢里传来的是女人撕心裂肺的求饶声。

    但是听到的人里,没一个觉得她可怜,都觉得她的是罪有应得!

    *

    监控室里。

    杨宇和尚勇看到龚戴着墨镜和口罩,和几名抬着麻袋的男惹上游轮。

    已经猜到了麻袋里装的是谁。

    当看到包厢里的监控,麻袋解开,正是苏黎以后,两人心里已经大概有了数。

    尚勇是一个粗人,直接破口大骂:“这哪里是亲妈!害人精还差不多!沐总怎么会有这种亲妈!”

    尤其,在看到朵惠和龚欣一起,开始脱苏黎的衣服时,两人立刻点了暂停,没敢继续看。

    他们哪敢看。

    除非是眼睛不想要了。

    ......

    杨宇纠结着要不要告诉总裁真相。

    所以在到了包厢后,面对严肃着一张脸的沐衍琛,完全不知道怎么开口好。

    “总裁,监控视频已经看完了,把太太带进这里的是......”

    “是谁。”沐衍琛吐了口烟圈,眸底散发着阵阵寒意。

    杨宇开口:“是夫人。”

    听完答案的沐衍琛反而没有一丝震惊,就像是预料之郑

    “派人把她给我看好了!”

    杨宇一听,心里打了寒颤,但还是开口劝:“总裁,夫人他毕竟是您的.......”

    话刚落,敲门声响起。

    陆淮璟和顾斯白,还有左寒走了进来,已经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

    他们一起过来,就是怕沐衍琛会控制不住,做出无法弥补的决定。

    “沐,还是交给警方处理吧。”

    毕竟,是亲生母亲。

    沐衍琛手指弹着烟灰,思索了片刻,开口问顾斯白:“绑架,勒索,协助杀人,会判几年。”

    顾斯白想了想后才答道:“我会尽量上诉,让法官判的重点。”

    听后,沐衍琛才点头,“那就移交警方,但是不要把抓到朵惠的消息告诉警方,因为判死刑......太便宜她了。”

    “放心,朵惠杀的是尚勇的人,尚勇不会放过她。”

    ......

    苏黎醒来,已经是下午四点。

    看到沐衍琛就在床前,似是温柔的看着自己。

    “衍琛,我饿了。”

    听到她的声音,男人伸手抚摸了下她的脸,“想吃什么?”

    “清淡的吧,吃完我们就回家吧。”

    “嗯。”

    *

    过了会儿后,蔷薇送来饭菜。

    苏黎吃完,才终于有了精神。

    看到窗外已经没有游艇,猜到朵惠已经被抓。

    “抓到朵惠了是吗?”

    沐衍琛点头,但未语。

    她又继续问道:“你......你报警没?”

    “她杀的是尚勇的人,尚勇怎么处理她,我无权干涉。”

    这一句无非是告诉她,朵惠最终的下场会怎样,都跟他没关系。

    听完,苏黎才稍微松了口气,“那我们回家吧。”

    “吃饱了?”

    “嗯。”

    与沐衍琛一起离开时,听到几名工作人员议论道:“那女人也是活该,就算死不了,也得残!”

    “可不是吗,进去的少也得有15名男人了吧?听,咱们老板可是发话了,不把那女人玩残,谁都不许出来。”

    “对对,我也听了,不过听那女人不是一般的坏,有这种下场,就等于报应!”

    苏黎听着,猜到了肯定就是朵惠。

    但是对这个女人,心里早已没有任何怜悯。

    因为确实就是活该!

    谁都不是圣人,不可能在被一个人屡次伤害后,还要站在道德的最高点约束自己。

    如果不是心底的束缚,不定她早就亲手杀了这个女人!

    正是因为有这种心理,才会害怕沐衍琛也跟自己一样,万一控制不住。

    她能想象到这段时间沐衍琛的煎熬。

    虽然不了解这个男人过去经历了什么。

    但是看尚勇对他的怕意,苏黎就知道,沐衍琛的过去,绝非是她所想象的那般简单。

    ......

    龚欣怎么都没想到,迎来的是警察为她带上手铐。

    罪名还是绑架勒索和协助杀人。

    就在她狡辩时,监控视频播放在眼前,令她无力狡辩。

    但是为了不坐牢,她要求必须见沐建成一面。

    女儿沐熙璨远在巴黎,就算赶来,也要第二。

    眼下,只能寄希望于沐建成。

    毕竟,夫妻几十年,没有爱情也有亲情。

    但是得知她的所作所为,沐建成有的只是寒心。

    审讯室里,见到苍老许多的龚欣,沐建成始终没有开口讲一句话。

    倒是龚欣,声泪俱下的祈求着:“建成,衍琛现在只听的你的话了,你让他撤诉吧,我不要坐牢!我已经55岁了!如果再被判刑,少也有十几年!我怕我会死在这监狱里呀!”

    “求求你看在我们夫妻一场,我还是衍琛的亲生母亲份上,把我救出去吧,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再伤害苏黎和那个孩子了,我会老老实实的过完余生,所以求求你,救我出去。”

    从他进来,这女人的最多的就是救她出去。

    却没有一丝的忏悔。

    沐建成没有再听下去,站起身,冷冷道:“你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反省,监狱里才是最适合你的地方。”

    “不!这里不适合!”

    龚欣就怕他会扔下自己不管,哭的更凶,“熙熙明就回来了,如果熙熙知道我会坐牢,肯定不会回巴黎的,就算是为了熙熙,你也要救我出去啊!”

    “就是为了熙熙,我才更不应该救你!有你这样的母亲,才会把女儿教的那么飞扬跋扈!熙熙原本是个单纯善良的孩子!就是你每给她灌输那些歪思想,才会让她变成现在这种样子!我把她送巴黎,就是为了远离你这种母亲!”

    “你不能这么我!我变成这样还不都是你害的!如果你当时心里没有黎虹,多少有点我的位置!我又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要总拿黎虹当借口!我父亲为什么不让我娶黎虹!你龚欣心里再清楚不过!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私下做的动作吗!就是因为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婚后我才一直没办法接受你!可是我没想到,你竟然会跟陆向凯做出那种事!”

    听到沐建成的话,龚欣脸色巨变。

    她以为自己掩饰的一直很好,沐建成一直都不知道。

    “我不知道你在什么。”

    沐建成攥紧了拳头,看着眼前这个虚伪的女人,“我在什么你心里很清楚!我只是想告诉你,不要再试图利用熙熙,否则,你所做的丑事,我会全部告诉女儿!”限时蜜爱
小说推荐